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爱情的开关 »  第二十八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二十八章

小说:爱情的开关作者:匪我思存
返回目录

    周小萌走到洗手间里去,却没有看到孙凌希的人,她知道酒店提供了一个套间给孙凌希补妆,于是就搭电梯上楼去。果然孙凌希就在那里面,陪着她的还有化妆师和服装师。

    “怎么啦?”

    “都怪你哥哥,跳舞的时候不注意,踩到我的裙子。”

    雪白的希腊式礼服被踩了一个淡灰色的脚印,看上去果然醒目。周小萌不由抿着嘴笑,说:“我还没见过哥哥跳舞呢,从前我都以为他不会。”

    孙凌希叹了一声,说:“这怎么办才好?”

    “还有半场舞会,拿条裙子换上就好。”周小萌很自然的吩咐服装师:“店里还有没有孙小姐能穿的号码?别的款式也行。”

    服装师很知趣,立刻说:“我马上去取。”

    “让司机送你。”周小萌打了个电话给司机,让他送服装师跑一趟。孙凌希或许是累了,坐在床上,半撑着腰。周小萌问:“孙姐姐饿不饿,我叫他们送点吃的来?”

    “真有点饿了。”孙凌希说:“这阵子不知道怎么回事,饿得快,而且一饿就心发慌。”

    周小萌没有再接口,她打电话给酒店的餐厅,让他们送几样清淡的小食上来。孙凌希见周小萌嘴上一抹粉红色的唇彩都残了,问:“要不要补个妆?”

    周小萌进洗手间照镜子,一边描画一边问孙凌希:“哥哥有没有说过,婚礼几时办?”

    “总得两三个月后吧。”孙凌希像是有淡淡的心事,随便找了个理由把化妆师打发出去,然后才跟周小萌说话:“连订婚宴都不让我父母来,还说是体谅我爸爸身体不好,这么大的事情哪有父母不到场的,你不知道,外头客人都在议论,听着真叫人生气。”

    “孙姐姐别理她们,一群三姑六婆。”周小萌已经补好了唇彩走出来,到底是年轻,被房间里的灯一照,整张脸流光溢彩似的,她说:“哥哥也算钻石王老五,突然归了孙姐姐,那些人哪有不恨的,姐姐当她们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吧!哥哥不让伯父伯母来,有哥哥的顾虑,伯父身体不好是其一,其二是老人家都爱清静,哥哥偏偏做这行,怕有些坏心眼的人盯上姐姐家里的长辈,倒是不好了。”

    孙凌希这才笑了笑,正好酒店送的小食到了,周小萌亲自接过来,端到桌旁给孙凌希:“来,先吃点东西,别饿着我的侄子。”

    孙凌希吃了两只虾饺,又给周小萌分了一碗粥:“你也吃点。”

    “不用了,我刚吃了两块蛋糕,撑着了。”

    周小萌看着孙凌希吃东西,孙凌希虽然出身一般,但吃相很优雅,可见后天自己努力不少。周小萌问:“孙姐姐,跟自己喜欢的人订婚,是不是很幸福?”

    “当然啦。”孙凌希笑着对她说:“等到时候你跟萧老师订婚,你就知道了。”

    孙凌希指头上戴着一颗大钻,是订婚钻戒,刚刚在订婚仪式上拿出来的时候,很吸引了一阵旁人羡慕的眼光。周小萌看着她垂首注视钻石,不由得微笑,起码,这么大一颗钻石,很能让孙凌希觉得幸福吧。

    孙凌希抬起头来,见她看着自己的戒指,于是笑了笑:“我说买小一点,你哥哥偏偏挑了这个,太重了,会往一边歪,日常也戴不出去。”

    “哥哥的心意嘛,所以看在这戒指的份上,外边人说三道四,姐姐就当她们是眼红好了。”

    孙凌希说:“过阵子就要去做第一次产检了,如果婚礼不快点办,我就连婚纱都穿不上了。落到那些人嘴里,更不知道会说得多难听了。”

    周小萌笑着说:“没关系,要不索性不穿婚纱了,按旧礼穿龙凤碧金裙褂,那样的衣服一穿,什么腰身都看不出来。”

    孙凌希说:“结婚一辈子才一次,不穿婚纱,总有点遗憾似的。”

    这时候周小萌的手机响起来,她拿的是一只小小的手包,也就放得下一支口红和一只手机,她拿出来看看,对孙凌希说:“萧思致找我,我出去接个电话。”

    孙凌希笑着说:“萧老师一刻不见了你,就要找你。”

    周小萌回眸一笑,拿着手机走出去,刚刚带上门,胳膊已经被人拽住了,将她扯进隔壁房间,隔壁房间没有开灯,只有窗子里漏出来一点光,周衍照把她压在墙上,刚一俯身,周小萌却格外冷静似的:“哥哥,你要敢碰我,我就咬你。订婚宴上带个牙印,不好看吧?”

    周衍照凑得更近些,却只是伸出手来,漫不经心拍了拍她的脸,说:“谁有兴趣碰你了?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别对孙凌希胡说八道。”

    “哥哥怎么知道我会对孙姐姐说什么?”周小萌别开脸,说:“我得下去了,底下一个主人家的人都没有……”

    周衍照的声音里透着挖苦:“谁说底下没有主人家的人,萧思致在楼下呢。”

    今天也是萧思致第一次在公众场合亮相,不过大部分宾客的注意力还是被孙凌希吸引了,毕竟那是周家未来的女主人。而周小萌,与周家关系亲密一点的人都知道,她不过是叶思容改嫁带到周家的拖油瓶,从前周彬礼在的时候还好,这两年周衍照格外不待见她,这么一个不得宠的妹妹,带个男朋友来,实在是无足轻重的事情。

    周小萌的眼神在黑暗中很明亮,她突然笑了一声,说:“哥哥不高兴?哥哥为什么不高兴?总不能为的是我亲了萧思致?哥哥,你现在知道了吧,为什么我看着你就觉得恶心,你跟孙凌希已经订婚了,我衷心祝你们俩,永结同心,早生贵子,白头到老!”

    说完这些话,她就推开周衍照,径直走了出去。

    楼下的舞会正到了*,香槟塔被拿走大半,人人都沉浸于音乐和美酒的欢乐中,正是气氛热烈的时候。周小萌看到萧思致正在和小光说话,于是走过去,亲昵的挽住萧思致的胳膊:“说什么呢?”

    “小光哥问我,有没有看见十哥。”

    “噢,他上去找孙姐姐了。”周小萌漫不经心的说:“对了,我看哥哥的样子,像是喝醉了,你们看着他一点吧。”

    小光已经转身朝电梯走去,若有所思,又回头看了她一眼,周小萌只是嫣然一笑,随手从侍者的盘子里取了一杯酒,萧思致从来没有看过她喝酒,只觉得她喝得又快又急,到最后差一点就呛着了,于是伸手拍了拍她的背,周小萌将半个身子都依偎在他身上,喃喃说:“刚才问你,你还没有告诉我,毕业后你打算干什么?”

    萧思致不动声色,半搀半扶将她弄进休息室,让她在沙发上坐下来,才说:“出什么事了?”

    “没有。”周小萌垂下头去:“就是觉得心里……害怕……所以想跟你说说话。”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要不我们再去露台?”

    “不,不用了。”周小萌说:“外头冷,要不,我们溜走吧。”

    萧思致吃了一惊,说:“这不太好吧?你哥哥的订婚……”

    “我们跟小光说一声,就说我突然胃疼,没关系的,客人这么多,不会有人注意到我们。再说从舞会上逃走,多浪漫,我早就想这么干了。”

    萧思致犹豫了一下,周小萌说:“走吧,别多想了。”她拉着他的手,打开休息室的门,顺着墙边从宴厅的侧门出去,果然没有人注意到。到电梯门口的时候倒遇上了保镖守在电梯旁,周小萌说:“跟光哥说一声,我胃疼,萧思致送我先回家了。”

    “好的二小姐。”

    保镖替他们呼叫了楼下的司机,从大堂出来,司机的车正好停到门口雨廊下,周小萌好像喝醉了似的,披着萧思致的外套,将头一直靠在他的颈窝里。等到了离周家不远的地方,周小萌突然说:“这车坐着让人犯晕,月亮这么好,我们走回去吧。”

    萧思致不知道她玩什么花样,司机见萧思致陪着她,倒也没表示反对。谈恋爱的人,自然是不喜欢人跟着,司机当然识趣,何况这里离周家已经不远了,不过几百米的距离。

    周小萌打发走了司机,就跟萧思致散步,萧思致见她无精打采,问:“到底怎么啦?我们这样溜出来,你哥哥不会生气吗?”

    “不会的,谈恋爱的人,肯定觉得人多的地方无趣,我们跑掉,他顶多觉得我任性,反倒不会怀疑我们的关系了。”周小萌站住脚,说:“突然好想吃艇仔粥,你陪我去吧。”

    周小萌选的那家艇仔粥在老城区的一个菜场旁边,打车过去都得半个小时,南阅江边的晚市正是热闹的时候,过了十点,就允许路边摆摊了,所以老远就看到一些桌椅摆在江边的人行道上,将狭窄的街道变得更加狭窄。周小萌坐在椅子上,看油腻腻的菜单,问萧思致:“你吃什么?”

    “也吃粥吧。”

    周小萌于是点了两碗艇仔粥,又点了一份马蹄糕,秋晚风凉,吹得她双颊滚烫。萧思致看她眼睛明亮,仿佛猫儿一样,于是忍不住问:“你不会喝酒吧?”

    “还行,就是一杯红酒的量,刚才那杯喝急了。”

    这时候老板送了粥上来,萧思致晚上也没功夫吃什么东西,尝了尝粥,顿时觉得鲜香,说:“味道真不错。”

    “老字号了,你看招牌。”

    萧思致一看招牌,果然老旧,木底上的漆都快掉光了。周小萌说:“我妈妈原来,经常带我到这儿来吃一碗粥。她说有时候,会觉得全身都发冷,好像死了一样难受,所以只有生滚的粥吃下去,才觉得自己是活着的。”

    萧思致听她提到母亲,知道她的伤心,于是安抚似的拍了拍她搁在桌子上的手。

    周小萌说:“我做的并不过分,对不对?那是我妈妈。”

    萧思致点点头,说:“不过分。再说他有错在前……”

    周小萌沉默了片刻,将一碗粥慢慢吃着,这时候她的手机响起来,她看了看屏幕,说:“是小光。”

    “大约是不放心我们,告诉他我们就回去吧。”

    周小萌却把手机关了,说:“粥都还没吃完,回去做什么?”

    萧思致觉得她今晚特别任性,大约是大小姐脾气发作,于是笑着摇了摇头,果然他的手机紧接着响起来,小光问:“你们在哪儿?家里佣人说你们没在家。”

    “出来走走,陪小萌在喝粥。”

    小光停顿了一会儿,说:“那早点回家。”

    “我知道……”萧思致话没有说完,周小萌突然将他的手机抢过去,二话不说,打开外盖取下电池,萧思致没提防,等抢回手机,她已经举手把那块电池用力掷出栏杆外,电池又轻又小,“噗”一声就没入碧沉沉的南阅江水里。萧思致问:“你做什么?”

    “不做什么。”周小萌耸耸肩:“看着小光那四平八稳的样子,我就觉得讨厌!让他着急一下也好。”

    萧思致拿着没有电池的手机,哭笑不得:“真是小孩子脾气。”

    “我们今天晚上不回去吧。”周小萌无限慵懒的靠在椅背上,晚礼服胸口的金线在路灯下熠熠一闪,明明是廉价的塑料椅,被她这么一衬,倒好像名媛斜倚在自家客厅的丝绒沙发里似的,说不出的华丽旖旎:“找个KTV,唱通宵。”

    萧思致说:“还是早点回去吧,你把我手机电池扔了,会出问题的。要不,现在跟我去买电池。”

    “好啊。”周小萌大约是真喝醉了,分外温柔。

    卖电器的市场都已经关了门,萧思致拉着她转了一圈,也没找到卖手机电池的小店,便利店里,更没有这种东西出售。萧思致不由得说:“真要被你害死了。”

    “难道那块电池还有什么特别?”周小萌笑嘻嘻的问:“是不是尖端科技?”

    “没什么尖端科技。”萧思致说:“尖端科技也不能带在身上。”

    “走吧,走吧,唱歌去!”

    “我给小光打个电话。”萧思致找着间公用电话亭,给小光打了个电话,他果然已经急了,问:“你们到底在哪儿?怎么把手机都关了?”

    “没事,小萌喝醉了,闹着要唱歌,我会想办法哄她回家的。”

    “要派司机来接吗?”

    “不用,我们打车回去。”

    周小萌已经不耐的催促:“走不走啊?你又不跟小光谈恋爱,没完没了说什么呢?”

    “好的就走。”萧思致匆忙说:“光哥你放心吧,我看着她,不会有事的。”

    周小萌却不是那么好哄的,她非要去唱歌不可,萧思致一反对,她就说:“那你一个人回家好了,反正我不回去。”

    萧思致没办法,又不能在大街上把她硬拖回去,只得陪她随便找了家KTV,两个人先点歌唱。周小萌一进包厢,就一口气点了二十多首歌。萧思致说:“你是麦霸啊?”

    “当然了,我唱歌可好了。”周小萌挺骄傲的,说:“不信你听着吧!”

    她唱歌果然唱得非常好,尤其是一首《梦醒了》,几乎唱得跟原唱无二,萧思致甚至都误以为是原音没有切掉,她的声线十分优美。

    “我想起你描述梦想天堂的样子

    手指著远方画出一栋一栋房子

    你傻笑的表情又那么诚实

    所有的信任是从那一刻开始

    你给我一个到那片天空的地址

    只因为太高摔得我血流不止

    带著伤口回到当初背叛的城市

    唯一收容我的却是自己的影子

    想跟著你一辈子

    至少这样的世界没有现实

    想赖著你一辈子

    做你感情里最後一个天使

    如果梦醒时还在一起

    请容许我们相依为命

    绚烂也许一时平淡走完一世

    是我选择你这样的男子

    就怕梦醒时已分两地

    谁也挽不回这场分离

    爱恨可以不分

    责任可以不问

    天亮了

    我还是不是你的女人

    ……”

    萧思致看着她眼中的粼粼泪光,突然开始猜测,到底是谁会让她唱出这样低婉的情歌。难道是那个冷面冷心的小光?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