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愿做你的童养媳 »  分节阅读_44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分节阅读_44

小说:愿做你的童养媳作者:蓠格
返回目录

    ,姿势摆正了,脸上的坏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要多牵强有多牵强的良善微笑:“呵呵,还好,还好!”

    我扑哧笑出声来,果然还是咱家少爷气场强大,手段独特!

    刘凌转头看我,脸上的微笑越发扭曲,“我说妹啊,大家可都等着你呢,我们进去——?”

    我捂着肚子笑得一抖一抖的,吴大少过来帮我把车门打开,我看了他一眼,然后起身,耶?怎么用力好几次都坐起不来?唔唔……

    “哈哈哈、哈哈哈……”一旁的刘凌这会儿是真真实实的捂着肚子笑弯了腰,伸出一根食指指着我不停的抖啊抖。

    我恼羞成怒了,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然后就看见咱亲亲吴大少脸上憋着笑,俯身过来,随即一声清脆的滴答声响起。我这才低头去看——呃,糗大了!我就说怎么起不来呢,安全带没解……

    这是母亲也出来了,后面跟着丁博弈。大家打过招呼后,母亲笑着说:“我们等了半天也不见你们进来,原来是在外面乐呵,你们在乐什么呢?”

    笑到飙泪的刘凌,喘着粗气,“哈哈,太逗了!周瑾太逗了!”

    呃~~话说导致上辈子和这辈子咱对“太逗了”深恶痛绝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位,只见他一边笑得花枝乱颤,一边抖着声音万分“辛苦”的宣传咱的“丰功伟绩”。!咱上辈子悲催的少年时代由此可见一斑哇!咱躲在吴大少投下的阴影里,有种强烈的钻车底的冲动。

    吴海摸摸我的脸,眉目带笑:“下车。”哼!看,连这位也忍不住抽了脸部肌肉,憋得辛苦哇!

    咱愤愤然下车,终是没忍住恼羞成怒的咆哮声:“刘凌,不准笑!”

    “嗯,刘凌,不准笑我媳妇儿啊。”吴大少虽然极力克制,但是,咱还是听到他声音里“愉悦”的成分超标,狠狠转身瞪他一眼,“你也不准笑!”

    已经忍住笑的刘凌又喷薄了——

    呃~~彻底被讥笑了。

    “快进去,外面冷。”母亲笑着催促。

    还是母亲善解人意!咱赶忙挽着母亲的手朝屋里走。

    “妈,小瑾,我走了啊!”吴大少嘹亮的嗓门儿在这片别墅区响彻云霄!

    母亲停下来转身问:“小海不进来坐坐吗?”

    咱暗自庆幸咱美丽善良的母亲直接忽视了那声突兀的“妈”,然而对吴大少此种不害臊的举动表示无以复加的羞恼之情,“妈,他回去还有事,不用管他!”然后拉着母亲快步进了玄关。

    然而进去后,母亲说的第一句话是:“小瑾啊,刚刚小海叫我妈呢?”

    咱眨眨眼,“啊,呵呵,他就是这么没大没小的……”脸啊,咱薄薄的脸皮儿你可要顶住!

    身后丁博弈也进了门,淡淡的瞟了我一眼,然后穿过我和母亲进了客厅。

    母亲笑起来,点我的鼻头,“你啊,在妈妈面前还害臊啊。你跟小海能到今天也不容易,妈妈也衷心替你们高兴,很高兴。看到自己的孩子幸福,才是母亲最幸福的事。”

    “妈妈。”我拉着母亲微凉的手,“我会幸福的。我也希望你能幸福。”

    母亲轻轻的笑,有着藏不住的无奈和悲伤。

    母亲对手术的事还是很排斥,希望采用保守治疗的方式,我知道这样的事情不能逼她,一切顺其自然把,就如前世那般,该来的总会来,该去的总会去。

    前世母亲是在我读大三的时候查出了乳腺癌,她的态度如现在这般,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太过戏剧化,也太过悲凉。一个自称做了刘志伟十多年情妇的女人带着一个岁大的小男孩出现在母亲面前,母亲苦苦维系的爱情王国轰然倒塌,有些东西一旦破了口再难堵住,一夕之间扩成了心脏般大小的孔洞,心被洪水冲散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像刘志伟这样事业成功富有魅力的男人是很难掌控的,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也不能彻底看清这个人。他明明对母亲有情的,如果不是当年也不会不顾理法带走母亲,也不顾老太太的反对把她娶进门。可是他却仍然在外面养情妇,还生了儿子。即使这样他也从来没和母亲提过离婚的事,当年母亲提出离婚的时候他反而做过挽留,然而看到母亲去意已决时他也很干脆的签下了离婚协议。这样的男人到底是怎样的人啊?或许连母亲也没有真正了解这个人。

    我虽然预见了未来,但却没有看到现在,就像现在,我和母亲站在电梯上,看到相向而来的电梯上一家三口模样的两大一小。母亲静静的看着,直到擦肩而过的瞬间。也就是那一瞬间,那个男人脸上的笑容凝结了,他回头有些仓皇的看着母亲单薄的背影。我回头看着他和拿着随着他一同转头的女人,很年轻,也很漂亮,那个小男孩儿也很可爱。

    从交握的双手,我可以感觉到母亲此时的震动,她拼命隐忍着,可是眼圈还是悄然发红;她拼命克制着,可是低声的呜咽还是从紧咬的唇齿间溢了出来。

    什么是爱情?婚姻难道就不该是爱情的一部分?

    小媳妇儿梦话版:

    静谧的院落传来惹人遐想的对话。

    男:啊……唔……

    女:嘿——哈——

    气喘吁吁的男音:瑾妹妹你可不可以……唔……不要这么用力啊……

    溶氧气息不稳的女音:还不是因为你……别、别、别乱动啊!

    镜头顺着斑斓的阳光投进暖意洋洋的屋内,一女正骑坐在某半裸男臀部,口里吐着极不文雅的感叹词:嘿咻——嘿咻——!!

    趴在床上的半裸男浑身染上不正常的彩色:瑾……瑾妹妹……你可不可不下来啊……啊……

    手上使着劲儿,就跟揉面似的某女:谁……嘿……叫你……呼……跑去踢……哈……别人馆的?呼——

    没法对坐在自己身上的某女触而无感,听而不闻,双手紧紧抓住床单,生怕自己把持不住:唔……瑾妹妹……我、我、我……(好像扑倒啊想扑倒!)

    窗外一堆师弟师妹鼻血横流,小心脏跳啊跳啊,有受不了刺激的直接昏死过去,口念:苍天啊,大地啊,可不可以不这么劲爆!

    有醒着的,也有碎碎念:苍天啊大地啊,可不可以再劲爆点儿?师兄扑倒哇扑倒——!!

    55爱情标本

    母亲靠在我肩头隐忍哭泣,温热的眼泪顺着敞开的衣领侵入里衣,凉凉的贴上皮肤。我轻拍着母亲的背,默默安慰。此时在属于她的爱情世界里,需要的是一个人的安静。

    我从来学不会安慰,在我看来,别人的安慰比不过自身的觉悟,别人说得再好,如果没有那份觉悟仍是零。我始终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劫数,一生里总有那么几次翻天覆地,总有那些个死去活来。没有人能代替你度过,只有勇敢再勇敢。

    哭过后的母亲低低的说了三个字:“我很累……”

    多年来的执著得来的只有这样一个字,累。难过,哭泣。累了,睡了,醒了,就好了。

    婚姻是什么?有无数人信奉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如果真是这样,那为什么结婚呢?活生生的躺进坟墓干什么呢?成干尸还是木乃伊?爱情没法做成标本,放在玻璃里的爱情不会是爱情,隔在玻璃之外的婚姻也不可能溶进爱情。

    是什么毁了爱情?绝对不会是婚姻。

    是什么毁了女人心中的乌托邦?是男人,无限庞大的野心,虚伪的面孔。不是不想相信爱情,只是跟不上男人喜新厌旧的节奏。

    是什么毁了男人心中的乌托邦?是女人,日益枯黄的皮肤,啰嗦的话语。不是经受不住外在的诱惑,而是想被诱惑。

    女人,不是不想更美丽,只是青春给了那个口口声声在自己人老珠黄时依旧牵手疼爱的男人。男人,在婚姻里做了什么呢?还爱着那个为你粗了手掌,却给了你整洁衣服的女人吗?还爱那个为你放弃妆容,和你一起携手奋斗的女人吗?

    每天给一个吻,吻吻她日益粗糙的皮肤;每天说一句爱语,谢谢她给予你的一切;每天牵牵她的手,像初恋时的模样,这是与你共度一生的女人,理应比你的初恋更刻骨,更铭心,更深爱。

    那天回到刘家,把母亲安顿好以后,我给吴海写了生平第一封亲笔信。我相信我们的爱,却不得不防范着时间,女人总是容易老去,我要告诉他,即使人老珠黄,他依然只能爱我,如果他希望把我带进婚姻的殿堂。我要我们的婚姻不是坟墓,而是更美的花房。我想种满各种各样的郁金香。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那天晚上刘志伟没有回家,我本来以为他至少会试着辩解,试着挽回。午夜十二点的时候到母亲房里,给她拉好被子,看着母亲犹挂泪痕的脸,我的心忍不住难过。接下来会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希望她能学会坚强。

    我正要拉开自己卧室房门的时候,对面的丁博弈突然把门拉开,自从上次的不欢而散,他已经许久没跟我说过话了。我拉开门,就要进去的时候丁博弈叫住我,“想看星星吗?今天的夜空很美。”

    我愣了一下,我知道丁博弈有看星星的爱好,顶的小阁里就有一台老太太专门给他买的高倍望远镜。我意外他会在这种情形下约我,应该是有话,我想。

    和丁博弈上了小阁,从大开的玻璃窗可以看清漆黑的苍穹上缀满的星辰,很久没有看到这样令人震撼的星空了,我忍不住赞叹:“真的好美!”

    丁博弈在一旁调整着望远镜的焦距,侧头看了看我,嘴角微微上扬。那丝细微的弧度清晰的映入我的眼睛,让我有一瞬间的晃神,似乎面前这个人还是当年那个揉着我的头顶上的发一脸宠溺的少年,没有那些意外,没有那些伤害。如果他能一直这样多好,没有怨怼,没有野心,不去隐藏,不去争抢,只按自己的想法自由的活着,一定会活得很好。

    丁博弈调整好焦距,招呼我去看。说实在的,比起高倍望远镜里那些巨大的石块般的星球,我更喜欢用肉眼观看漫天的星辰,星星点点,或明或暗,像生命般闪烁着,灵动得惹人无限的怜爱。

    看了一会儿星星,丁博弈问我:“我看下午宋阿姨回来的时候脸色不好,是生病了吗?”

    我摇摇头,“只是有些累,睡一觉就好了。”

    丁博弈不置可否,只是看我的眼神越发认真,似乎在思量着什么,“嗯,她的身体一向不好,要多注意休息。”

    躺在床上的时候已经两点过了,但我却没有一点睡意,脑子里浮现出今天下午看到的刘志伟和他的情妇及孩子,想着母亲靠在肩头哭泣时湿热的感觉,还有先前丁博弈那句看似无心的问话。

    这个屋子本就是以前我常住的,现在身边发生的一切更容易让我陷入过去和现在纷扰中,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可又似乎连同前世今生都想了一遍。我无力改变即将发生的一切,只是希望不会如预想的那样糟糕。

    第二天,母亲的表现让我吃惊,我下的时候她正在厨房准备早餐,看到我露出笑容,没有丝毫悲伤。我以为母亲是在强颜欢笑,但是她对我说话的与语气也没有丝毫破绽,甚至比平时还要精神些:“小瑾,起床啦?等会儿,妈妈很快就把早餐准备好了。你去叫刘凌起床,这个懒孩子,每天都睡懒觉……”

    这样健谈的母亲不是我印象中她该有的模样,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母亲又再逃避,面对破碎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