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愿做你的童养媳 »  分节阅读_64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分节阅读_64

小说:愿做你的童养媳作者:蓠格
返回目录

    可以不这么幼稚?以息事宁人为目的,咱只好夹了一个肉块到刘少碗里,顺便附送一道白眼,“吃饭!”

    刘少完全忽略咱的白眼,喜滋滋的夹起肉块,在吴大少眼前晃悠过去晃悠过来,成功引出对方仇视的目光后,笑眯眯的把肉放进嘴里,无比享受的蠕动咀嚼肌,“嗯,好香!嗯,好嫩!嗯,好好吃!……”

    就在咱即将被刘少“叫春”似的呻吟撞豆腐的时候,一只大碗出现在我面前。我们家每个人的碗都是特定的,那只特制的大碗不用细看就知道是谁的。只见吴大少眨巴着黑亮的丹凤眼,声音极度不正常的虚若无骨,软绵无力,“媳妇儿,我也要!”

    天啦!现在咱非常后悔顾及刘凌下午一点过才到,没有和父亲徐阿姨一起吃午饭。面对现在如此局面,咱不得不说七个字:吃不消哇吃不消!

    刘凌吞掉嘴里的肉,哼哼两声,显得极为不屑,抛出两个字:“幼稚!”

    咱这会儿虚火有点儿旺,忍不住回了一句:“你更幼稚!”

    “你更幼稚!”没想到吴海也来了一句。

    我和吴大少异口同声的效果把刘凌彻底委屈了,“妹,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我千里迢迢从America 回到China,就为了见你一面。你倒好,和你家男人串通一气欺负我,根本不稀罕我,根本不把我当客人对待!”

    那啥,吃人的,嘴软;用人的,手软,即使是上辈子欠下的情意,这辈子也要还的。所谓因果轮回,报应不爽,估计就是这么滴。咱极力和蔼可亲的微笑:“我是没把你当客人来着……”

    “什么?”刘少激动了,“我就知道你忘恩负义不讲义气!想当年我为了你把王家那个窝囊废给揍了,被我老子收拾……”

    “停停停,”就知道不该招惹这些娇养的少爷,连忙补充道,“我的意思是说,我一直把你当亲哥看的!你看亲人说话是不是很随便嘛,我所以才口无遮拦……”

    我还没说完呢,刘凌那儿又激动了,倾身过来握住我的手,“妹,我就知道你是我亲妹!咱兄妹的关系铁定比吴大少亲,是?是?”

    吴大少皱眉了,一把擒住刘凌的手腕,技巧性的施力。一边微微眯着眼睛看我,“媳妇儿,你说是跟他亲还是跟我亲啊?”

    刘凌手腕吃痛,哇哇大叫起来,“吴大海别以为你力气大……哎哟……哥哥我就怕你,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小舅子……唔哇哇……妹啊……哇哇哇……快、快救我……”

    我摇摇吴大少的胳膊,凑到他耳边小声的说了句他爱听的话。吴大少果然送了送手,刘凌赶紧趁机挣脱,边揉手腕边闪烁着小眼珠,“妹啊,是哥无能,没法带你脱离苦海呜……”然后轻飘飘的补上一句,“不过,他那么大力,你怎么受得了啊?”

    轰——!咱的热血立马从脖子烫到耳根!一句看似平常的话,为毛顿时让咱产生了不纯洁的想法?不纯洁啊不纯洁!

    吴大少似乎没把刘凌的话放进耳朵里,坦坦荡荡的夹起我搁在他碗里的肉块,笑眯眯的含在嘴里,掐着我的脸皮儿装无知,“怎么突然脸红了?”

    刘凌在对面裂开大嘴笑起来,此起彼伏,越笑越大声。一会儿拍桌子,一会儿蹬椅子,一会儿指着我,一会儿捂肚子……忙得不亦乐乎。

    我咬着牙说:“吴海,这小子越来越不靠谱了,你以后必须跟他保持距离啊!”

    吴大少乖巧的点头,“好啊,我听媳妇儿的话。”说着把碗伸到我面前。

    我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端起整盘干煸兔肉把肉全刨他碗里。对面的刘凌终于淡定下来了,然后用更加激动的声音咆哮:“那是我的肉!我的肉!”

    我把剩下的满满一盘辣椒端到他面前,一脸真诚的说:“哥,吃辣椒,很好吃的!”

    刘凌悲愤了,夹了辣椒刨了一大口白米饭,“果然是泼出去的妹子,好狠啦!”然后看他泪牛满面,“唔……好辣!好辣!水,我要喝水!……”

    作者有话要说:小媳妇儿梦话版:

    自觉一身型男装扮的刘少金光闪闪的走到吴大少面前:Hi,妹夫!

    吴大少居高临下的俯视刘家少爷:哼!

    深感被鄙视的刘少,踮起脚尖儿拧起吴大少的衣领:Shit!你敢看不起我!

    毫不费力提拧起对方后领子的吴大少,把对方鄙视得更彻底了:啊,我就是鄙视你了,咋的?

    多少年叱咤D市横行无阻狐假虎威的少爷彻底杯具了,一边扒拉着衣领,一边吊着白眼气喘吁吁的对自家妹子说:妹子,快把你男人撂咯,哥哥给你找个温柔的啊……哎哟,咳咳……我的妈呀……

    周瑾:哥,你说几句好话呗,我家少爷老善良的,你说几句软话他一准儿原谅你的。

    脚尖一踮一踮,在死亡线上挣扎的刘少:他……他这样善良?God, please take me away!(神啊,请把我带走!)

    一脸乐呵的吴大少:啊,媳妇儿就喜欢我这样的,怎么着?

    刘少:不怎么着,我晕死可以?(晕倒~)

    戳戳自家少爷的肱二头肌的周瑾:他不会真晕了?

    根据多年实战经验做出判断的吴大少,点头:嗯,这回是真晕了。

    79这女人才叫妖

    第二天,吴海和吴爷爷打过招呼陪着我和刘凌回了B市。

    三个人一起陪着母亲去医院做检查,回来的路上看到路上的广告牌说是某公园正在举办沙滩节。刘凌盯着上面的一溜儿长腿美女说:“咱们下一站就去这儿玩啊!”

    吴大少没表态,只是笑眯眯的问我,“去不?”

    我看了看母亲。母亲似乎知道我的顾虑,微笑着拍我的手说:“去,晒晒太阳对身体好。”

    暑期里食坊没有关门,大学城里有不少留校的学生,也有不少慕名而来的食客,所以生意一直挺不错的。我其实更想找几处清静的地方带母亲去逛逛的。不过这次刘凌来,还是先满足他的要求,带母亲出去玩的话倒是随时都可以去。

    丁博弈在一家投行打杂,虽说带着暑期见习的性质,但那种大公司也不是轻易能进的。而且丁博弈所谓的打杂不见得就是干打杂的事儿。刘凌来得第三天他才抽出空闲。我叫上了留校的B姐和家在本市的方敏,当然这主要还是吴大少的主意,理由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周末的时候,大伙在我家集合。丁博弈来得有点晚,方敏看丁少的时候眼神一如既往的热切,丁博弈淡淡的打过招呼再没其他表现。刘凌倒是一眼看出了猫腻,跑到厨房问我,“那俩人是不是有奸情?”

    我偏头笑:“你猜。”

    刘凌跑到厨房门口,仔细打量了人姑娘一番,摸着下巴点评:“还成,凑合。”

    看着他居心叵测的眼神,我忍不住打个寒碜,指着他的厚皮脸儿“苦口婆心”的告诫:“人姑娘可是好姑娘,你别想诱拐啊!”

    刘凌挥开我的手指,“说什么话呢?少爷我驰骋欢场多少年,用得着诱拐么?没见着那些个小妞见着你哥我就跟闻着香饽饽似的蜂拥而上。”

    我摇头笑起来,“估计是闻到腐肉了?苍蝇特别好这口。”

    刘少被我恶心了,“哥哥我从来招蜂引蝶,绝不招惹苍蝇爬虫。I’m good at winning girl’s ears。你哥我的行情那是可是一路畅销啊!”

    我终于忍不住把努力克制的白眼抛了出去,“哥,你饶了我。人家姑娘早瞄上丁少了,你不会又想让我陪你们打场网球?”

    往事重提,刘凌挺住内伤发作,手指划过刘海,帅气的甩头,“唉,你说这些个女人啊,哥哥这么高大威猛阳光帅气风流倜傥的帅哥居然不懂得欣赏。啧啧,有眼无珠啊有眼无珠!”

    我把打包好的苹果扔给他,“放包里。”

    刘凌提溜着水果袋掂量掂量,“到时候想吃买就是了呗,弄得跟什么样,又不是没钱花。”

    我拿起一个青枣朝他胸口砸,“是是是,您是大少爷!所以说这就是少爷的短处,缺乏常识!那种地方卖东西摆明了就是敲竹杠,只有你这种傻呵呵的少爷乐意被人宰。我自己带的东西经济实惠是一方面,关键是质量保证,干净新鲜。你待会儿就等着吃‘竹杠’。事先声明,我可没准备你的份儿啊,少爷!”

    刘凌接住青枣,直接朝嘴里送,哐当——一口咬掉大半个,“那我现在就吃够本儿!”说着又清脆的咬掉剩下的一半。

    穿着一身运动T恤的丁博弈仍然不失优雅,进了厨房问我,“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我指了指晾干的水果,“全部打包带走。”

    方敏走过来,“哇,带这么多水果啊,吃得完吗?”

    “天气热,水分消耗肯定大,一个人吃两三个水果的量肯定没问题。”

    门铃响了,我出去开门,吴大少提着满满两口袋的矿泉水和饮料走了进来,他身后跟着什么也没拿却满头大汗的B姐。B姐热得气喘,举着手里唯一一听还是开了封的碳酸饮料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说:“有个军哥哥就是好,等我跟张凯分了就让吴大少给我介绍一个当兵哥哥得了。”

    B姐的男朋友和她是高中同学,两人分分合合在一起也有四五年了。我忍不住打趣她,“你舍得你家小凯哥啦?”

    B姐很是豪放的大手一挥,“怎么舍不得,要有好的,我早就择良木而居了。”事实呢,却是能舍早舍了,没有舍,因为舍不得。

    我们寝室里的姐妹都见过张凯,典型的南方孩子,长得不高,只比B姐高了三厘米,四四方方的脸,属于拖到人堆里几乎寻不见的那种。但是对A姐非常的贴心,B姐的生日几乎都抵在男孩儿期末考试的当口,学工科的人都知道,那段时间是最忙碌的时候,但他每年都会坐上两天一夜的火车千里迢迢赶过来给B姐过生日。吃喝玩乐全是男孩儿掏腰包,送给B姐的礼物不是虽不是成千上万的奢侈品,却一定是最实用最贴心的物件。最难得的是男孩儿的家庭算不上富裕,花在B姐身上的钱全是他自己打工挣的。这样的男朋友,聪明的女人谁会舍得放手?

    女人呀,有个重要的毛病,那就是爱口是心非。其实爱了就爱了,就是他有千般缺点万般不是,如果爱了,那势必要连着他的缺点一并爱了。不需要推脱不需要掩饰,爱,就明目张胆的爱,勇敢,大胆。这才是新时代女性该有风采!

    长得不帅有什么问题?家境不好又怎样?年少时或许渴望灰姑娘式的浪漫,可真正天长地久的爱情呀往往不属于王子和公主。凡俗的爱情更容易幸福。没有人的爱情能保证百分百的完美,但是,每份坚持到老的爱情,一定能赢得完美。

    刘凌对我准备的一堆饮料水果零食很是无语,但最终还是乖乖的背上鼓鼓的背包,把头上的鸭舌帽压低了,对同样背着大包东西的丁博弈比了个无奈的手势,“本少爷英俊潇洒的形象就这么被毁了!”

    我走过去把他的帽子直接盖他脸上,愉快的说:“放心,这里绝对绝对没有人认识D市第一少——刘大少爷!”

    刘凌利落的摘掉鸭舌帽,刚做出反扑的姿势,吴大少从后面走上来搂着我的腰看也不看他一眼,直接带着我往前走。对此我只能抛给他一个“无奈”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