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 »  第四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四章

小说: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作者:杀小丸
返回目录

    第二天卯时凌夏就起床了,和皖烟等四人一起负责去喂那些白头鹰。

    五阶的白头鹰已经有了一定的智商,它们活动的地方也比那些绿翅要大得多了,是在更远的后山悬崖峭壁之上。这种魔兽虽然数目稀少,但是成年白头鹰却是很少管幼鹰的死活,日出晚归,幼鹰甚至有饿死的,他们去主要就是负责喂养幼鹰。

    凌夏和皖烟跳上魔兽拉的车子,车里笼子里放的都是巴掌大小的鲜肉——这是幼鹰的食物,其他两人则负责赶另外一辆车。

    在山路上晃晃悠悠行了大半个时辰终于到了后山,路上皖烟给凌夏说了一些喂养的注意事项,凌夏都一一记住。最后皖烟又说了,去的时候一定要轻手轻脚,因为鹰巢下面不远的地方还有一只常年不离开山崖的成年白头鹰——如果惹到它的话,估计大伙性命堪忧。

    众人各自把肉分开装进竹筐里背在身上,又把绳索丢下去,然后沿着山崖小心往下爬。凌夏以前虽然也没参加过登山队什么的,但是现在身轻体健反应灵敏,所以下的很是顺利。

    很快到了山崖的缝隙处,一个个鹰巢就在那里。

    皖烟指了指下面悬崖上的一个石洞,示意他说的那个成年白头鹰就住在那里,让凌夏万事小心。

    那些幼鹰一只只足有成年鸡鸭大小,嘴巴又尖又利,没发育成熟的翅膀像蝙蝠一样,看上去就很凶恶。凌夏数了数,一共是三十来只。

    不过之前皖烟所说,白头鹰这种魔兽雄多雌少,幼年期就三年,所以这也不算多。如果不及时喂养它们,很可能会造成这些幼鹰同类相食。

    幼鹰闻见了肉香,顿时叽叽喳喳叫了起来,凌夏赶紧学着他们把肉一块块丢了进去。那些幼鹰食量极大,而且占有欲强,就算吃饱也要拼命将其它的肉藏在自己的巢里,凌夏看着像斗鸡一样斗的不可开交的幼鹰,只觉得头皮发麻——幼年就这么凶猛,那成年的白头鹰该多厉害啊?

    所有的肉都丢了进去,凌夏用叶子擦了擦手上的油腻,跟着皖烟退了出去。

    这个工作一连干了数十日,凌夏只觉得自己的力气越来越大,脚步也是越来越稳健,在山崖上上上下下即使不用绳子也毫不费力。当然,因为和皖烟他们在一起,他从来没有显露过。

    这一日凌夏仍和众人上山,前日夜里下了一场暴雨,河水暴涨,山路泥泞难行。喂白头鹰是不能耽搁时间的,凌夏他们只得跳下车,每人背着盛肉的竹筐上山。

    倒是一路顺利到达了鹰巢,那些幼鹰因为饥饿已经开始争斗起来,众人赶紧把肉丢了进去。

    等到上山的时候,皖烟一个不小心脚下一滑,手忙脚乱地难以维持平衡,惊地“啊”地大叫一声向下跌去。

    众人都是大惊,凌夏不及多想,快速沿着山体往下跑去,追了十几米终于拽住了皖烟的手臂。这里已经脱离了绳索的范围,凌夏被带的向下滑了一段,终于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扒住崖上的石头稳住了身体。他看看下面的万丈深渊,赶紧把视线转到别处,只惊得一头冷汗。

    另外两人也不敢大声叫喊,只是压低嗓子朝下喊道:“小刀,撑着点,我们先上去把绳子接起来丢给你们!”

    凌夏朝他们点点头,他提着皖烟倒是不如何费力,只是这山崖太过陡峭,稍有不慎就会跌下去。皖烟也是惊的两腿战战,紧紧抓住凌夏的手腕,好容易站稳了身形。

    凌夏突然觉得背后一凛,有什么东西在盯着他们!

    他警惕地四处张望,顿时吓了一跳——他们现在的位置距离皖烟所说的那个成年白头鹰的住所只有七八米的距离!

    一只大型的禽类慢慢从阴影里踱到洞口,果然整个身体只有脑袋是白的,锐利的鹰眼狠狠瞪着他们。只是奇怪的是,这只白头鹰身上的羽毛特别短,甚至还没有那些幼鹰的长,有的地方甚至露着光秃秃的肉皮,看起来十分难看。

    这正是当年被阿离烧成秃毛的那只白头鹰,修为减了不说,还被褚印各种嫌弃。它跟着褚印这些年鹰生大事也没解决,被毁容后更是无望了,因为自卑天天缩在鹰巢里等其他白头鹰归巢以后才会出去。

    皖烟惊得忍不住叫了出来,那些有关白头鹰残暴的传闻让他吓得手忙脚乱地扒住石头想往上爬,这个动作更是引起了白头鹰的注意。它张开如同恶魔的翅膀,如流星般朝悬崖上的两人扑了过来。

    强烈的疾风几乎刮的人睁不开眼睛,白头鹰的一双鹰爪先瞄准想要往上爬的皖烟,想要把他撕成碎片!

    山崖上那两人此时也见到了下面的情景,这只白头鹰本来是八阶,因为受重伤修为跌到了六阶。即便如此,对付几个普通的修行者还是轻轻松松,更何况普通人了?

    那两个人惊得连滚带爬往山下跑去,连喊都不敢喊,唯恐引起它的注意。

    凌夏知道事态紧急,大喝一声松开手猛地蹦了过去,用力扯住白头鹰的双爪,带的那它偏向了一边。

    白头鹰没想到这个人类居然还敢抓自己,顿时勃然大怒,用力甩来甩去想把凌夏给丢到山崖下。凌夏被晃得晕头转向的,但仍然死死用力抓着白头鹰的两条腿不松。皖烟几乎都看傻了,用力扒着峭壁嘴唇颤抖道:“小、小刀……”

    白头鹰甩了一阵颇不耐烦,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朝石头飞过去。凌夏知道不妙,他慌乱中终于想起身体内那些能量,赶快运出来,腰部一用力,飞身居然跳在了白头鹰的身上!

    凌夏又惊又喜,赶紧用双腿牢牢夹住白头鹰的颈部,双臂也胡乱抓住它头上的翎毛固定住身形。

    白头鹰惨叫一声,声音简直是响彻云霄。其实它的翎毛十分结实,一般人是拽不下来的,但是它实在是被阿离坑怕了,当下也不敢再左右摇晃,唯恐凌夏把它好不容易冒头的翎毛给揪下来。

    凌夏惊愕地发现这只白头鹰居然慢慢飞的平稳起来,他自然不敢松开,还是抓的死死的。白头鹰哀叫一声,它不知道怎么跟这个人类交流,自己已经不想攻击他了,他爱哪哪去!

    一人一鹰顿时僵持起来,白头鹰宅了太多天,慢慢的倒是飞的兴奋了起来,带着凌夏越飞越高。

    凌夏愕然看着仿佛近在咫尺的瓦蓝色天和周围丝丝缕缕的白烟,太阳也比往日要大得多。他低头看了一眼,下面居然是一片云层,这只白头鹰居然带他飞了这么高吗?

    从没见过这么美的景色,他甚至看的有些呆了。

    白头鹰一会俯低一会上升,但是明显控制着身形的平稳。凌夏僵硬的背脊渐渐放松起来,甚至挪了挪屁股把身体摆的更舒服一些,他微微有些诧异,这只白头鹰居然这么温驯?简直是不可思议……

    他抓了一阵手心也都出汗了,不知不觉松开了把手放在白头鹰的脖子上。白头鹰身形一顿,立刻就想把凌夏甩出去,猛地朝左边一个华丽地转身。

    凌夏身体不由自主往右甩,惊得“啊”地叫了一声。他赶紧用双手用力掐住白头鹰的脖子,被颠的险些吐出来。他也不知道这只白头鹰怎么突然又发起疯来了,用力收紧双手,那只白头鹰反而闹腾的更厉害了。

    无意中凌夏重新抓住了白头鹰头上的翎毛,暴怒的白头鹰顿时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安静了下来。

    如此几番,凌夏终于发现了白头鹰的弱点,感情就是那头上的几根灰不溜秋的毛啊擦!配着那个白头真的一点都不华丽!

    他就用力拽住那几根翎毛,嘴里喝呼着威吓道:“带我回去!回去!”

    白头鹰耷拉着脑袋在空中盘旋了几圈飞了下去,只觉得满腹悲愤无处发泄。

    很快飞到了山崖那里,皖烟还在可怜巴巴地扒着悬崖,看见白头鹰朝自己飞过来险些没吓得晕过去。当他看见凌夏骑在白头鹰,那嘴巴张的都能直接吞个鸡蛋了!

    “皖烟大哥,跳上来!”凌夏也不敢松手,只是示意白头鹰凑过去。

    皖烟下意识摇摇头,他的手扒在石头上半天已经开始颤抖了,也快支撑不住了。

    凌夏蹙着眉头道:“快些!”

    皖烟总算是鼓起勇气跳了上去,白头鹰咬牙切齿地把他们送到了山崖上。

    凌夏示意皖烟先跑,他还是抓着白头鹰的翎毛不敢松,这只白头鹰的情绪实在是变得太快,难保一跳下去就会被攻击。

    皖烟迟疑地看了看凌夏,终于撒丫子跑了起来。

    看着他的身影远远消失不见,凌夏总算是松了口气。他一时也是拿这只白头鹰没有办法,沉默半晌道:“我松开你还会攻击我吗?”

    他说了不由就失笑,他和这只扁毛畜生说,对方哪里听得懂啊?

    哪知道他这么一说,白头鹰就软软叫了一声,似乎有服输的意思。

    总不能一直僵持在这里吧?

    又等了半个时辰,凌夏把身体内的力量全部运到脚上,猛地蹦下去就往山下跑。他知道那白头鹰速度极快,便专往树林子里面钻,连头也不回地疯狂地往前跑。

    跑了一阵没听见后面有动静,凌夏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只白头鹰心灰意冷地耷拉着脑袋停留在远处,一副受气包的样子,并没有追过来报复的意思。

    凌夏愣了愣,还是赶快下山,回去晚的话估计就该有人找上来了。

    刚才那会他居然觉得这秃毛鹰有几分可爱……擦!

    受了这番惊吓,皖烟等人都去找管事弟子要求换岗,管事弟子漫不经心地看他们几眼,那三人都不敢再说了。凌夏也劝慰了他们几句,不知怎地,虽然那白头鹰各种凶猛,他一想起最后看见那个受气小媳妇的样子就觉得可笑,那些恐惧也消失殆尽了。

    第二天仍然推着车去,凌夏看他们战战兢兢的,便笑道:“那你们在上面等我吧,我下去。”

    那三人到底顾惜自己性命,纵然不好意思,还是留在了崖上。凌夏一个人倒是轻松了不少,快速地爬上爬下几趟,把那些幼鹰都喂了。最后一趟他催促着那三人先回去,因为下来的事情恐怕他们见了更害怕。

    最后的竹篓里放了一块熟肉,各种调料都是放的足足的,炖的十分香。他现在有了些积蓄,特地掏了些钱委托后厨弟子烧的。

    他想驯养那只白头鹰。在他这段时间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不少人是养的有魔兽的,相处好的甚至会签订契约。他要想在这个变态的世界活下去,自然要变得更强才行。

    凌夏沿着山崖小心走到那个石洞附近,把那块熟肉丢了进去。

    他等了好半天,那只白头鹰的头在洞口一闪——肉块被它叼进去了,但是并没有看他一眼。凌夏也不失望,微笑着背着竹篓往上爬。

    他怎么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干过类似的事情似的……

    一连投喂了数日,这天凌夏正要往上爬,突然听见后面一阵风声。他诧异地回头,便看见那只白头鹰正在他身后不远处拍着翅膀,仍是一副受气包的样子耷拉着头。

    凌夏嘴角抽了抽。

    ……人生,不对,应该是鹰生还是很有希望的!不要天天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好伐?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