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萌妻食神 »  第3章 蹬鼻上脸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章 蹬鼻上脸

小说:萌妻食神作者:紫伊281
返回目录

    就在夏淳于快失去耐心的时候,叶佳瑶端着盘子一瘸一拐的回来了。

    “怎么去了这么久?”夏淳于脸色不太好看。

    叶佳瑶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你大爷的,想要快,拿两根黄瓜你啃啃要吗?

    “厨房没吃的了,我临时做的。”叶佳瑶掀开碗盖,装汤摆筷。

    一股诱人香味弥漫开来,夏淳于走过去一看,是一碗卖相极为不错的蛋炒饭,米粒橙黄,泛着油光,却不是那种让人倒胃口的油腻,米饭里掺杂着肉粒和大小均匀的红萝卜、黄瓜丁,还有细碎的蛋花与香菇,颜色搭配的很能勾人食欲。夏淳于不由咽了口口水,嘴上却是鄙夷道:“什么东西乱七八糟的,能吃吗?”

    叶佳瑶心里腹诽:你大爷的,做你吃还嫌三嫌四,有种你别吃啊!

    面上却是皮笑肉不笑道:“厨房里没别的食材了,只能做这个,三当家你就将就着吃点,总比饿着肚子好。”

    这边话没说完,那边已经吃上了。

    呃,味道不错,牛肉丁香滑柔嫩,胡萝卜和黄瓜丁清脆爽口,味道咸淡适宜,油而不腻,竟是比御厨做的八珍饭不差。嗯,可能是他饿了的缘故,所以觉得好吃,哪能真的跟御厨相比呢?

    但还算是不错的了,算得上他上山后吃到过的最精致的食物,这半年最委屈的就是他的肚子了。

    叶佳瑶边吃边偷看他的表情,尼玛,有那么难吃吗?还皱着眉头。

    “怎样?还行吗?”叶佳瑶小声问道。

    “马马虎虎。”夏淳于漫不经心地给出评价。

    叶佳瑶心里嗤鼻,嘴还真刁。

    “你叫什么名字?”夏淳于喝了口汤,清清淡淡、酸中带甜,配这蛋炒饭正好。

    叶佳瑶满头黑线,都嘿咻过了,现在才想起来问名字,还能有比这更荒唐的事吗?

    “叶……瑾萱,小名叫瑶瑶。”叶佳瑶差点报错名。

    夏淳于瞄了她一眼:“这身喜服挺精致,他们还真当回事儿。”

    什么意思?叶佳肴咧了下嘴:“我自己绣的,马马虎虎。”

    “你自己绣的?”夏淳于微讶:“听说你是二当家寻来的,你原是哪里人?”

    “寻来的?我是被抢上山的好不好。我是要去济南府成亲的,也不知道家里现在是什么光景,新娘子被劫了,估计要乱成一锅粥了。”叶佳瑶悻悻。

    夏淳于一愣,真的是抢来的?不是大当家特意安排的?

    叶佳瑶看他好像很吃惊的样子,难道他不知情?心思一转,期期艾艾地说:“三当家,您行行好,放了我吧!我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儿,我爹是扬州府同知叶秉荣,我本来是要嫁给济南府魏家大公子的,要是他们知道我被劫了,真的会找上门来,对你们山寨不利,您放了我,我一辈子感恩,给您立长生牌位。”

    屁个长生牌位,他又没死,夏淳于冷冷一笑:“怎么?还想嫁给魏大公子?”

    没想到她的来头还不小,扬州府同知的女儿,济南知府的媳妇,大当家果真大手笔,不过,比起黑风岗犯下的累累罪行,抢个知府的儿媳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倘若她说的是真的,那他想完事后拍拍屁股走人是不能了,如果她还算乖巧,那么离开以后纳她做个妾室还是可以考虑的,当他的夫人,这样的身份还不够。

    不过这是她一家之言,真相如何还有待查证。

    “不不,我现在已是残花败柳,哪还能再嫁给魏公子,我只想回扬州去,这辈子都不嫁了。”叶佳瑶可怜巴巴地将他望。

    古人最看重名节,已经失了贞的女子谁还会要?这点认知她还是有的。

    夏淳于讥诮道:“你以为你回扬州,叶家还能容得下你?说不定你爹为保全叶家名声,会把你掐死。”

    叶佳瑶头皮一阵发麻,不可能吧?虽然她的亲娘早死了,继母不待见她,但她终究还是老爹的女儿,虎毒不食子啊!

    “别一副被雷劈的样子,我不是危言耸听。”夏淳于挑了下眉梢,扒光了碗里最后一口饭。

    “那……那我就不回家,没有叶家我也能养活我自己。”叶佳瑶心底发寒,已然是信了他的话。

    这话又遭来他的嗤笑:“你自己养活自己,怎么养?卖笑还是卖身?你想卖身的话就在这里卖好了,像我这样的恩客可不好找。”

    叶佳瑶气的脸色发青,真想把西红柿蛋汤浇他头上,喷他一脸饭,怎么会有这么恶劣的人,他把她当什么了?简直就是活土匪,呃……他本来就是活土匪,而且还是个土匪头头,跟土匪有什么道理好讲?

    “没吃饱,你吃不下了?”夏淳于说着就把她的饭碗拿了过去。

    叶佳瑶:“……”

    “谁说我吃不下?你不是说不好吃吗?干嘛还吃那么多,小心撑死。”叶佳瑶迅猛地扑过去,凶狠地把碗抢回来。

    夏淳于没想到她真会来抢,而且还是饿狼扑食之势,刚到手的饭碗又被抢了回去。

    扬州府同知的女儿,大家闺秀,居然这么粗鲁?夏淳于觉得不可思议,这个举动彻底颠覆了他对大家闺秀这个词的认知与定义。

    夏淳于皱着眉头瞪她,不是眼神有多凶狠,他不苟言笑,面无表情的时候,自有不怒而威的气势,这是上位者与生俱来的气场。

    叶佳瑶想到自己还在狼窝里,性命都捏在他手上,刚盛起气焰马上灭掉,弱弱地妥协道:“上面的我吃过了,要不下面的我分你一半?”

    刚才只顾着说话,都没吃几口,她吃饭从来都是细嚼慢咽,美食是需要细细品味的,哪怕是白米饭,慢慢也能嚼出甜味来。无论如何得给自己留点口粮。

    夏淳于哼哼道:“不用了,再去帮我装一碗。”

    叶佳瑶:“……”

    嗫喏道:“剩下的恐怕已经在宋七肚子里了。”

    夏淳于黑脸,为什么不全部拿过来?他是男人,她以为他和她一样是小猫肚子吗?一小碗就打发了?

    叶佳瑶看他脸色不善,默默地把碗推了过去。

    夏淳于也不客气,端起来就往自己碗里扒了一半,剩下一半还给她。

    叶佳瑶暗暗庆幸,幸好没有赶尽杀绝,给她留了点。

    这回叶佳瑶不敢再细嚼慢咽了,万一他吃完了又来抢她的,也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不一会儿,两人的碗都见了底,夏淳于还是觉得意犹未尽,叶佳瑶则是吃了个半饱。

    脱衣服上床之前,夏淳于说:“你就安安分分地呆在山上,别动那些不切实际的念头,只要你听话,我不会亏待你。”

    叶佳瑶哭笑不得,什么叫不会亏待,今天都差点被你弄死了?敢情这就是优待了?

    夏淳于往床上一靠,抬起一只脚,朝她勾了勾,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情看着她。

    这意思是让她帮着脱靴子?叶佳瑶怨念一百遍啊一百遍,前世她虽然不是生在大富之家,却也是爸妈捧在手心里疼大的,而本尊虽然日子过得不甚如意,但总归是千金大小姐,被人伺候长大的,服侍人的事儿两辈子加起来还是头一遭。

    罢了罢了,身陷狼窝,寄人篱下,该低头时就低头,女汉子也要能屈能伸。

    叶佳瑶心不甘情不愿地挪过去帮他脱靴子。

    尼玛,这靴子怎么这么紧?叶佳瑶脱了两下脱不下来。

    这才发现死男人勾着脚背,分明是故意为难她。

    夏淳于双手枕在脑后,闲闲地看着她用力脱啊用力脱。

    如果她现在手里有把刀就把他的臭脚给砍下来,叶佳瑶愤愤地想。

    咬牙切齿地使出吃奶地力气,用力那么一拽。

    就在这时,夏淳于脚背一顺,叶佳瑶抱着靴子一屁股蹲在了地上,摔个四仰八叉。

    夏淳于大笑出声,突然觉得有个人可以戏弄实在是件好玩的事儿。

    叶佳瑶怒了,条件反射的做出她脑子里最想做的事,拎起靴子就朝他脸上砸过去。

    夏淳于压根没想到她会砸他,又正笑的欢,没留神,靴子直飞面门,咚的砸在他张开的嘴巴上。

    一瞬间,屋子里异常安静,仿佛空气都停止了流动,叶佳瑶气鼓鼓地瞪着他,而夏淳于似乎被砸懵了,数秒过后,愠怒之色从眼底溢出,目光渐渐凌厉起来。

    对视了几秒,叶佳瑶马上就怂了,老老实实爬起来,去脱另一只靴子。

    夏淳于一动不动,任她脱靴,等靴子脱了,他直起身长臂一捞,把她拽了过来摔在床上翻身将她压制住,恶狠狠地说:“从来没有人敢拿靴子扔爷。”

    看他一副要吃人的模样,叶佳瑶死的心都有了,哭丧着脸道:“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我在家从没做过这种事儿,都是被别人伺候着,一时身份转换不过来,您大人有大量,饶我一回。”

    “饶你?你敢往爷脸上扔靴子就该有接受惩罚的觉悟,你以为爷对你客气,你就可以蹬鼻子上脸?做错事,不给你点教训你就不会长记性。”夏淳于不为所动,着实气坏了,这要传出去,靖安侯世子被一个女人拿靴子砸脸,他还混不混了。

    “我已经记住了,绝对绝对不敢再犯了,啊啊啊……饶命啊……”

    “求饶也没用……”

    屋外,吃饱喝足靠在栏杆上拍肚子的宋七听见新嫂子的惨叫,同情的想:原来三当家也是只禽兽……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