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爱情的开关 »  第十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十章

小说:爱情的开关作者:匪我思存
返回目录

    孙凌希说到这里,忽然笑了笑,她笑起来脸颊上有酒窝,非常的甜美:“那天正好轮到我值班,结果恰巧看到你哥哥从办公室里出来,我一边给领导打电话,一边就想拦住他……结果小光伸手把我一拎,就拎到一边儿去了……我都吓懵了,你哥哥说,放下放下,怎么能对女孩子这样,简单粗暴。”

    周小萌也笑了笑,孙凌希笑着说:“不过我还是没拦住他呀,后来有一天下班的时候,突然下暴雨,我在图书馆门口等出租车,怎么也拦不到车,正好你哥哥路过,就问我搭不搭他的车。我犹豫了一下就上车了,后来你哥哥说,真没见过我这样胆大的,也不怕被他卖了……”说到这里,孙凌希停住了,似乎想起什么甜蜜的细节,嘴角含着笑意,脸颊晕红。

    周小萌也不追问,咔嚓咔嚓吃着爆米花,倒是孙凌希停了片刻,又说:“其实我知道一点儿,你哥哥是做什么的。平常生意人,哪像他那样谨慎,连睡觉的时候枕头下都放一把枪。”

    周小萌把舌头咬了,她顺势*吮,转过脸叫人:“给我瓶可乐。”

    冰镇可乐很快送来了,周小萌喝了两口,碳酸饮料刺激伤口,她就搁到了一边,拍了拍衣服上的爆米花碎屑,说:“你跟我哥哥以前的那些女朋友,不太一样。除了一个。”

    孙凌希明显怔了一下,周小萌说:“那个女孩儿叫苏北北,我哥认识她的时候,她还在读书呢,我哥哥特别喜欢她,是真的喜欢,那女孩儿跟你一样,压根不是我哥那圈子的人。什么都不懂,跟一张白纸似的,我哥就喜欢这种,他喜欢女孩儿单纯,最好是学生。他读书那会儿,就最喜欢追学习委员之类的女生。他说,看着好女孩儿为我这种坏男生动心,摇摆不定,是最有趣的事情。他跟苏北北好的那时候,我爸爸还没出事,但我哥已经帮着他在管公司的一些事,所以得罪不少人。我哥挺谨慎的,可是最后还是让仇家知道了,绑了她向我哥哥勒索。我哥哥不答应,仇家就每天砍两根手指,送到我哥的办公室。到了第三天的时候,我哥终于答应跟对方谈条件,到茶楼坐下来,我哥哥说,要先见见人,对方人多,想着他也没办法把人救出去,就答应了,让人把苏北北带到我哥面前,我哥哥一枪先把她打死了,然后带着手底下的人,全身而退。”

    周小萌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孙凌希,说:“吓着你了吧?你别害怕,说起来是五六年前的事了,现在没人敢这样做了,因为后来我哥哥把那些绑票的人炮制的很惨,连那些人的父母妻儿,一个也没放过。所以江湖上都知道,拿他的女人威胁他,没用。而事后的报复,可能超过想像。”

    孙凌希嘴角微动,过了片刻,才说:“前阵子不是……有人想绑架你吗?”

    周小萌抓了一把爆米花,咔嚓咔嚓嚼着,说:“连这我哥也告诉你了?我不一样,外头人都晓得,我哥最讨厌我了。我跟他没血缘关系,要不是我爸都伤成这样,还天天在嘴里念叨我,他早把我赶出去了。”

    孙凌希又怔了一下。周小萌说:“我爸是被人暗算的,狙击手埋伏在街边的阳台上,那天我妈在车上,她把车窗玻璃放下来,让狙击手开的枪。”

    孙凌希声音干巴巴的,问:“为什么……”

    “我不知道。”周小萌说:“事先我被我妈骗走了,让我去加拿大读书。我因为事耽搁了两天在北京,后来在机场接到电话,说我爸出事了,我赶回来就已经这样了。据说她付了几百万,找了最好的职业杀手。没人告诉我,她为什么下手。她跟我爸虽然不是结发夫妻,可是感情很好,我爸特别宠她,要什么给什么。连我都跟着沾光,从小跟他亲生女儿似的,跟他姓,管他叫爸爸。”

    孙凌希似乎有些手足无措,过了片刻方才镇定下来,说:“你哥哥也不见得讨厌你,我看他平常对你,还挺不错的……”

    “孙姐姐,你不了解我哥哥。”周小萌突然笑了笑,说:“他是真的,真的……喜欢你。”

    孙凌希没想到她话锋一转,说出这样一句话来,于是也笑了笑。

    “你是他带回来的第一个女朋友,也许你们将来还会结婚。我哥这个人挺有洁癖的,别看他长得像花花公子,但他从来不跟两个女人同时交往,总是结束了一个,再开始一个。有时候呢,就是结束的太快了一点,所以看上去好像总是在换女朋友。他跟你交往这么长时间,保证你不会觉得,他另外有女人……”

    孙凌希突然打断她:“有。”

    周小萌愣了愣,孙凌希说:“就前几天,我看到他胳膊肘上有个牙印,女人咬的。你哥哥这个人,你觉得什么样的女人,才敢咬他。”

    “我不知道。”周小萌笑了笑:“我告诉过你,我跟他关系其实不好,他不会在我面前讲他自己的事。就连你,还是他带你回家,我才知道。你也不用太疑心,有时候他陪客人应酬,夜总会里的小姐们磕了药,疯起来没轻没重的。”

    孙凌希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不客气。”周小萌犹豫了几秒钟,终于还是说:“那天你到家里来,我爸爸曾经说过,你很像一个人。”

    孙凌希看着周小萌,周小萌说:“我觉得还是不要瞒着你,你长得,挺像那个苏北北,就是被我哥哥亲手一枪打死了的那个女孩儿。”

    孙凌希身子猛然一颤,周小萌伸手握住她的手,笑着说:“孙姐姐,都是我不好,不该讲这些给你听。你别跟我一般见识。我其实挺喜欢你的。”

    这时候孙凌希的电话响起来,她接完电话之后,就对周小萌说:“你哥哥说,过会儿来接我们。”

    周小萌没想到周衍照会来,孙凌希主动说:“你放心,今天你说的话,我都不会告诉你哥哥。”

    她们看完电影下楼,果然看到周衍照的车。周衍照没有下车,就是小光替孙凌希打开车门,孙凌希上车之后,他就把车门关好了,周小萌也没有说什么,径直上了自己的车,没想到小光跟过来,拉开副驾的门,坐上去。

    周小萌问:“你怎么不跟着我哥哥?”

    “十哥放我假。所以我送小姐回去。”

    周小萌没再说什么,等到家之后,小光却一直跟着她进了客厅:“十哥有话让我转告小姐,孙小姐是周家未来的女主人,也是小姐未来的大嫂,十哥不喜欢有人说三道四,更不喜欢,让孙小姐听见什么不开心的话。”

    周小萌突然笑了笑:“我已经让那个女人不开心了一晚上,要杀要剐,随便他。”

    她转身上楼,把小光扔在楼梯底下。

    周小萌这天晚上睡得格外沉稳,一直到凌晨三四点钟,正是安静的时候,突然一声响,正是房门被踢开的声音。周小萌虽然醒了,但懒得动弹,被周衍照从床上揪着衣服拎起来,推倒在地毯上。

    周小萌后脑勺撞在床栏上,顿时觉得痛不可抑,她却笑了笑,坐倒在那里没有动:“哥哥,春宵苦短,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周衍照踹了她一脚,黑暗里头看不清楚,正好踢在她下巴上,她牙齿被踢得撞在舌头上,又把舌尖给咬了。周衍照这一脚踢完,才觉得出了口气似的,蹲下来,一边笑,一边捏着她下巴:“周小萌,你活腻了是么?”

    她本来下巴就被踢得巨痛,几乎脱臼,被他这一捏更痛,连说话都含糊了:“我就是活腻了……”

    “你活腻了也不准死。”周衍照冷笑:“死多痛快啊,你别做梦了。”

    周小萌也笑了笑:“我早就不做梦了,倒是哥哥,你还在做梦呢。孙凌希不就是长得有点像苏北北吗?你还真打算娶她啊?”

    周衍照放开手,坐到了床沿上,随手点了支烟:“我娶不娶她,关你屁事。”

    “当然不关我的事。”周小萌背靠着床沿,精疲力尽似的:“只是你快要跟她结婚了,我们不能还这样吧。我妈的医药费,我上哪儿弄去呢?”

    “所以你想把我跟她拆散了……”周衍照吐出一大片烟雾,随手把烟拧熄了:“要不,我替你再找个金主儿……”

    “好啊。”周小萌说:“找个人傻钱多的,还有,体力不要太好,像哥哥你这样的,我吃不消。孙姐姐想必也吃不消吧,不然哥哥干嘛还要找我啊?”

    周衍照俯下身,重新捏住她的脸,说:“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你在骂人,你以为她也像你一样,是出来卖的?”

    周小萌连头都没有偏一下,说:“一巴掌一万,我就算出来卖,也是高价。多谢哥哥这几年照顾我生意,等攒够了钱,我一定像我妈一样,找个最好的杀手,痛痛快快的给你一枪。你怎么不带着枪跟我睡呢?还是觉得我没胆量给你一枪?”

    周衍照冷笑:“你要算是没胆量的,这世上女人就全是胆小鬼了。”

    周小萌嘿嘿笑了两声,周衍照问:“你笑什么?”

    周小萌慢条斯理的说:“看来孙姐姐没把哥哥伺候好,这么晚了,还这么大的火气,专门回来踹我窝心脚。”

    周衍照知道她在激自己生气,只是哼了一声,不搭腔。周小萌反倒得寸进尺,抱着他的双膝,好像孩子般天真:“哥哥,要不我来试试?”

    周衍照忍住再踹她一脚的冲动,似笑非笑:“也是,你还要攒钱买凶杀人呢,不卖力做生意,怎么行?”

    周小萌也不说话,把他推倒在床上,眼波闪闪,仍旧是一派天真的样子:“哥哥,其实我一直想问,苏北北到底有哪里好,这么多年,你念念不忘……纯粹只是因为内疚吗……”

    周衍照被她压倒在床上,笑起来声音发沉:“是啊,我就是喜欢她。”

    周小萌两条胳膊肘都搁在他胸口,一手支着下巴,一手却玩弄着他的耳垂:“都五六年了……你这样子,要是让孙姐姐知道了,该多伤心。”

    “你没有巴巴儿的告诉她吗?”

    “当然没有,你的心肝宝贝,我哪儿敢惹。”周小萌撇了撇嘴:“再说,我可不敢跟她走太近,万一她又被人绑走了,你疑心是我把她卖了,我可洗脱不了这嫌疑。”

    “那你还跟她看电影?”

    “人家过生日,你把人抛下不管了,我是你妹妹,总得替你陪一陪。”周小萌俯身,轻轻咬了咬他的耳垂:“咦,哥哥,你洗过澡了?”他身上的气息十分干净,但不是家里沐浴露的味道。

    黑暗中,她的眼睛像猫一样,周衍照盯着她的眼睛,最后却抓住她的手:“周小萌,你今天晚上到底跟孙凌希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周小萌语气越发地轻松起来:“我只是说你对她是真心的,她是你第一个带回家来的女朋友,可见很重视。还有,我告诉她,我们兄妹关系不好,你巴不得赶我出去。”

    “就这些?”

    “当然。”周小萌亲亲热热的搂着他,在他嘴唇上啄了一下,轻声轻气地说:“哥哥,你放心吧,我绝不会告诉她,她长得像苏北北。我更不会告诉她,为什么你喜欢苏北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