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愿做你的童养媳 »  分节阅读_65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分节阅读_65

小说:愿做你的童养媳作者:蓠格
返回目录

    眼神,然后屁颠颠的靠着咱家少爷,昂首阔步。

    只听刘凌在后面歇斯底里仰望苍天,“hy do the good girls always want the bad boys”(为什么好女孩总是喜欢坏男孩?)

    丁博弈似乎是过去安慰他,说了句:“You are always a badboy.”(你一直是个坏男孩。)

    “So I am.”(我确实是。)刘少的声音顿时愉悦起来,似乎是找回了自信,拉紧背带,吹起口哨,大步往前。走到我们旁边冲一个热裤美眉的背影打量一番,贼眉鼠眼企图勾引,“Hi,美女!”

    周围四五个“美女”嫣然回眸,刘少无比享受的放眼望去,然后顿住脚步扭头:“我的妈呀,大妈也穿热裤!灭、了、我、!”

    咱捂住嘴缩在吴大少怀里此起彼伏的偷笑……

    沙滩节的人蛮多。大家先去换了泳衣。我带的是件保守的连体衣,除了露了大腿和一点沟沟外倒也没什么看头。B姐身上穿的泳衣还是跟C姐一起去买的,完全综合了两人的审美观,一身黄绿花花,象征春色无边,下摆做成裙裙的模样,其实什么也没遮住。既装嫩又性感,果然资深闷骚。方敏的泳衣则完全适合四个字——简洁明快!两片掌心大小的小红布,能少的地方绝对一点儿不多。

    我和B姐率先换好。B姐的短发根本不用打理,我嫌麻烦,随意的把头发挽起来固定就ok。方敏花的时间就要多一点了,明明两片布的事儿不知怎么的就捣腾了N久。我和B姐互相帮着涂完了防晒霜,小姑娘还在细致的盘头。

    B姐欣赏了好一会儿的“比基尼女郎”,拉着我说:“这女人才叫妖,丁会长要是连这程度的都不收,那我只能怀疑他是homosexual(同性恋)。”

    我想象了下丁少homosexual的可能性,心血管顿时梗塞,语气微弱:“不至于?”

    B姐似乎根本没在意我会惊吓过度难以消化,啧啧两声,继续凑到我耳边说:“瞧那一对小胸脯、小pp,白花花的多晃眼!哇,红色比基尼太性感了,女人看了都止不住血管扩张心率加速。天啦,我也要去买一件!”

    被B姐这么抵着说话,我痒得不行,手又被拽住,听她讲自己对另一位女性是如何的“血压升高”“心跳加速”,咱……无比……纠结。话说女性也可惜homosexual。

    最后实在受不了了,我想出以退为进的招数,指着B姐的小细腿儿说:“姐,你这两条小细腿儿同样白花花的夺人眼球,同样看得身为女人的我口干舌燥!”

    “真的?”B姐露出含蓄的欣喜。

    “真的!”咱使劲儿点头。

    B姐仔仔细细的鉴赏了自个儿的小细腿儿,突然做了个勾人的动作。伸出细长的小腿浪荡的勾搭在长椅上,一撩齐耳的短发,风情万种的给了咱一个飞吻,“啵——!”

    我脸上冒了热汗,拿手擦擦,“呵呵,姐,太有味道了!”

    这时方敏盘好头发了,转过身来笑容甜美,“B姐的小腿好瘦哦。”

    B姐伸展着小腿,“还好啦!”

    说完就间方敏笑眯眯的把自己的小腿搭到长椅上,拧开防晒霜。B姐的小腿就这么□裸的和小姑娘更白更细更长的小腿儿混搭在一处。于是——对比啊,鲜明的对比!

    我似乎听到B姐心碎的声音。

    80长不过爱情

    小姑娘从更衣室一出去收到的效果如料想中惊人,走过的男士女士纷纷侧目,男的钦慕,女的艳羡。小姑娘恍若无感,一路妖娆走向远处的一把太阳伞。

    没有节操的刘少早跟着大胸美女跑了,丁博弈带着墨镜坐在沙滩上摆出一副“少爷在思考人生,生人勿进”的表情。吴大少裸着上半身,露出健硕的肌理,抱着手臂站在伞下。太阳挂在东边天上,斜斜的阳光打在他背上,渲染出一圈淡淡的金色,让咱花痴,仿佛咱家少爷是阿波罗的化身。

    刘凌和丁博弈这样的少爷虽然常进健身房锻炼肌肉,效果也挺显著,但和吴大少那种在烈日曝晒,寒霜冰冻下锻造出来的肌肉线条还是没法比的。我觉得那是军人特有的气质,每一处关节,每一段肌理都蕴藏着磅礴的力量,震撼、危险、坚定。不是靠日光浴晒成古铜色就能成的。

    B姐用胳膊肘捅了我一下,“瑾,你家男人太有料了!”侧脸略带忧伤,“唉,要是我也能和吴大少青梅竹马多好啊。”然后突然亢奋,“不过你放心,姐姐我一向遵守‘朋友妻不可欺’的优良传统,坚决抵制诱惑,绝不越雷池半步!”

    我晃了一下神,终于意识放任少爷半裸是多么危险的事情。还没等我说话,B姐又捅了我的胳膊,“你这么明目张胆的把自家男人带出来溜,可要注意安全啊。没见多少美眉想往你家少爷怀里靠啊?这年头小三猖狂着呢!”

    之前一直被少爷独个儿吸引来着,根本没注意周边的行情,现在才发现从他们那边太阳伞下走过的美眉明显增多,而且美眉们动作几乎一致,两眼黏住伞下的“有料”青年,甚至不惜三步一回头,搔首弄姿引诱一番。

    好,咱早知道自家少爷有招蜂引蝶的潜质,所以面对美眉们的热情,咱是理解的。但是,纯当美男欣赏欣赏就成,差不多了还是各回各家,欣赏自家男人去啊。大家的目光不要一直那么高温嘛,挤乳沟的幅度不要那么大,不雅观的;那个翘屁股的动作可以有,但是走起路来就不好看了嘛……

    B姐在旁边遮了遮眼,有种惨不忍睹的感觉,“瑾,我今天才知道你家男人也是祸害一枚。你就应该把他圈养了,谁也不让见。”

    我笑,圈养吴大少?嗯,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偶尔还是该让他见见阳光的嘛。我知道这一世的吴大少更优秀,更迷人,但是我更清楚的是他的专一和坚定。我爱他,因为我知道他值得我爱;我深爱他,因为他,深爱我。

    没有人的爱情不希望收到对方的回应,很幸运,我们得到了。

    吴海走过来接过我手里的背包,同时把手里的红丝巾放我手上,“绑腰上。”

    先前换衣服的时候我就找了一阵,明明记得带了的,没想到混在他们那个包里了。其实我身上本来也没露多少,可是吴大少说防走光一定让带着。

    我听话的系上。B姐瞄着吴大少,拐着胳膊肘又往我胳膊上捅,“吴大少你把你家周小瑾护得也太好了?”

    我严重怀疑B姐有打击报复的嫌疑,三次撞我胳膊,回回都在一个位置,明儿铁定青了。我揉着肉痛,刚想说话,吴海把我拉了过来,圈在他双手之间,低头看着我弯了弯唇线,“这必须得护着呀,免得被人拐跑咯。”

    我学着B姐拐着胳膊肘捅他腹肌,“我有那么笨吗?”再怎么说咱也是曾经名噪一时的天才,虽然天才的手段有点不高明,但也不能磨灭咱的高智商!

    吴大少很不客气的揉乱我的发顶,“嘿,有时候还真有点。”

    我怒,回身拧他胳膊。他躲着我,就是不让我得逞。吴大少身手多敏捷啊,战术多到位啊,勾着你一路跟着他跑,明明一抬手指的距离就能掐着,愣是没一次得手。最后累得满头是汗,喘着粗气,不得不动用家法,双手叉腰河东狮吼:“你给我过来!”

    吴大少笑眯眯的蹦过来,军人、气质啥的,什么都是浮云。“媳妇儿,你拧轻一点啊。”

    哼!我想重也重不起来啊,的肉连皮儿都掐不动,我又没留长指甲的习惯,亏大了。吴大少先是淡定的看我“面目狰狞”使出吃奶的劲儿对付他胳膊上的皮儿,后来身体抖得越来越厉害终于破功大笑出声,手圈在我腰上带着我走了两步。

    我晕头晕脑的跟着他转悠,一点儿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只听他胸腔起伏,带着愉悦的震动,温热的气息在耳边萦绕,“等回家,我让你掐个够啊,小猫儿。”

    小猫儿?我怒,一口咬下面前的肉。吴大少带着无奈的闷哼,声音有点哑,“媳妇儿,这里有很多人哦。”

    我不管,继续咬。然后猛然间发现了问题所在,那个我的手摸到的是腹肌,那我咬的是……呃,他的胸肌。这下笑话闹大了,我赶紧撤退,但是他胸口已经留了红红的牙印,在黝黑的皮肤上要多晃眼就多晃眼。咱,无地自容了~~

    吴大少一副乐呵呵的样子,撩一撮发丝拢到我耳后,“媳妇儿别急啊,咱们回家后慢慢咬啊。”

    呃,色狼,色狼!不是我饥渴,不是我想吃肉!都是被某人栽赃的、陷害的,还有……还有勾引的!

    最后还是“好心肠”的B姐把我从“魔窟”中解救出来,说现在人还比较少,可以先去游泳。

    咱如蒙大赦,拉着B姐往前窜。等我们到泳池的时候才发现几时不见的刘少正靠在泳池边和美女吹牛呢,他看到我们回头和美女说了几句,然后游了过来和大家打招呼。

    丁少、方敏和A姐先后入水,我踩着阶梯走了几步,发现水冷得更冰冻似的,和外面三十多度的高温比起来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我犹豫这要不要继续下水,转头正要和吴大少说话。突然脚上爬上来一只手,我尖叫一声,声音才出了一半就进了水里。

    脚上突然的拖拽让我猝不及防,加上瓷砖的滑溜,我被直接拽进了水里。突然的栽倒让我没防备,呛了水。冰凉的池水顺着耳鼻灌进身体的感觉非常不好。一瞬间,似乎世界静止,只能看见自己微弱的挣扎。

    想告诉全世界,我想活着。可世界却安静得不像话,冷漠地看我徒劳挣扎。

    前世那种濒临死亡的绝望随着冰凉的池水灌进胸腔,这种重叠的恐惧让我加倍无助,迟钝的挥舞着手臂,甚至忘了泅水的技巧。

    水底水波纹动,很奇怪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些波动,感受到那个人沉稳的靠近。一只坚实的臂膀箍在我腰上,带着我迅速出水。

    明亮的阳光,即使闭着眼睛也能感觉到光亮,可我还是觉得害怕,心底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可又说不清道不明。或许那是残存在我心底对死亡的恐惧,那种孤寂和疼痛让我恐慌。

    那种恐慌,不是对生命结束的依恋,而是怕生命短暂,长不过那个人给我的爱情。

    我覆在他同样微凉的胸口拼命咳嗽,温热的液体从眼睛里溢出,顺着冰凉的水珠滚落。

    吴海在我脸上擦拭的手掌顿了顿,伸到我身后轻拍我的背,另一只手紧紧的把我抱在胸口,他的声音低沉爱恋:“没事了,没事了……”

    我感觉到他落在我额角的吻,一种劫后余生的喜悦让我眩晕,不敢睁开眼睛,怕汹涌的液体会吓到抱我的人。我紧紧的靠着他,努力平息气息。

    刘凌也被吓到,“妹啊,你没事?我就是和你闹着玩儿,你不是会游泳么?哎哟喂……”

    身后传来一声脆响,似乎是刘凌想帮我顺气,被吴海拍开了。

    刘凌声音委屈,“妹啊,是哥哥不好,都是哥哥的错。以后哥哥再不吓你啊。要不你也把我掼水里?”

    丁博弈、方敏和B姐都游了过来,“怎么样了?要不送医院检查下。”

    我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愧疚,明明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却因为我突然的反常把所有人吓到。我没法解释自己那一瞬间的惊恐,只能尽可能平静下来,抹抹眼睛,转头对他们微笑,“我,嗯,没事,就是太突然了,被吓着了。”声音带着颤抖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