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愿做你的童养媳 »  分节阅读_6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分节阅读_63

小说:愿做你的童养媳作者:蓠格
返回目录

    r/>   “mua——!mua——!小嫂嫂,小丁丁好想你哟!”

    “mua——!mua——!小丁丁,小嫂嫂也好想你哟!”

    小丁丁学欢童从小就这么叫我,不过小孩儿受到的待遇也跟当年的小欢童差不多。吴大少两步窜了上来,手臂从小孩儿腋下穿过,横在小孩儿肉肉的肚皮上提了起来。小孩儿从我怀里给拽了出来,扒拉着小胳膊,嘟着小嘴,两只黑亮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我,“唔哦……小嫂嫂……”

    我这边还没蹲起来,护女心切的吴海峰医生已经在吴大少背后放了暗箭。吴大少警觉,抱着小孩儿转了一个圈,挡开他叔的爆栗子,“峰哥,不至于,有事儿咱们好商量啊。我这可是有人质在手哦。”说着搂着小孩儿晃荡。

    小孩儿两条小肉腿儿晃荡得挺欢畅,也不管她爹和她哥楚汉争霸,拿黑眼珠滴溜溜的转,看到从厨房出来的吴奶奶扑腾着小蹄子,“奶奶,奶奶——!”

    “诶!”吴奶奶高兴的迎上去抱小孩儿。已经上幼儿园大班的小孩儿有些重量了,吴大少没敢让老人抱实,帮着托着小孩儿的小pp让老人过了抱抱的瘾。

    “行了,行了,吴光南小朋友,下来了啊,别总让人抱。”吴婶婶把给两位老人的东西交到保姆手里,一向不主张溺爱的孩子的海峰婶婶严肃的和小孩儿对话。

    小孩儿有点怕她妈妈,听话的从老人怀里滑了下来,踩到地上啃手指,那小表情,要多委屈有多委屈。吴奶奶心疼了,“哎哟,小心肝儿,小宝贝儿。瞧这委屈样。”

    “妈,这孩子呀不能太宠了,得让她从小学会独立。”在国外生活多年的海峰婶婶思想比较西化,尤其是对国内的“宠爱”式教育尤为不满。

    成功教育了吴家“两儿一孙”的吴奶奶可不吃这套,“儿子贫着养,闺女富着养。这么小的孩子让她怎么独立?还让她出去挣钱呀?咱孙女这么乖可不能受这委屈。”

    吴海峰医生在医术上那是一等一的,但是,在面对“婆媳之教育争霸”根本插不上嘴,只得在一旁小心翼翼的两边儿伺候着,左右调剂。还是一家之主的吴爷爷淡定,拉低滑到鼻梁下方的老花镜看了眼对面儿的情形,明智的选择“韬光养晦”。

    小丁丁悄悄的走到我面前,拉着我的手指头,示意我俯□听悄悄话。我蹲下去,小丫头在我耳边压低嗓门说:“小嫂嫂,我们去爷爷那儿。”人小鬼大,少年老成似乎是老吴家小孩儿的特性,小丫头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想拉着我跑路。

    吴大少黑亮的丹凤眼瞟到这边的状况,靠过来握着我空出来的手大摇大摆的朝吴爷爷边上的长沙发走过去。小丁丁看了眼她哥,撇了嘴,似乎对他哥有点儿不满意,蹦腾着小腿儿,拉直了我的胳膊往前拽。

    哦,我似乎还发现了一样东西,貌似争宠也可以归结为吴家小孩儿的第三特性。

    海峰婶婶在吴海峰医生不断的“挤眉弄眼”间,不得不再次放弃对老人家进行西式教育的普及。老人呢,看到三个宝贝走开了,也没心思再和二媳妇儿理论了,只是不得不再次感叹,还是土生土长的中国姑娘好哇,瞧这吃了牛排沙拉,喝了洋墨水回来的姑娘,好端端的硬是给折腾的,比男人还狠。当然这些话是老人家事后面对我们,背着自家女强人似的二媳妇儿说的。

    这边小孩儿可不管那么多,先是扑到吴爷爷怀里甜言蜜语的撒娇,逗得老人合不拢嘴。吴大少搂着我的肩靠坐着,看我的眼睛里也都是笑。

    小孩儿和她爷爷闹腾了一会儿,不知道怎么的又和她哥杠上了,硬是挤到我俩中间,小屁股一撅一撅扩大缝隙,还真坐实了。吴大少挑眉,想把小孩儿抱开,小孩儿警觉,一把扑腾到我怀里,两天小肉腿儿跨坐在我腿上,八爪鱼似的扒拉紧了,不论吴大少如何破坏坚决不松手。

    吴大少不可能真对小孩儿用蛮力,就在小孩儿腋窝下挠,小孩儿扭得像根棉花,满脸通红,汗水都冒了出来。还真就不松手,一边笑一边喘,还一边求救,“小嫂嫂哈哈哈……小嫂嫂……救我……哈哈哈……我哥……好坏哈哈哈……”

    我看小孩儿也差不多了,就叫吴大少别逗小孩儿了,谁知道他非但不停还有时挠在我身上。我也是极怕痒的,知道吴大少是存心使坏,连忙联合了小丫头一起对付她哥。

    战争刚开始一会儿,外面传来吉普车的声音,坐在边上陪老爷子说话的海峰叔叔说了句,“哦,是哥和嫂子回来了。”

    吴大少忌惮他爹也没再闹,制住小丫头撒泼的小爪子,还是被小孩儿的小蹄子踢着了。吴大少干脆把小孩儿横抱了扔向小孩儿她爸,“跳蚤似的小丫头,峰哥还是你自个儿收拾!”

    身体凌空,小丫头发出识破惊天的尖叫声,愣是叫出vitas般的海豚音,全体耳膜一震一震的。吴海峰医生稳稳的把女儿接住,小孩儿还在持续尖叫,看样子像是叫上了瘾。两只黑亮的眼睛圆鼓鼓的看着她爸,没有一丝儿受惊害怕的样子,反而带了那么点儿小狡猾。

    吴海峰医生耳膜伤得不轻,捂住他家闺女的小嘴,空出来的手揉揉耳朵,“哎哟喂,我的小公主哟,快饶了你爸爸我。”

    作者有话要说:小媳妇儿梦话版:

    多年后长大的小丁丁:欢童姐,我理解你!

    长大后的李欢童:小丁丁,姐懂你!

    看着抱头痛哭的两姐妹,吴大少风轻云淡的侧头对自家媳妇儿说:媳妇儿,你说她们两姐妹一年难得见上两回怎么感情这么好?

    周瑾:……(还是假装不明真相)

    弹掉小泪花儿的小丁丁继续抱紧她欢童姐:我们的童年……都是怎么过的呀!

    哽咽的李欢童:呜,都是一样过的呀!

    迷惑中的吴大少:媳妇儿,她们的童年怎么着了啊,这么悲愤。我怎么不知道呢?

    两道激光锐利的照射到吴大少脸上,两姐妹异口同声:都是被你摧残的!!

    更加迷惑的吴大少,侧头看看他媳妇儿:有么?没有?我很友爱小盆友的。

    两姐妹哭不下去了,跑过来熊抱她们的小嫂嫂,求安慰:小嫂嫂——!

    一把挡住自家媳妇儿的吴大少:嘛呢,嘛呢,想抢人呢?边儿去,这是我媳妇儿,我媳妇儿!

    复又抱头痛哭的两姐妹:小嫂嫂……呜呜……吴大少欺负我们……求抱抱……呜呜……

    抱紧自家媳妇儿眉开眼笑的吴大少:媳妇儿,咱们一边玩儿去啊。

    泪牛的周瑾:丫头们,你嫂嫂我呜……没有主权啊没主权的……

    78媳妇儿,我也要

    “哎呀,是谁惹咱家小公主了啊?”吴妈妈刚进屋就被小孩儿的海豚音惊了一跳。

    吴海峰医生没敢松手,把小孩儿的头揉在怀里,小爪子还在持续抗争中:“除了你家少爷还有谁啊。”

    吴爸爸跟在吴妈妈后面换了拖鞋进来,两眼瞄了喵喵叫的小孩儿,又看了眼吴大少。说来也怪,小丫头自打出生从来天不怕地不怕,连他爷爷和姥爷的胡须也敢拔两根,偶尔也能在她的“铁血”妈咪手板心上肆意翻腾两下。但只要她山大伯一瞪眼,小丫头立马扮乖,小爪子不挠了,小蹄子不翻腾了,小嘴也不闹了。

    吴海峰医生放开他家卖乖的小宝贝,笑眯眯的继续吓唬:“山羊大伯吓人?比你妈咪吓人?所以丁丁要乖乖的啊。”

    吴爸爸对于在兄弟教育侄女的事件中充当了面目狰狞的“门神”一事,似乎看得蛮开,只是下幅度的挑了挑眉再没其他表现。然而长期的负面教育导致小孩儿看到山大伯如此小幅度的动作也给吓得不轻,扭扭捏捏的从她爸怀里爬下来,乖乖的坐到我的另一边。脊梁挺得笔直,小手规规矩矩的放在膝盖上,目视前方,标准的军人范儿。

    一家人都被小孩儿逗乐了,就连“凶神恶煞”的山大伯嘴角也弯起一道弧线。小丫头这才动了动胳膊,伸出小手绞我的手,凑到我边上悄声说话,语气带了那么点儿小委屈:“小嫂嫂,山羊大伯比哥哥还黑,好凶,好吓人。”末了,还补上一句,“小嫂嫂,我哥以后老了会不会就成山大伯那样啊?”

    我看了眼吴大少,认真的考虑了下这个命题的可行性。吴海的相貌和吴爸爸有三分相似,但是说到性情的话,现在的吴大少肯定比吴爸爸活泼可爱些啦,但是到少爷成为老爷,这个问题就复杂了。

    坐在我右手边的吴大少把小丫头的话一字不差的听进耳朵里,看我看他,立刻凑到我耳边,眉眼弯弯的笑:“媳妇儿,我很温柔的?”

    呃,有时候是很温柔啦,但是,但是……心虚乱瞟中,一个声音默默的说:唔,也不是每个时候嘛。

    喝过洋墨水儿的刘少倒也没多大变化,除了肉肉身板儿有点儿肌肉感了,自然卷的头发被烫得更卷了,一身名牌儿穿得更显流气了……

    刚下飞机的刘凌摘掉鼻梁上的名牌墨镜,热情的朝我扑过来,看样子是像深情演绎下极具西方特色的gentleman。我没动,笑眯眯的看着他凑过来,然后看他如料想的一样又退了回去。

    刘凌极度不爽的看着挡在我面前的吴海,败兴的收回两胳膊,抖了抖肩:“干嘛?干嘛?我抱我妹这是基本礼节,你挡什么挡?”

    吴海双手抱在胸前,突显了□高优势,“少来,你现在已经回国了,别想拿老外那套妄图吃我媳妇儿豆腐。”

    刘少愤懑了,“我抱我妹,我妹!碍你什么事儿了?”

    吴大少用那种“小样儿,早知道你不安好心”的眼神轻飘飘的瞄了刘凌一眼,“嘿,这我媳妇儿,你抱我媳妇儿当然碍我的事儿了。哼!没有血缘就是麻烦。媳妇儿,我要是揍了这个前舅子你不会跟我翻脸?”

    “狗屎!你要是敢揍我试试?你看我妹跟你翻脸不!”刘少说完,热切的看着我,“妹,你会翻脸的?”

    我合计了下当前形势,怎么看都是刘少处于下风,帮助弱小一直是咱的崇高理想。于是顶着吴大少似笑非笑极具压迫感的眼神,轻轻点了点头。

    刘凌顿时激动起来,“妹,你就是我亲妹!我就知道你对哥哥最好了!”说着又要兴奋的扑过来。

    吴大少挑了眉头一掌拍在刘凌胸口轻轻松松把人拍开,搂着我的腰直接往机场外走,微微低头在我的耳边说,“媳妇儿,这小子是越来越不靠谱了,你以后有必要跟他保持距离啊。”

    这时候顽强的刘少捂着胸口,扑腾上来,靠在我边上,“妹,你看哥哪儿不靠谱了?这都是你家男人嫉妒本少爷,存恨在心、打击报复!”说着抱着胸口揉,“唔,好痛,好痛!内伤,绝对是内伤!唔……”

    呃,这两人一见面就闹腾,把咱夹在中间儿,深感无力啊!从机场一直到家,两位少爷没少闹腾。有人说男人在没有做父亲以前都是个孩子,咱综合了下两位少爷的行为,深以为是。

    “嘿!这块肉是我先看到的!”

    “嘿!我就没看到你先看到!”

    “你少来,明明就是我先看上的!”

    “不好意思,明明是我先夹到的!”吴大少说着,利落的把肉扔嘴巴里大嚼特嚼。

    刘凌悲愤了,转头看我,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妹,吴大海抢我肉吃。”

    呃,为什么我有种call mum的感觉?两个二十出头的青年啊,可不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