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 »  第四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四章

小说: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作者:杀小丸
返回目录

    御之绝脱衣服速度很快,但是穿衣服的速度却很慢,一举一动都透着贵族派头。

    凌夏也不好意思多看,赶紧把视线转到一边。等他看到对面一个清晰的镜子时都傻了——擦,亏得是刚才御之绝能亲的下去啊!

    这个异界的镜子不是铜镜,而是特殊的能量石做的,效果和水银的差不多。

    镜子里的人头发带着营养不良的黄,瘦的跟骷髅似的眼圈有些凹下去,显得眼睛很大,细胳膊细腿的没一点看头。除了苍白的肌肤,整个是一非洲难民的形象……

    当年那副皮囊还好,但是现在,他不得不服御之绝的心理素质啊!

    当御之绝又过来抱他的时候,凌夏赶紧说:“还是背吧。”

    御之绝顿了一下,还是把他抱了起来,用唇贴了贴他的额头说:“我想看着你。”

    要死了……明明早就过了那种青春悸动的年纪,怎么现在因为这毛头小子的一句话就心跳加速了?凌夏故作镇定道:“去哪里?”

    “我的住所。”御之绝慢慢往外走,“你需要好好调养。”

    原来这温泉池就在御之绝的寝宫后面,凌夏现在有无数问题,但是也许是温泉的药用作用,他很快就疲倦地睡着了。

    御之绝坐在床头握着他的手,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脸,凌夏心里隐隐有个念头:魔尊也好,教主也罢,平时是这么闲的吗?

    等他再次醒来,御之绝居然还在那里坐着,腰身挺的笔直,很快托着他的头让他靠在自己怀里,端起一碗汤喂他。

    被人这么小孩似的伺候着,凌夏是各种不自在,他并不习惯给人添麻烦。

    盛汤的瓷具十分精美,而且汤的温度适中,也不知道什么材料做的,喝了就觉得一股暖流流向全身,全身都很舒服。御之绝见凌夏喝的香甜,眉宇也带了些淡淡的笑意,挥手让人又送了一份。

    凌夏好奇地看了一眼,近身伺候御之绝的人统一都带着银色面具,紧身利落黑衣,毕恭毕敬的半低着头,一个眼神都没有投过来。

    这次凌夏喝了一半就喝不下去了,他仰头看着御之绝道:“阿绝,我睡了多久,你一直没休息吗?你还没吃东西吧?”

    “没多久。”御之绝言简意赅道,用锦帕擦了擦凌夏的嘴角把他放回去,“你现在要多吃多休息,才能恢复的更快。”

    他说着随手端起剩下的半碗汤,慢慢喝了起来。

    ……听起来怎么这么像养猪?而且御之绝是洁癖属性,这么喝自己剩下的东西真的没关系?

    也许御之绝是看出来他的腹诽了,只是用修长好看的手指上下滑动着摸了摸他的肋骨,评价道:“你现在太瘦了。”

    又来了,那种被调戏落在下风的感觉……

    凌夏痒痒肉被摸,瑟缩了一下,很没出息地“嗯”了一声。说实在的,他现在有点不知道怎么跟御之绝相处才合适,不仅仅是兄弟成情人,还有五年的变化。男女恋爱都没经验,一下子就跳到男男……他知道的那一套在这里都不适用……

    很快又有人送来洗漱用品什么的,甚至还有个雕花的夜壶。

    御之绝毫不犹豫地要给凌夏解开衣服,凌夏是真要吓尿了,这种事情再亲近也不好意思吧?何况他又不是真的瘫痪在床,手用用劲还是会动的。

    但是御之绝的态度非常强硬,一手握着夜壶一手托着那里。

    凌夏十分无语,呐呐道:“你这么看着我那个不出来……”

    御之绝终于是走出去了,凌夏也不敢看他的表情。

    终于搞定了一切,御之绝很快替他解开外衫,顺手把帷帐打开了,很自然地把他抱在怀里。

    封闭的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人,而且两人的姿势简直跟老夫老妻似的……凌夏囧了一下,御之绝不会准备这段时间里都这么亲力亲为地照顾自己的起居吧?

    他抬头看着御之绝的形状优美的下巴道:“阿绝,你现在,是……”

    御之绝心一沉,用手抚着凌夏的背,仔细打量他的神色:“嗯,乾坤教的教主。”他低下头闻了闻凌夏的发顶,清新的药草带了些硫磺的味道,仍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当年醒来,他已经被明泽带到了魔修道的地方,而且告诉他,那个药人被圣女峰的人杀了。他呆呆抱着凌夏的尸体,不知道过了多久,恨不得让这个世界覆灭了,全为这人陪葬。

    隐隐中他好像又出现了一次上次那种力量,周围似乎响起了许多的惨叫声,有人踏着黑色火焰靠近,跪下告诉他,这个药人没死,还能救活。

    他终于安静了下来,只是凌夏虽然宛若活人,却无论如何也不苏醒。

    他想尽了一切办法,抢来了雪山派的千年寒玉,茯苓帮的千年灵草,把药王殿的药用泉眼移植过来……但是凌夏始终都是不醒。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人终于是醒了,而且还答应了自己!

    只是……在夺取力量的路上,他的手上早已沾满了鲜血,已与整个所谓的名门正派为敌。

    他是不在乎这些,可是这人心肠这么软,知道了还会接受自己吗?

    如果拒绝自己的话……不管这次手段如何,他是绝对不会让这人再离开自己!

    凌夏脸色并没有什么异样色彩,既然选择接受御之绝,自然考虑到了御之绝的身份。乾坤教是整个魔修道首位的大教派,御之绝是在二十岁的时候举行过封魔仪式后才正式成为魔修道三十六岛七十二洞的大大小小门派的魔尊大人。

    反正有他在,总不会让御之绝变成那么悲剧的结局的。

    他点点头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哦,那么阿绝应该很忙吧?”

    御之绝确定凌夏的确没有生气怀疑的表情,心里不免惊诧。他轻声道:“嗯,不过那些你都不用理会,我会处理好的。”

    凌夏点点头,闭上眼睛道:“嗯,我自然相信阿绝的。”

    连着休养了半个月,凌夏都不知道灌下去多少好东西,终于能行动自如了,骷髅般的脸上也总算是长了一点肉。只是他的起居饮食御之绝都是亲力亲为,从不假手于人,凌夏觉得自己那老脸已经丢光了。

    御之绝每天看他睡着的时候就去处理公务和练功,出去的时间也不长,看起来倒是精神奕奕的。凌夏挺心疼他的,总是催促他忙的时候不要管自己,他现在虽然精神力还不能使用,但是好歹不是什么都不能干的废物了。

    奈何他的话现在在反派大人那里根本没多少分量,御之绝还是我行我素的,每天总是对待玻璃人一般对待他,唯恐他出什么问题似的。

    御之绝经常长时间地凝视他,还时不时地摸摸他的脸庞或者眼睛,好像在确定什么似的。凌夏知道他现在其实极度没有安全感,就更心疼了,忍耐着两人天天连体婴般腻腻歪歪的。

    有时候他也觉得挺奇怪的,自从他回来后,除了刚开始在温泉里不和谐了一次,两人同寝同食这么多天了,御之绝也就每天挺单纯亲亲他抱着睡,再也没那啥了。就算再去温泉里治疗清洗,御之绝也没再失控过。凌夏开始每天还神经紧张的,后来就睡的十分安稳。

    虽说是松口气,但同时也有些郁闷……是不是御之绝现在对自己,没那方面的兴趣了?书里的反派大人还真是孤独终生的……

    难道他洁癖的程度已经到达只能接受精神恋爱了?想到这里,凌夏顿时一脸血。

    一天晚上御之绝照样是把他搂在怀里,凌夏隐隐能感觉到身下坚实有力的肌肉。想起御之绝小时候那小细胳膊小细腿的,他忍不住好奇地捏了捏御之绝的腰。即使隔着薄薄柔软的寝衣,也能感觉到那里手感十分好,肌理分明摸起来十分地柔韧,口水。

    御之绝很快捉住他的手,声音似乎略微有些低沉:“你在做什么?”

    说不羡慕嫉妒恨那是假的,凌夏抬起头笑道:“阿绝真的长大了。”

    他说着抬起头,顿时看见那双漂亮的凤眼正灼灼地盯着自己。御之绝白色寝衣的领口半敞着,露着性感的锁骨和一点胸肌,头发丝绸般散落在枕边。

    凌夏突然觉得呼吸有些困难。

    “我自然早就长大了。”御之绝很快松开他的手,把他揽在怀里,“你快些睡,早些调养好。”

    凌夏无语,他从没这么闲的无聊过,每天除了吃就是睡的。当年面具人给他炼制的空间链子御之绝都好好收着,但却下了禁制严禁他打开,说是他现在虚空的身体很不适宜继续炼器。

    他是实在睡不着,一个姿势躺久了也容易累,奈何御之绝的手一直放在他腰上。凌夏小心地翻了几次身,唯恐吵醒了他。

    御之绝忍不住按住他,低声道:“睡不着吗?”

    凌夏一惊,抱歉道:“我吵醒你了?”

    “不是。”御之绝翻身把他压在身下,华丽性感的声线在密闭的空间内无端带了些诱惑的低哑,“你再蹭下去,我不知道会做出些什么。”

    啥?!凌夏眼瞳一缩,御之绝在他唇上蜻蜓点水般碰了一下,很快就离开了,仍是把他揽在怀里。只是这次却搂的更紧了,似乎防止他再乱动。

    凌夏觉得一股热血冲头,不受自己控制地结结巴巴道:“阿绝,你、那个不想吗?这么多天都没那个……”

    他还没说完,就觉得腰上的手一紧,对方的体温似乎瞬间就热起来了。

    “想,每天都想……但是你的身体还没复原。”

    钻在耳朵的声线太诱人了,凌夏的心跳不由开始加速,脸也跟着热了——御之绝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御之绝头一低,居然轻轻咬上了他的耳垂:“每天都想要你,吻你,想把你吞下去……”

    敏感的耳垂处暧昧湿热的触感让凌夏不由战栗了一下,御之绝说的话太直接了,让他臊的不行,但是奇异的,身体却也跟着热起来。

    擦,这孩子从哪里学来的调情手段?完全抵抗不了好么?

    他赶快伸手想要挡住,御之绝却顺势将他的手指含在嘴里,轻轻裹住用舌头舔了几下,指尖上的触电般的酥麻感传到大脑,凌夏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艰难而狼狈道:“哦,我知道了,那么休息吧——等我恢复了再说。”

    “……”他能感觉到,这句话出来御之绝的脸都黑了。

    御之绝很快抓住他的手缓缓下移,伸进寝衣内,握住。他哑声道:“已经完全挑起来了,你要负责。”

    掌下挺立的东西比记忆里的触感要大上很多,在他掌心微微跳动着。凌夏一个激灵,被烫的下意识想缩回手。

    御之绝已经握着他的手开始动起来,一边动一边侧过身吻他的脸和脖子。

    等到手都麻了的时候,御之绝总算是出来了,低低喘息了几声,声音却是异常性感。凌夏有些呆傻地抬头看他,御之绝的好看的凤眼微微眯着,嘴唇半张,让他胸口一阵发紧。

    “今天先这样吧。”御之绝替他擦了擦手,在他唇上亲了一下,漫不经心地把汗湿的头发拨在身后,语气带了些欲求不满的意味,“等你身体复原些,我们再做全套。”

    啥?!凌夏一阵毛骨悚然,身上的热意顿时散了,吓得差点没蹦起来。

    擦,全套的意思是什么?

    这是……要把兔子养肥了再吃的意思?

    作者有话要说:

    先更了后修改o(n_n)o~这尊是一个狗血剧~~~

    至于上一章有姑娘提出来刚醒来就能快|感啥的,捂着脸说,只是有感觉,不一定能出来~~

    谢谢wantwaitting姑娘的地雷~~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