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 »  第十四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十四章

小说: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作者:杀小丸
返回目录

    凌夏什么都说不出来了,胸口堵得难受,最后就脱了外衫替凌绝穿上了,在少年的额头上轻轻敲了一记:“傻孩子。”

    因为凌绝是腹部受的伤,凌夏怕背着碰住伤口,便想把他抱起来。凌绝却是说什么都不肯,那脸色急的都变了,怎么都要自己走。凌夏只好小心地搀着他,在旁边照顾着。

    到上面就有车了,拉车的魔兽认识路,不用怎么招呼就熟练地沿着山路往下走。凌夏唯恐山路颠簸碰住凌绝的伤口,便把他紧紧揽住怀中。凌绝低着头脸上红红的,十分乖巧地躺在他怀里。

    终于到了住所,大白耷拉的眼皮一看就凌夏就精神了,扑棱着翅膀从房顶落下来站在凌夏肩膀上。

    凌夏小心把凌绝搀到里间,替他脱了鞋子,又用热水擦拭了伤口重新涂了伤药。

    他站在门口张望了一番,隐在树上的一个暗卫很快现出身来,倒是吓了他一跳。

    对方带着一个银色面具,说话虽然不带什么感情,倒是挺客气的:“你需要什么?”

    凌夏就说自己的弟弟受伤了,请他送一些补血的清淡小粥和菜。

    重新坐回床边的时候凌绝已经睡了,凌夏呆呆看着他天使般的睡颜,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个神秘男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什么有时候自己会有那种奇怪的熟悉感?对方话是那么说了,以后真的就不骚扰自己了吗?

    他想来想去的,头又开始痛起来了,赶快用手揉着太阳穴平静了心绪。

    很快有人送来了些补血养气的粥菜,凌夏叫醒了凌绝,扶着他坐起来一口一口细心喂着,不时用软巾擦擦他的嘴角。大白看的无趣,自己飞回窝里睡觉去了。

    凌夏突然想起那侍卫说的照顾双头飞蛇的那些话,什么傍晚时候要带着它去山上灵泉饮水,还有什么要养护它的鳞片……现在想想,简直是扯谈!那双头飞蛇自己在湖里就能找吃的吧?而且还用别人引路?蛇自己蜕蜕皮就换了一层鳞片……

    他那时候听得那个认真,居然是一点都没怀疑……简直和它的主人是一样恶劣的德性!

    凌夏生着闷气,凌绝倒是很快察觉到了:“哥,你怎么了?”

    “没事,你好好养伤。”凌夏把他放下去,端起另外一碗粥吃了起来。

    暂时估计是没法逃走的,就算大白能带动两人,但明显飞不过那变态的双头怪物啊!而且对方人多势众的……他是打定了主意不带凌绝去喂那危险的双头蛇了,对方爱咋咋的!

    夜幕来临的时候,很快有人来通传,说主人召见。

    凌夏知道避不过,便咬咬牙去了,嘱咐凌绝好好休息不用担心自己。现在只能希望那变态男说到做到,不再做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拐来拐去的走了半柱香的时间,终于在一个外表看似普通的房间停了下来,凌夏深吸了口气推门进去,那个神秘男正静静站在窗口,脸上依然带着半面具。

    他这次身上穿的是素色的衣衫,脸上相应带了有暗花纹的银色面具,丝绸般的长发慵懒地垂在肩膀上,无端便给人一种十分艳丽的感觉。

    凌夏盯着他的眼睛道:“你找我什么事?”

    “不用那么紧张,你可以称呼我‘御’,”御之绝微微一笑,指了指不远的地方的蒲团示意凌夏坐下,“上次说了要教你精神力和能量元素的修习。”

    他决定先教凌夏基础修行,其实凌夏现在的状况也是很适合之前的炼器师的修行的,原来凌夏的空间链子也都保存的好好的,御之绝只是不想他像以前那么劳累。

    凌夏愣了愣,环顾左右才发现这个房间还真是特别简单,地上只有一个蒲团而已。他默默走了过去坐下,仰头看着御之绝。

    御之绝被他专注的眼神看的胸口一紧,收敛了心神方开始慢慢讲解起来。

    讲到如何运用能量元素的时候,御之绝缓缓走到凌夏身后,用手指顺着他的背脊慢慢滑动到腰间,指明运气的脉门所在。凌夏不觉开始紧张起来,所幸的是对方总算是规规矩矩的,没有再做什么下流的动作。

    一直讲了大半个时辰,御之绝微微笑道:“可以了,你回去按我说的修行便是。以后每天都是这个时辰来,你在这个行宫可以自由活动,无需拘束。”

    “那阿绝呢?他也能自由活动吗?”凌夏赶紧问,又强调道,“还有,你的宠物还是另找人照顾吧!”

    御之绝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眼神十分热烈:“可以,只是我这么辛苦教你,你就不拿些东西来换吗?至于你那个阿绝,我可没打算教他。”

    凌夏被他看得脸上微微一烫,不觉避开他的眼光:“多谢阁下倾囊相授。”

    御之绝笑道:“只一句多谢吗?现在还是阁下阁下的,不叫师父,总要叫声‘御’来听听吧?”

    凌夏不想和他翻脸,加上对方的确对自己有教授之恩,半天方生硬地叫了一声:“多谢御兄。”

    难得见凌夏这番别别扭扭的样子,御之绝侧过脸去,险些笑了出来。

    回去后天已经漆黑了,凌绝已经蜷缩成一团睡的迷迷糊糊。凌夏生怕挤住他伤口,便搬了把椅子放在床头准备凑合一晚。

    他的动作虽轻,凌绝还是醒来,揉着眼睛道:“哥,你回来了?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凌夏赶紧摸摸他的头道,“你好好休息。”

    凌绝仰起头拉住他的手道:“哥你上来睡啊,我的伤口已经好了,你要是不陪我睡的话,我根本睡不着。”

    凌夏只觉得少年说的一派天真,略显虚弱的语气却是诚挚的让人不忍拒绝,只得除了外衫挨着床边,小心侧躺了下去。

    凌绝有些不满,伸手把他硬拉了过去,贴着他的胸口道:“今天你都把我吓死了!答应我,以后不要什么危险都自己扛着。”

    凌夏只觉得搂在自己的腰间的手臂又热又烫,十分有力,心中微觉怪异,倒也没有深思。他伸手轻轻拍了凌绝的手臂一下道:“真是不听话,下次你若还是如此,我就生气了!”

    “反正你要是有事的话,我也活不成了。”凌绝把头埋在他怀里,语气十分认真,“我说的是真的。”

    凌夏顿时僵硬了,这算什么话?凌绝却不再说其他的了,只是用力抱着他的腰,呼吸渐渐变得绵长而均匀。

    凌夏现在哪里还睡得着?

    他在暗处眼睛瞪得大大的,很想骂一句:坑爹啊!

    是自己神经太过紧张了吗?

    被男人……已经表白或者说骚扰过两次了。

    第一个是他的上司冯敏昌,第二个是没脸没皮的流氓御。

    所以说这孩子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凌夏彻底抓狂了。

    他只能在纠结中希望自己是理解错误,凌绝只是单纯地把自己当做兄弟……可是,之前那次……少年在他面前自渎,现在想想简直是可疑到了极点。

    另外仔细想想,平日两人接触时少年也是常常不动声色地拉着他的手腼腆地笑着,还有其它的那些亲密举动……

    他的手僵硬地放在凌绝的肩膀上,很想把他推醒问问清楚,却又怕是真的话伤了少年的自尊心。说实话,他们认识的日子并不长,他对凌绝也只能说是比较关心……应该不至于产生兄弟之外的感情吧?

    凌绝在睡梦中伸手把他往自己身边带了带,一条腿也压在他身上。凌夏苦逼着脸无语地看着头顶,算了,顺其自然吧,希望自己是想多了。

    胡思乱想了许久,他总算是睡着了。

    也许是跟着那个“御”修习精神力的缘故,凌夏的五官更加敏锐了,迷迷糊糊间就觉得嘴唇上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轻轻碰了碰,然后又是一下。

    是什么呢?凌夏睁开迷茫的眼睛,近距离就看见少年一张晕红的脸,吓得顿时瞪大了眼睛清醒了。

    靠!什么情况?

    黑暗中也许凌绝是没看见他醒来了,摸摸索索地又把唇贴了过来。少年压抑着呼吸,嘴唇柔软的仿佛一般香甜,被接触到的地方酥酥麻麻的,仿佛带着细小的电流。

    和那面具人吻他的时候,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他能感觉到凌绝因为紧张嘴唇都有些哆嗦。

    凌夏终于是找回了自己的心跳,他努力镇定着自己,凌绝还是孩子,跟那变态可不一样……

    他尽量用平静的语调道:“阿绝,你在做什么?”

    凌绝仿佛受了惊吓僵硬地趴在他身上,双手紧紧抓着他的亵衣,耳根都红了,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半晌才困难地吐出几个字:“今天上午你就是这么做的……”

    ……坑爹啊!那是人工呼吸啊孩子!

    凌夏无力道:“那是为了救你……现在你为什么这样?”

    “我也不知道。”凌绝猛地抬起头,那双漂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仿佛夜空的星星一般纯净明亮,“今天哥对我这么做的时候,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心里好欢喜。哥,你不喜欢吗?”

    凌夏被那双眼睛看的莫名紧张起来,他避开凌绝的目光道:“阿绝,你还太小,这种事情不是兄弟之间应该做的。”

    “那就不要当兄弟好了。”凌绝贴着他的胸口羞涩地低喃道,“我喜欢你。”

    少年软软的呼吸吹在他的胸口,语调轻的跟漂浮的羽毛一般,却如同一把千斤重锤砸在了凌夏的心上。

    似曾相识的画面再次袭来,似乎也有这般的属于少年的清透干净的嗓音对自己重复着,一遍又一遍:“凌夏,我喜欢你……”

    凌夏眼神渐渐开始涣散,额头也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脑中纷至沓来的胀痛让他无法排遣,他压抑地喘息着,猛地翻过身把凌绝压在身下,把舌头伸进少年口中用力吸吮着,仿佛这样自己才能继续呼吸,才能得到救赎。

    御之绝完全没料到会这么发展,但同时蒸腾起难掩的醋意。他的凌……还是第一次这么热情呢……对他伪装出来的凌绝那小子!

    虽然觉得不管是凌夏喜欢上了“御”还是凌绝,自己都无所谓,只要重新在一起,但他还是很不爽,很不爽……

    凌夏紧紧按住他的头,几乎是在啃咬,御之绝觉得自己的嘴唇已经破了。但是他一点都不在意,而是努力配合着把舌头递过去让凌夏咬着,血腥味慢慢在两人之间唇间散开。

    脑袋里那片让人窒息的混沌逐渐散去,理智也跟着慢慢回笼,凌夏猛然停止动作,顿时变成了一尊木偶。

    艹,他干了什么!刚才他是被色魔上身了?

    他面红耳赤地赶紧直起腰,清晰看见凌绝唇边溢出的带着血丝的唾液,少年好看的薄唇被他又亲又咬的,已经红肿了。而且少年的衣服居然也在刚才被扯开了,露着好看的锁骨和圆润的肩膀……

    凌夏眼角抽了抽,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禽兽啊禽兽!

    简直比那面具神秘变态男“御”还要禽兽啊!

    当他看过去的时候,凌绝面红耳赤的垂下带着水汽的眼睛,轻声道:“哥,我当真是欢喜的快炸了。”

    “不、不是……那个……”凌夏赶紧从他身上下去,半晌才无奈地叹口气,用手碰了碰凌绝的嘴唇道,“咬、咬痛你了没?”

    凌绝“嘶”了一声,嘴角却是微微扬起:“不痛,哥,你喜欢多咬我几下也好。”

    “……你别叫我哥了。”凌夏恨不得把头低到腰带上,叫哥就显得自己更是禽兽中的禽兽了!简直是禽兽不如!

    他呐呐道,“除了小刀,我还有个名字叫凌夏,阿绝叫我凌夏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

    应该快恢复了~~不然丸子也要精神分裂了~~

    哈哈,在发展下去真的要3p了……

    先更了后修改。o(n_n)o~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