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愿做你的童养媳 »  分节阅读_3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分节阅读_31

小说:愿做你的童养媳作者:蓠格
返回目录

    爽快,呼啦啦的三天里除了上课吃饭K“豆豆”,有空就在那地儿练车。

    然后呼啦一阵儿,三天没了。咱只好履行承诺,虽然对吴大少的技艺咱还是有那么点确信,但不知道为啥坐在驾驶室旁边咱的小细腿儿就是发软。好,咱承认这是上辈子被车撞死的后遗症,呜。

    “媳妇儿,系好安全带!咱出发咯!”吴大少大手一挥,只觉豪气冲天,英姿飒爽犹酣战!

    咱抖了抖小手,怎么觉着有种慷慨就义的感觉?不妙啊不妙:“吴海啊,咱要不明天再出去玩儿?我觉着今天肯定要下雨!”

    吴大少看了看晴空万里的天空,“媳妇儿,我怎么没看出来今天要下雨的样子?”

    这撒了一个谎就得说无数的谎,说的就是咱这种情况,果然这辈子也做不了good girl,“那个天气预报就是这么说滴。”

    吴大少皱了皱剑眉,“现在的天气预报是越来越不准了。”

    呃……话说天气预报是没多准滴。

    “媳妇儿,你怎么还没系好安全带呢?”吴大少大手一挥,接过咱手里的安全带,滴答一扣,完事儿了。然后不忘回头对咱露出八颗牙齿,“媳妇儿,咱出发咯!!”

    咱连带大腿也颤了颤,揪心的握住吴大少横着的胳膊,“吴海啊,咱安全第一啊。”

    吴大少继续没心没肺的笑:“媳妇儿,你放心,我开车稳着呢!”

    话说你就这么自己捣腾的技术,连正规的驾校都没去过……稳不稳咱根本没心情感受,只觉得这辆矫情的二手奥拓太“热闹”了点儿,不知道哪里一块零件叮叮咚咚的响个没玩,完全不如它的主人稳健有安全感,附带的现在开着它的,它的主人也没法给咱安全感了。

    “吴海啊,在前面停一下?”

    “停?干嘛?”

    “我口渴想喝水!”

    吴大少长臂一捞,从后座上拿了一瓶农夫山泉出来。

    “我,我不想喝矿泉水。”眼睛一闭一睁,咱继续悲催的垂死挣扎。

    “那你想喝什么?我还带了牛奶,橙汁,可乐,雪碧……”

    话说只是兜下风,需要补充这么多水份么?不能理解!

    “我,我要喝番茄汁!”这个他肯定不会带。

    “你不是不喜欢喝番茄汁吗?”

    “我,我现在想喝了。”完全没有说服力啊……

    吴大少咧咧嘴,“媳妇儿,你紧张啊?又不是坐飞机,你紧张干嘛呀。”

    飞机的安全性大大超过了这辆二手奥拓行不?再说现在的天空比陆地安全不知多少倍。

    咱心在落泪,脸上也惨兮兮的,吴大少抹了抹我的小脸蛋儿,“媳妇儿,别怕,有我在,咱死也死一块儿。”

    呜~~这是什么话?咱今天是兜风,兜风!不是殉情哇……

    有时候我忍不住想或许咱经过上辈子悲催的死法,已经对交通肇事有了某种通灵感应,唉,不管怎么样,总之咱的预想似乎实现了。在一辆摩托车突然冲过来后,吴大少方向盘一打,二手奥拓被轰轰烈烈开到了陡坡下。

    短短的几秒钟里,吴大少做了两件事,一件是牢牢的扣住方向盘,一件是对我说了五个字:“媳妇儿,别怕!”

    事故发生得很快,快得我的身体还来不急反应,那种突然失重轰轰的往下掉的感觉绝望而无助。但是奇怪的是,在听到吴大少说出的这句话后,我真的就不害怕了,之前的所有忐忑和绝望全部消失。我的大脑清晰的意识到这一次我的身边还有吴海,然后大脑里剩下的想法就是和他死在一块儿也是好的。

    当车最后停下来的时候,我久久没动,直到吴海伸手紧紧的抱住我。我们像经历了一场死里逃生,差一点失去彼此,但幸好最终没有失去。我很难形容这样的的心境,那个时候的身体似乎失灵了,只能被他拥抱,静静的听两颗心脏紧紧相依跳动,两颗心脏一样的频率,一样的激烈,一样的欣喜和爱恋。

    还好我们还拥有彼此,还好我们没有失去。或许相爱的人以相爱的姿态死去并不可怕,可是仍是可悲,仍有遗憾。爱着彼此为什么不活着爱下去?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一辈子,这才是爱情,完美的爱情,我要的爱情。

    带着薄茧的手从脸颊划过,我才意识到自己的眼底噙满泪水。吴海低下头吻我的眼睛 ,把那些温热的液体含在嘴里,慢慢下滑,吻我的唇。我下意识的伸手搂住他的脖子,让彼此靠得更近。

    上辈子我们本可以艰难的幸福。那时候,抱着写着吴海名字的课本哭泣着睡着的我,和那个站在晨光中俯身看我醒来的青年,我们本可以幸福的。重逢的时候,带着相认意味的第一眼,就已经从彼此眼中看到了那些陈旧却仍牵连不清的情感。我一直坚信如果没有那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我们可以幸福下去。所以那时候当死亡的阴影袭来,我才会那么心痛,为那个傻瓜般等待的男人。它明明已经承诺了给那个人幸福的,可是却不得不失信。

    现在我们还紧紧相拥,不以死亡的形式成全,不以死亡的形式分离,相拥、相属——真好!

    我微微抬高下颌,回应着他渐渐激烈的吻,泪水的咸涩在舌尖辗转。真好,我们还相爱,我们还一起。良久,我们才结束了这个劫后余生的吻。

    “媳妇儿,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吴海抱着我,满满的歉意。

    我轻抚他的结实的脊背,“不是你的错。我们都好好的,这才是最重要的。”

    “嗯。”吴海的声音还是闷闷的,他必然是难过的,“刚才我真的好害怕,我怕失去你。小瑾,如果我死了,你会怎么办?”

    “如果你死了,我就跟你一起死。”我平静的回答。

    吴海抱着我的手臂紧了紧,“嗯,我也是这么想的。要是你死了,我也陪你一起死。”

    我忍不住笑起来,轻轻的说了句:“傻。”

    只有我自己知道,这句话让我的心剧烈的抽搐疼痛。我忍不住想,上辈子眼睁睁看着我死去的吴大少后来会怎么样,我不知道,更没法想象。还好,这一世,上天给了我们幸福的机会。所以一定要很相爱。

    吴海吻我的额头,“小瑾,我们一定要长命百岁,平平安安的。”

    我低低的应声,嗓子哽咽着几不可闻,我点着头,蹭着他温热的胸口。

    “媳妇儿,等我以后买辆德国原装进口的车再带你兜风。”吴大少站在马路上,看着蹿下山坡车头被撞得面目全非的奥拓说。

    我傻呵呵的笑,心里在想,吴大少的心里防线果然强悍,一般人都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惊蛇,这个定律在他身上根本不存在!“吴海啊,为什么是德国车啊?”我傻呵呵的问。

    “德国车够横,经撞。”

    我有点儿犯晕,买车是为撞么?真想敲他一个爆栗子!

    “小伙子,刚拿驾照就敢来这边儿溜车够胆儿的,没看见这边是事故高发区啊?”一旁的交警叔叔神情严肃。

    我顺着交警叔叔的手指看过去,嗯,前方两百米处确实立了个牌子:前方二百米处事故高发区,请小心驾驶!我想了想,看来这个牌子需要向前挪动那么四百米了。

    吴大少刚买了三天的二手奥拓就这么报废了,连废铁钱也没收回来。还好之前练了三天手,算是过了段有车一族的短暂生活。本来事故算是就这么结束了,然而后续发展却有那么点铺天盖地风卷残云的意味。

    首先,收到线报的吴爷爷第一个就不放过吴海,直接没收了驾照,甩到“正规私立”驾校狠狠学习了三个月,用吴大少的话说“那真是‘脱胎换骨’的三个月,全‘机械化’训练,直接把骨头脱成钢条的地狱式训练”。后来我才知道,吴爷爷担任校长的“私立驾校”其实就是挂羊头卖狗肉,真正目的还就是把他孙子练成铜墙铁壁,当然这也是在后来的日子里深有感触!

    第二个跟来的是吴海他爸,先把人拉到校场蹂躏一顿,然后拉到我家,乖乖的把厚厚一叠检讨书交到我爸面前请求家长原谅。我爸一向宽厚,孩子没事儿就是好的,于是很大度的原谅了吴大少。

    不过吴爸爸并没有因此而熄火。我看了看他爷俩缀在脸上差不多的红肿淤青,也有那么点儿理解。于是吴大少期末考试一完就被一辆“黑”车带走了,要不是吴奶奶和吴妈妈强烈要求,当然还有一个小声量的我,差点儿连年夜饭也没吃上。最后在年三十晚上吴大少赶回来吃了几个饺子,刚擦完嘴就又被他爹提着衣领塞进了一辆绿油油的Jeep车。吴大少扒在车门上,用哀怨的眼神看了眼我,在吴爸爸拉上车门的最后说了句:“不带这样的!我还没亲一口我媳妇儿……”

    吴爸爸一手叉腰,说出来的话更彪悍了点儿:“你一回来就亲了好几口了!快滚!”

    咱凌乱了……

    小媳妇儿梦话版:

    化身记者的蓠格:丁博弈小朋友,你平时在家都干嘛呢?

    奶声奶气的丁博弈小童鞋:吃饭睡觉啦。

    蓠格:赵毅然小朋友,你平时在家都干些啥呢?

    傻傻的赵毅然小童鞋:吃饭睡觉嘛。

    蓠格:梁俊诗小朋友,你平时在家都做什么呀?

    嘟着小脸的梁俊诗小童鞋:吃饭睡觉呀。

    蓠格继续:吴海小朋友,你平时在家都干什么呀?

    吴海兴高采烈:吃饭睡觉K豆豆!

    疑惑的蓠格:别人都只有吃饭睡觉,你怎么还“K豆豆”?K豆豆是什么呀?

    吴海一撅小嘴儿:K是kiss啦,没文化真可怕!豆豆当然是我媳妇儿啦!笨!哼!

    蓠格:……(魂儿飘了一缕……)

    40不嫌弃

    冬去春来,绚烂花开,如此这般之下,我和吴海迎来了中学最后一个学期,吴爷爷和吴爸爸也终于消停下来。

    面对人生重要的转折点,高三一班的童鞋们是鼓足了干劲儿,一到下课整个教室顿时闹哄哄,比赶集还热闹。仔细一看才知道大部分人的手上都拽着一本儿数理化,站在别的童鞋旁边儿不住的点头哈腰。

    “那,这就这么完事儿了!”吴大少潇洒的一甩钢笔,啪嗒一声,还好买的派克,经摔。

    找吴大少答疑解惑的童鞋通常在吴大少摔笔的一瞬间面部肌肉急剧抽搐两下,灰溜溜的回了座,事后又灰溜溜的另寻高手解答。

    话说吴大少本来就不是善主,耐心更是少得可怜。找他问复杂的物理题,他是做完了,底子不好的人也就只能眼睁睁看他做题,至于东南西北还是南北西东完全没迷茫。我前面的前面的前面的那位小童鞋就曾对我抱怨:“吴大少,太牛了!我只看到他提笔、动笔、摔笔。他一说‘完事儿了’,我还愣在哪儿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更惨的是,你还愣是不敢让他再给你做一遍!”

    我问为什么,男童鞋抹了抹眼角,“哪敢啊,你没看他把派克都摔了,下一个改摔我了,咋办?”我看看这位童鞋瘦胳膊瘦腿儿的,似乎是不怎么经摔的样子,理解!

    吴大少从鼻孔里发出哼哼声,对此事做出的回应是:“我给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