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愿做你的童养媳 »  分节阅读_76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分节阅读_76

小说:愿做你的童养媳作者:蓠格
返回目录

    下的痕迹,可是却发疯一般的留恋不舍。想抱一抱他,想亲一亲他……想,和他一起走,或者一起留。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发现那封搁在他躺过位置上的信。

    他说:媳妇儿,等我回来娶你。

    我爱你。

    不要哭。

    母亲推门进来的时候,我还扑在床上哭。母亲抚摸着我的头发,“别担心,他很快就会回来的。”

    我不知道真正爱上一个人会不会就是这样,明明知道只是短暂的分开,可还是忍受不了哪怕再短暂的距离。想念,心脏如同被挖去一块般的想念,想那个人,只是想那个人。

    吴海打来电话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他告诉我他刚下飞机,马上要去转乘火车。

    我握着电话,说不出话来,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迅速在眼眶积攒。

    电话里那个低沉的声音让心酸酸的疼,“媳妇儿……哭了么?”

    眼泪就在那一瞬间啪啪的往下落,我嗓子发疼。

    “媳妇儿,”他软软的唤我,“不要哭,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嗯。”我挣扎着发出声音,却泄露了满脸满眼的泪水。

    电话良久的沉默,我们握着电话,却恨不得牵的是对方的手,给彼此更多的力量,面对没有对方陪伴的荒芜。

    “媳妇儿,眼睛哭肿了不好看……”

    “……”

    “媳妇儿,你这么哭会影响我报效祖国的效率。”

    我嘴角微微上扬,“嗯。”

    “所以你要乖。”

    “嗯。”

    “等休假我就回来。”

    “好……”

    作者有话要说:小媳妇儿梦话版:

    A姐:瑾,你哭得好凶,还说阿姨比你爱哭鼻子。

    B姐:A姐你就不懂了,这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长江后浪推前浪!

    C姐:你们这些妞懂个p,女人最强大的武器是什么?——眼泪,没有男人能抗拒得了女人梨花带雨的小媳妇儿模样。不过前提是不能流鼻涕。

    A姐:不流鼻涕好难!

    C姐:所以说,这是一门艺术。不是谁都能修成的。

    B姐:瑾,你哭得那么凶流鼻涕了吗?

    周瑾:……

    C姐:所以这个时候电话传情是多么恰到好处,保持美感,还让男人心痒难耐……

    周瑾:……

    B姐崇拜的眼神:哇!CC,我好崇拜你!

    C姐:不用崇拜我,我也就是略有小成。

    A姐和周瑾:妖孽哇!

    91买断(正文完结)

    后来的一年进入实习期,在医院遇到师兄谭飞,受到他很多照顾。每天的工作都繁忙而充实,除了时常回想吴大少这个时候在做什么,回想如果他在身边看到我遇到这样的事会有什么反应……还好一年的时间,并是不想象中那样漫长。

    崔大叔生日的时候崔哥突然问我认不认识一个叫梁俊诗的人,我说是高中时的师兄。他拉长声音哦了一声,然后说,“前段时间我跟澳洲一个公司谈业务,他们派来的人里面其中有一个就叫梁俊诗。”

    “哦。”那看来梁俊诗挺有前途的呀,刚毕业就找了个大企业。

    崔哥显然对我的单音节很不满。“嘿,你怎么不好奇我是怎么知道你们有关系的?”

    我白了他一眼,“那还用说……”嗯,是哦,梁俊诗可不知道我跟崔哥的关系,那……他是怎么知道的?

    崔哥哼了一声,回敬我的白眼,“那你说我怎么知道的啊?”

    我自觉矮了一截,诚恳的说:“不知道。”

    崔哥继续哼哼,“我们吃饭的时候他的钱包掉出来了,我看到里面有张照片,我就问他是不是他女朋友。小子还挺文艺,说是什么有缘无份的美丽姑娘。我就瞅了一眼就认出是你了,抱着个大书包,纯粹一副傻样,还美丽呢。就我这种吊车尾的智商也没看出美感,傻感倒是十足。”

    我愣了下,梁俊诗有我的照片?背着大书包的话,那应该是去海洋馆那次。

    “要不是我深知你被你家吴大少看得有多紧,我真怀疑你们有一腿。”

    我满脸黑线,就算没被少爷看那么紧,咱也洁身自好好不?

    “来,小瑾,跟哥哥说说你跟那位梁俊诗小朋友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啊。”

    咱无奈,“崔哥,你现在怎么越来越八卦了,男性激素递减啊,这可是很危险的讯息。”

    现在换崔启明郁闷了,“妹子,你看吧,哥哥当初用强大的香车宝马攻势也没把你怎么着,你就不能同情同情你哥。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同病相怜的退役伤员,就不允许哥哥高兴高兴?”

    呃~话说老总也八卦,哦,不正确说是男人也八卦!“哥,我跟他真没关系,别人也没跟我表白过,所以您呀高兴的前提不存在。至于那个照片嘛,我从小到大拍过那么多,不是每张都拥有版权的,至于它为什么会出现在梁俊诗先生的钱包里,我也不清楚。虽然听闻这样的消息让我有中被钱夹子压扁的感觉,但是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崔哥今晚哼哼上瘾,“你就忽悠我吧,我改天给吴大少交流交流就知道真相了。”

    “他很忙的。”

    “没事儿,我给他发简讯。”

    “他们那儿禁止用私人电话。”

    “那我给他发E-mail。”

    “那儿也不让浏览个人网页。”

    崔哥火了,“他是坐牢啊还是流放呐?!”

    咱也委屈,“是工作需要。”

    崔哥熄火了,“嘿,他还真到了鸟不拉屎的地方当和尚啊?早说嘛,我要是晚两年出现就可以乘虚而入了。”

    咱抛白眼,忍不住打击得意忘形的某人:“晚两年你也还是我哥。”我把沙发上的外套扔给他,指指墙上的钟表,“三点半,崔总您约了丰悦的美女经理吃饭哦。”

    崔哥恍然大悟,抱着外套往外窜,“跟大伯和兰姨说一声,我先走了。”临出门又折回来,“还有,妹子,你要是失业,我聘你做我的秘书!绝对高薪!”

    “你快走吧,祝你好运,崔总!”

    在万花丛中扑腾的崔总身边从来不缺名媛美女,最近瞄上了美女强人就是不知道战况如何。母亲和崔大叔从楼上下来,“我刚听到车子的声音,启明走了吗?”

    “嗯,他跟美女有个约会。”

    崔大叔也笑起来,“就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定下来。”

    一年里发生了很多事,没有吴大少陪伴,我也时常往返C市Y市和B市,因为这三个地方都有我最亲的人,我们最亲的人。李奶奶一直保持锻炼,注意饮食,高血压和糖尿病都控制得很好。吴爷爷和吴奶奶的身体也没有大碍。欢童和丁丁都在阳光下茁壮成长,除了说话古灵精怪,提问千奇百怪,一切都很好,很可爱。小颖快要考大学了,时常和我联系,小姑娘应试心态倒是很好,就是男朋友太多。

    爸爸和徐阿姨、妈妈和崔大叔都生活得很幸福,虽然生活免不了柴米油盐酱醋茶,磕磕碰碰是难免的,但是我在他们脸上都能看到幸福的模样,这才是最重要的。

    海峰叔叔问我愿不愿意做军医,我虽然觉得当军医蛮好,但是一旦进入这个系统,所有调动都必须由组织安排,我现在我还有自己的打算,所以放弃了海峰叔叔的提议。

    毕业那天,当我和ABC姐手牵着手在校园里做最后的道别,前放远远的站着一个一身迷彩的高大男人。他就站在那儿不动,却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我也一样。因为,我知道,是他。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他身边的,但是我有意识的时候我已经紧紧的抱住他。他身上有熟悉的汗味,不好闻,却熟悉得让我想就这样拥抱着他在阳光下赖洋洋的睡着。

    长久思念的人突然从天而降,没有人能控制住内心的澎湃。我靠在他怀里听着他同样激动的心跳,眼睛瞬间湿润。他紧紧的抱住我,那么用力,传递着他的思念。他抚摸我头发的动作让我差点哭出声音,一直很想念,想念他温柔的气息。

    “媳妇儿,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我仰起头,他拉着我的手转身奔跑。

    我听见姐妹们唤我,我转身朝她们招招手,脸颊上跳跃泪花,嘴角幸福的上扬,“再见!”再见,我亲爱的姐妹们。

    人生路上一定会有那么一个人在路边等你,如果你看清楚了,确定了,不要再犹豫跑上去牵起他的手,一直往幸福的方向奔去。幸福不嫌长,每一分每一秒都幸福的牵手。真心,珍惜的走下去,人生的最后,你会知道这就是一生一世的爱情。

    直到坐上飞机,我才知道他是带我回C市,直到上了出租车报地址我才知道他要带我去哪里。我笑,我想即使他带我到天堂或者地狱,我都会跟着他,因为我爱他,于是犯傻。

    太阳西斜,老梅树繁盛的枝干把阳光切割成一片又一片,碎在眼睛里。幸福的眨着眼睛,我想那些光点一定浸在溢出的眼泪里,因为我感觉到了那份温热。

    吴海掰过我的脸,轻轻的吻去我的眼泪,他看着我,眼睛里映着明媚的光线,深情,温柔。他单膝跪在地上,拉着我的手,“媳妇儿,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伸手抚摸他硬朗的侧脸,“我愿意。”

    怎么会不愿意,我一直在等待呀,等待了两生两世,与你初见,与你相知。

    那个下午吴大少向我求婚了,很浪漫,很感动。但是两个小时后在民政局发生的事几乎把这中浪漫的气息吹散。难道少爷当了这么久的兵连军婚要政审都不知道的么?少爷辩解说,他一时乐糊涂了,以为民政局的大叔大婶们会更加通情达理。然后补充了一句,原话是:军婚呀,军婚呀,多不容易啊,要不是咱英明神武从小买断,要不然凭咱在那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待个若干年,出来不是和尚就是光棍。

    我右眼眉毛抽了抽,敢情少爷找童养媳就是为了不打光混?亏我还傻乎乎的跟着跑他过来……呜,我傻~~

    少爷后来又说了,媳妇儿虽然这结婚证暂时办不了,但是我正式宣布周瑾是我吴海的老婆了!来,媳妇儿,咱们先把戒指套上,给个凭证。

    呃,话说咱先前答应得也太快了,却连最重要的戒指也没看着就……呜,我傻~~

    吴大少积攒一年的探亲假和婚假加起来也足一个月了,老吴家用极高的效率筹备了庞大的婚礼。

    给吴大少套上婚戒的时候,我想,真好,这个男人以后就是我的了。

    后来吴大少告诉我说,他给套戒指的时候就想,真好,以后不用担心有人跟我抢媳妇儿了。

    听到这个的时候我们正在新房里,摆弄我那家华丽的婚纱,而我忍不住笑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