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爱情的开关 »  第四十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四十章

小说:爱情的开关作者:匪我思存
返回目录

    周小萌晚上睡得早,半夜突然醒过来,才发现周衍照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正坐在角落的沙发里抽烟。看她醒来翻身,他才把烟给拧了,周小萌很大方将床让给他一半。床窄,他又重,躺上来的时候整张床似乎都微微往下一沉。他伸出一只胳膊搂着她,另一只手一直没动,大约是肩膀上有伤,于是她主动伸出手抱住他,将脸贴在他的脖子上,颈间脉搏跳动的声音几乎清晰可闻,让她觉得安心。她问:“怎么又抽烟。”

    “明天晚上咱们就走了。”周衍照像在讲一件寻常事。周小萌突然打了个寒噤似的,喃喃的问:“以后都不回来了?”

    “三五年内,还是别回来。”

    “怎么突然这么急?”

    “船都安排好了,明天是个机会,据说明天警察都有事要忙,趁这个机会走掉。”

    周小萌没有说话,只是抬起头来寻找他的嘴唇,周衍照虽然被她吻着,却有点心不在焉似的。周小萌停下来,问:“怎么了?”

    “你妈妈还在殡仪馆,你要不要去看看?”

    在黑暗里,周小萌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不过黑暗可以隐藏很多东西,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喃喃的问:“会不会很危险?”

    “要看怎么安排……警察也不见得成天盯在殡仪馆里。”周衍照下了什么决心似的,说:“明天我陪你去吧。”

    “不,我自己去就行了。”

    “姓蒋的那边还没死心,还是我陪你去吧。”周衍照安抚似的拍了拍她的背:“没事,别怕。”

    周小萌将他抱得很紧,他都觉得有点难受了,于是吻着她的额头,又说了一遍:“没事,别怕。”

    在黑暗里,周小萌的眼睛也是亮的,像是有泪光似的,她的声音很轻:“哥哥……”

    “嗯?”

    “我喜欢你。”周小萌的声音就在他的胸前,暖暖的,带着呼吸的香:“我一直就喜欢你。其实我也闹不明白,为什么你做了这么多混蛋事,我还是喜欢你。”

    周衍照无声的微笑,他什么都没有说。

    周小萌说:“蒋庆诚手里的东西,要是拿不回来,就毁掉吧。我不在乎,我现在都有点后悔了,应该让别人都知道,你不是爸爸的儿子,我才是爸爸的女儿。”

    “瞎说。”周衍照安抚似的,箍紧了她:“我是爸爸的儿子,你不是他女儿,所有债是我的,人情是我欠的,有仇的,有怨的,都该冲我来。”

    周小萌再没有说什么,只是用嘴唇封住他的嘴。她吻得十分缠绵,周衍照都觉得她几乎从来没有这般温柔过,就像是水一样,要将人溺毙其中。

    夜风这样温柔,秋月的淡淡光晕隔着窗子映进来,周小萌将头搁在周衍照的胸口,他已经睡着了,一只手还握着她的手,将她大半个人环抱在怀中。她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两个人决心逃走的前夜。他半夜翻窗到她的屋子里来,她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就坐在黑暗里看着她发呆。

    “你怎么不睡啊!”周小萌娇嗔:“明天早上的飞机,你不是说要比我更早溜出门,好去机场等我吗?”

    “我睡不着。”他笑起来,牙齿在淡淡的月色里一闪,说:“一想到要跟你过一辈子,我就睡不着。”

    “你不睡我可睡了。”周小萌脸红了,掀起被子蒙住头。其实她也没睡着,他翻窗进来的时候,她心跳得都快从嘴里蹦出来了。

    那时候在想什么呢?他会不会俯身吻一吻自己?又甜蜜又盼望又觉得羞愧……一辈子啊,明天就在一起了,一辈子。那么他吻一吻自己,也是不要紧的吧?可是最后周衍照还是老老实实,坐在沙发里,竟然就那样坐了一夜。

    那一夜的心情她或许永远也不会忘记,既盼着天亮,可是又盼着天永远不要亮,那是他们破天荒地独处一夜,两个人的眼睛里都是血丝,可是黎明来的时候,他踏树而去,最后回首冲她一笑。

    这世上所有人都不会知道,周衍照还有笑得那么傻,那么开心的时候,就像全世界所有的宝,都捧到他的面前,他笑得简直见牙不见眼,那时候周小萌就想,真可惜啊,没有把他的这个笑容拍下来。等到八十岁的时候拿到儿孙看,也会觉得有趣吧。

    不过她想,还好,来日方长。来日方长,有大把的时间和机会,再逗得他那样开心的笑,愿意让她拍照。

    那时候他们都不知道,命运会突然迎面痛击。那时候他们都不知道,等待他们的,原来并不是来日方长,而是朝夕妄想。

    第二天他们两个人出门很小心,小光都没有跟着,周衍照穿了件卫衣,又是牛仔裤波板鞋,打扮的跟学生似的。周小萌倒把刘海梳下来了,厚厚的一层遮掉额头,又化了一脸的大浓妆,周衍照看她寸许长的假睫毛都觉得好笑,说:“非主流?”

    周小萌有些着恼似的,说:“你才非主流!你们全家非主流!”

    周衍照也不恼,反倒笑了:“我全家不就是你全家吗?”

    外面的街市就像往常一样热闹,因为要开国际展览,所以街上的人和车都比平常多。大量警力去了展览馆附近,地铁等人流集中的地方,也加强了安保。他们两个在公交站等车去郊区,这是这个城市最好的季节。空气里有着秋的醇厚与香气。路旁的水果摊上还在卖凉茶,各种各样鲜亮的水果摆得整整齐齐,周小萌买了一杯甘蔗汁,插上两根吸管,两个人站在街头喝完,亲亲热热,真的好似一对小情侣。周衍照想起少年时放学,总能看到周小萌嘴馋吃零食,后来他总记得给她带一份肠粉,现在那家小店,早就已经关张了吧。如果将来有机会,真应该去找一找。

    公交车上人多,周小萌靠窗站着,周衍照就站在她身边,刹车的时候总会有很多人挤过来,他的胳膊搂着她的肩,替她将人潮挡住。周小萌的头发很香,他忍了好久才趁人不注意吻了一吻她的发顶。大约是痒,她抬头瞥了他一眼。

    换了三趟公交才到殡仪馆附近,商店里卖花圈与金锭,周小萌掏钱买了一束白菊花,周衍照一直觉得她会哭,但大约是叶思容卧病的时间实在太久了,久到周小萌已经被动的接受了现实,进入殡仪馆之后,她神色肃穆,眼圈发红,但是一直没有哭。

    叶思容的遗体在6号厅里,旁边的5号厅在开追悼会,有不少人。他们装作是来吊唁的亲友,混在人堆里站了一会儿。周衍照仔细的观察,觉得没什么异样,于是轻轻的拉了拉周小萌的衣角。

    周小萌跟着他进了6号厅,6号是个小厅,里面没有开灯,光线很暗,也只有一具冷冻棺搁在那里,孤伶伶的。周小萌刚刚把白菊花都放在了5号厅,只留了一支悄悄带过来。冷冻棺里的叶思容就像在病床上一样,安静的,没有声息的,隔着玻璃罩,沉睡着。

    周小萌趴在棺盖上,眼泪终于流了下来。从很小的时候她朦胧就知道,爸爸不在了,死了,死了就是永远也不会回来了。后来再有周彬礼,虽然待她很好,但心里总觉得那到底是不一样的。这世上离她最近最亲密的亲人仍旧是妈妈,叶思容出事的时候她嚎啕大哭,到现在周衍照的身上还留着当时她抓出来的伤痕,她当时就像只小豹子一样,扑过去就咬,咬得他拉都拉不开她。只是几年过去,伤疤淡去,痛苦却丝毫没有减退。她哭得将额头抵在棺盖上,全身都在发抖。

    人在最痛苦的时候,其实是发不出任何声音的。周衍照听到她手机在震动,可是她伏在棺上,一动不动,只是任由眼泪狂奔。

    他弯腰想要安慰她两句,又觉得说什么都不太合适。只是他刚刚一俯身,突然听到周小萌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他简直是从她的唇形里分辨出她说的是:“快走!”

    他怔了一下,几乎是电光火石的瞬间,突然明白过来。他伸手抓住她的胳膊:“走!”

    周小萌很顺从的被他拉起来,但是太迟了,他们还没有冲到门口,5号厅和6号厅之间的墙突然爆裂,那是专业的工具爆破才会达到的效果,冒着浓烟的催泪弹滚进来,瞬间让人觉得呼吸困难。周衍照反应很快,一脚踹开旁边的窗子,拉着周小萌越窗而出。周小萌被呛得咳不停,子弹嗖嗖的从身边掠过,火力太猛,几乎织成一张无形的弹网,他们重新被逼回了屋子里。周小萌被熏得什么都看不见,但听到周衍照开枪还击。他身上总是带着武器,这么多年来谨小慎微,到底最后派上了用场。周衍照拉起她的衣领捂住她的嘴鼻,周小萌觉得窒息,可是又没有办法,紧接着觉得身上一冷,不知道被推进什么里,气味很冷很干,刺眼的浓烟也没有了,她睁开眼才发现自己竟然被推进了棺材里,棺材外四处都是浓烟,什么都看不到。叶思容就躺在她身边,冰冷的脸庞熟悉而陌生,周小萌大哭起来,捶打着棺盖,可是周衍照不知道在上头压了什么重物,她拼命也推不开。

    手机还在震动,她一边哭一边接电话,萧思致的声音里透着焦虑:“为什么不按计划先出来?”

    “我要跟哥哥一起!”

    “你……”萧思致大约觉得匪夷所思,一时竟然连话都说不出了。

    周小萌把电话挂断了,手机拼命的震动,枪声隔着玻璃罩,响得沉闷而悠远,她用力捶着棺盖,一下比一下用力,但那冷冻棺都是有机玻璃,又厚又硬,她捶得手上青了,紫了,流血了,棺盖还是纹丝不动。周小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最开始叫“哥哥!”后来就叫“周衍照!”一遍遍的叫“周衍照!”

    她从来没有用力的呼唤过,呼唤着这个名字,可是没有人应她,枪声渐渐的稀疏下去,只有她自己凄厉的声音回荡在棺材里,她嗓子哑了,再没有力气了,只是双手在棺盖上乱抓。棺内的空气十分有限,她折腾了这么久,氧气渐渐耗尽,她在缓慢的动作中逐渐昏厥,最后的印象是自己仍旧死死抠着棺盖,两只手上的指甲都抠掉了,指头上全是血,可是她终于不能动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