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愿做你的童养媳 »  分节阅读_34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分节阅读_34

小说:愿做你的童养媳作者:蓠格
返回目录

    br/>

    “击球前不能正面对着球网,要先侧身,肩膀的一侧对着球网,身体正面和球飞行的路线平行,这样可以更快出击,球的落点也更准……”

    丁博弈在一旁传授着经验,我却没有多少心思去学。人真的就是很奇怪的动物,如果是前世和丁博弈重逢,我想我一定做不到现在这般坦然,我对他的感情虽然依恋更多,但被伤害过的人很难做到一笑泯恩仇。但是现在不同,我记忆中的丁博弈只是记忆中的,放到现在来说却是根本不存在的,所以我记忆中的丁博弈和眼前的丁博弈其实是很难重叠的。也许也是因为这样的认知,面对现在的丁博弈我很平静,只是在偶尔窥探到他隐秘内心的时候会忍不住感叹。

    所以说世事无常,看过母亲后回来的丁博弈似乎换了性子,更接近我记忆中那个温润如斯的形象,然而这样的丁博弈更让我恐惧,他似乎更善于把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随时挂在脸上的笑根本没有真正的映入双眼。我不得不考虑他是不是在蕴藏什么阴谋,一朝被蛇咬十年怕惊蛇在我身上体现得很明显。我想,或许笑里藏刀说的就是他这样。而我只能作为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叹息几声。

    我停下姿势的练习,实在对这种亲近的行为感到别扭,“我觉得差不多了,我们对打。”

    丁博弈笑笑,“你还是再练会儿姿势,把姿势练熟了打球就不成问题了。”

    “还是打,打着打着我就熟练了。”

    丁博弈沉默的看了我一会儿,“好。待会儿因为姿势不正确闪了腰可别怪我。”

    我点头,“哪敢呀,我肯定怪自己学艺不精,跟‘师父’没有任何关系。”

    估计是这辈子被吴大少每天恶魔似的提拧着晨练晚练的折腾,咱的小身板果然进步神速,打了几下慢慢的找到感觉,慢悠悠的打也能打得不错。

    刘凌在场外观战,吹着口哨:“嘿,妹啊,不错啊,一学就会,不愧是天才!”就因为和他打桌球爆过几个百分,他还真就念念不忘了。

    我面带无奈的甩甩汗,这个被误认为“天才”的事儿,全是别人杜撰的,咱自己从来谦虚。唉,还是有那么点不好意思耶~~

    等我这边已经满头大汗了,穿着红色运动装的韦敏才来。看着刘凌一脸殷勤的模样和对方不冷不热的表情,咱心理防线有点受打击。果然人家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刘凌就是因为太殷勤反而变廉价了,哪像人家丁博弈,傲气的正眼也不看那女的一眼,可偏偏人家还就恨不得黏他身上。唉,两情相悦的爱情何其少哇!

    我逮着空隙给吴大少发了条短信,虽然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看得到,他们那儿是不准用手机的。不过我还是习惯性的有事没事儿给他发条短信,似乎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这样我会觉得他其实就在我身边一直陪伴,会觉得甜蜜一直在,牵挂也有了寄托。在这份感情培养起来以前,我真的不知道距离和时间可以让一份感情变得如此浓厚和思念,现在看着全世界热闹,心里还是会安安静静的想着那个人。

    刘凌突然从我旁边探出头来,吓了我一跳。他哼一声:“干嘛?给你家少爷报备啊?”

    我白他一眼:“None of your business!”

    刘凌突然抢过我的手机,“嘿,这还就关哥哥我的事儿了!今天叫你来是打球的,玩儿什么手机?你们平时还没腻歪够啊?你说你们早恋这么多年怎么就没什么‘七年之痒’一类的啊?……”

    呵,别指望从狗嘴里能吐出象牙,如是说也!

    被刘凌闹腾了一会儿,然后开始打球,刘凌正要提组队的事儿,当然不用说咱都知道这对他打算怎么组。不过人家小妹妹可不是吃素的,先发制人:“我打球很差的,我和博弈一队好了。你们两兄妹正好组一对。”

    呃~~咱看到刘少的小心肝儿破裂了。

    小媳妇儿梦话版:

    看着穿着短裤出行的周瑾,吴大少:媳妇儿,你的腿怎么两种色?

    迷糊的周瑾:什么?哪里?

    吴大少:你看,你这上半段白白净净的,可这下半段怎么回事儿?

    周瑾低头看,敢情这晒痕太明显了,心中不住哀嚎的周瑾:可能最近穿短裤穿多了晒的。

    仔细辨别之后,半眯着眼睛的吴大少:这痕迹明显不是穿短裤造成的。

    垂死挣扎的周瑾,弱弱的反抗:怎么不是了?

    从周瑾闪烁的眼神中看出点儿猫腻的吴大少:媳妇儿,咱家的纪律一向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

    不知所措的周瑾:那个……我就是和刘丁打了场网球而已。

    目光逐渐犀利的吴大少:哦?就一场网球?那你腿被晒成这样是因为穿了裙子的原因咯?

    小媳妇儿样的周瑾:嗯啦……

    吴大少极其阴险的笑:那是多短的裙子呀?媳妇儿?

    周瑾:嗯,没有多短的,差不多就这么短。

    吴大少:哼哼,你这两条小白腿都给谁看过了啊?

    周瑾,没,没给谁看过……

    刘凌贼兮兮的跑出来:妹儿啊,你把哥哥当瞎子呢?

    不远处丁博弈双手交叉横于胸前:哼!

    周瑾:……

    龇这两颗小尖牙的吴大少:嘿嘿,好媳妇儿,过来啊,哥哥给你擦防晒霜……

    43某女郎(下)

    老实说,咱虽然是业余的,但骨子里也有那么点儿专业精神。反观下面三位,一个打球跟走秀似的,优雅是优雅,怎么看怎么不像打球的。另一位保持着标准的低位蹲式,胸部略微向前,两眼直视前方,似乎随时都可能扑上去的样子,就是对象不是那枚小绿球,死色性也,美女也疯狂!我看了看可观性良好的丁博弈,真替他捏把汗。最后一位就更不成样子了,一双眼睛冒着仇恨的火花,估计心里算计着怎么把丁博弈的位置取而代之。

    丁博弈轻轻松松的接住刘凌一个蛮力十足的球,手臂摆动出优美的弧线,球拍和球在一阵轻松而和谐的接触后从下往上斜推过网。

    刘凌应战姿势十足,跳着脚,看好球来的方向,呼啦跑上去,嘭的一声把球打飞。

    我站在一边儿,把球拍扛到肩上,悠哉乐哉的欣赏这场龙虎斗,这个算是从混双变成了单打?嗯,对面儿的美女似乎也挺悠闲,除了眼睛有点忙,其他休闲状态十足。

    我玩玩手指头,跺跺脚腕,考虑要不要去边上喝水。我刚朝边上走了两步,一颗球突然朝我窜过来,我赶忙刹住腿,差点儿就砸到我身上。我回头看事故的始作俑者,什么意思嘛,咱好好站在场地打球,球一个不让碰,现在咱刚想到边儿吹下风,他倒把球往我这边打了。那个抢球跟抢宝似的家伙也扛着球拍挑着眉头看我。那意思是让我捡球过去?咱有点儿愤懑了。

    忍着一腔悲愤,咱把球捡起来,还亲自送到“少爷”手上,任劳又任怨!

    “妹啊,去给我拿水来,我要喝水。”

    咱……呼呼,忍!

    “周瑾,我也渴了。”

    呃……什么意思?老虎不发威把我当病猫?!咱没法淡定了,正准备揭竿而起,对面一个温柔无比的女音响起,“博弈,我去给你拿。”

    呃,为什么除了当事人,剩下三个全黑面了?

    咱迅速转身,动作麻利服务周到的把水送到刘少跟前,意料之内的看到刘少爷一张马脸,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的那种。

    把瓶子里的水当仇人的刘少爷咕噜咕噜两口就把水喝光了。嗯,还好是水,不是油,多喝点指不定就熄了。咱再次周到的拿了瓶水奉上,刘少爷把脸往我这边转了三十度角,只可惜眼珠没能跟上,让咱白白的观赏了下刘少爷带了那么点儿血丝儿的白目,心中忍不住哀叹:陷入爱情的人果然是盲目的,比如刘少爷这样的,为什么咱就愣是没看出对面那个美女有啥好的?

    嗯,好,咱承认那张脸蛋儿是挺不错的,嗯,身材也挺火辣的,人也挺有个性的。但是,但是,咱谈恋爱不久为了娶媳妇儿,娶个媳妇儿不是该宜室宜家?嗯,估计这女孩儿被刘少爷领回家,老太太不知道要怎么磨牙了。

    算了,反正也不干咱的事儿,随便哄哄小孩儿就成了,咱只求安心回家。

    只是场上的情形似乎没法低调了,刘凌把刚喝光的空瓶子握在手里使劲一拧,直接扁平了,啪的一下扔到边儿上。然后两人又开始了轰轰烈烈的“运动战”。

    喝了水后的两人似乎“热情”高涨,连丁博弈都有了发狠的味道,两个人就跟掐架似的,你一“巴掌”我一“巴掌”,砰砰啪啪,不亦乐乎啊!

    我闭了闭眼,怎么有种兄弟相残的血腥味?似乎太狠了点儿。咱慢慢踱到场外,既然不得不看这么血腥的场面,咱还是选择坐到伞下悠闲的隔岸观火。

    我刚坐下韦美女也扭着小蛮腰过来,二郎腿一翘,优雅的扶着吸管喝冷饮。

    我转头看场上已经挥汗如雨的两人,想问他们这是在赛体能呢还是比魅力?从边上路过的人纷纷被这如火如荼的厮杀场面吸引,慢慢的边上竟围了一圈人,一会儿一个喝彩,一会儿一个口哨的。咱更迷茫了,兄弟相残啊,大哥大姐,不要推波助澜了,话说真没表面看到的那么“精彩纷呈”。

    “你叫什么名字,嗯?”我边儿的美女突然开口问我,咱有点儿“受宠若惊”,上次给她送礼物的时候也没问来着。

    “周瑾。”

    “周瑾?你姓周?”

    “啊。”咱姓了十多年了,加上上辈子的二十多年,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那你是刘家的什么亲戚?”

    “哦,”这个怎么解释呢,似乎我没有义务把自家的私事儿告诉她?犹豫了下,我还是微微皱着眉说:“我是刘凌继母的女儿。”

    果然美女的眼神儿变了,带了点儿高高在上的味道:“呵,原来是这样啊。”

    这是整个下午韦美女跟咱说的最后一句话。唉,娇贵的富二代呀,就是这么容易滋长傲慢……

    场上两个人终于在到点的时候打下最后一个球,两个人脱力的坐到地上,全身上下跟在水里泡了似的,脸上脖子上头发上汗水唰唰的往下淌。

    韦美女立刻殷勤的拿了毛巾朝丁博弈跑过去,我看了看被佳人冷落一旁的刘凌,心里叹口气,希望他能早点儿认清现实。咱起身,还是好心的把毛巾给他拿过去。

    刘凌皱着眉看了看正好挡住他视线的毛巾,然后突然站起来,从我手里夺过毛巾狠狠的摔到地上。

    我愣了下,这个少爷,脾气忒大了点儿,白白浪费了咱的同情心!

    刘凌直接去了淋浴室,丁博弈抓着韦美女送的毛巾也随后跟过去。我其实很劝他等会儿再去的,看刘凌那架势,他这会儿凑上去不是找揍么?想想要是两个裸男在淋浴室里掐起架来……嗯,咱没有邪恶的想法,只是觉得影响不好呵。

    丁博弈拍拍的我胳膊,“放心,没事儿。”

    呃,能放心才怪!

    事实证明咱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在经过近一个小时的等待后,两位姗姗来迟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