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愿做你的童养媳 »  分节阅读_28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分节阅读_28

小说:愿做你的童养媳作者:蓠格
返回目录

    个百八十年的,创个吉尼斯纪录给咱瞅瞅,这才对得起你主人我哇。咱挂着甜美的童颜,代表地球维护世界安定:“老公——”

    吴大少捧着我的脸,“唧”亲了我一脸口水,比水缸里死里逃生的“碧海”“花团”溅起来的水还多,话说吴大少是属猫科滴……

    后来我才知道那天梁俊诗打电话不光是为了问候两条小鱼,主要是他也学业有成,要到澳洲考学校了,我只来得及祝他好运,他就匆匆登上飞机飞向世界的另一端。吴大少对那个被他漏掉的电话很是愤懑,强烈要求我换号码,我觉得号码没有错,为了节省各类资源,坚决不换。吴大少最后使了个狠招,嗯,不要问我是什么狠招,我是不会说的,总之最后,我们都换了号码,还是传说中的情侣号……好,某条街上走着俩穿着情侣装,背着情侣包,揣着情侣手机,插着情侣号码的两人,一旁的某男满脸春暖花开,勾着某女的小拇指,一荡一荡的好似神仙眷侣漫步云端。咳!后面那句不是咱说滴~~

    现在校园和其他公共场合,咱也能放任的和吴大少小暧昧一会儿,主要原因归结为咱的脸皮儿已在某人的带领下有了突飞猛进的增厚,次要原因是经过吴大少的大力渲染后,咱方圆十里估计没几个不知道咱关系的人。老师们对此事的态度倒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至少,咱没被叫到办公室谈心啥的。这种明目张胆的甜蜜蜜也蛮好的,恩,还能充分抵制小三儿!~~

    十七岁的吴海已经是个大人模样,眉宇间还有些许未经蜕变的青涩,但是无论是身材还气质都很有气势,估计我和他一起去旅行,我可以不出示学生证,他出示了学生证,别人也不信他是高中生,呵呵。吴大少对此也非常苦恼,现在他已经有一米八二的身高,加之一身粗犷的肌肉,完全进入成熟男人魅力大本营。我呢,身高还在一米六二徘徊,虽然长了点肉,但在一般人眼里跟没肉的状态相差无几,再加上咱本来就是童颜美少女一名,要想扮成熟也无能为力。于是当我们俩走在一起时,很多人都会认为吴海是我哥,恩,当然这个是我臆想的,实际是有一次吴大少刚从基地晒得黝黑发亮后回来不久,我们去超市买水果,收银员对吴大少说了一句:您女儿真漂亮。吴大少暴走了!不淡定啊不淡定,我强忍着暴笑的冲动安慰了受伤的吴大少,他抱着我的腰,哭丧着脸说:“媳妇儿,你嫌我老不?”

    十多岁的少年郎就嫌自己老了,那别人八十好几的不是哭死得了?吴大少虽然长相成熟了点,那是熟男魅力,那些大妈大婶不懂得欣赏的啦。听我这么说,吴大少平衡了,但对那位大妈对我们情人关系的漠视仍然耿耿于怀,从此决定再也不去那家超市打酱油了,就算它是周围最近的一家。

    我很喜欢看吴大少打篮球,以前初中的时候除了大型比赛,咱还只能偷偷地躲在教室里看,现在就舒服多了,可以坐在荫凉的台阶上,舒舒服服地近距离观赏。我喜欢这种陪着他长大的感觉,看到他每天的变化,分享他每一次的成功,见证他的勇气和果敢,欣赏他的才智和魅力,就像我们从来都在一起,不曾错过一丝一毫。

    或许是我看得太入神,没有注意到我旁边坐了一个人,等我察觉到那个人存在时,他已经在离我不远的台阶上坐下,那个人皮肤黝黑,从宽阔的肩膀可以看出是个身材健硕的年轻人。他毫不忌讳地和我对视,看我的眼神有些怪怪的,带了点探究还有点玩味的意思。等我收回视线,我仍然能感觉到那个人打量的目光,我有些气恼,感觉像是被展览似的,狠狠地瞪他一眼,学着他的目光上下打量。那个人突然笑起来,还越来越大声,我已经感觉到周围的人已经在朝我们这里看,我朝吴海看去,他也在看我这边,我做了个无奈的手势,表明不是我招惹这个人的(说明这件事情非常重要!)。

    “那个高个子是你什么人?你看他的时候眼神儿都直了。”那个人突然对我说话,语气挺跩的。

    我挑了挑眉,没搭话,心想就不告诉你,继续看吴大少的风姿卓越。

    “跟哥哥说说,你喜欢那小子什么呀?啊?”那个人继续问,脸上的笑更明显了。

    这是别人的私事好不好,要问也问得含蓄点儿,哪有这样的?我越来越觉得这个人的表情可憎,恨不得边儿上的落叶是块砖头,全砸他身上。

    “小姑娘还挺有性格,给哥装哑巴。”这是挑衅,明目张胆的挑衅,我告诫自己冷静。“你不会真哑?”那个人突然放开嗓子喊:“吴海,你媳妇儿怎么是哑巴?什么时候哑的?”

    我愣住,这是什么情况,他认识吴海?吴海刚从场上下来,拿着毛巾擦汗,冲那个人说:“你别把我媳妇儿吓着,吓着了,我跟你小子没完。”

    那个人走下台阶,拳头砸在吴海胸口,“你这副德行,怎么没见你媳妇儿吓着?”

    吴海也回了一拳,冲我眨眨眼,“这只能说明咱俩不在一个档次!”胸口又挨了一拳,吴海也不介意,一把搂过那人的脖子,“要打去我那儿,奉陪到底。”

    那人隔开吴海的手,双手抱拳,“赶紧着,给你媳妇儿解释,别把哥哥当坏人咯。”

    两个人一前一后上了台阶,吴海指着那人对我说:“媳妇儿,这是我好兄弟,杜泽伟。”

    我现在深刻理解了什么叫“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吴大少的兄弟果然跟他一个类别,忍不住笑着说:“你们俩这样站着还真像双胞胎。”

    吴大少黑面,“媳妇儿,不会,我这么英俊潇洒,跟他这种黑熊可挨不上边儿。”

    杜泽伟笑了,“吴海媳妇儿,你这话说得不对,我怎么会和豹子做亲戚,顶多也就结拜个把子,我的本质跟他可没什么关系。”

    “你们当这儿是动物园呢?”我白一眼,那我算什么?母豹?倒~~~

    小媳妇儿梦话版:

    某动物园里,动物饲养员甲:乙,那头黑豹是不是到发情期啦?

    饲养员乙摸摸下巴:好像是呢。

    饲养员甲:那给它安排个时间交/配呗。

    饲养员乙:那定什么时候好呢?

    饲养员甲:那边那头小花豹准备好了没?

    饲养员乙:我去问问她。

    黑豹朝一边儿的小花豹发出性感的死后:媳妇儿,交/配,哇嘎嘎……

    小花豹伸展优美的四条小腿儿,扭扭小PP,送了个飞吻,优雅转身。话说饲养员已经提着美味过来了(liao)~~

    36媳妇儿,我饿

    这两人终于没再闹腾,收拾了东西,三个人离开了学校。他们先送我回家,然后两个人去了吴海的公寓。我做好饭,打电话过去,过了好一会儿才被接起来,那边儿还喘着粗气,“媳妇儿,我们马上过来啊。”两人速度也快,没一会儿就到了,不过竟然脸上都挂了彩,一看就知道先前打得火热。吴海介绍了杜泽伟,我爸一向好客,对吴海的这位朋友也喜欢的样子,不知道我爸是怎么猜想他们脸上红肿的。

    洗碗的时候,吴海进来,闹着要帮忙,我最讨厌洗碗的,所以每当吴大少表示出帮忙的意思,我通常都会让他“忙”,我把手里的碗给他,靠在边儿上看他洗。

    “杜泽伟在我那儿待两天。”吴海说。

    我点头,吴海有他自己的一片天地,我不干涉,给他足够的空间让他展翅,“客房的壁橱里放了棉被,天热,不要让人睡客厅。”

    “我知道。”吴海说完,在我唇上偷亲了一口。我们这间房子还是老式的两室一厅,厨房和客厅由一扇玻璃船隔开,很容易看到两边,我赶紧回头看,杜泽伟正陪着我爸聊天,两个人似乎聊得挺投机,没有注意到我们这里。我还是有些羞恼,低头在吴海结实的胳膊上咬了一口。当事人乐呵呵的,对他这种皮厚肉粗的人来说我的那点咬劲就跟挠痒似的。我气结,甩下他,端着切好的西瓜去了客厅。

    吃完西瓜,吴海和杜泽伟就离开了,我爸还挺高兴,“吴海的朋友不错,小小年纪见识非凡……”我想我爸一定是被蒙蔽了,不怪我爸,只怪黑熊狡猾。

    杜泽伟在这边住的日子里,我经常闻到他俩身上跌打酒的味道,警告他们适可而止以后,似乎好了点。直到有一次给他俩洗衣服的时候从吴海的口袋里翻出一张收据,我才知道他们俩背着我做了什么事,我特地把收据压得平平整整、整整齐齐,然后才摊在吴海手心里,吴海刚开始没注意,以为是废纸,当然那的确是废纸,但兼具了证据的功能,吴大少在仔细看过收据的内容后,傻眼了,估计心里悔死了,居然没把脚印儿擦干净就回了家。吴大少陪着笑脸,“媳妇儿,这个我可以解释。”我点头,给他机会,我相信他不是那种乱来的人,可是我仍然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是因为杜泽伟,他在S市碰到了点麻烦,他来找我就是为了解决这件事。我们去那个地方是去找人。媳妇儿,你相信我,那些女的我一个都没碰,真的!”

    我以前就知道吴海的世界并不是想想中的那样单纯,他的背景,他的个性,他的成长经历,一切的一切都不会让他活得简单,即使我的存在,即使他努力不让我察觉。其实,一直都是我想得太简单,曾经没有读完初中就进特警学校的吴海又怎么会和一般人一样,一直都是因为我,他调整着他的脚步,和我走到这里。然而那里的世界却是他无法回避的,我无法和他共经历,只有静候在原地。“我相信你,”我很大度地拍拍他的肩膀,“书桌上已经放上了五百道微积分,去做,晚饭之前没做完,就不用吃晚饭了。”

    身后,吴大少装可怜,“媳妇儿——”

    我冷哼一声,意思是“叫苦没用!”,挽起袖子进厨房,做晚饭可用不了长时间的哦。这就是女人的策略,一方面显示了自己的贤良淑德和人道主义精神,另一方面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看他下次还敢不敢在野花地里飞!哼,咔嚓,咱得把出轨扼杀在尚未萌发时!

    话说,吴大少在奋战三个日日夜夜后仍然还有百分之六十的题目尚未开垦,晚上,杜泽伟给我打电话,说吴海饿晕了。首先,对吴大少这种动物体质的人来说,饿个三五天是不会有问题的,再者,我只是不准他吃我做的饭,可没禁止他吃别的东西,我一片风轻云淡:“给他喝口水就行了。”话说吴大少很好养活的。

    电话被当事人抓过去,声音悲愤委屈可怜无助到极致:“媳妇儿……我饿……”

    “你要我给你送过来啊?”

    “不用,不用,媳妇儿,要不我……马上过来?”来精神了?装也不知道装像点儿。

    “嗯。”我应了一声,想着,我只是觉着冰箱里一堆吃的扔了可惜,处罚什么的,就到吃结束好了。

    从吴海的公寓到我住的地方,步行需要七分钟,我看了下表,这两人只用了两分钟,果然吃饭的力量无比强大!我一边给热菜,他俩一边吃着,刚上的菜没一会儿就被席卷一空,两位可不可以不这么狼?

    吴大少一边搅动咀嚼肌,一边透过玻璃窗冲我笑。他旁边那位,一边往嘴里塞东西,一边口齿不清地说:“好吃!哥们,以后……可别……惹你……媳妇儿……生气……啊!”

    吴大少很不客气地一掌拍向杜泽伟头顶,被他疾速闪过:“还好意思说!全是你小子惹的事儿!扰乱家庭和睦,破坏夫妻关系!我告儿你,吃了这顿,别想再吃我媳妇儿做的饭!”

    “不至于,哥们儿,”我刚好端菜进客厅,杜泽伟殷勤地从我手里接过,嘴巴里还鼓着饭菜,“弟妹呀,我证明从头到尾都是那些妞吃咱兄弟豆腐,咱兄弟可一直是目不斜视坐怀不乱守身如玉……”

    我瞟了眼吴大少,很好,居然被人吃豆腐,来看长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