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 »  第105章 小虎番外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05章 小虎番外

小说: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作者:杀小丸
返回目录

    一时不慎中了敌人的暗算,宋小虎眼睛先是火辣辣地疼上那么一阵,两行血泪顺着眼角蜿蜒流下,然后眼前就是一片死寂般的黑暗。

    他中的毒毒性十分剧烈,手脚绵软无力,腰腹却是疼痛的紧,身上也受了不少伤。阿离稍微好点,但是重伤下已经不能用超兽状态了。

    眼前的情况不容乐观,对方还有五个好手,而且雷雨风声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判断……

    宋小虎并没有感到慌张,凭着敏锐的感知力和直觉,配合着阿离的攻击将体内残留的能量元素化为惊天一掌拍出,炽烈的两条巨大的火龙窜出,顿时传来几声惨叫。敌人的船只化为了齑粉,而脱力的宋小虎则同阿离一起,被卷入深海流速湍急的洋流中。宋小虎的毒已经彻底发了,几乎是浑身瘫软地被阿离咬在口中。

    他有过无数次战斗和遇见危险的经历,这次暂时的弱势,并不会让他沮丧。

    阿离用力昂着脖子把宋小虎露在水面上,一人一兽被动地被激流带着不住前行,宋小虎眯着无神的眼睛,那里的神经还是抽搐般疼痛。他有些惊愕地发现,中的毒药不止是毁掉了他的视力,精神力和异能力也丝毫不能汇聚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阿离终于从那片洋流中挣脱了出来。

    暴风雨早就停息了,一到平静的海面阿离立刻松开宋小虎,发现他的身体不住下沉,便有些焦躁地将他顶出水面。

    宋小虎只是全身脱力,并没有失去意识,很困难地摸了摸身下阿离的背表示自己无碍。阿离也扭过脖子用舌头在宋小虎脸上安慰地舔了一下,带着他向前游去。

    那片汪洋仿佛无边无际,宋小虎的眼睛现在虽然不能视物,但是他能从身上那些变幻的温度和光影判断,阿离已经带他游了近十日了。

    储物袋内的食物和水已经告罄。在阳光的暴晒下,宋小虎额头都是干涸的盐粒,大脑也是昏昏沉沉的。阿离也好不了多少,它的伤口也带着毒,被水浸湿后已经开始发炎了。

    阿离终于发现前方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黑点,它发出一声愉悦而微弱的低吼,游动的更快了。宋小虎知道它找到陆地了,虽然意识昏昏沉沉的,嘴角也浮出些笑意。

    等上了岸,阿离已是筋疲力尽了,带着宋小虎瘫在沙滩上,连水都不及找,几乎是立刻就累晕了过去。

    察觉到微凉的指尖贴上自己的额头,宋小虎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眼前还是一片空洞的黑色。眼睛倒是不疼了,只是他的嗓子还是火辣辣的,像要着火一样,四肢依然是没有半分力气。阿离变成小型态依偎在他身边,显然还在昏迷中。

    似乎知道他的难受,那只手很生硬地托起他的头,一只碗也放在他的唇边。对方宽大柔软的袖子在他脸上轻轻掠了一下,是十分好闻的淡淡清雅香气。

    宋小虎依稀能用直觉判断出碗里是水,张开嘴一气喝光了,嘴角浮出两个酒窝不好意思,声音嘶哑道:“谢谢恩人姑娘相救——能再喂我喝几碗吗?”

    对方似乎是僵硬了一下,不过水倒是很快送过来了,宋小虎“咕咚咕咚”一连喝了七八碗,这才停了下来,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角。

    干渴的嗓子得到少许的滋润,宋小虎的精神已经恢复了一些,他试了试,发现自己的四肢还是无力的很,便无奈笑道:“恩人,我的储物袋内有解毒药,能麻烦你帮我取出来吗?就是白色瓶子那个,麻烦你喂我和阿离——也就是我的魔兽各吃一粒。”

    他听见一直瑟瑟的轻微响动,然后一枚药丸便放在他嘴唇边。

    宋小虎毫不犹豫地张口吞下,中毒后热烫的嘴唇无意中碰到对方修长微凉的指尖,清晰感觉到了对方颤抖了一下。虽然宋小虎的性格比较不拘小节的,但是想到对方也有可能是个未出阁的年轻姑娘,当下便有些不好意思。

    他呐呐道:“多谢姑娘。”

    对方依然不没说话,而是把他放了下去,又喂昏迷的阿离吃了疗伤药。

    听着轻轻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宋小虎不由纳闷,难道恩人是个哑巴?又或者是隐居在这个小岛的高人?从其他的感觉可以判断出自己现在是在一个山洞里,身体下面铺的是厚厚的树叶,显然那个对方很是细心。

    药效渐渐发挥,他忙闭上眼睛运气,把那些疑惑放在一边。

    等他再次醒来,发现自己的状况稍稍好了点,手指勉强能动了,昏睡的阿离也已醒转。宋小虎惊喜不已,低声安慰了阿离几句。熟悉的脚步声慢慢靠近过来,与此同时还有一阵扑鼻的烤肉香。

    瑶蘅看见的就是两张表情相似的蠢萌脸一起对准了自己,那一人一兽的肚子几乎是同时发出“咕咕”之声。他顿了一下,便缓缓走了过去,把手里的烤肉分成两份,一份丢给阿离,另一份则送到宋小虎嘴边。

    宋小虎饿的狠了,迫不及待一口咬了上去,他是火系能力也不怕烫,大口大口吃的甚香,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地道谢:“多谢姑娘!……”

    瑶蘅看着那个一点戒备之心都没有笑起来傻傻的刺猬头青年,眼睛微微眯了眯。他倒是有些佩服宋小虎野兽般的生命力,寻常人中了这毒,即使有解毒药,只怕不是眼盲这么简单。

    他身上中了仇敌的邪药,只能勉强压制住了,但是在这个岛上呆了三年配置了无数解毒剂都不能将之解除,每三个月一次的发作让他几欲疯狂。刚才只是这个青年轻轻碰了一下,身体就颤抖不已。

    他们那个族群体质特殊,他自小便和族人隐居在山谷之中,不想自己却遇到了一个恶人。无论如何他也不甘心沦为同性的玩物,也许眼前这个眼睛中毒的青年能帮自己解毒。

    至少,这张蠢脸看起来不至于太过讨厌,只是一次,以后自己便解脱了。宋小虎帮自己解毒,自己再帮他制作恢复视力的解药,这桩交易很公平……

    在下次毒药发作之前,要找到避孕的药草。

    宋小虎莫名其妙打了个寒战,无神的眼睛对着瑶蘅笑道:“姑娘,你叫什么?我叫宋小虎,这个岛上只有你自己吗?……”

    瑶蘅蹙了蹙眉,他并不想和这个“解药”有太多交集。他探过对方的脉门,知道宋小虎中毒甚深,瓶子里的解毒药他也检查过,只怕对方吃完也就勉强能动而已。

    那毒药发作一次便是一夜,不帮宋小虎的话……只怕他的体力到时候不够。

    想到这里,瑶蘅咬了咬牙,脸上也微微有些羞愤的烫意。

    听见宋小虎还在那里唠唠叨叨的,瑶蘅没有回应也没有打断他的话。他在这个小岛住的久了,倒是想多听听人声。

    宋小虎说了半天停下来,有些失望地把眼睛对着瑶蘅的方向。

    这个好心的恩人还真是哑巴啊……

    此后的数天,宋小虎只能扶着墙壁勉强行走,阿离的伤却是好了五六分了,也能化为飞翔的超兽态。

    瑶蘅每天都会给他们送来食物和淡水,宋小虎是话唠,他能感觉到这个恩人貌似很喜欢听自己说话,便每天都给她或他说上许久,自己的朋友,经历的那些危险等等,一说就是半个时辰。对方总是静静坐着,身上散发着恬淡的气息。

    瑶蘅没听说过那些响彻整个异界大陆的名字,自然也没什么讶异的神色。不过他觉得听宋小虎说话还是挺有意思的,宋小虎说话的时候表情会很生动,那双散去焦距的眼睛甚至都会跟着亮了起来。

    他努力和宋小虎保持距离,心里隐隐歉疚,只能安慰自己,这只是交易。反正宋小虎把自己当成个女子,总不至于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又过了两三日,宋小虎有些留恋地对瑶蘅道:“姑娘,我准备和阿离离开这里了。我的一个朋友很擅长解毒,我想找她帮忙看看眼睛……”

    他想想这位性格孤僻的恩人独自呆在这里着实可怜,便挠了挠头笑道:“姑娘,你一个人在这里实在是危险了些……你有亲戚朋友在别处吗?我们可以带你离开这里的。”

    阿离翻翻白眼,宋小虎对面的人一头墨色长发几乎着地,皮肤白皙如玉,一双微微吊梢的墨色眼瞳带着骄傲的神气,它并不认为这个人是个姑娘家。不过它并不讨厌他,虽然对方几乎不搭理自己,但是每天都会给自己带来烤肉,而且味道也很好。

    瑶蘅眉头一蹙,再有两日,他的毒便要发了……

    他深吸口气拉起宋小虎的手,在他掌心一笔一划慢慢写道:再陪我几日,好么?

    宋小虎只觉得掌心发痒,顿时有些愣怔,脸不觉就有些发烫,结结巴巴道:“恩人,你做什么?”

    他和异性朋友喝酒谈天是常事,这么轻柔的“牵手”,倒还真是第一次,他总觉得这位恩人是女性的可能性更大些。

    当他察觉到对方是在写字,忙静下心来仔细辨认。对方的呼吸一向都很平缓,现在却是有些急促,显然有些心绪不定。

    没想到救命恩人对自己也颇有留恋,宋小虎有些感动,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道:“嗯,那我和阿离就再多待几日,反正我们也不急。”

    很快,三月一次的毒发日就要到了。

    瑶蘅很冷静地打来溪水细细做了清洁,需要用到的药品也准备好。

    临近傍晚时候,身体内熟悉的热度一点点慢慢升上来,瑶蘅用力咬了下嘴唇,一气灌下那碗乌黑苦涩的避孕药,然后端着一个托盘慢慢朝宋小虎休寝的山洞走了过去。

    托盘上放的那碗药汤里放了些具有催情和恢复体能的药物,盘子里放的是烤好的肉,也有一半加了料。

    他不能犹豫,否则只会永远困在这里,那个仇人还要解决掉。

    一走进山洞,瑶蘅便看见长着硬硬刺猬头的青年朝自己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那只白色的高阶魔兽照样是一副骄傲的神气。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把加了料的肉递给了阿离,而那碗汤药则送到宋小虎手中,顺手在他掌心写下:这是解毒的汤药。

    看着宋小虎毫不戒备地端起来,瑶蘅隐隐有些后悔,但是他迟疑之间,宋小虎已是一气喝光了。

    宋小虎眉眼弯弯,嘴角更是浮出两个浅浅的酒窝,舔了舔唇角的一点残渣道:“这些草药在岛上找来肯定不容易,多谢姑娘了。”

    瑶蘅怔了怔,急促地转身走出了山洞,一直跑到海边方才驻足。

    海面上片刻之间已是狂风大起,乌压压的墨云压迫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简直让人喘不过气来,雷声也越逼越近。

    瑶蘅的呼吸已经急促起来了,他紧紧握着掌心,知道自己很快就要毒发了。

    狂风中隐隐传来几声焦急的呼唤:“恩人姑娘,你在哪里?……”

    瑶蘅一怔缓缓回头,就看见刺猬头的青年拄着根棍子磕磕巴巴走着,似乎有些焦急。他知道宋小虎一直在努力适应眼盲,但是现在这种糟糕的天气……

    他咬咬牙,这次是宋小虎自己送上门的,可怪不得自己了!

    闻见熟悉的浅香,宋小虎不觉松了口气,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刚才我听见你没回住处的方向,要下雨了便出来看看。阿离睡着了又叫不醒。”

    瑶蘅急促地呼吸着,看了宋小虎好一阵,猛地拽起他的手甩在自己肩膀上,扛着就往回走。

    宋小虎顿时傻眼了,恩人姑娘是怕下雨前回不到山洞,这样会快一些吗?

    几乎是刚走进山洞,外面的漂泊大雨便随着雷电之声下来了。

    宋小虎被瑶蘅一把放在了木床上,条件反射地就想站起来。其中一个师父教过他,女儿家的闺房那是决计不能进的,他知道这里不是自己的山洞。

    瑶蘅不耐烦地按住他,狠狠咬了手腕一口,让自己保持几分清明。

    他随手将宋小虎推的躺在了床上,三两下就撕开了他的衣衫,露出坚实有力的肩膀和肌理分明的小腹。

    看着那双熟悉的黑眼睛里出现疑惑和震惊,瑶蘅的胸膛剧烈起伏着,然后便低头在宋小虎艰涩滑动的喉结咬了一下。

    宋小虎并不知道自己之前被灌了药,他迟钝的大脑甚至没反应过来现在是什么状况。微凉而柔软的某个东西贴住他脖颈的时候,身体似乎一下就被点燃了,升起了一种奇怪的热度,。

    他下意识就想推开身上的人,但是对方的力气大的惊人,中毒后的身体和废人差不多。他不解地瞪大了无神的眼睛,脸涨得通红语无伦次道:“姑娘,你做什么?别这样,男女授受不亲……”

    看见宋小虎还在徒劳地做出抵抗的姿态,瑶蘅跪在宋小虎身上,将手放在两人之间,低头堵住那张有点聒噪的嘴。

    很漫长很笨拙的一个吻。

    因为宋小虎完全变成木头人了,所以瑶蘅亲的很顺利。男人的体|液能帮他减缓药性,适量的接吻能让他不那么失控。他也不知道怎么亲,就卷住宋小虎的舌头吸了好一阵。

    吻了许久,瑶蘅气喘吁吁地起身,看着青年脸颊上浮现的不自然的红色,知道他身上的药物也发作了,便毫不犹豫将手探了下去,有些别扭地握住。

    只是随便弄了两下,掌下那东西就涨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他直起腰深吸口气,努力让自己什么都不要想,用颤抖的手指拽开自己的腰带。

    宋小虎急喘了一下,终于在惊恐中反应了过来,那里应该是自己的媳妇才能碰的地方吧?

    他手忙脚乱地握住瑶蘅作怪的手,脸红的都要滴出血了,惊慌失措道:“恩人姑娘……我、我……你要是那个喜、喜欢我,这些我们可以成亲后做……”

    他身体热的都要烧起来了,说话也十分艰难,断断续续的。

    宋小虎敏锐的直觉隐隐有个预感,只要他的手碰到对方,就会发生很不好的事情。

    瑶蘅不耐烦地将宋小虎挣扎的双手按住,闭着眼努力平静了一下,快速催生了蔓藤束住宋小虎的四肢,又用布料塞住他的嘴。知道宋小虎看不见,那些羞耻感渐渐地也减淡了不少。

    宋小虎:=口=!!!

    瑶蘅深吸口气,将身上的衣衫丢在地下,然后跨坐在宋小虎身上,两人都为那种陌生的肌肤相贴的感觉震了震。

    然后,就一塌糊涂了。

    进入的时候宋小虎能感觉到对方颤抖的厉害,似乎很疼,心里顿时又是羞窘又是怜惜,却也有种奇怪的兴奋。

    偏偏话也不能说出口,身体也不能动,他只能紧紧闭着眼睛紧绷了身体,因为过分紧张出了一身的汗。

    药性渐渐上来,两人都有些发狂了,那些蔓藤不知不觉也被宋小虎挣开了。

    瑶蘅背对着宋小虎坐在他腹部,长长的头发散落在宋小虎的胸口,一片凌乱。他摇晃着腰腹上上下下起伏着,眼睛里一片迷茫,呻|吟和喘息也是越来越明显。外面的雷电风雨声越来越大,他便不再压抑声音。

    因为那特殊体质的缘故,刚开始进入的时候疼了一下,然后便是近乎灭顶般的陌生快|感。

    宋小虎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他从来没这么失控过。

    他把嘴里的布条吐出去,努力坐起来,想要拥抱身上的人。

    瑶蘅在一片混沌中慌促地举起手挡在胸口,于是便被宋小虎整个抱在怀中。

    宋小虎只觉得怀里的躯体微凉而光滑,却是舒适的不得了。他贴着那些微凉光滑的长发,一边笨拙而狂乱地动作着,一边语无伦次道:“姑娘,我们……成亲吧……”

    已经做了这样的事情,虽然算是被迫的,但他还是想负起责任来。他试探着把手下移,扶住对方的腰,又是一阵急急的挺动。

    瑶蘅听见那句话的时候身体一震,眼中恢复了些清明,心里突然升起些歉疚感。

    不能,不能让宋小虎发现自己其实是个男人……

    他手一挥,于是那些蔓藤重新爬了上来,把宋小虎重新捆了下去。

    宋小虎:“……”

    风雨声早收了,外面不时传来海鸟清脆的叫声,洞内的事物渐渐变得清晰明白,已是清晨了。

    整整做了一夜,瑶蘅近乎虚脱。他想要站起来,双腿却是颤个不停,腰腹和身后也是酸痛难当,一个不小心便跌的仰躺在了宋小虎身边。

    猛地被那热烈而温暖的气息包裹,他慌促地看过去,这才发现刺猬头青年已经毫无防备地睡着了,长长的睫毛低垂,嘴角还浮现出小小的弧度。

    他有些狼狈地转过头,深吸口气坐起来,踉踉跄跄地向外走。

    宋小虎睡得十分香甜,沉沉睡了一天,就是他醒来就傻了,因为媳妇不见了。身侧倒是有个熟悉的呼吸声,不过显然是阿离的。

    他的手脚已被解开了,身体也是清清爽爽的,掌心按到的地方有些奇怪的凹印。他用手指摸过去,这才发现那是一行刻出来的字——

    床头是解毒药,早晚各煎一服,两个月便可视物,食物放在你的储物袋中。

    宋小虎茫然不解地把这些字摸了好几遍,终于意识到一个恐怖的事实,惊得提起阿离就赤脚跑了出去,甚至顾不得床头那些解毒药。

    阿离一直是昏睡了一周方醒,宋小虎已经拄着木棍把这个无人岛翻了好几遍了,也确定对方是真的离开了。

    他沮丧伤心兼疑惑不解,“她”为什么要走?自己甚至到现在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和长相……

    又摸了一遍那行字,宋小虎已经冷静了下来。他摸索着打来泉水熬了药,一气把那苦涩的药汁喝了下去,随手在石壁上画上一道表示第一天。

    不管对方为什么离开自己,他都会找到“她”!

    瑶蘅的脚程很快,他们一族擅长驯养魔兽,他不住召唤大型的水生魔兽,一路上连头都没有回过。

    当他发现自己手背上浮现些诡异的红色花纹,眼前一阵发黑,险些没掉进水里。他们一族如果受孕的话,十天内身上便会浮出这些花纹,自己明明服了避孕的药物……

    他停下水兽,胸膛急剧起伏着,一时不知道如何办才好。男人有孕,只会被世人当成怪物……当初那个下毒的人,也是想把自己当成玩物。宋小虎又会如何看待自己?只怕也会露出惊惧甚至厌恶的神色吧?……

    呆呆站了半晌,瑶蘅狠狠咬了咬下唇,让魔兽转过身往回游。

    现在的身体,显然离开这片海域去报仇是不明智的。

    这孩子既然是宋小虎的,那便还给他。

    等到第十天,听见熟悉的脚步声,宋小虎惊喜之下便朝那边疾走了过去,说话都有些结巴了:“姑娘,你……你去了哪里?我很担心。”

    瑶蘅下意识用手挡住宋小虎微微张开的双臂,往后退开一步。他心里有些吃惊,宋小虎身上的功力显然已恢复了些,不像之前那么虚弱无力。

    不过看着刺猬头青年脸上掩饰不住的喜色,瑶蘅的心口却莫名有些堵,从来没人这般紧张过他。定了定神,他拉住宋小虎的手,一笔一划写道:有些事情,所以离开了几天。

    宋小虎仔细辨认着,立刻就接受了这个说法,当下松了口气道:“你没事就好。”

    他想起数天前两人那一夜的缠绵,脸上不由就红了,用无神的眼睛对准了瑶蘅局促地挠了挠头发道:“姑娘,我们已经……洞房了,你的名字……我还不知道呢。我能不能叫你媳妇?”

    瑶蘅顿时僵硬了,半晌拉住宋小虎的手狠狠写道:不许!

    看着刺猬头青年脸上露出的类似与被抛弃的小猫小狗般失落的表情,瑶蘅的心却是莫名软了。他很郁闷地朝自己居住的那个山洞走,下意识放慢了脚步,免得紧紧跟在自己身后的青年被地上的石头和树枝绊倒了。

    走到洞口瑶蘅就震了一下,因为里面太乱了!地上甚至还有那日留下的衣服,他一看见脸就难以控制地开始发烫。

    宋小虎已经抢了进去,摸索着开始收拾,脸上笑得傻傻的:“你坐下休息吧,这些我来。”

    瑶蘅怔怔看着青年脸上那个好像会发光的灿烂笑容,心里莫名升起了点说不清的烦躁。

    转瞬已是一个月了。

    宋小虎的眼睛已能够模模糊糊看见些光影了,只是理想中的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还离得很远。

    他闷闷地躺在草坡上晒着太阳,叹着气摸着阿离的头。

    师父说过女人心海底针,他现在深刻体会到了。他完全不知道未来媳妇是怎么想的,因为对方还是什么都不告诉自己,包括姓名,甚至对他比之前更冷淡了,只是每天送来的食物却比之前更加精细点。明明两人都已经……那啥了……

    现在他被责令一步不许靠近那个山洞,仍然回原来的那个山洞住。

    宋小虎又叹了口气,甚至有些怀疑那天是不是只是自己做的一个梦,但是那些亲密到极致,甚至彼此交融的气息他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凌大哥说将来有了喜欢的姑娘就要专一,要尊重,可是现在这种情况怎么办?他又不能现在跑去询问了,万一去了回来未来媳妇又不见了怎么办?

    瑶蘅远远就看见刺猬头青年平时飞扬浓黑的眉毛罕见地蹙成一团,咬了咬嘴唇,端着那碗汤药走了过去。

    刺猬头青年显然听见了他的脚步声,眉毛一下子便舒展开了,无神的眼睛也准确地对准了他的方向,脸上瞬间出现了两个酒窝。

    瑶蘅垂下眼眸,甚至产生了一种被对方看穿的错觉。

    宋小虎毫不犹豫把那碗药喝了下去,他沉默地收回碗,在宋小虎手上写道:药草不够了,新的药材需要九个月才能培植出来,别担心。

    这段时间两人连这种肢体接触都没有过,宋小虎心跳一阵加速,不由地紧紧握住瑶蘅的手,专注地看着那个好像被雾气笼罩的身影急促道:“我的眼睛便是看不见也没什么,只是……你有什么苦衷,为什么都不告诉我?我们……我们已经做了夫妻之事,在我心里你已是我媳妇了……”

    瑶蘅跟被蝎子蛰住一般猛地甩开手,径直往回走了。

    阿离鄙视地看了宋小虎一眼,自行啃着刚才瑶蘅端来的肉。

    宋小虎忙跟了上去,想伸手拽住他却又不敢造次,只能一脸苦兮兮地跟着。他经历的战斗大小不下百场,遇到过无数实力强劲的对手,每次均能逢凶化吉,但是对着未来媳妇却总是手足无措的。

    对方明明会写字,却是什么都不说……他还记得那个狂乱的夜晚对方嘴里偶尔发出的带着压抑的喘息,声色十分动人,对方的唇也是又软又甜……

    他脸上不由泛出些红色,胸口一阵发紧,眯着眼睛看着未来媳妇的背影,只能迷迷糊糊能看出对方身姿修长,如梦如幻。

    瑶蘅被那灼热的目光看的一阵心慌意乱,猛地转过身一脚踢了过去,然后就几个跃身走了。

    宋小虎捂着肚子后退了两步,黯然地垂着头。不过他很快就振作了起来,对方显然对自己还是留了情了,那一脚根本没用几分力,而且除了对自己冷淡了些,衣食上却对自己甚好,更何况还让自己不要担心……

    他抬起头,眼睛也是亮亮的,未来媳妇肯定也是喜欢自己的!

    莫不是对方长得丑?所以才……

    想到这里,宋小虎忙朝瑶蘅的方向追过去,一边跑一边大喊道:“姑娘,你长什么样子我都不在乎的!……”

    阿离:……自己还是吃肉吧。

    磨来磨去地又过了几个月,已经快到预产期了。

    瑶蘅每次低头看见高高鼓起的腰腹和手背上色泽愈发明艳的红色花纹,都恨不得去找个人打打架发发心中的怨气,为什么会搞成现在这样?亏得是宋小虎因为这几个月停了药草,视力又下降了,这才没有发现端倪。

    他们一族在孕期会异常虚弱,偏偏每天那个刺猬头都会屁颠屁颠地跑过来,例行般地对他啰啰嗦嗦地说上一大堆的废话。更可怕的是,他发现自己似乎都习惯了……

    这天傍晚,风刮得异常激烈,瑶蘅站在峭壁高处看着逐渐阴沉的天空和翻涌的海水,不由回想起那个类似的傍晚,脸上热了热。

    宋小虎站在他身后五米处,闻见带着咸味的海风,显然也是想起来了,呐呐道:“要下雨了,我们……回去吧。”

    瑶蘅默默回头看了他一眼,径直走在前面,宋小虎就像往日般远远跟在他身后。

    走到半路时瑶蘅的腹中突然一阵剧痛,额头瞬间都是汗水。他忍不住呻|吟一声扶住身边的石壁,几乎站立不稳。

    宋小虎已经意识到不妙,再也顾不得许多跑上前去,摩挲着握住瑶蘅的手紧张道:“你怎么了?”

    瑶蘅无力地软在他怀中,急促地在宋小虎手心写道:你的孩子,要出生了,带我回去。

    天已经黑的看不见人影了,一道闪电劈过,瑶蘅清清楚楚地看见刺猬头青年脸上那个傻到极点的表情。他狠狠在宋小虎胳膊上掐了一把,愣着干吗?

    宋小虎终于是回过神了,哆哆嗦嗦地召唤阿离前来,抱着瑶蘅便跳了上去,脑袋里还是嗡嗡直响。

    自己……要当爹了?!

    为什么媳妇从来不告诉自己?!

    孩子叫什么好呢?……

    听见怀里人痛苦的呻|吟,他也来不及想别的,只能紧紧搂着对方。

    到了山洞,瑶蘅已是痛的缩成一团了,他拼劲全力把宋小虎推出去,用力在他手上反反复复地写着几个字——出去,求你!

    宋小虎摩挲着他汗湿的额头,又惶恐又心疼,他紧紧握住瑶蘅手心哑声道:“我陪你。”

    瑶蘅气的狠狠咬住他胳膊,只咬的鲜血淋漓,双手也紧紧拽住宋小虎的衣襟。

    阿离翻了个白眼,咬着木盆出去接了水,用火系能力加热成热水备用着。

    雨声很大,完全压住了山洞里的动静。

    终于,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声猛地响了起来。

    瑶蘅无力地松开双手和牙齿,气喘吁吁地把那个哭闹不休的小家伙塞进宋小虎怀中,从瓶子里掏出些恢复体力的药物吃了。

    宋小虎僵硬地抱着一动不敢动,又心疼媳妇,手摩挲着握住瑶蘅的,哑声道:“你还好吗?”

    瑶蘅的体力已经恢复了一些,在宋小虎掌心写道:我没事,给孩子洗澡。

    宋小虎现在完全还是离神状态,对方一个口令一个动作,恋恋不舍地松开他的手摸索到木盆那里洗了。

    手里那个小东西又小又软,他不敢大力,傻笑着对瑶蘅说:“是个儿子。”

    瑶蘅定睛看过去,小家伙额发浓黑,带着雾气的大眼睛又黑又亮,像葡萄一般。他莫名一酸,忙转过头,唯恐自己心软。

    他必须走了,只怕宋小虎知道真相,也会把这孩子成怪物看待。

    一夜宋小虎睡得极香,心满意足地缩在床边守护着妻儿,梦里都忍不住笑着。

    迷迷糊糊间,他觉得唇上微微一软,是似曾相识的气息。

    他心里一动,待要回应,那碰触却已消失了。

    瑶蘅再次回头看了一眼,狠狠心朝前走去,却被那只雪白而巨大的魔兽挡住了去路。

    他缓缓抬起眼睛,看着那双红色的眼睛道:“我有必须离开的理由。想让我留下,除非我死。”

    阿离烦躁地瞪着脸色苍白眼神决绝的黑发青年,终于还是缓缓让出了位置。

    ……

    一年多以后。

    瑶蘅看见空中那只似曾相识的雪白魔兽时,顿时僵在了那里。当他看见从魔兽身上跳下来的相貌相似的两只刺猬头时,嘴唇都哆嗦了起来,眼前一阵阵发黑。

    宋小虎也是一脸呆滞,一双眼睛却似乎黏在了瑶蘅脸上,两人怔怔对视了许久。

    宋家宝看着眼前清俊的白衣男子,嘴一扁“哇”地一声就大声哭了起来,朝瑶蘅伸着双手叫道:“娘!……”

    瑶蘅顿时惊醒了过来,努力保持一脸自然往回走,但是走了两步就动弹不得了。

    宋小虎随手把宋家宝放在地上,紧紧搂住瑶蘅,把那个已在心里咀嚼了无数次的名字叫了出来:“瑶蘅,别走。”

    宋家宝迈着小短腿很快也小跑了过来,用尽全力抱着瑶蘅的大腿:“娘,你不要家宝吗?呜呜呜呜……”

    看着这缠在身上的一大一小,瑶蘅很困难地保持着平静的语调:“兄台认错人了吧?我是男人。”

    他的声线很是清透干净,宋小虎听得震了震,脸瞬间就红了。

    “……我知道,你当初为什么要走!我一直在找你!……”宋小虎猛地将瑶蘅转过来,声音也带了些委屈不解。

    因为宋家宝还死死抱着瑶蘅的大腿,便被带的也跟着在空中转了半圈,哇哇哭地更大声了。

    瑶蘅忍不住愧疚而心疼地看了一眼把自己衣衫哭湿一片的刺猬头小鬼,因为紧张绷紧的肩膀也颓然松弛了下去。纵然平日他硬着心肠强迫自己不去想在岛上那一年的时光,但何尝又忘得掉这一大一小?

    他垂下眼眸,声线依然是冷静的可怕:“宋小虎,当初是我骗了你,你不恨我?”

    宋小虎一怔,顿时想起凌大哥说的那番话。

    他紧紧抓住瑶蘅的肩膀,认真道:“不恨,你是男的还是女的都不重要,你是我宋小虎认定的人!是我孩子的……爹!家宝,叫爹爹。”

    宋家宝乖巧的很,立刻仰起头叫道:“爹爹。”

    许久,瑶蘅叹口气,半跪了下去把宋家宝搂紧怀里。宋小虎心里一热,也跪了下去,将两人紧紧搂住。

    瑶蘅隐居的地方叫做清风洞,风景很好,绵延数里都是竹林。

    半年前他终于手刃了那个给自己下毒的人,但是也受了重伤,在这里养好伤后索性一直住了下去。

    瑶蘅怕饿到宋家宝,便慌忙去给他熬粥,宋小虎屁颠屁颠地跟着过去帮忙烧火做饭,眼睛一刻没从瑶蘅身上离开过。

    宋小虎现在很有被电击中的感觉,走个路都是飘的。他梦见过无数次瑶蘅,总是朦朦胧胧看不清楚,现在见了真人,只觉得比自己想象的都要好一百倍,当真是越看越喜欢。

    他很想瑶蘅多说几句话,瑶蘅的声音他也喜欢的紧。

    瑶蘅已经很习惯刺猬头青年那一脸傻乎乎的笑了,只是还不习惯那炽热过分的目光。他不适应地瞥了一眼宋小虎,强作镇定地做着饭。

    晚上宋家宝兴奋了一天终于是睡着了,瑶蘅怔怔看着他的睡脸半天,缓缓站起身,立刻就发觉刺猬头青年正紧张却又期待地看着自己。

    瑶蘅不知怎地也紧张起来,喉头也是干涩的厉害,他垂下眼眸低声道:“是我……对不住你和家宝。”

    他从未说过这般软话,玉般的脸颊顿时泛了些红色。

    宋小虎只觉得心都快跳出胸腔了,手足无措地低声道:“别说这些,在岛上那段时间,我从没那般快活放松过——你别再离开我就好。”

    他说着情不自禁上前,紧紧拥住瑶蘅,身上热烫的厉害。

    瑶蘅一惊,但完全是挡不住。他略显狼狈地用手抵住宋小虎的胸膛,低声道:“以前那次……是意外,我是男的,你是把我当成女的才……”

    “但我现在知道你是男的。”宋小虎认真道,“我也是男的。”

    “……”所以和现在做的事情有关系吗?

    宋小虎的空间能力已不在御之绝之下了,当下便把瑶蘅带了进去,以免惊动了小刺猬头睡觉。

    他深吸口气,一鼓作气堵住瑶蘅的嘴,顺势把他压了下去。

    瑶蘅微微放大了眼瞳,身体却是难以控制地颤抖火热了起来。

    他急促地喘息着,原本略显抵抗的姿势渐渐变了,双臂也紧紧搂着身上那具火热坚实的躯体,眼中一片迷乱。

    宋小虎痴迷地看着身下人带着雾气的眼睛和水润的嘴唇,更大幅度地挺|动着,欢喜地恨不得大叫几声,这次他一定会跟紧了爱乱跑的媳妇。

    虽然凌大哥说的很多都对,但是这次显然阿绝的方法更管用些。

    追媳妇,有时候果然还是靠行动才好。

    作者有话要说:猪脚君这方面和阿绝一样是满分啊满分!23333333

    小虎番外应该是完了,也不排除以后脑洞大还写~写小虎的肉总有种奇怪的羞耻感,但写阿绝的就没压力啊摔,难道因为猪脚君攻守兼备的缘故?~

    抱歉了拖了这么久,这段时间渣韩剧~明后两天不开新文就剁手!呜呜好晚了碎觉去了~

    最后广告时间:

    存稿地址,应该是这两天开,很坑爹的设定~

    大家可以动动小手去专栏点作者收藏~~这样丸子开新文的时候能加分(*^__^*)

    =============================================================

    当宋小虎成为武尊名字响彻整个异界大陆的时候,魔修道和正道的关系也达到了一个历史上最为平和的时代,武尊和魔尊的深厚友谊甚至在整个大陆传为美谈。

    当然,知情人凌夏听到那些美化版的种种传说故事,忍不住会捧腹大笑,那两人现在见面还会打架好么?

    凌夏的炼器水平和木系能量修为都称得上高手了,他起初对水月很忌惮,毕竟书里面的水月就是御之绝灭世的主要帮凶之一。

    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水月在三年前就辞去了护法之位离开了,说是要去寻找世间隐居的那位最厉害的炼器师。碰巧的是,凌夏听他的描述就知道指的是面具师父。他这位恩师躲人的本领是一等一的好,这么多年都没露过面,所以凌夏也就祝福水月好运了。

    这些年来慕容雪、水灵、克兰敏尔白、枫落等人都出嫁了,只是她们的良人都不是宋小虎。想到本来桃花朵朵开的主角君现在还是光棍一条,凌夏就有些发愁。

    后宫妹子团现在唯一没出嫁的就是翠羽,她现在与宋小虎关系甚好,凌夏也是从宋小虎口中知道些她的消息。几年前翠羽曾经万里迢迢来魔修道,见他一面但却又什么话没说就走了。不过听宋小虎说,翠羽最近也定亲了,是正派一个城主的长子。

    凌夏急的恨不得踢给宋小虎一脚,最后的妹子主角君也没把握住啊!难道真的打一辈子光棍?日子过的飞快,凌夏仔细算算,他和宋小虎也是两年没见面了。

    只是御之绝每次听他提起宋小虎的终身大事就会一脸阴沉,这点让凌夏很是无语,魔尊大人那醋缸子当真是数十年如一日,只会越来越酸。

    近日来凌夏十分开心,因为宋小虎传信说,不日就会前来。

    宋小虎来的时候果然带来了不少惊喜,重大的惊喜就是他怀里,居然多出来一个一岁大小的刺猬头小包子!

    小包子眼睛圆圆脸上两个酒窝,和主角君真是像了个十成十!

    他们两人说话的时候,阿离就兢兢业业地守在小刺猬头的身边,唯恐他跌倒了。

    凌夏是又惊又喜,拍了拍宋小虎的肩膀道:“好哇小虎,你什么时候成亲的,居然都没有通知一声?孩子叫什么?”

    宋小虎不好意思地咧出来两排洁白的牙齿:“叫家宝。凌大哥,我还没成亲……”

    主角君现在论年龄也三十岁左右了,可看上去还是个刚长大的大男孩,笑起来满脸的阳光。凌夏听得都想晕倒,这叫什么话?未婚先孕?宋小虎可真行……而且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主角君起名的水平还是这么令人崩溃?

    宋小虎一脸尴尬地赶快解释,他在两年前眼睛受了重伤看不见,流落到了一个岛上被一个不知道姓名和外貌的姑娘救了。只是那姑娘貌似是个哑巴,从来没说过一句话。一个雷雨天两人稀里糊涂地发生了关系,后来宋家宝一出生,那姑娘就丢给宋小虎自己离开了。

    凌夏牙齿咬的咯咯响,好虐!主角君这就成了负心汉了!

    宋小虎眼里现出一丝伤感:“我也一直在找她……”那个姑娘个子很高性格极冷,他打听了这么久,却始终都没有半点线索。

    阿离是无语望天,它觉得那个人长得不像是雌性,但是它不会说话,所以也没法表达。

    凌夏看看宋家宝,脸蛋鼓鼓的当真是可爱异常。他忍不住把宋家宝抱在怀里逗弄着,把自己炼制的法器拿出来给他当玩具玩。

    逗着逗着凌夏就有些心疼,宋小虎那马大哈哪里是会带孩子的人啊!宋家宝的手上脚上都是黑乎乎的,凌夏赶紧把他带去好好洗了,跟宋小虎聊着这些年的经历。

    宋家宝虎头虎脑地十分可爱机灵,很快就拽着凌夏的衣摆含糊不清地叫他叔叔。凌夏真是越看越喜欢,心里也不免觉得遗憾,自己和御之绝是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的……

    御之绝回到寝宫时首先看见的就是凌夏在给一个缩小版的宋小虎穿衣服,那眼神和动作都温柔的不得了,他的眉头顿时蹙了起来。

    凌夏看见御之绝,就抱起宋家宝笑道:“家宝,叫叔叔。”

    宋家宝机灵地察觉到对方身上隐隐散发的阴沉之意,也不惧怕,只是缩在凌夏怀中两只大眼好奇地看过去。阿离过了这些年还是不怎么喜欢御之绝,见了他只是翻翻眼睛,继续蹭在凌夏肩膀上。

    凌夏微觉意外,他还以为御之绝会很喜欢孩子呢。

    宋小虎见了御之绝,那不免就要先比试一场。

    凌夏抱着宋家宝懒得去看,他是真喜欢这个口齿不清的机灵小刺猬头。反正那两个总是长不大的成年人每次见面总要这么闹上一次。等他给宋家宝喂完了饭,那两人也差不多结束了战斗。

    因为宋家宝的缘故,宋小虎这次在乾坤教呆了数日,顺便打听家宝娘的消息。

    御之绝那脸都成锅底了,在他看来宋家宝就是一个熊孩子,而且这小刺猬头晚上还缠着凌夏给他讲故事陪着他睡觉,他什么都做不成。

    御之绝立刻派人四处打探消息,还真打听出来一点端倪,就是凌夏听到那些消息都傻在那里了。

    “这刺猬头的‘娘’,是男人。”御之绝语气淡淡的。

    凌夏还以为自己耳朵出问题了,一连惊愕道:“啥?!”

    御之绝淡定地看了他一眼,接着往下说了,凌夏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要裂了,妈蛋的果然菠菜鸡蛋汤无节操之后什么奇葩的设定都会粗来啊!

    这个异界还真存在着能生孩子的男人族群啊!那个族群人数十分稀少,已经到了频临灭绝的地步。当年宋家宝的娘中了一种不xxoo就要死的毒药,吃着缓解药性的灵草躲在岛上忍了几年,最后还是栽在宋小虎身上了——谁让主角君连那么偏远的小岛都跑去了啊!

    凌夏默默望天,他最关心的其实有两个问题,一,男人从哪里生?二,主角君该是有多单蠢啊!居然没有分出来和自己xxoo的是男人!

    御之绝把得到的消息给了宋小虎,痛痛快快打发那一大一小连同阿离离开了。晚上他心满意足抱着凌夏时,凌夏突然叹息了一声:“我有些想家宝了。”

    “那咱们也生。”御之绝眯着眼睛摸着他的腰,上上下下地暧昧抚摸着。

    凌夏无语:“你去生?”

    御之绝翻身把他压在身下:“那些熊孩子有什么好的?我们两个一起便够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