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愿做你的童养媳 »  分节阅读_3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分节阅读_33

小说:愿做你的童养媳作者:蓠格
返回目录

    来。刘凌的脸已经被揍成了包子,后来我问他干嘛非要动手,他说:“我妹被人调戏了,做哥哥的当然要挺身而出!”

    看着他满脸青紫的脸,我忍不住笑起来。

    刘凌捂着红肿的腮帮子,龇着牙:“你这可是没心没肺啊,哥哥为了你连帅气英俊的脸都豁出去了,你再怎么着也得流几滴眼泪才合适呀。”

    我按住发疼的太阳穴,不忘白他一眼:“你这脸破相等于整容,好不好?”

    会所的老板认识刘凌,事情很快解决。我以为也就这么平息下来,哪知刘凌和人打架斗殴的事没能瞒过群众的眼睛,疼爱孙儿的老太太捧着他的“猪头脸”心疼的要命,刘志伟气得想让“猪头脸”更加浓墨重彩,最后在我反复而多次的劝说下,在跟会所老板认真确认过情况以后,刘志伟才使刘凌小哥的“猪头脸”得以保全。母亲听了我的话也是半信半疑,琢磨着是不是我被刘凌威胁替他背黑锅。唉,这是信誉问题,不能指望人们相信一个惯犯为了助人为乐犯罪,因为惯犯通常很难被信任耶。

    刘凌把腿往茶几上一放,双手一抄,“小瑾啊,我想吃木瓜。”

    “木瓜丰胸,你现在需要的是减肥,黄瓜最好。”

    “……小瑾啊,哥哥可是为你受的伤哦,哎哟喂,我的手好痛,八成是断了,哪个庸医居然连我的手断了都没发现,哎哟妈呀,好痛——痛死我了……”

    无语中……

    后来的日子,刘凌小朋友就以使唤我为乐,连他那群狐朋狗友都被凉在一边儿,奇迹啊!

    “哥,您点的丰胸木瓜!”咱大手一挥,很不客气的把盘子送到刘凌面前。

    刘凌的双眼皮眼睛眯成单眼皮,“妹啊,哥哥需要申明下,木瓜除了丰胸还美容哦。”倒~~忘了说了,他是男性中的异数,一周三次面膜,护肤品一大堆,没见过这么爱皮肤的男的!后来我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词汇可以形容他这样的异类——娘娘……

    丁博弈回来后,对我和刘凌的日渐友好关系没有任何表示,只是对我的态度明显变冷,这是一种骨子里的感觉,让我很不舒服。无论是前世还是现在,我都不曾亏欠他,但是这一世,我再也不会当傻瓜,他的野心只能从别的地方获得,但绝不是通过我。

    后来我从刘凌口中得知,丁博弈的母亲因涉嫌吸毒和贩毒被抓,刘家虽然出面但人还是被送进了戒毒所强行戒毒,老太太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那个女儿已经彻底失望。

    睡了懒觉下,偌大的客厅只有丁博弈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听到脚步声,他抬头看了看我,脸上没有一丝波澜。那句堵在嗓子眼儿打招呼的话被硬生生的卡住,抬起来的手也僵硬的半举着。心里感叹了一声,世事难料,也不是咱能掌控的。

    我默默转身去厨房取早餐,刚把餐盘放下,刘凌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搂,一点儿不客气的端了我的牛奶杯往嘴里灌,一边拉开椅子大剌剌的坐下,一边恬不知耻的说:“嗯,妹儿啊去把哥的早餐也端出来啊。”

    我磨磨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咱忍!把他的那份加大量早餐分两次端了出去,看着他那张比吴大少还“少爷”的架势,咱不得不感叹,还是自家少爷可爱。

    刘凌一口一个小笼包,口齿不清的说:“大会儿哦们……大啷球。”

    我在头脑里拼凑了下,终于理解他说的“待会儿我们去打网球”,我摇头,“我不去。”

    刘凌把小笼包吞下去,“嘿,哥让你去就去,唧唧歪歪的像话吗?”

    我很不客气的哼一声,“没事就使唤我跑动跑西的,你就像话啦?”想到那次帮他给人送东西咱就忍不住怒火中烧,差不多跑遍了整个D市的说!

    众所周知刘家是有钱人,刘少爷在学校自然也是呼风唤雨的人物,虽然这种“呼风唤雨”的架势来自某些人对金钱的虚荣和贪婪,但刘少在D市的确算个响当当的人物。随着年龄的增长,日益褪去婴儿肥的小破孩儿越发有了“小白脸”的味道,于是招蜂引蝶的本事自然见长。我来刘家的半个多月里就接待了好几位小美眉,而且一个比一个风情万种,大眼睛一个比一个水灵,小蛮腰一个比一个扭得左右左。刘少躺在床上,无比惬意的享受众美人的温柔慰问,左右逢源的手段让咱大开眼界!

    后来刘少说有来有往才是君子之道。抱着大包礼盒坐到车里的时候,我忍不住怀疑那些大眼美女是不是就是冲着他的“君子之道”来的。咱看了看手里的那些个礼单,唯一的感触就是败家子就是这么练成滴!

    更让我受不了的是,刘少给我的名单上还有那个叫“韦敏”的女孩子。虽然不知道他到底喜欢别人什么,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俩就不是一条道儿上的。见到韦敏的时候这种认知更强烈了。韦敏接过我手里四四方方的礼盒,看也没看直接扔沙发上,昂着下巴问我:“丁博弈什么时候回来?”

    我愣了一下,没料到她会突然问我这个问题。我还没来得及,她又飞快的说:“算了,看你这样也不可能知道。你回去就告诉刘凌,他送的东西我很喜欢。”其实如果她如果耐心好点儿,我那句“他过几天回来”的讯息就脱口而出了。不过看样子她对刘凌送的礼物根本不感兴趣,连拆开的想法都没有,现在就说喜欢,不是客气,是敷衍!这样的女人太假太傲慢,希望刘少能够早日觉悟。

    回来以后刘凌问的问题就更扯了点儿,“韦敏都说什么了?喜欢我的礼物吗?”敢情真像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完全没有情场高手的强大修为,汗~~

    “喜欢——”估计她现在也不知道刘凌送给她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管他们三个怎么纠缠不清,我是坚决不淌这滩浑水的,这种复杂的三角恋是不适合咱的,咱也没这兴趣观摩。

    刘凌一直在约韦敏,一直没成功,昨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突然主动和刘凌联系,约一起打网球。我的直觉告诉我这跟丁博弈回来有关。我抬头,偷偷瞟一眼在客厅安静的丁博弈,这场混战还是他们自己解决的好。

    “你也不想想,哥哥当初为你出头被打得头破血流的时候有多疼,现在就陪哥哥打网球怎么着了?乖乖收拾好啊,一会儿去买球拍。”

    我刚想说不,丁博弈突然起身,还撞到了身前的茶几,发出嘭的一声闷响。我和刘凌同时抬头看他,他转头淡淡的说:“出发的时候叫我。”然后夹着书,迈着方步准备上搂。

    我愣了一下,觉得现在的情况有点复杂,丁博弈、刘凌还有韦敏之间的大战是不是就此爆发?我想了想,不动声色的收拾餐盘,咱还是离战场远点儿,被炸弹碎片击中,不死也是重伤!

    刘凌也愣了一下,但很快恢复嬉笑的模样,“那好啊,人多热闹。”我想刘家人的基因也不是善良型的,至少刘凌脸上的嬉皮笑脸就根本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忽然有些担心,放在桌上的手一时该不该端了盘子闪人。

    刘凌瞅着我,先发制人,单眼皮儿轻轻一挑:“吃完了赶紧去买球拍!”顿了下,“哦,先把盘子刷了啊。”说完椅子向后一拉,拍拍屁股走人,留下一桌狼藉……

    咱——忍——!

    小媳妇儿梦话版:

    吴大少抖着一款性感运动装:媳妇儿,你穿这件一定很好看。

    脸红扑扑的周瑾:讨厌!

    吴大少:但是媳妇儿,和刘丁那种狼性的家伙出去,不能穿这种啊,这件就不错(指着一件肥大的几乎赛孕妇的老式运动装)。

    周瑾:可是我喜欢这件儿新款呐。

    吴大少:新款穿给我看就行,到外面就穿这件啊。

    苦着脸的周瑾:可是……我想穿新款……

    吴大少大手一挥:没有可是!媳妇儿,你知道不?现在社会男女比例眼中失调,上百万的光棍儿等着娶媳妇儿,拐卖人口的日益增多,咱得防范风险。穿这种大妈装不容易被人觊觎啊。嗯,不对,媳妇儿来,过来亲一个,咱盖个戳,更安全些。

    捂着脸打算跑路的周瑾:不——要——!我、要、穿、新、款!

    身手敏捷的吴大少一把掰过自家媳妇儿,偏着头陷入沉思:嗯……这戳盖在哪儿好?

    42某女郎(上)

    吃完早餐,我就被刘凌拧着去了百货商场。他和丁博弈你一句我一句的拿着球拍试过来试过去,我站在一边只有干瞪眼的份儿,话说,既然没咱什么事儿干嘛拉咱来?再说了,选的是我用的球拍,根本不考虑咱的喜爱是不是太霸王了点?

    刘凌回敬我一个白眼:“就你这菜鸟能选出好拍子?边儿上候着!”

    咱默默低下头,话说上辈子咱也曾经学过网球来着,但是体能不济,只得灰溜溜的改打羽毛球了。说是菜鸟也不为过,对这种买拍子的事儿咱是不够专业,嗯,一根手柄,一个圆圈加点儿网线的拍子,除了颜色,咱是没看出有什么不同啦。

    丁博弈拿了个橙色球拍问我:“试试这个怎么样。”

    “我?”我指指自己的鼻子,还真不知道怎么试。

    丁博弈把球拍塞到我手里,“选自己喜欢的颜色就行。”

    我拍拍网面,的,好坏优劣咱是看不出来,但是那上面标的价,咱是看到了。就这么一个小拍子就是四位数,灭了我,咱虽然有点小钱,但也不是这么花的。咱不动声色的把球拍放货柜。

    “不喜欢这个?哪,这个怎么样?”丁博弈转身又拿了个球拍给我。

    不看还好,一看这个更贵!咱就是随便玩玩儿,也没指望专业,买那么贵的填仓库,咱心里有愧。扫视全场,终于找到一个打半价的,三位数,虽然还是贵了点儿,但跟这些比起来咱勉强能接受。“我看这个就不错,还打折,即经济又实惠!”

    丁博弈耸耸肩膀,“随你。”

    被资本主义消费观严重腐蚀的刘凌更是对咱的小市民思想扑之以鼻。我想想剩下几百块的钱,被鄙视下就鄙视呗,被资本家的少爷鄙视,咱憋屈但绝不委屈!

    哼!咱花自己的钱,买自己的东西,比花家里的少爷们高尚不知多少倍!不过,话说看到刘少掏出一张金卡的时候,咱心里那种平衡感顿时倾斜 ,早说他结账嘛,其实那个橙色条纹的球拍是洋气很多耶……

    买了球拍,又被两位男士一路护送去逛运动装,最后选了一件桃水蓝色的网球套装,好看是好看,就是裙摆短了点儿。我使劲往下扯扯,根本就是杯水车薪。反而是咱“没上过台面”的村姑像进了刘少的眼。

    “扯什么扯,没穿过超短裙啊!”刘凌抱着手臂,一双鄙夷的眼神看着咱。

    我心里哀叹一声,重生以前比着更短的也穿过,关键是重生以后咱一直都是“乖乖女”的形象,这种高位断截的裙子还真没穿过。唉,主要是有“家室”的人了,夏天也不敢太凉爽。嗯,大家懂的。于是乎面对刘少的鄙视,咱只能敢怒不敢言。

    折腾来折腾去终于到了体育场,刘凌给对方打电话,似乎已经在路上了。丁博弈倒是很有闲心的在旁边指导我的动作。咱想拒绝都没法,主要是硬把我拉来的刘凌太不负责,悠哉乐哉的坐在场外喝冷饮,眼睛瞟的也是各处美女,根本就没想过咱的水深火热。

    虽然上辈子的网球也是丁博弈教的,过去被他握着手纠正握法的时候也没觉得有什么,可是现在却让我浑身不自在。反而正是因为某些属于过去的片段一直在脑海浮现,让我烦不胜烦。<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