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 »  第十五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十五章

小说: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作者:杀小丸
返回目录

    “第五层开始就没那么好过了。”御之绝一直看着幻影石,倒是不知道凌夏所想的。他沉声道,“若是我,前四层用的时间不会是他的一半,带着那些人都是累赘。”

    凌夏忍不住把脸扭到一边轻笑了出来,也许教主大人是没意识到,他说这话纵然是想表示的淡定大气,实际上不由就泄露出来些许别扭的意味。

    御之绝听见他的笑声,脸上明显有些窘迫,但是很快就恢复自然。

    幻影石里宋小虎等人已经毫发无损地上到了第五层。

    第五层驻守的是克兰敏尔白。克兰敏尔白一早听到讯息,知道那个蓝头发也在其中,立刻马不停蹄地赶来了。她大咧咧在石椅上玩着手中的长棍,漫不经心地打量众人。

    她对宋小虎和慕容雪还有些印象,知道都是凌夏的朋友。但是苏幕遮既然在此,自然不会让他们那么容易过关。

    “要过这关非常简单。”克兰敏尔白用棍子一边在地上一划,发出刺耳的响声,“你们五人中出来一人,只要把我打败,就算过关了。”

    宋小虎刚要动,苏幕遮按住他肩膀:“小虎,让我来。”

    凌夏在这边听的嘴角抽抽,这还没多久呢,上次苏幕遮来还没有见过宋小虎,这么快就亲热地叫小虎了,可见主角光环照耀大地。

    原剧情是主角上阵,因为他执着地不打妹子,被克兰敏尔白揍得不成人形,但是克兰敏尔白最终也被他坚定不移的信念所感动,最终放他上去,没多久就跟着宋小虎跑路了……咳,现在苏幕遮明显是要撬主角的墙角了。

    克兰敏尔白正巴不得苏幕遮下场好修理他一顿呢。她鄙视地看了苏幕遮一眼道:“手下败将。”

    “上次在下并未尽全力。”苏幕遮骚包地用手把额前头发理到脑后笑道,“克兰姑娘,要是我们闯到塔顶,你便做我老婆如何?”

    克兰敏尔白顿时冷笑起来:“那你便闯闯试试吧,我这次不用毒兽,你若赢得过我手中的棍子,那便放你们上去。”

    苏幕遮巴不得她说这句话呢,不然是没有一点胜算。他笑道:“得罪了。”手上的刀子也跟着缓缓现了出来,覆盖了精纯的土系元素。

    等到一个时辰后,这层基本已完全成了一片废墟,苏幕遮满脸青紫地把刀往前送了送,贴着克兰敏尔白的脖子笑嘻嘻道:“克兰姑娘,我赢了。”

    心里燃烧着娶妻的动力,他在短短时间内的修行就突破了瓶颈,比上次来的时候强了很多。

    克兰敏尔白眼睛微眯,手上的双棍已被苏幕遮缴械了去。她哼了一声道:“我输了。”话虽如此,她的腿猛地后踢,重重踢中苏幕遮的胯间,然后趁机飞身轻灵地落在了石椅上。

    凌夏看的满头黑线,他相信所有看到此景的男同胞都听见了蛋碎的声音。

    苏幕遮惨叫一声捂着裆部,半晌佝偻着回去了,哀怨地吐出几个字:“我要是不行了,你以后可别怨我……”

    慕容雪和水灵都听得脸红起来,克兰敏尔白却是大大方方,毫无扭捏之态,只是鄙视地看了苏幕遮一眼指指上面道:“你们可以上去了,不过我要提醒一下,守下一层的人可没有我这么好说话。”

    凌夏赶紧看下一层,顿时眉头皱了起来——是血魔褚印。

    褚印修习的魔功与血相关,十分邪门,他战斗兴奋的时候经常断肢用血当武器,因为那种魔功还能自行在十天半月里慢慢长出来,当年被御之绝烧掉的手臂早已长出来了。

    按理说,应该是越靠上等级越高,但是褚印这个战斗狂显然不忌讳这些,只想越早越好,而且他下手无所顾忌,又吸血成性,慕容雪和水灵两个小姑娘在这里无疑是危险的。

    褚印依然穿着一身耀眼的红衣,狭长的眼睛微眯着,兴奋地不住用舌头舔着唇角。他已经迫不及待想吸血了,面前的这几个人,每一个人的血液味道都很诱人。

    当年那只白头鹰如今已经升到了八阶,蹲在褚印的身侧,头上被阿离烧掉的翎毛也重新长了出来。它眼十分尖锐,立刻看见慕容雪肩膀的阿离,愤怒地长鸣一声——上次就是因为这只雪炎!不然它早就娶上媳妇了!哪用光棍这么久啊?

    阿离翻身跳了下去,身躯变得比豹子要大上一倍,血红的竖瞳仿佛燃烧的火焰般盯着那只白头鹰和褚印。要不是这个红衣人,当年它也不会和凌夏分开在海上的荒岛上困了好几年,直到两年前才被宋小虎找了回去。

    两只魔兽仇敌见面分外眼红,立刻打到了一起。

    一个占着能飞的地利,一个速度快若闪电,短时间内斗得不相上下。

    褚印毫不理会,黏湿的目光只是盯着宋小虎低低笑道:“嗯~~我记得你~~你找教主做什么?”

    宋小虎和当年一样用毫不畏惧的目光注视他,斩钉截铁道:“自然是把他带回去!这一层怎样才算过关?”

    褚印低低笑了起来,笑的十分欢畅,眼睛显出艳丽的红色。

    这种无所畏惧的目光,最能让他兴奋。不愧是他当年看中的人,现在已经成长到十分美味的时候了……

    他舔了舔已经觉得饥渴的嘴唇笑道:“只要一个时辰内不死,便算是过关~说的是你们全部哦~”

    纵然是通过幻影石,凌夏还是被他脸上疯狂的狞笑刺激的浑身一寒。褚印这个疯子,当年宋小虎和御之绝两人年龄还小,褚印存着逗弄的心思根本没用几分力。但是如今面对已经变得耀眼的宋小虎,那就说不准了。()

    “不用担心,他们不会有事。”御之绝察觉到凌夏因为担忧发白的嘴唇,毫不犹豫地将幻影石关闭,“你已经看的很久了,需要休息一下。”

    凌夏这个急啊,他就站着看了这么一个多时辰,会有宋小虎他们打了一个多时辰的人累吗?他看看御之绝坚定的脸色,终于还是坐了下来,其实这就跟看奥运会后来的重播差不多,虽然已从报道知道了胜负,但是看经过还是会觉得惊心动魄的。他这么看着也是白白担心,并不能给宋小虎帮什么忙。

    他担忧道:“我相信小虎,但是受伤肯定是免不了的……小虎他们必须挨着闯吗?中间就不能休息一下?”

    “嗯,一个时辰后我会通知一下到明天早上再继续。”御之绝缓缓走到凌夏身边,耀眼的眼睛里翻涌凌夏熟悉的幽深,“我们可以在这个时间里做点别的。”

    “……”凌夏心中一阵悸动,然后忍不住形象全失地一脚飞了过去,“御之绝,小虎在那边生死未卜的,你还有兴致做这种事啊!”

    他又气愤又窘迫的,脸上涨得一片通红。说什么要休息的鬼话,这种事情才最浪费体力好么?

    御之绝轻轻松松架住他的腿放在一侧,身体顺势往前一挺贴近他的身体道:“已经隔了一天,现在是晚上了——我们之前说好的。”

    他讨厌计划外的事,特别是已经等的很久的,任何事情都不能打扰这个。

    凌夏单腿站着被迫把手放在御之绝身上来维持平衡,他清楚地察觉到,对方隔着衣服已经精神抖擞的地方和骤然粗重的灼烫呼吸——为什么御之绝这种情况下还能发情啊?这又不是什么必须按照生物钟不得不做的事情好么?

    “别这样,阿绝……”凌夏窘迫地挣动着想把右腿收回来,“我现在没心情,而且这种地方……”

    御之绝按住他的腿,有意无意地蹭着,目光灼灼道:“站着也可以做的,我们可以试试。”

    “……你自己做去!”凌夏的脸上都快滴下血了,然后嘴巴就被堵住了,御之绝的手也隔着衣服熟练地抓住他脆弱的地方,细细抚弄起来。

    凌夏在惊愕中,身体确实是热了起来。

    还真是穿着衣服站着做了,做了……

    凌夏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要裂了。

    他闭着眼睛喘息着,背靠着冰凉的石壁,双腿都被举在空中,因为极度羞耻和不安浑身都在发抖。

    “你夹得的太紧了……”御之绝低喘一声,把他双腿分的更开一点,然后缓缓向上顶了几下。

    凌夏知道是避免不了,气恨恨抱紧御之绝的脖子在他耳朵上咬了一口,顿时换来对方一阵猛烈的进攻,却一下就顶到了最敏感的地方,他只能松开嘴无力地喘息着。

    每一次落下都有种失重感,进的比平时还要深一些,凌夏的眼泪不自觉都出来了,喉头发出不能掩饰的细微呻|吟声:“待、待会要见小虎……别……啊……”

    御之绝眼中紫光翻涌,不满地加快了速度,狠狠顶了几下,怎么凌夏现在还有心思惦记别人?他见凌夏嘴唇半张,眼中带着雾气的意乱情迷的样子,这才心满意足地搂着他的腰细细弄了起来,用唇齿在他脖间留下一个个红色的印记。

    不知道过了多久,凌夏腰腿都软了,又被御之绝抱在椅子上弄了一阵。

    他双腿分开坐在御之绝身上,脚尖勉强着地,觉得怎么都坐不稳,只能将手放在御之绝的肩膀上,随着御之绝的动作而动作。御之绝慢慢激动起来,动作大开大合的,撞得他一阵难受一阵舒服的,觉得两腿都快要痉挛了。

    他恍恍惚惚地想,果然衣衫半露的样子最诱惑。御之绝现在领口被他扯开了,露着性感的锁骨和一片紧实白皙的胸肌,他想也不想报复地咬上去,天天色|诱老子咬死你啊!

    御之绝扶着他的腰身体顿了一下,然后那动作称得上是丧心病狂的。凌夏的手无力地抓在空中,眼前的景物都被撞碎了,只能丢脸地发出几句不成调的哀求,懊悔的肠子都青了。

    那椅子居然没被晃散真是奇迹啊摔!

    御之绝总算是停了,还气定神闲地整理了下衣衫传达了明天继续比试的指令。

    凌夏浑身无力地被他揽在怀里,脸上还有未褪的潮红,嗓子干哑的跟感冒了似的。现在怎么还有脸见小虎和阿离?他不自在地扭了下腰,下面那种异样感让他难堪到了极点。

    御之绝用丝帕轻柔地帮他擦干净下面的不明液体,又替他穿好衣服系上衣带,安慰似的说了一句:“是不是不舒服?回去再好好帮你清理。”

    “……混蛋!”凌夏咬牙切齿的,“以后这种事情不准在外面做!”

    在啪啪啪这种不和谐的事情中宋小虎他们却在浴血奋战……意识到这个事实,凌夏羞惭的都抬不起头了。堕落啊,跟着反派混果然就是朝着黑暗的方向!他磨着牙气恨恨地瞪着御之绝。

    毕竟地方不是那么舒服,御之绝身体并未完全满足,但是凌夏的表情和反应却让他心情相当好。

    他喜欢凌夏这么在自己面前展露出绝不会对别人流露的表情,用根本没什么力度的语调朝自己生气,瞪向自己的那明显带着羞窘的眼神让他心口都跟着悸动。这会让他切切实实感觉到,在凌夏心中自己是特别的。

    御之绝重新打开幻影石,宋小虎他们与褚印的对战已经结束了。

    凌夏喘着气恢复了一点体力,急忙凑上前看。褚印那变态身上的红衣明显有几处破损,右臂处空荡荡的,显然又是当武器上使用了,但是他脸上的表情仍是若无其事的,脚下有大片大片的血色未熄灭的血焰。擦,和这个战斗狂人战斗真是太重口了,动不动跟壁虎断尾似的……

    宋小虎等人身上都有明显的伤痕,一个个气喘不定,宋小虎被逼的使出了他的闪电镰——就是当年他脖子上那个闪电型挂链里隐藏的武器,苏幕遮还倒霉地被褚印按住吸了两口血。他们三人还要护着后面那两个女孩,所以战斗的分外辛苦。

    褚印可是不论男女,兴奋起来无差别攻击的。

    魔兽之间也已分出胜负,那只白头鹰落在褚印身后,浑身漂亮的羽毛被阿离的赤炎烧成了焦炭,像只脱毛鸡一样瑟瑟发抖,显然是战败了。阿离得意地变成小型体态的魔兽,身上虽然多了几道血痕,那表情还是得瑟的不行。

    凌夏松口气,塔内那边已有人上去通传了御之绝的命令,说是明日辰时继续。

    褚印诡笑了一下道:“嗯~~这次我非常满意~期待下次啊~下场不要被玩死了~”

    宋小虎等人身上都是一阵恶寒,褚印很快消失不见。

    那只白头鹰已经对鸟生大事绝望了,修为也损折了不少,泪眼纵横地跟在褚印身后拍着没毛的翅膀退场。

    慕容雪和水灵赶紧冲上去给他们疗伤,距离下一场还有三个时辰左右的时间,他们也知道只会一层比一层难,所以要抓紧时间恢复体力。

    凌夏欣慰又心疼地看看他们,慕容雪的医疗术这些年来增进了不少,她把手放在宋小虎受伤的手臂上,淡淡的蓝色光芒发出,那些狰狞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停止流血结痂。

    他迫不及待想去相认,可是现在去的话,会不会影响宋小虎下来的士气?这个剧情虽然各种坑爹,其实也是对主角他们的试炼。宋小虎明显是没得到他苏醒的消息,而且苏幕遮那个蓝脑袋也在场呢,会不会脱口而出“你不是那个男宠吗?”?那场面怎么想都是囧囧有神的。

    擦,怎么给主角这种单纯热血的种马男解释清楚自己带着御之绝去玩“啦啦啦来追我啊”的游戏不带他玩这种坑爹事实啊?

    说“小虎,祝福我和阿绝吧”?不知道宋小虎会什么表情……

    御之绝很快察觉到他的心情,低声道:“你现在想去吗?”

    凌夏犹豫不决道:“现在去的话,我怕影响小虎他们下来的比试。”

    御之绝唇角顿时扬了起来,走过去若有似无地用身体摩擦着他的后背,声音带着难掩的欲望:“是啊,所以我们下面还可以继续。”

    “……”凌夏终于忍无可忍地低声咆哮起来,“你在下面就继续!”

    “刚才我不是一直在下面吗?”御之绝的好看的眼瞳微微放大,凤眼微挑,十分无辜的样子。

    “……”太无耻了!御之绝现在怎么这么厚脸皮?

    凌夏气的脸上通红,一字一顿道:“……再碰我以后都不许做那种事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