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爱情的开关 »  第三十八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三十八章

小说:爱情的开关作者:匪我思存
返回目录

    周小萌醒来的时候,似乎天已经亮了,身边有人走动,她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首先看到的是吊在斜上方微微晃动的血浆袋,然后是天花板上圆圆的吸顶灯,灯亮着,光线柔和,看不出是白天还是晚上。她有些吃力的想要抬起左手,但是被人按住了。

    是周衍照,他的声音有些暗哑,说:“别动。”

    他的手微凉,握着她的指尖,让她有一种虚幻的不真实感,过了好几秒钟,才像小孩子似的“哇”一声哭起来。

    周衍照皱着眉:“哭什么?”凑近了看她,仿佛在端详她的眼泪是不是真的。

    她抽抽嗒嗒的,将脸埋在他的肩头,抽泣着说:“他们……掰我的手……”

    “掰疼了?”周衍照将她的左手拿起来看了看,然后又换了右手,上面还扎着输血的针头,被绑得牢牢的。

    “不是。”周小萌的孩子气发作,将自己的手夺回来。周衍照却说:“下次别干这种蠢事了,血流得跟死人一样。”

    周小萌没有作声,她有些直愣愣的盯着周衍照,包扎的特别严实,所以他也穿不了衣服,只是披着一件外套,露出肩下一点纱布,她问:“你伤到哪儿了?”

    “没事,子弹擦破皮。”

    “我妈妈呢?”

    周衍照没回答,周小萌又问了一遍,一直站在远处的小光才走过来,说:“二小姐,太太走了……没什么痛苦,也是好事。”

    周小萌怔了几秒钟,仿佛在猜度这个消息的真假,周衍照的唇边慢慢绽起一个冷笑:“是啊,是我让人把*氧气拔掉。”

    周小萌开始发抖:“你明明可以……”

    小光在旁边解释:“实在是分不开那么多人手,所有人几乎都被安排上山,余下的人去医院,你妈妈不能移动,不能离开监护病房……蒋泽的人就在病房里头,我们要是把人弄出来,动静会太大……”

    “所以你们就杀了她。”周小萌嘴角有一抹冷凝的微笑:“哥哥,你等这个机会很久了吧?明正言顺可以杀掉她?”

    “是啊,我等这机会很久了。”

    周小萌尖叫的扑上去,掐住周衍照的脖子,他却一动也没有动,最后是小光看不过去,将周小萌硬是拖开:“二小姐!二小姐!医生说她永远也不会醒了,十哥也是没办法!”

    “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周小萌的手似乎是痉挛,揪着自己的衣襟,又像是透不过来气,只是爆发一阵剧烈的咳嗽。

    “小光你出去。”周衍照站得很远,只是冷冷的看着她。

    小光转身走出去了,周衍照说:“周小萌,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妈妈为什么要杀我爸?今天你问,我就告诉你。”

    “我不想听。”

    周衍照将她的脸扳回来,一字一顿的说:“你不想听,还是不敢听?”

    她的眼泪一滴一滴落在他的衣襟上,她喃喃的叫了声“哥哥”。周衍照的声音很轻,却特别的清楚:“你是不是早就猜到了?”

    “我不想听……”周小萌声音尖锐,她捂住耳朵:“我不想听!”

    周衍照伸手将她搂进怀里,她狠狠咬在他肩膀上,咬得牙齿穿透皮肉,血腥渗入齿间,仿佛唯有此可以发泄心中的恨意和恐惧。他将她抱得很紧,像安抚婴儿一般,轻轻拍着她的背心,在她耳边低语:“别怕,这世上再没有一个人知道了。”

    “你不能因为这个……杀掉妈妈……”

    他亲吻着她的耳廓,说:“不会再有人知道。”

    周小萌哭了片刻,最后被他搂在怀里睡着了。

    她只睡了短短一小会儿,就马上被惊醒:“哥哥!”

    周衍照应承着她,他温暖的掌心摩挲着她的脸,让她渐渐的恢复镇定。她怔怔的看了他片刻,问:“是真的吗?”

    “DNA报告在蒋庆诚手里,所以我要拿回来。蒋泽不知道这件事,我答应蒋庆诚杀掉蒋泽,他答应将报告还给我。现在已经没什么问题了,我故意放走了蒋泽,他知道了山上的事是蒋庆诚和我联手,自然会回去解决蒋庆诚。”

    “蒋庆诚不会告诉蒋泽吗?”

    “蒋泽不会再相信他,他也不会再相信蒋泽。”周衍照说:“你放心,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盯着蒋庆诚,哪怕蒋泽杀不了他,杀手也会趁机动手的。”

    周小萌搂紧了他的脖子,说:“我们一起走吧,去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永远不回来了。”

    “好,去泰国。”周衍照抚摸着她的头发:“我已经让人安排船了,等这两天风头过去,我们就走。”

    周小萌昏昏沉沉又睡了一会儿。似乎听到是小光进来,对周衍照说:“萧思致回来了,警察这时候把进城出城的路都堵了,搜查的很厉害。”

    周衍照神色很放松,说:“那让他进来,看看小萌。”

    萧思致的神情却有几分紧张,一进来就跟周衍照打招呼:“十哥!新闻都开始播了,说山顶发生枪战,警察开始大面积搜山了。咱们要不要换个地方?”

    “不用,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周衍照说:“你别害怕,警察上山也查不到什么,满地弹壳,全是从东南亚走私进来的军火,他们找不到什么线索。”

    他们说话的声音很低,周小萌不想和萧思致说话,所以一直闭着眼睛一动未动。等萧思致走后,她才翻了个身。

    周衍照坐在离病床不远的沙发里抽烟,屋里窗帘拉得严实,他一个人坐着的时候,总显得十分孤寂,灯光将他的影子拉得又细又长。她鼻尖发酸,又叫了声“哥哥。”

    这次周衍照没有应她,他大约是想到什么,正在兀自出神。过了片刻才抬头,慢慢看了她一眼。周小萌说:“我们现在就走吧。”

    “别傻了,现在满城都是警察。”周衍照安慰她:“等两天也是一样的。”他替她掖了掖被角:“别担心萧思致,到时候我把他支开就行了。”

    周小萌愣了一下,她问:“那爸爸呢?”

    “小光会照顾他。”周衍照的神色阴郁,他说:“要是过几年外头环境好,把他接走也行。”

    “其实我想不明白。”周小萌低着头,声音又渐渐变得迷茫:“爸爸为什么要那样对妈妈……为什么他要杀掉我爸爸……”

    “也没什么想不明白的。”周衍照又点燃一支烟:“他那么喜欢你妈,眼睁睁看着她嫁给别的男人,能忍三年,真是奇迹。换作是我,没准婚礼前就动手了。萧思致运气好,前阵子要是他再过份一点点,没准我也让人捅他十几刀,或者把他装麻袋里,系上块预制板扔进南阅江。”

    周小萌沉默了良久,才说:“讨厌!”

    周衍照戳了一记她的脸:“以后我让你讨厌的日子还多着呢!”

    周小萌笑了笑,她笑的时候十分恍惚,周衍照也看出来了。可是他能做的,只是用力抱紧她,将她抱得更紧些,说:“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

    “我想去看妈妈……”

    “现在还不行,等警察走了,我陪你去。”

    “她没过过什么顺心日子,一直在受苦……小时候我不明白,等长大了,我也没办法照顾她……”

    “每个人都是自己选的,当初她如果选了别的路,也许就不会这样。”

    “如果她选了别的路,也许这世上就不会有我了。”

    “所以,”周衍照的吻轻轻的落在她的发梢:“这辈子遇上最重要。其它的人和事,都下地狱去好了。”

    “妈妈为什么会嫁给爸爸。”

    “那得问她自己才知道。”周衍照知道她情绪不稳定,所以轻言细语:“我们不说她了,你想吃什么吗?我让人去买。”

    “我想吃面条。”周小萌喃喃的说:“哥哥你煮面条。”

    “好,我去煮面条。”

    他们是在一家私人诊所里,开诊所的医生是老熟人,十来年的交情,把诊所后头自己的一幢小楼让给他们住。一楼就有厨房,周衍照打开冰箱看看,没有面条,倒是橱柜里放着几包方便面。周衍照打开煤气灶,找了个锅坐上,开始烧水,这时候小光进来了,给他帮忙。

    “外头情形怎么样?”

    “满城的条子,据说专案组又抽调了人手来,部督大案,限时侦破。”

    “影响太恶劣了。”

    “是啊。”小光没什么表情:“市区枪战,好在不是在闹市区,但是也够他们忙一阵子的了。”

    “姓蒋的怎么样?”周衍照接过小光拆开的方便面,将面饼扔进水里,调料什么的却没用,随手洗了一把葱,搁在砧板上切得七零八落的,长长短短。

    “没动静。蒋庆诚是惊弓之鸟,现在连别墅都不住了,住在市中心的老房子里。”

    “粥铺上的那一家?”

    “对。”

    “挺念旧的。”

    “十哥你也挺念旧的。”

    周衍照扔掉烟头,终于看了小光一眼,说:“有话就直说。”

    “你就不能利索一点告诉她,其实咱们到医院的时候一片混乱,不知道是谁拔掉氧气管。”

    周衍照笑起来,他笑得挺开心似的,露出最里面尖尖的虎牙,说:“不懂了吧,她要是听见这么含混的说法,心里不知道又要拐多少念头多少弯。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我不杀谁,谁因我而死?反正是我的债,我认了得了。”

    “你就不怕她真恨你?”

    “她都恨我这两年了,还能怎么样?”周衍照重新点上一支烟:“再说了,当年是我给妈一枪,无论如何,这账我赖不过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