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 »  第九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九章

小说: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作者:杀小丸
返回目录

    唇齿下的肌肉柔韧而且弹性,刚咬上去的时候时候似乎绷紧了一下,但很快就放松了下来,似乎是让他使劲咬的意思。

    听着御之绝狼狈而温柔的安慰,凌夏终于呐呐地松开口,很丢人地承认,刚才御之绝掰开他腿的时候,他又伤心又害怕的,吓得内脏抽搐着几乎都缩成一团了。

    他红着眼睛使劲想要推开御之绝,对方却仍是死死地把他压在怀里,似乎唯恐他跑了一般。

    凌夏深吸口气,无论如何,不管死心不死心的,总是要问清楚才能做决定。

    他直起腰,看着御之绝的眼睛道:“阿绝,你要、要成亲了吗?”尽管努力想用平静的语调,但是说出的话却仍是一丝梗意,凌夏懊恼地都想给自己两巴掌,太丢人了!

    御之绝的表情看不出什么波澜,只是眯着眼睛,一副默认的样子。

    凌夏的心顿时跌入谷中,他强笑一下,嘴里说着自己也不懂的话:“那我要说恭喜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昭告天下都不告诉我……娶了人家姑娘以后,一定要好好待她……”

    “你在伤心。”御之绝眼瞳微微放大了些,清澈的眼瞳清清楚楚倒映出凌夏的脸,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根本掩饰不了。而且他的语调轻描淡写的,仿佛说着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却是无情地把凌夏最后一片遮挡伤口的纱布也给掀了起来,露出血淋淋的伤口。

    凌夏脑中属于理智的弦彻底崩断了,他一把把御之绝扑在床上,用手肘顶着他的脖子嘶声道:“老子就是在伤心怎么样?御之绝你这混蛋王八蛋!你以前说的都是骗我的对吧?骗人好玩吗?混蛋!畜生!……”

    他也顾不得丢脸不丢脸,眼泪跟不要钱似的瞬间充满了眼眶,嘴唇抖个不停。亏的是身边没有武器,否则非一刀捅死这王八蛋!

    御之绝抱着他翻个身,把他重新抱在怀里,凌夏气的头昏脑胀的,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闭着眼睛背部不住抽搐着。

    “不要哭了。”御之绝心里一揪,索性低下头吻去对方脸上那些晶莹,奈何怎么都舔不干净,他顺着凌夏单薄的背脊来来回回抚摸着道,“我哪个女人都不会娶。”

    凌夏愕然睁开眼睛,立刻看见御之绝眉宇间的喜气,简直跟要手舞足蹈似的。他晕头转向地搞不清楚状况,眼睛通红着机械地重复道:“不娶?”

    御之绝别过脸耳尖有些红:“你有多喜欢我,我已经知道了。”

    “……”凌夏气的无语,这是重点吗?他哑声道,“你别想骗我,那联姻的通告不是你写的吗?你、你今天穿的不是喜服?”

    御之绝蹙着眉毛,似乎在考虑怎么说,半晌才道:“是我写的,不过……”

    凌夏已经快崩溃了,用力扯住御之绝的中衣领口道:“到底怎么回事?你必须说清楚!”

    “这次联姻是假的。”御之绝并不想说太多,那些血腥肮脏的事情他不想让凌夏知道。这人只要好好呆在阳光下,每天对着自己笑就行了。

    这么简单的回答凌夏自然更不解了,咬着牙继续问:“为什么?还有,你为什么要封印我的力量?这些必须要告诉我!我们现在这样……”

    他说到后面,已经说不下去了。

    御之绝现在是乾坤教教主,很快也将成为魔教魔尊,必然会有很多秘密。但是,这样的事情再来几次的话,他们之间又该如何相处呢?他不是矫情的人,既然打算接受御之绝,自然也会接受那些事情……难道以后继续跟傻瓜一样呆在这所豪华的宫殿里,每天发着呆等着御之绝回来吗?

    御之绝无奈,低下头细细亲吻着凌夏的额头道:“我准备你身体好点的时候就解开的,你心脉受损太严重了,能保住命已经是万幸了,我不想你劳心……余家的事情我也告诉你好不好?”

    实际上,这桩联姻只是个双重陷阱。毒王余家实力日益扩大,在过去的十几年合并了数个门派,已经不把乾坤教放在眼里。所谓的联姻,也不过是给余家叛变的机会,将之一举铲除罢了。

    御之绝简单说了几句,凌夏不傻,顿时明白了。

    在这个异界,门派就是权利,争权夺利这种事情在哪里都是正常不过的事情。他简直可以想象一下那些场面……他结结巴巴问:“那你这样跑出来,那边?”

    “已经解决了。”御之绝不在意地抚着凌夏的背心道,“时间提前了。现在左右长老、六位护法壮中的三位都已归位,收拾个余家只是小事情。”

    凌夏顿时紧张起了,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吗?计划有变的话,会不会影响很大?

    他哑着嗓子问:“……那你,受伤了没有?”

    御之绝手一顿,然后果断道:“没有。”

    没有才有鬼!凌夏坐起来使劲扯掉御之绝的中衣,顿时愣住了,御之绝的背部居然有一道手掌长短、二寸多宽的狰狞血口!御之绝根本没有包扎,只是用精神力简单止了一下血,白色的中衣后面还染了一片血迹。

    御之绝表情明显有些难堪:“所以说不是喜服,只是简单取了件红衣套上了……”

    因为不想让人发现自己身上受了伤,所以下意识就选择了红色,没想到让凌夏彻底误会了。

    凌夏现在简直都不知道用什么表情了,这得多大的乌龙啊?而且御之绝这死孩子伤成这样,刚才还有兴致拉着自己干那档子事……服了!怪不得御之绝把他剥的光光的,自己还穿着中衣……混蛋!

    “伤药在哪里?”凌夏已经彻底恢复了镇定,只是眼睛还是红红的。

    御之绝一直在小心观察他的表情,听见这话稍稍放了心,把伤药递了过去。

    凌夏坐在他身后先用湿毛巾轻轻擦掉伤口周围的血迹,又小心翼翼地把伤药涂了上去。那伤口他看着就疼。御之绝现在这么乖乖坐在他身前,倒像是几年前那个倔强又让人心疼的孩子。

    还是不一样了……御之绝现在背脊宽宽的,肌肉线条流畅而优美,已是能撑起一片天的男人了。

    处理好了凌夏就对着墙壁躺了下来,随手拉起薄被盖在自己身上。

    他觉得特丢脸,刚才那个怨妇的样子……脸上的热度简直都能去煮鸡蛋了。

    摔!都是御之绝这死孩子不好!现在居然这么玩心眼……刚才他要不是故意的,自己就跟着他姓御!

    御之绝很快跟着挤了过来,同样缩在被子里,把手放在他的腰上。

    凌夏身体一震,心跳不由开始加速,条件反射地往前面缩了缩,御之绝跟着往前面挪。两个人一人退一人进的,尽管那床大的夸张,凌夏还是很快被御之绝挤在墙角的帷帐处。

    御之绝把一手揽住他腰,另一只手绕到他脖子下,牢牢地将他固定地在自己怀中,两人的身体紧的简直密不透风。

    凌夏也不敢挣动,怕御之绝碰到伤口,对方热烫的呼吸喷在敏感的后颈上,他觉得自己突然有些口干舌燥,紧张地握住了拳头。

    “我好开心。”响在耳边的低沉磁性的声音明显带着喜悦,“凌夏也很喜欢我。”

    凌夏耳朵也跟着热了,现在处处落下风有木有?他有气无力“嗯”了一声。不喜欢劳资干嘛答应跟你搅基啊魂淡?

    御之绝忍不住上前亲着他的背脊,用轻的像耳语的声音道:“我好想要你……想亲你想抱着你……我们现在做好不好……”

    低沉的声音跟加了丝绸的触感似的,充满了诱惑,勾的人心痒痒的。凌夏心砰砰跳了几下,御之绝现在怎么这么会勾引人啊?

    他跟透不过气似的脑袋晕晕的,脱口而出:“你现在还受着伤啊……”

    “那就等我伤好了。”御之绝嘴角微微扬了起来,眼睛的精光简直跟狼似的,“下次我一定会很小心——不会让你疼的。”

    凌夏瞬间清醒过来,顿时惊出一头冷汗。他怎么感觉自己被绕进去了?而且御之绝那恐怖的非人类的恢复力……这伤口不出三五天就会好吧?

    但是没等他懊悔,御之绝就把头贴在他背上,低声说:“凌夏,我喜欢你。”

    摔啊!扛不住了!劳资抗情话的免疫力一点都不高啊!

    最后凌夏也就面红耳赤地回了一句:“我知道的,我、我也喜欢阿绝。”

    凌夏明白这次事变在整个魔修道都是一件轰动的大事,御之绝应该出面处理好后面的事,不然其他的小门派都会恐惧生疑。而且现在陪着自己呆在宫殿中,肯定影响他立威站稳教主之位,于是他就催促着御之绝赶快出去。

    他现在对御之绝没有任何助力,总不能老拖他的后腿吧?

    御之绝黑着脸出去了,只是把他按在床上又亲了足足十分钟,凌夏差点没被吻得晕过去。

    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不过御之绝总算是解开他身上的禁制封印,再三强调他能不能劳神。凌夏一一答应了,看着跟自己家长似的御之绝,忍不住好笑。

    在议事殿,御之绝坐在高高的座椅上,双腿优雅地交叉着,听着白渊护法明泽的汇报,眼睛渐渐眯了起来:“余家长女失踪了,这是怎么回事?分派的任务其他长老护法均已完成,为何在白渊护法这里出了纰漏?”

    余家长女就是他这次要“联姻”的对象余飞雁,和青冥护法克兰敏尔白在魔修道齐名,擅长用毒,野心颇大,实则是余家的继承人。

    明泽低头道:“属下无能,没料到她居然有替身。教主放心,属下定将此女捉回斩草除根。”

    “十天。”御之绝习惯性地手放在靠椅上,用食指点了点脸颊,微微笑了起来,“十天内,不论生死。”

    明泽毫不迟疑地单膝跪地:“属下领命!”

    他仰慕而专注地看着座椅上高高在上充满王者气息的御之绝,眼神甚至出现一丝痴迷。

    这是他将跟随的必将称霸这个世界的霸主,这是他的王。

    听着其他护法的汇报,御之绝愉悦地听着,其实心神已经飞到寝宫了。

    那个人已经答应自己了……这个伤口大概三天就会痊愈吧?

    他简直迫不及待想结束这个无趣的会议,想快些回去。

    明泽敏锐地察觉到了教主脸上的笑容似乎与往日不同,但也说不出来。

    那个药人的确是对御之绝影响太深,他当年当机立断震碎了那药人的心脉,确定他彻底死亡。但是让他意外的是,苏醒后的御之绝简直跟丧尸了五感似的,只是抱着那个药人的尸体枯坐着,燃烧的无垠之火活生生将数十个教众烧成灰烬,任何人的话都听不见,再这么下去他自己也会被阴冷的火焰吞噬掉。

    亏得左长老褚印灵机一动,骗御之绝说那药人一息尚存还有救,他趁机将提炼的傀儡之魂注入那药人尸体,造成还有气息的假象。

    果然,他看中的王不会辜负他的期望,心机手段比当年的魔尊更胜一筹,而且最最重要的是,他不会像当年的御天行那样,再被那些无聊的感情所困!

    明泽嘴角扬起一个弧度,他会倾其所有,不让任何人阻碍魔尊的成王之路!

    即使自己成为王的踏板,也绝不后悔!

    作者有话要说:先更了后修改~~~泼上一盆狗血~~~

    哈哈,明泽知道御之绝跟他老爹是一样弱点的时候,估计会一脸血吧~~~

    谢谢丝芙兰萤之光和凌也★两位姑娘的地雷,

    还有梦梦卡姑娘的手榴弹o(n_n)o~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