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爱情的开关 »  第五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五章

小说:爱情的开关作者:匪我思存
返回目录

    他的目光中满是嘲弄,仿佛是刀,一刀刀凌迟着她。周小萌嘴角微弯,竟然露出个笑容:“是啊,哥哥,我真是后悔死了,我后悔自己当初怎么就没有上飞机,怎么就偏要回来呢?我当年怎么就那么担心你的死活呢?你要是跟爸爸一起死掉了,我现在活得不知道有多开心呢!”

    周衍照冷冷的看着她:“你还真是长进了,都学会跟我顶嘴了。我要不是看在当年那点情分上,你以为你现在能站在这里跟我说话吗?”

    “是啊十少爷,真是谢谢您,当初小光都把我拖出去了,是您改主意把他又叫回来,真是念了旧情。尤其我还得谢谢您这两年的关照,一个月让我挣好几万呢!我要是卖身给别人,哪有卖给你这么划算!”

    周衍照突然笑了笑,慢慢摸了摸她的脸:“你今天怎么跟吃了火药似的?”

    周小萌别过脸去,他一手撑在墙上,一手扣着她的下巴把她的脸扳回来:“跟我玩这点心计,你道行还浅了点,别以为你装模作样闹腾,我就真会以为你吃孙凌希的干醋。哥哥我见过吃醋的女人,比你这辈子认识的女人都还多。周小萌,你当初怎么没去报个北影中戏?好好练练,说不定还有希望能骗骗我。”

    周小萌死死咬着嘴唇,一直咬到唇角发白,她说:“我没吃谁的醋,也没演什么戏。你都有女朋友了,以后你别那样对我。”

    “我哪样对你啊?”周衍照笑得挺愉快似的:“再说你妈不还躺在医院里吗?你不是发誓不让人拔了她的氧气管。这一个月好几万呢,你上哪儿挣去?”

    他的每句话都像是刀,捅得她体无完肤,支离破碎,只想往后缩,缩到整个世界都看不见的地方去,可是他一只胳膊撑在墙上,将她困在墙角,退无可退,只有他那双眼睛,灼人似的,*嘲讽,就像是滚烫的烟头,在她心上,烫出一个又一个洞。

    她想起自己从机场赶回来,想起那一刹那推开门就看到他站在屋子中央,她满心欢喜,叫了声:“哥哥!”那时候是怎么想的呢?她早就已经忘记了。

    她脸上有抹迷离的笑意,像是想到什么高兴的事情,又像是小孩子想起自己藏在抽屉里的糖,周衍照很久没看到她这样笑过了,不禁有半秒钟险些失神,但在下一刻,她突然伸出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声音既甜蜜,又亲热:“哥哥,那你今天晚上,还让不让我挣钱呢?”

    她好闻的气息随着呼吸喷在他脸上,周衍照面无表情,把她的胳膊从自己脖子里拉下去:“醒过来啦?迟了,你从今往后都别惦着了,反正你也说了,叫我别那样对你。”

    “我错了,哥哥,我错了。”

    他推开她往楼上走,周小萌跟在他后边,抓着他的袖子,一路都不放,到了二楼走廊里,周衍照烦了,转身又推了她一把。周小萌反倒扑上去抱住他:“哥哥,你别生气,我知道错了。”

    “惹不起我,就不要惹。”周衍照对着她微笑,周小萌却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他只有真的生气了,才会这样温和的对着人微笑:“这么多年你都没学得乖一点儿,真是跟你妈妈一样蠢!”

    周小萌攥紧的手指深深的扣入掌心,她却努力微笑:“你不要生气……你明知道我笨……”

    “你不是笨,是蠢!”周衍照扔下这句话,然后走进自己房间,重重摔上门。

    一连几天,周小萌都没在家里见到周衍照,起初周小萌还以为他又去了越南,但每天早上她下楼的时候都能见到小光,才知道他就在家里。大约他回来的晚,她睡了他才回来,而早上她去上学的时候,他又还没起床。

    周小萌惴惴不安,周衍照气性特别大,睚眦必报,她真的是得罪不起,可是偏偏又得罪了。他说的对,自己就是蠢。一连几天,周小萌连上课的时候都常常走神,周衍照深不可测,自己为什么蠢得要激怒他呢?

    大约是因为她实在是受不了了,若不提起从前的事,她或许会觉得好过一点儿,但那天晚上到底是谁先提起来,她已经忘了。就记得他那*嘲弄的眼光,盯得她实在是受不了了。她只想扑出去抓瞎他的眼睛,让他再不能那样看着她,所以那天晚上她才干了蠢事。

    萧思致给她发了条短信,这次约在五食堂见面,两个人隔半个食堂,他在打电话,她戴着耳机,像在听音乐,实质上是在听萧思致的解说——他发了一堆资料给她,全是关于孙凌希。

    孙凌希的背景干净得很,毕业于重点大学的图书情报系,目前在市立图书馆工作,独生女,父母都不在本地。住单位分配的单身宿舍,喜欢打网球和逛街。

    真正干净的如同一张白纸一样。

    萧思致说:“这只是表面上的资料,更深层的社会关系,老板还叫人在查。”

    周小萌问:“她跟我哥哥怎么认识的?”这个女孩子,看上去不像是跟周衍照有交集的人,他们的社会圈子完全不同。

    “不知道。还在查,从她同事那里打听到,这两个*常有一台奔驰车来接她,应该就是这几个月才刚认识的。”

    “她知道我哥哥是做什么的吗?”

    “应该不知道吧。不过你哥哥开着好几家公司,有那么大一幢写字楼在那里,如果他说自己是做生意的,她也不会不信吧。”

    周小萌低垂着头,隔着半个食堂,萧思致只能看到她的背影。在喧闹的食堂中,在热闹的人海里,她就像一朵不起眼的浮萍,随时随地都会被波浪推走似的。

    萧思致说:“对了,她最近在到处看房子,似乎打算从宿舍搬出来。你放心,老板已经叫人盯上了,不管她搬到哪儿,我们的人都会跟她租住同一个小区。所以万一她要跟你哥哥分手了,记得通知我们一声,老板好叫人撤回来。”

    “好的。”

    “你哥哥从前带过女朋友回家吗?”

    周小萌顿了一下,才说:“没有。”

    “哟,挺难得的,那看来他对这位还挺认真的。”

    周小萌没有说话,萧思致以为她没有问题了,于是说:“没事的话,我就挂了,你自己注意安全。”

    电话挂断之后,是嘟嘟的忙音。周小萌坐在那里,一碗八宝粥,她吃了半个多小时,碗里的粥已经冰冷冰冷。她摘下耳机,继续舀着那碗粥,学校食堂的大锅粥,里面的花生米都没有煮烂,*的,嚼得牙龈酸疼酸疼。

    下午没有课,但她也不想回家,跟司机打电话说有同学过生日聚餐,不回去吃晚饭。这种情况偶尔有,所以司机也没生疑,只是追问:“那我几点来接您?”

    “九点吧,还是在学校南门。”

    “好的。”

    她一下午泡在图书馆里,选了一本特别厚的翻译小说,埋头看了整个下午,直到黄昏时分,学校的广播响起来,才把书还了,出去吃饭。

    中午没有吃饱,现在饿的胃疼。她不敢生病,周衍照的规矩,若是病了,得自己掏钱。中午食堂的冷粥倒尽了她的胃口,所以她从西门出去,那里有一条街,是著名的城中村,网吧和小馆子最密集的地方,专门做附近两间大学的学生生意。

    小馆子炒菜味重,又搁了多多的鸡精,吃得她口发干,买了一瓶酸奶喝了,仍旧不解渴,路过网吧旁的小巷,看到巷子里亮着灯箱,写着大大的“冷饮”两个字,于是又走进去买了一瓶可乐。拿着可乐刚刚走到巷子口,突然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周小萌!”

    她回过头,见是个陌生的男生,那人背着一个双肩包,一副很熟络的样子:“你是护理三班的周小萌,对吗?”

    她很警惕,往后退了一步,那人说:“我是临床的,你还记得吗?迎新的时候,我替你填的表格……”

    周小萌完全不记得他是谁,但看他一脸的笑意,于是礼貌的说:“不好意思……我不太记得了……”

    背后有劲风袭来,周小萌头一偏就让过去了,黑暗另一侧有只手伸过来,抓住她的胳膊,她双手抓住那只手,一个过肩摔,硬生生把人从自己头顶抡过,“砰”一声落到地上。她的跆拳道是从小被周衍照亲自教出来的,这么多年虽然没有多少实战经验,可是功底毕竟不差。一把人摔倒,她掉头就朝大街上跑,刚跑出没两步,已经被人追上,有人抓住了她的肩膀,带着麻醉剂的毛巾勾住她的脖子,那气味直朝鼻子里钻,她腿一软,知道不好,身后已经追上来更多人,有人拿着毛巾往她鼻子上捂,她拼命挣扎,屏住呼吸,又踹中两个人,只盼着过路的人能注意,探头往这巷口看一眼。她今天真是太大意了,只想着在学校里非常安全,毕竟道上的人都知道,她是周衍照的妹妹,这一片地区又是周衍照最得力的一个手下高明祥照看,当初入学的时候,周衍照还专门交待过她,有事的话可以直接到街东头的祥龙网吧找人。

    谁知道她竟然会在离祥龙网吧仅仅三百米的地方被人突袭。

    作者有话说之胡说小剧场(本故事纯属瞎扯)

    高明祥:“十哥,人我给您绑来了……”

    周衍照:“你把我妹妹绑来干嘛?”

    高明祥:“她不是跟您冷战么?放心吧我已经把她打包好搁您床上了……十哥您拿枪干嘛……十哥不要啊……”

    “砰!”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