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愿做你的童养媳 »  分节阅读_26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分节阅读_26

小说:愿做你的童养媳作者:蓠格
返回目录

    我带走吧……

    蓠格:好叻,走个!

    33哥给

    这件事情以后,刘凌被刘志伟禁足,车也被没收,不过倒没挨打。刘志伟或许也意识到自己和儿子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他的变本加厉只会换来刘凌更加激烈的反抗。

    老太太对我的态度也热笼了许多,偶尔会招呼我吃水果什么的,我的走的时候还给我一个红包。刘志伟虽然嘴上不说,心理还是挺感激的吧,他也看到当时的情形,知道阻止发疯的刘凌需要冒多大的风险。刘凌看到我总哼哼,一脸不爽的模样,但是我走的时候,我有看到他路在阳台的半个头。丁博弈还是不冷不热,时冷时热的样子,我已经不在意了。

    车开出刘家,我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虽然我知道我以后还会和这家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我已经没有那么苦恼,至少我知道自己不是想象中那般缺乏勇气。

    梁俊诗住的地方和父亲他们住的新屋挺近,父亲让我回家后直接去那边,所以我们也算顺道。他送了我一件礼物,是两条金鱼,我很害怕养这样脆弱的生物。梁俊诗把各种注意事项一一讲解给我听,后来干脆写下来,让我带回家仔细研读,我最后还是盛情难却收下了。其实我很喜欢比金鱼,只是害怕养死了。

    吴海在开学前的最后一星期回来的,回来前,他顺道去了Y市看李奶奶。对我细心伺弄金鱼的行为很不满意,自认为受到了冷落,开始和鱼争宠,每次看他蹂躏我的鱼,我的心就在滴血,可又不敢表露出来,那样那两条鱼的下场会更凄惨。至于它们的来历就更得守口如瓶,要是被血气方刚又善妒的吴大少知道了,我估计这两条小鱼立刻就会被咔嚓掉。于是我不得不为了两条可怜见的小金鱼,对吴大少百般殷勤,绝不让他有丝毫被冷落的错觉。至于其中的手段,嗯,是**啦,不方便透露!

    总之如此这般之下,吴大少终于对两条小鱼有了些许怜悯之情,偶尔也还会给它们换换水给点吃的。我以前都按他们的颜色叫他们小金和小花,寓意两朵金花。吴大少认为太普通,在经过反复研究后鉴定,小金是公的,改名叫碧海蓝天,小花是母的,改名叫花团锦簇。不要问我吴大少是怎么鉴定他们性别的,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至于他给取的名字由于太“特别”,没几个人记得住,我爸和徐阿姨反正是没记住,还是小金小花的叫。多容易啊,一看它们那身颜色就知道了,即使第一次见他们的人也能把它们的名字交出来,这才叫名字嘛!至于那两个“碧海蓝天”“花团锦簇”,除了我和他偶尔会这么叫,估计连这两小家伙也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个“大气”的名字。

    开学后,和梁俊诗见过几次,都是匆匆打过招呼,也没上说几句。从那次表演后,关于吴大少被梁会长横刀夺爱的说法一时还没平息,虽然我和吴海已经几次高调亮相,还是堵不住悠悠众口哇,八卦的力量无比强大!偶尔梁俊诗会发短信问小金鱼的情况,我也会回复,但不能太频繁,话说某动物的鼻息异常灵敏,咱没胆儿尝试。

    一天,为了庆祝教师节,班上办黑板报,吴大少作为班长把我收归羽翼之下,但我最后发现留下来办板报的人群无比壮大,但真正干实事儿的没几个。

    “吴海!把这边儿的字儿写了。”我冲坐在窗台上和一群男生聊得不亦乐乎的吴大少喊。快中午了,黑板报还没画完,男生全凑一块儿聊昨天的球赛,有几个女生也在那边起哄,真是让人气闷。

    “吴老大,你媳妇儿叫你呢!”有和吴海关系不错的男生开始起哄。

    我转过头去,全当没听见,一旁的文娱委员苏甜甜瞟了我一眼,带了那么点儿恨意。我抖了抖腿,继续画我的画。

    “哐当”一声,吴海从桌子上跳下来,拿了粉笔过来,已经一米八的吴大少不需要任何辅助工具就能轻松自如的在最上面格子里写字儿。察觉到我的目光,还不忘侧头对我眨眼。

    “班长,写一边儿就行,那边留着写英文啊!”苏甜甜喊住吴海,声音跟名字一样甜腻黏人。

    “小瑾,你写英文吗?”吴海转头问我。

    我点头,再次收到苏甜甜同学并不甜美的眼神。

    男生们又开始起哄:“吴老大,什么时候请我们吃喜糖啊!”

    我脸烫了下,听到啪啪的几声,吴大少动作利落地拍在几个起哄的男生头上:“没看见你嫂子脸红了吗?”一边儿又说:“这种事,咱们下来讨论啊,总之少不了大家的份儿!”

    咱还是把脸掀下来揣包儿里吧~~~~

    坐在吴大少的自行车后座上,耳边呼啦啦的风吹过,吹起我披散的长发,多年没剪的头发,已经很长了。自行车拐了个弯,风从后面吹来,拂到他脸上,我拢了拢头发,一会儿又被吹散,纠缠在两个人的脖颈间。

    吴大少伸手抓了一簇吹到他脸旁儿的头发,放到鼻子边儿闻了闻,“真香。”

    我抽回头发,对他今天的“目无法纪”仍感气愤,“认真开车,不许东张西望!”

    吴大少回头看了眼我,笑得挺贼,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自行车碾过小石块,屁股被重重抛起又重重抛下,我吓得小声尖叫,一手更紧的抱住他的腰,一手握着拳头砸他的背,换来吴大少爽朗的笑声。自行车飞快的从树荫间飞驰,载着我飞扬纠缠的长发,载着少年张扬的笑脸。

    放学后,吴海时常和几个哥们儿打打球,我有时也会明目张胆地坐在台阶上看他们打球,如今我们并不刻意回避恋人的关系,学校老师对成绩上进的学生也一向宽大处理,所以对我们的“非法”状态采取自由放任的态度,我们也得以享受美好的校园恋情,呵呵。至于引来如苏甜甜这样的小女生仇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人总要做几件招人恨的事才算完美。

    话说我和吴大少已经被选为一中最登对情侣之一耶,当然这种说话我只从吴大少及其亲友团口中得知的,其他人估计跟我一样对此殊荣不清不楚。在我的帮助下,吴大少的各科成绩都有显著提高,也算得上优生一名,至少考个好点儿的军校是没问题的。吴爷爷曾跟我提过他对吴海以后的规划,大致就是走这条路,我也支持,吴海天生就有一种军人的气质,加上家里多年有意识的培养,这是他必然会走上的人生。

    至于我,我比较想做学医,跟着吴大少做名军医也挺好。我也和两边的家人提过一次,大家都觉得挺好的,海峰叔叔甚至还为我好好的规划了一翻,我身体素质不是很好,读军校很累,可以先读B大的医学院,毕业以后再入伍。吴海眉开眼笑的,等没人的时候抱着我使劲亲,原话是:“媳妇儿,你以后就跟着解放军哥哥走,跑也跑不掉!”吴大少可能还不知道学临床至少五年的说~~

    小丁丁两岁生日,老吴家的人都聚在一块儿给小寿星贺寿,吴爸爸和吴妈妈也回来了,老实说对我这个“童养媳”大家似乎已经默认,尤其是吴妈妈拉着我的手感谢我照顾吴海时亮闪闪的目光,让我有种被任重道远的沉重感。

    小寿星被妈妈打扮地像个小公主,小姑娘穿着白色的小裙子,套着圆点的小外套,就是头上顶着的两根羊角辫儿更像芭比娃娃。小丁丁已经能说简单的词汇了,分得清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伯伯婶婶,就是每次叫哥哥的时候,有点像“哥给”,吴大少不爽了,每次来看小妹妹都带点儿糖果什么的小玩意儿,“丁丁儿,想要吗?想要就叫‘哥哥’。”

    小丁丁一眨不眨地瞅着他手里的小玩意儿,“哥给,哥给——”

    吴大少原本还想用糖衣炮弹攻破小丁丁的语言障碍,奈何没拿到东西的小丁丁一哭二闹三撒尿,吴大少只得赶紧上供,“丁丁儿别哭,哥给,哥给……”

    一家人笑成一团,海峰叔叔哄着女儿,亲亲她的小脸蛋,“我们家丁丁就是有手段!”

    得了糖果的小丁丁睁着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在屋里的老老少少身上溜了一圈,一家人小声揣测小丫头要干什么,好几双眼睛全聚在她身上。小丁丁动了动小胳膊小腿儿,两岁的小孩儿站得不是很稳,踩在沙发上扑腾了几下,眼睛瞅到她旁边的妈妈,然后四肢并用的开始爬。丁丁妈妈乐了,女儿还是跟妈妈亲,话还没说完,小丁丁就从他腿上爬过去,冲一旁的我爬过来。

    吴大少坐在沙发边儿上,看到小丁丁已经扒上了我的腿,“嘿,这妮子,还瞅上我媳妇儿来了。”

    小丁丁拖着短胖的小身板儿爬到我大腿上,自己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下来,手里晃动着吴海先前给她的棒棒糖,凑到我脸上。

    “我要给你剥开吗?”我笑着问,小丁丁点了点小脑袋瓜,奶声奶气的说:“姐姐,剥。”

    丁丁妈妈郁闷了,“敢情女儿不跟我亲,跟他嫂嫂亲了。”

    我被那声“嫂嫂”惊了一下,那个话说,我真的第一次意识到我是小丁丁的“未来嫂嫂”耶。这么丁点儿的小孩儿,话说咱现在也有十六了耶,真是time flies。

    我强装淡定,专心给小孩儿剥糖纸,刚剥开,就被一旁的吴大少抢了过去,“嘿嘿,小丁丁,叫声正经的‘哥哥’来听听,叫不出来就不给哦。”

    小丁丁皱着小脸,揪着我的衣服看我:“姐姐,糖糖……”

    敢情老吴家的小孩儿早慧,这么大点儿的小孩儿也能分辨出谁是“老大”呀。咱也不能让小孩儿失望是不,我拉下脸来,对吴大少抛了一记凌厉的眼神,“这么大人了,还和小孩儿抢糖吃?快还给小丁丁!”

    吴大少五官全皱到一起,要多委屈有多委屈,“媳妇儿,我就是想让小丁丁叫我声哥啦。”

    全家人都被吴大少的表情逗乐。我回头看小丁丁,“丁丁啊,我们叫哥哥给咱们棒棒糖,好不好?”

    小丁丁得了鼓励,一甩头顶上毛茸茸的小黄毛,回头冲他哥脆生生的喊:“哥给,哥给——”

    屋里的大人们全笑了,连不苟言笑的吴爷爷也笑得风生水起。吴大少更委屈了,“媳妇儿,敢情小丁丁的‘哥给’就是这么被你带出来的呀?”

    我偏头想了想,谨慎的回答:“应该不是吧?”看看一脸天真烂漫的小丫头,“是吧,小丁丁?”

    小丫头呵呵的笑,伸出小舌头舔着棒棒糖,正不亦乐乎,“姐姐,吃糖糖……”

    小媳妇儿梦话版:

    吴大少:媳妇儿,你看都是你把小丁丁教坏的,她长大了也这么哥给哥给的叫,多不好。

    周瑾:没什么不好啊,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再说了现在小姑娘还小,长大了肯定不这么叫了。

    吴大少:你能保证么?这小孩儿还是要从小教导,你看都是你发音不正确才误导小孩儿这么叫。

    周瑾:咳,我怎么发音不正确了?

    吴大少:哼,本来就是,不信你叫来听听。

    周瑾:你别想占我便宜!哼!(心里小声嘀咕:难道真的是我发音有问题?祸害人家小孩儿就不好了。哥哥,哥哥,正常的呀。哥给,哥给,这多大的区别,肯定不是我的问题!)

    吴大少:哼哼哼!不敢叫吧,我好心给你纠正普通话,这可是为咱老吴家的幼苗能茁壮成长……

    别扭好一阵的周瑾:哥给跟哥哥多大区别,我会叫错?

    吴大少:那叫一声来听听又怎么着了?

    周瑾:哼!叫就叫!(闭上眼睛)哥给!

    同时顿时愣住的两人面面相觑,一个窘迫,羞红了脸,一个欢喜,憋红了脸。

    吴大少:媳妇儿,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