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萌妻食神 »  第4章 气死不偿命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4章 气死不偿命

小说:萌妻食神作者:紫伊281
返回目录

    昨晚是昏过去的还是太累了睡过去的,叶佳瑶已经想不起来了,天还没亮,睡的正沉的时候,有人粗鲁的摇她肩膀。

    彼时,叶佳瑶正做着美梦,唾沫横飞的跟美食杂志社的总编谈她的创意与构思,总编被她唬的一愣一愣,眼冒星光,口角流涎,拍案而起:“叶佳瑶,下一期美食专栏就由你负责。”

    “醒来,伺候爷更衣洗漱。”某人毫不客气地扰人清梦。

    叶佳瑶梦里傻笑着,迷迷糊糊地拍掉骚扰她的手,被子一裹,转了个身,不耐烦道:“别吵我,我要睡觉。”

    夏淳于愣了一下,大声道:“叶瑾萱。”

    “吵死了,能不能不要这么烦人。”叶佳瑶嘟哝着,干脆把头蒙起来。

    呼啦,整床被子被人掀走,夏淳于怒道:“你是猪吗?这么能睡,快起来。”

    叶佳瑶身上一冷,大为火光,呼啦一下坐起来,闭着眼就吼道:“你神经病啊!”说着扑过去把被子抢回来,死死抱住,咚的躺下又睡。

    尼玛,身上痛死了,跟跑了三千米似的,没一个地方不酸痛。

    呃!叶佳瑶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蓦然睁开眼睛,心说:糟了糟了,她还以为是在二十一世纪的家里,忘了她已经来到另一个时空。刚才,她骂他什么了?神经病,完了完了,她又激怒他了。

    虽然是背对着他,但身后那粗重的呼吸,说明他生气的快要爆炸了。

    叶佳瑶干咳两声,捂着被子坐起来,怯怯地去看他脸色,只见他黑眸灼灼,脸上寒气逼人。叶佳瑶不禁想起两个词……乌云压顶,山雨欲来。

    叶佳瑶立即做狗腿状,讪笑道:“那个,不好意思啊!我还以为在家里呢。”

    夏淳于面无表情地望了她好几秒,眼神越发严厉,他以为昨晚她拿靴子砸他已经是底线了,结果今天又被骂神经病,虽然他不知道神经病的具体意思,估计跟疯子差不多。

    她的言行举止没有一点大家闺秀应有的温婉含蓄,看来是个刁蛮任性,骄纵恣意被宠坏了的大小姐。

    “你果真是叶同知家的小姐?你平素在家里也是这般张扬跋扈?”夏淳于漠然道。

    叶佳瑶心里腹诽,跋扈你妹,你才跋扈,你们一窝子跋扈的土匪。嘴上忙解释道:“不是的不是的,刚才我以为是小黑在闹我。”

    “小黑?”夏淳于眉梢一挑,目光沉沉。

    叶佳瑶诚恳地点头:“嗯,小黑是狗狗,这么大。”叶佳瑶比划了下小黑的大小,跟桌上的茶壶差不多大小。为证明确有其狗,叶佳瑶说:“小黑是门房老赵养的大黄狗和不知哪里来的野狗杂交生出来的,小黑长的虎头虎脑,我见着可爱就抱养了,不过这小家伙也很讨人嫌,一大早就跳上我的床舔我的脸闹我,晚上也赖在我床上折腾,赶都赶不走。”

    夏淳于:“……”

    一张俊美的脸阵青阵白,臭丫头,这是变着法子骂他是狗,而且还是狗杂种。

    不行了,跟她说不上三句话就得被气死,难道他还要跟她讨论狗杂种到底是骂谁的问题?

    夏淳于气呼呼地去扯她的被子。

    “哎!君子动手不动口,有话好好说嘛,不要动粗啊……”叶佳瑶以为他又要行禽兽之事,吓的脸都白了,死死抱住被子。

    夏淳于费了好大的劲才从被子里扯出他的衣服,刚才她闭着眼睛抢被子,把他的衣服也给卷走了。

    叶佳瑶发现他的目标原来是亵衣,顿时尴尬:“原来你是拿衣服啊,早说呀……”

    夏淳于气血翻涌,几乎要喷出血来,他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拿着衣服套上就走了。

    “哎,我刚才真的以为是小黑。”叶佳瑶在身后急切地申明。

    夏淳于只觉眼前一阵发黑,差点没忍住回头掐死她。

    臭男人终于走了,叶佳瑶觉得房里的空气都清新起来,抱着被子继续睡觉,回笼觉最养人。

    夏淳于出得门去,一张脸黑沉沉,明显的写着,爷今儿个心情不好,别来烦爷。

    但寨子里的弟兄们可不是这么理解的,难道说三当家对新娘子不满意?还是欲求不满?

    “不会是那新娘子长的丑,三当家不喜欢吧?”

    看三当家走远了,几个小喽啰开始议论。

    “那新娘子还叫丑?多么娇滴水灵的女人,光是想想浑身骨头都要酥了,要是能抱上一抱,亲上一口,就算明儿个去见阎王爷也值……”

    “瞧你小子一脸猥琐的样,三当家的女人你也敢想,我看你是骨头痒了。”

    “你少******装正经,难道你就不想女人?”

    “你们几个很闲吗?今儿个不用操练?再让我看到有人偷闲躲懒,寨规伺候。”已经走远了的三当家不知何时又折回来,面若覆霜,沉声喝道。

    几个小喽啰灰溜溜地赶紧跑了。大家奔走相告:今儿个三当家心情不好,大家都悠着点。

    果然,三当家今天操练的格外狠,先是让一众土匪去黑风岗第一主峰云雾峰爬两个来回,又到底下的烟霞湖游十个来回,吃过午饭还得在练武场上扎两个时辰的马步,整的一众土匪哭爹叫娘。

    “大当家,老三今儿个不对劲啊,没见他这么发狠的。”二当家同情的看着练武场上一边涕泪横流一边两腿哆嗦扎马步的喽啰们。

    大当家眯着双眼,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背着手晃悠晃悠地走了。

    二当家:“……”

    大当家的咋不发表下意见?

    土匪们被操练的死狗一样,叶佳瑶没人打扰,好好的补了一觉,直到下午,睡梦中饿醒,这才撑着酸痛僵硬的身子爬了起来。

    屋外,午后阳光正好,叶佳瑶伸了个懒腰,昂着脸沐浴阳光深深呼吸,山里的空气格外清新,徐徐山风中透着青草和野花的芳香。也好,起码不用再呼吸雾霾了。叶佳瑶撇嘴苦笑了下,既来之则安之,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不管怎样先找点吃的,填饱肚子再说。

    叶佳瑶熟门熟路的去到厨房,现在已经过了饭点,大家都在收拾,大厨老于头还是没见着,姜婶也不在,三个大婶在洗碗涮锅,看到一身红衣的叶佳瑶,三人立即就猜出了她的身份,纷纷转过脸去,把叶佳瑶当空气。

    今天,他们的男人被三当家的折腾惨了,听说都是这个新来的女人之故,不知怎得把三当家惹毛了,所以,妇人们自然把账都算在了叶佳瑶头上,对她不理不睬。

    叶佳瑶哪里知道自己成了山寨公敌,还腆着笑脸问有没有吃的。

    问到第三次,才有个大婶不咸不淡地说:“没了,剩菜剩饭都喂猪了。”

    “那……我能不能自己做碗面吃吃?”

    “不好意思,炉火熄了。”说着,大婶舀了一瓢水往炉灶里一浇,火彻底熄灭。

    叶佳瑶算是看明白了,这几位大婶不待见她,是嫉妒她长的漂亮么?叶佳瑶目光扫了一圈,从篮子里拿了根黄瓜,应该是新摘的,那藤子都是新鲜的。

    算了,啃根黄瓜垫垫肚子。

    “喂,你怎么乱拿东西,这可是晚上做菜要用的。”刚才用水浇灭炉火的大婶呵斥道。

    叶佳瑶咧嘴一笑:“不就是跟黄瓜么,不要这么小气嘛!”

    不等大婶发飙,叶佳瑶就逃了,看来三当家的女人这个身份不太好使,定是这三当家威信不够,长得好看有毛用,这里又不是花楼,女人没几个,还都是五大三粗的大婶,一窝子的土匪,谁鸟他,他也就只能凶凶她了,哼!窝里横的臭男人。

    叶佳肴一边啃着黄瓜,一边四处晃悠察看地形。

    昨日上山时眼睛被蒙着,也不知这黑风岗是什么光景,听那臭男人说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现在看来,那个臭男人倒不是在唬她。

    此地山势险要,到处悬崖峭壁,上山下山似乎只有一条路,而且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要想逃下山,比登天还难,想要攻上来更不容易。乖乖,简直堪比水泊梁山。

    转了一圈,叶佳瑶气馁,难道这辈子就只能在山上当个土匪婆?

    绕过一个弯,眼前视线陡然开阔,放眼望去,悬崖上有一片大半个足球场的空地,旌旗飘摇,有好几百土匪排的整整齐齐在那扎马步,场面相当壮观。

    “不许偷懒,今日多吃一分苦,来日战场上就多一分生机,铁牛,给我扎稳了,二愣子,别让我再看到你偷懒,否则加一个时辰。”

    夏淳于冷着脸教训道。

    “喂,专注点,眼睛别乱飘,看什么呢?”夏淳于发现大家的目光齐齐望向一个方向,便也转头去看,只见弯道上出现一个身姿妙曼的红衣女子,步履轻快,手上还拿着根什么东西在啃。

    夏淳于顿时满头黑线,臭丫头怎么上这招摇来了。

    叶佳瑶也看见了夏淳于,一身白袍,身材欣长挺拔,站在一众粗鄙的土匪中,如玉树临风,器宇轩昂。

    美女要比着看,帅哥同样要比着看,叶佳瑶第一次对鹤立鸡群这个成语有了最直观的认识。

    好吧,以后他是黑风岗上最帅的土匪,她就是黑风岗上最漂亮的土匪婆。当然,这只是暂时的,她才不要当一辈子土匪婆。

    看到大家向她行注目礼,叶佳瑶觉着自己反正一时半会儿也逃不掉,得跟大家搞好关系,日子也能好过点,像今天这样,连午饭都没得吃,便露出个甜蜜的微笑,学伟人挥手示意。

    呃!手里多了半截道具,赶紧换一只手。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