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愿做你的童养媳 »  分节阅读_66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分节阅读_66

小说:愿做你的童养媳作者:蓠格
返回目录

    的鼻音,我能够想象自己的眼睛有多红,这个笑脸有多丑。

    吴海收紧了圈在我腰上的胳膊,对其他人说:“我们先上去歇会儿,你们继续玩儿。”

    刘凌苦着一张脸,“我妹都被我吓成这样了,我哪儿有心思继续玩儿啊。你把我妹给我照顾,你们玩儿。”

    吴大少白了刘凌一眼,很不客气的直接把人按水里了,不管刘凌怎么顶愣是没挣脱。我拉住吴海的手,“别闹了,我没事。”

    吴大少顿了两三秒才把人放了出来。刘凌冒出了水,也不生气,抹了把脸,凑到我跟前咧着嘴,“妹子,你看妹夫已经给你报仇雪恨了,你就原谅哥哥呗。”

    靠在吴海怀里,我的心绪平定了许多。我点了头,声量提高了些,因为水冷的缘故声线还是有些不稳,但没有先前那么虚弱,“原谅你也成,把你的iPhone给我玩儿。” 我是故意耍赖,想让紧绷的气氛回暖。

    “没问题,赶明儿我送你款新的。”刘凌也不管我是不是无理取闹,笑嘻嘻的。

    “用你的私房钱。”

    “没问题!咱们俩谁跟谁啊。”

    刘凌很爱玩儿,赛车是他的一大爱好,以前刘凌就爱背着家里人参加各种赛车比赛,成绩还不错。到了英国,彻底自由后就更加无法无天了,每次打电话就宣扬他那点儿破事儿。我帮他粗略计算过,前前后后的奖金可不少。当然扣去他花天酒地的开销,就不知道还剩多少英镑。

    吴海可能是感觉到我还在瑟瑟发抖,也不逗留,直接抱着我往岸边走,“好了,你们玩儿,我们到上面等你们。”

    这时候刘凌也不再拦,爱玩儿的劲儿又回来了,扯着嗓子喊:“妹夫,我妹的身心安全全赖你身上了啊,小心伺候着啊。”

    吴大少哼了一声,半抱着我出了水,转头对众人说:“你们慢慢玩儿,没必要就不别跟过来了啊。给我们点儿时间享受二人世界。”

    我拧他胳膊,吴大少看了我一眼,很man的打横抱起我,往沙滩那边走去。留下背后呼声一片。

    作者有话要说:小媳妇儿梦话版:

    白面玉郎:哥哥我要腹肌有腹肌,要胸肌有胸肌,还可以附送肱二头肌!可人们总爱说我似小白脸。

    某黑店老板:来晒晒日光浴,黝黑瓦亮,尽显男人魅力!

    晒黑后黑面玉郎:哥哥我现在要黑度有黑度,要亮度有亮度,还附送六百三十九块雄性肌肉!

    众女:哇哇哇——好黑!

    晒着太阳伸伸腿儿的黑豹:比我还黑?

    周瑾:人家刚从非洲回来的,当然比你黑啦。

    舔舔爪子的黑豹,挑着豹眼问:黑崽子长得怎么样?

    张望了一下周瑾:太黑了,看不清长相。

    这才放下爪子的黑豹:既然不是小白脸就放他一马好了。

    完全不知自己因为黑度捡回一条命的黑面玉郎:哦,不——!我要去把那个黑店老板砍了,我要白回来!

    黑豹:嘿嘿,那你白回来,我媳妇儿允许我咬死小白脸的啊。

    81青春的狂沙

    到了阴凉的伞下,我仍然觉得冷,身体忍不住发抖。吴海把我抱到阳光下,拿浴巾裹在我身上,“还冷吗?”

    “不冷了。”我靠着他,鼻子因为呛了水的缘故还是很难受,头也有些晕,但靠在他怀里心是踏实的。

    吴海拿干毛巾给我擦着头发,“难受吗?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下?”

    我摇头,抱着他的腰,“没必要,我没那么脆弱,一会儿就好了。”

    吴海摸了摸我的头,“那好,要是不舒服了一定要说,去趟医院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我点了头。吴海继续说:“先前是怎么回事?突然就没动静了,我刚开始以为你是在和刘凌开玩笑。”然后似乎是想到什么,脸色越发难看,“要是我没及时跳下去,那你怎么办?还真想……”

    我抬头用自认可怜兮兮的眼神看他,鼻子一抽一抽的,“我……可能是被吓到了,水很冷,突然脑子就一片空白……”我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才好,只好蹭着他的脖子,小心的讨好,“我有想到你会来救我的,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

    吴大少龇着牙,在我脖子上重重的咬了一口,“我真的以为你在开玩笑……差点就没去救你。以后不许这样了,至少你得窜个头上来,扑腾两下‘救命’,这样我才能确保第一时间赶去救你。”

    我揉揉被咬疼的脖子,“好好好,我下次落水一定使劲扑腾喊救命。”少爷又开始缺乏理智了,要知道咱还是会狗刨式游泳的,如果能扑腾上来,还用人救么?这话咱酝酿了下,没不敢说。

    吴海勾起我的下巴,又在我嘴上咬了一口,“以后没有我的监督下不许下水游泳!”

    呃,少爷的霸道脾气又回来了,我赶紧识趣的讨好:“一定,一定。”

    吴海皱着眉,似乎还是有点不满,在我还来不及沟通之前,全发泄到我可怜的两片嘴唇上。虽然咱嘴唇肉不少,但也经不住少爷高强度的啃咬呀。

    好,其实看着这么性感的少爷,咱早想轻薄一番的,既然已经先轻薄上了,那咱反轻薄好了。于是咱主动伸出小舌头探进少爷嘴里,勾着他的舌尖好好挑逗一番。少爷反应很快,迅速扣着我的后脑勺反守为攻,含着咱主动送上门的小舌头,拖着拽着往里吸,似乎真想吞下肚去。

    我舌根发疼,呜咽一声表示抗议,谁知听在少爷兽性的耳朵里变得更兴奋了。大手伸进浴巾里,隔着贴身的泳衣一阵揉捏。咱被吻得七荤八素,反抗的意志逐渐淡薄。还好少爷也意识到这是公共场合,有许多祖国的小花朵来回穿行,差不多了也就放咱自由了。

    然而等我平息下来,就看对面遮阳伞下,一个三四岁的小盆友正咬着手指直愣愣的看着我。呃,被小丫头窥视了!咱才退烧的小脸再次热血上涌。

    吴大少倒是一副淡定模样,还恬不知耻的指着小盆友笑眯眯的说:“小美女不要到处乱跑哦,去找你哥哥玩儿啊。”

    吴大少话音刚落,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儿还真找了过来,把小姑娘的手指从嘴里拉了出来,说了句:“脏死了。”然后用手背擦了擦小姑娘的流着口水的小嘴,“陈小曼,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许咬手指!”

    小姑娘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向小男孩儿,然后凑到他耳边飞快的说了句什么。然后就看小男孩的葡萄眼唰的瞄瞄过来,抽着鼻孔。一转身拉了小姑娘的手往前走,边走还边说,“陈小曼,你以后要是敢到处乱跑,我就不给你酥糖吃!”

    呃,好凶的哥哥~~

    然而仔细回味下,就会从小哥哥的眼神分离出一种叫鄙视的东东?呃,被小盆友鄙视了,这样的感觉真不好。可是更糟糕的是,为啥咱心里却有种难以抑制的愧疚感?果然污染小盆友纯白心灵的行为是不对的,少儿不宜呀少儿不宜。

    吴大少摸着我的长发,笑眯眯的说:“现在的小盆友可真早熟。”

    汗~~话说这句话,多年前也有那么一个人对半熟的某人说过来着。难道这个世界上真有因果轮回这样的事?不得而知。

    游泳的几个人还真是过了好一会儿才过来,B姐冷得嘴唇发紫,抱着胳膊跑回来,“泳池里的水也太冷了,冷死我了。”说着一连打了两个喷嚏。

    我把背包里的浴巾全拿出来,一人一条,然后又窝会吴大少怀里坐着。

    B姐坐到太阳底下,指着我们摇头,“别这么招人眼红啊,要知道百分之八十的犯罪都起源于羡慕嫉妒恨啦。你们别逼我,别逼我!”

    吴大少对A姐的恐吓充耳不闻,在我额头亲了下,“B姐,你也别只顾着羡慕啊。刚张凯有打电话来问候你了啊。”

    B姐表情冷淡,握着苹果咬了一大口。“他呀,说什么了?”

    吴大少垂头看了我一眼,嘴角噙着邪恶的光芒,“也没说什么,就是问你在干嘛。”

    “哦。”B姐继续啃苹果。

    “我很事实就是的告诉他,你正穿着性感的比基尼和帅哥在泳池嬉戏呢。”

    “啊?”B姐的苹果咽不下去了,弱弱辩解,“我哪有和帅哥嬉戏?”

    吴大少直接忽略A姐的回话,继续说:“然后我问张凯在干什么,他说有个老同学叫什么丽来着去找他,他正陪着逛学校呢。”

    话说,作为B姐光辉事迹而被她自己广为传扬的一件事情,就是高中时代痛扁小三,愣是把一个叫李丽的三小姐扑倒在地,磕掉了半颗门牙。最后赔了两百块钱的补牙费,p事儿没有。当然后来从张凯同学口中,我们才得以知道背后鲜为人知的内幕,同时也为张凯同学抱以深切的同情和诚挚的慰问。咱们都知道A姐口是心非惯了,只有真正到关键时刻才会本性外露,吴海这是打蛇打七寸,够狡猾的。

    果然,B姐嘴里一大口的苹果咽不下去了,单眼皮嗞嗞嗞的冒着火花,抖着手指,指指吴大少,又指指我。口齿不清的说:“你们俩跟我等着。等我收拾那个呆子,再、再来扒你俩的皮!”

    咱无辜,明明咱什么话也没说,什么事儿也没做……为啥受伤的人总是我?

    B姐飞快的抓起一个背包找手机,刚翻了两下不动了。似乎是终于想起来我们在进场地之前把贵重物品寄给存了,吴大少又怎么能接到她家小凯哥的电话呢?于是被愤怒冲昏头脑的A姐,折回来作势要掐我的脖子。吴大少护着我远离杀气。

    B姐追了半圈未果。愤愤然双手叉腰,笔直的细腿儿分开,跟鲁迅追书杨二嫂的圆规形象相得益彰。哦,可能more sexy,“周小瑾,吴大海,我要扒了你俩的皮,抽了你俩的筋,喝了你俩的血,啃你俩的骨头!”

    我仰头看吴大少,诚恳的评价道:“B姐果然是我们寝室的头号暴力女。”

    吴大少深以为然,“你以后可以跟B姐多学学,这样有助于保护自己啊。”

    听到我们对话的A姐彻底抓狂了,忍无可忍又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抓起两把沙子朝我们砸过来。吴大少就跟老母鸡似的护着我后退,B姐在后面穷追不舍。本来咱本分老实的待着,为啥就被老鹰盯上了,还露出一副要咬死我的兴奋劲儿?想来A姐自知不是吴大少的对手,转而把怨愤全报复到咱头上来了。可是咱何其无辜哇!

    罪魁祸首的吴大少在边上笑得无比欢畅,“媳妇儿抱紧我的腰啊,别被A姐砸到了啊。”

    咱郁卒~~这算不算是被吃豆腐?不管了,在咱委屈之情难以排遣的时候,咱做了一个重大举动,抓起地上的沙,偷袭了少爷。少爷转过身来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我,继而露出更加阴险狡诈恐怖的表情,“嘿嘿,媳妇儿,你这是在干什么?来来来,别到处乱跑啊……”

    B姐满意了,拍着手看吴大少追着我跑。我成功躲到刘凌身后,须臾,刘少惨遭“误伤”,劈头盖脸的全是吴大少扔过来的沙子。刘少怒了,抓起脚下的沙子奋起反击。

    我趁A姐笑得欢畅的当口发动了报复袭击,B姐笑不下去了,吐出嘴里的沙子,抓了两手的沙子扔我头顶。最后被两边误伤的丁博弈和方敏也迅速加入战斗。六个人乱作一团,不分敌我,狂沙乱作,言笑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