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愿做你的童养媳 »  分节阅读_6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分节阅读_61

小说:愿做你的童养媳作者:蓠格
返回目录

    不固定,但小姑娘的执著丝毫没动摇,仍然每天坚持用蓝天六必治,吃嘛儿嘛儿香,笑口常开。偶尔能和丁少搭上几句话能乐得捂着脸在厨房蹦腾俩小时。

    母亲这时候才想着替姑娘担忧,“小瑾啊,你说这小姑娘不会有什么问题?”

    我旁边的A姐参照了下追星族们一贯的表现后代替我回答,“估计没有什么大问题,就是血压有点儿高,只要不开车,基本上处于安全范畴。”

    对面啃着鸡翅膀的B姐暗自观察了好一会姑娘后,舔了手指说,“嗯,这位比咱A姐强!”

    A姐愤怒了,一把打掉B姐已经夹到半空中的鸡翅膀,迅速出击,夹到自己嘴边舔了一口,“嘿,说什么?我怎么着了?”

    B姐成功演绎出一道极度不耻的眼神,可能是演绎得太投入,没注意嘴上功夫。

    然而一旁默默啃骨头的C姐,在看到最后一块鸡翅膀被A姐如此糟蹋后,发飙了!浑然不顾不顾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直接把两个“老的”给办了,叉开筷子点左又点右,“奶奶个熊!还姐鸡翅膀!”

    成功抢到鸡翅膀的A姐更是不要脸的勇敢迎接鄙视,乐呵呵的就要把香喷喷的鸡翅膀放进红红的大嘴。变故就在这一刻出现了,只见眼珠泛起血丝儿的C姐突然伸出细长的胳膊,用众人都没看清的麻利速度从A姐嘴里夺过鸡翅膀,然后放到茶杯里涮涮,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放进嘴里咬得砰砰作响,一边儿还不清不楚的说:“这叫……黄雀……蝉……螳……后……”

    我看了眼盯着门外瞧的小姑娘,突然觉得,爱情就是这样一场滑稽的战争。在看中的人眼里那就是一块美味的鸡翅膀,虽然丁少不是鸡翅膀,但是,在经过宋雅兰女士的加工后,估计魅力值相差无几。爱情需要一些智慧,比如A姐,抢到了,舔一舔,但仍不能确保万无一失。得跟C姐似的,涮干净了,咬实了,吃干抹净了。好了,谁都得说那是你的了。

    吃完晚饭,三个姐妹各自去约会,我留在店里帮了下忙,然后去上自习。方敏也要回去上自习,于是我们两个结伴会学校。方敏不愧是外语系大二响当当的才女,很健谈,我们一路讲着话,从北门进了校园。

    走到食堂前面的路段,一群滑着旱冰的人从我们后面涌了过来。方敏拉着我往边上退,我顿了下回头去看,也就这一下,一个估计是新手的女孩子直接就朝我扑了过来。撞击的的力道很大,我一时没稳住直接往后倒,我下意识的把力道放到膝盖上,减缓对手的冲击。

    呲的一声,我几乎听到膝盖上的皮肤被生生磨破的声音。因为天气热的原因,我穿的短裤正好在膝盖以上,这会儿等于是把豆腐磕石板儿上了。还好胳膊受的摩擦不大,只是破了点皮,范围也不是很大。但是我的代为承受力道的膝盖就没这么轻松了,几乎是被扑倒的下一秒,我就动不了了。

    方敏和边上的一个女生赶忙来扶我,愣是扶了半天也没把我提起来,最后还是换了两个男生半抱着才把我扶了起来,两条腿的膝盖都出了血。方敏被吓得不清,急急的问我:“怎么样?怎么样?”

    很疼,几乎撑不住。我还是勉强笑了下,“还好,去医务室。”

    有男生脱了旱冰鞋,打横把我抱了起来。膝盖折叠后伤口拉伸,疼得我只能咬着拳头才没痛呼出声。

    边上的撞倒我的小姑娘一直在旁边给我陪不是,周围的人也在说话,我疼得难受,还是小声的答应着,“没事儿。”

    然后,没走几步就听方敏在说,“丁博弈,你快到医务室这边来,周瑾受伤了……”呃,咱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一群人还没到奔到医务室呢,穿着一身红色球衣,脸上还冒着热汗的丁博弈就出现在众人面前。他皱着眉,看了看我膝盖上的大片红色,和小姑娘放在我膝盖上擦着的大片染血的纸巾,径直走到抱着我男生面前,“给我。”

    我被男生交接给了丁博弈,那个时候,我突然有种想要逃脱的感觉,似乎比起陌生人好心的帮助而言,熟悉的丁博弈更让我觉得不安定。这种感觉很奇怪,我一直知道这一世的丁博弈不再是我记忆中残存的那个危险的丁少,但是那个瞬间产生的情绪完全出自本能,连我自己都莫名其妙。

    运动后的青年,身上散发着一种让我陌生又熟悉的气息,带着汗湿的灼热,透过贴近的肌肤传递过来,让我更加不自在。不时他还会看我一眼,带了些看不清摸不透的东西,让我如履针毡。

    还好医务室很快到了,医生帮我清洗了伤口,碘酒摩擦着灼痛的皮肤,逼得我很想尖叫,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到丁博弈就站在我旁边看着我,我愣是把所有痛呼吞进了肚子里。

    等到医生处理完伤口,我居然出了一身汗,后背的衣服都潮湿的。方敏在坐在我边上非常惊讶的看我,“周瑾,你好勇敢!是我是你早就叫出来了,你真能忍!”说着对我竖起了大拇指。

    对小姑娘小巧可爱的大拇指,我回以一个淡淡的微笑,几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刚包扎完没一会儿,母亲也来了,不用想就知道是方敏同学的功劳。母亲没有看到我的伤口,但是对两个膝盖被裹得像粽子一样的模样还是心疼。撞倒我的小姑娘一直在旁边道歉,一向温和的母亲第一次在我面前严肃的教训了小辈。小姑娘态度很诚恳,她的几个朋友也帮着赔不是。

    我连忙摆摆手,发出的声音让我自己都觉得虚弱得像一阵风,“没事儿,我休息两天就好了。”

    最后丁博弈抱着我走了,愣是让小姑娘赔了我医药费。其实,我是觉着无所谓,别人也不是故意的,虽然是该买点教训的,但是我有注意到被丁会长一脸严肃的表情吓到的小女生芳心很受伤。唉,其实现在的丁少气场越来越强大了,估计咱这个当事人也没多大的发言权了,只得对姑娘们脆弱的芳心聊表同情。

    本来呢,受点伤也没什么,虽然行动不便,咱自己拿了药也能自行包扎,不用来来回回的折腾。不用上课,早上可以睡到自然醒,还能在家上安心自习,这样的生活也蛮好。但是丁少坚持每天下午亲自把抄好的笔记给咱送来,咱“受宠若惊”之际,不得不赶忙表达了可以抄A姐她们的笔记的想法,但是,丁少选择直接忽视咱,继续剥夺了砸“残障人士”的话语权。每天仍然来去自如,浑然不把咱的白眼放在眼里,有时还不要脸的过来分我的粮食吃,让咱不得不怀疑刘家是不是给少爷生活费了。

    咱还想不通了,平时难得见到的人这段时间怎么这么闲,每天优哉游哉的过来给咱送饭送笔记的?不过偶尔方敏小姑娘会借着给我送饭的当儿暗自苦修栈道,咱看在眼里也乐见其成,一时也没正儿八经的赶人。

    但是,当两位少爷撞到一起的时候就不怎么好玩儿了。周末的时候,吴海提前中午过来,看到开门的丁少,我不知道是什么反应,但是看到坐在餐桌前的我,还有摆在餐桌上的两个饭碗,两双筷子时,咱保证咱在少爷眼里分明看到了明晃晃的小火花。

    咋的咋的?为毛咱觉着一身正气,迈着方步走过来的少爷让咱的心无比不安?瞧那小眼神,好恐怖!

    作者有话要说:小媳妇儿梦话版:

    对有人抱了自家媳妇儿无比愤懑的吴大少:哼!想把那个家伙宰了!

    待在右心房的吴大海:不好,把手剁了就成。

    被动脉血激活的吴大少:不行,一定要宰了,眼睛挖咯,手砍咯,心挖咯喂狗!

    被静脉血绕着,稍稍冷静的吴大海:要不放掉一个?

    吴大少:不行!一个都不能少!!

    吴大海:其实我很善良的,只是我兄弟太邪恶了……

    深度幻想把人全剁了的吴大少,两眼放空:嘿嘿……

    咬着手指的周瑾,两眼水汪汪:好可怕的哟!

    76少爷纯良

    话说咱家少爷在外人眼中一向是成熟稳重、干练内敛的优秀青年,甚至是在他让极度不爽的丁少面前也能保持少许军人的风度。然而客一走,门儿一关,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吴大少的真面目就赤/裸/裸的暴露了。

    就像现在少爷一身傲骨,抄着手,居高临下的看着咱,嘴角一抽一抽的。我顿时觉得阴风阵阵,平地里矮了一截。原本等着少爷训话来着,等了半饷也没吐半个字儿,只愣愣的盯着我看,直到咱实在受不了低头,假装饥渴找水喝。

    握着玻璃杯的手抖了几下,也没抖出一滴水来,我这才注意到杯子里早没水了,唯有可怜兮兮的一小滴水珠儿沿着杯沿缓慢行进中。顶住在脑门儿上晃荡的眼神,我突然真的觉得饥渴了。

    吴大少健硕的小身板儿无声无息的罩了下来,“渴了?”

    “啊?”我下意识的舔舔干燥的嘴唇,思维尚处于混沌中,一时没听清。

    吴大少的脸上突然带了笑意,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和我靠得极近,他倾身贴到我耳边,呼吸热热的扑过来,有些痒,我下意识的后仰。少爷的一双丹凤眼眯得更凶了,一把抵住我的后脑勺不让我动弹。

    咱的小身板儿忍不住抖了下,着实被少爷“凶神恶煞”的模样吓得不轻,一时觉得更干渴了,舔了舔嘴唇,我打算说点儿什么安抚躁动的某兽。

    咱有发现某兽眯起的眼睛里精光一片,还没来得及仔细看,他的唇齿就撞了上来,我吃痛,眼睛顿时染上水汽。我使劲推他,那么大点儿的力道在身强力壮的豹子面前就跟挠痒似的。两只手不知怎么的也被他锁住了,软软的贴着他胸口的位置,悲催的连最后一点战斗力都被卸了。

    想着咱伤残人士一枚,直挺挺的坐着任由某兽“兽性大发”,咱不甘心啊不甘心!于是咱决定运用最后的武器反击。

    “嗯……”吴大少低低的呼痛,果然松开了我。

    少爷厚薄适度的嘴唇因为啃咬的关系显得无比红润,鲜美。然而少爷的眼神儿就没那么美好了,泛着一片血丝儿,瞪得老大。少爷英武不凡的面孔突然绽放了一个无比“温和”的笑容,鲜美诱人的红唇微微裂开,露出红口白牙。

    咱终于在“实战”中领略了军人“浴血”的飒爽英姿,深刻领悟了什么叫红果果的诱惑。果然在看战争片的时候,观众容易热血沸腾!

    然而显然更加沸腾的是“浴血”中的军哥哥,张开血盆大口,笑得无比惊心动魄、妖媚丛生!可是,咱分明是支持解放军的贫苦老百姓来着,真不是需要歼灭的“敌军”啦。

    所以说,咱家少爷还是兽性多了些儿,受了点儿刺激就容易敌我不分。最后受苦的,还是——他!

    我估计是这次ABC姐都帮着补修恋爱课程,一时没顾上通风报信,所有少爷到现在都不知道我膝盖受伤的事。所以当他以为我会想往常一样用脚反击的时候,他先一步抵上了上去,结果可想而知。

    “啊唔……”

    不,不要总认为咱女同胞只有被男同胞欺负的命,虽然咱是常被少爷欺负来着。但是,今天这声凄惨的闷哼,咱发誓不是我发出的!没给咱女同胞回回丢脸!

    所以说人在面对危险时潜力异常庞大。比如刚才,咱差不多已经被完全卸去了战斗力,但是被少爷不小心撞到伤口的时候,咱还是痛得咬牙。如此这般,便“成功”的咬住了少爷伸进来的舌头。所以那声惨叫真不是咱的,而是咱少爷的。

    虽然咱是被“迫”咬牙,但是为了不被少爷狂躁的兽性波及,咱立刻无比体贴、万分心疼的问:“小海,没事?”

    吴大少捂着嘴飙泪。我以前对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