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萌妻食神 »  第13章 人生如戏拼演技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3章 人生如戏拼演技

小说:萌妻食神作者:紫伊281
返回目录

    夏淳于闻声抬眼,不由眼前一亮,除去红衣的她,穿着月白碎花的褙子,茜色的百褶绫裙,淡雅又不失娇媚,衬着她芙蓉面柳叶眉,一双灵动慧黠的眼,宛如婷婷新荷,明媚动人。果然,她还是比较适合素雅的装扮。

    “吃过了?”夏淳于端起茶盏浅呷了一口。

    “嗯,喝了一碗粥,你在做什么?这是在拟作战计划么?”叶佳瑶瞄了眼地图,有个地方被他用笔圈了出来,正是新义镇。

    夏淳于不动声色地把地图收起来,她居然知道作战计划,不得不防,他内心真实的想法,谁也不能告诉。

    叶佳瑶悻悻撇嘴,你给我看我也看不懂,谁稀罕啊!

    夏淳于闲闲地靠着椅背喝茶,指了指下首的椅子叫她坐。

    “你的厨艺是在哪学的?”夏淳于漫不经心地问。

    他起疑了?叶佳瑶旋即做出一副凄凉又无奈的神情,黯然道:“我跟家里的厨子学的,我虽然是叶家大小姐,可我爹并不怎么疼我,平日里,我连爹的面都很少见到,就连晨昏定省,我后娘也是百般阻拦,一会儿说你爹劳累了一日已经歇下了,一会儿说你爹现在心情不好就不要打扰了,我知道,她在我爹面前又是另一番说辞,总之,我在叶府是可有可无的人,我想来想去,便去学做菜,见不到爹的面,起码能让爹吃到我做的菜,我爹吃着我做的菜就会想起我……”

    这番话,虚中有实,实中有虚,原主是曾经学过做菜,为了讨好爹,但她做的菜压根送不到爹面前,后来就不了了之了,原主和魏家的这门亲事,还是仗着外祖家的势力才得以促成。

    叶佳瑶说着说着,声音渐渐低了下去,用力眨了两下眼,挤出一滴泪来,盈于眉睫,悬而不落,把一个被后娘刁难,爹不疼没娘爱的苦逼孩子形象演绎的鲜活生动。

    有道是人生如戏,拼的就是演技。

    夏淳于听她说的可怜,但还是怀疑这些话的真实性,刚要张口问她,只见她抽了抽鼻子,一抹眼泪,自嘲地笑道:“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所以你老说我不像大家闺秀,我的确是名不副实的大家闺秀,什么琴棋书画都没学过,只跟厨子学了几道菜,所以,以后我也只能给你做做饭,洗洗衣,递递茶了。”

    她眼里还含着泪水,那样笑着,就有种说不出的凄美动人,有那么一瞬,夏淳于动了恻隐之心,说:“总比什么都不会的好。”

    “你会嫌弃我吗?”叶佳瑶问。

    夏淳于想了想,又想了想。本来就对她没有报任何期望,所以,当然也就不存在嫌弃不嫌弃的问题。不过,看她期盼的眼神,这样说是不是太过直白了?

    叶佳瑶心里腹诽:尼玛,有这么难回答?老娘一千金大小姐嫁你一个土匪,算是下下嫁了,尼玛的还敢嫌弃?老娘不过是谦虚一下,你还真当老娘自卑了?

    “算了,当我没问。”叶佳瑶悻悻一挥手,起身就要走。

    夏淳于皱着眉头,不悦道:“什么叫当你没问?”

    叶佳瑶顿住脚步:“我怕听到我想听的,又怕听到我不想听的。”

    “这是什么意思?”夏淳于有点反应不过来。

    叶佳瑶眉梢一挑:“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很无聊的问题。”

    说罢施施然走了,留下夏淳于一头雾水,思忖片刻后,夏淳于幡然醒悟,他娘的,这是一个无聊的问题吗?他在不在乎她,对她来说是很无聊的问题吗?

    夏淳于又不淡定了,把茶盏一搁,追了过去。

    “喂,你把话说清楚,为什么是个无聊的问题?”夏淳于吼道。

    叶佳瑶在整理新衣服和新鞋子,看着这么多美衣,那叫一个喜欢,说真的,古装比现在的衣服好看多了,就是穿起来比较麻烦,大热天还得捂得严严实实,不长痱子才怪。

    “我有名字的,能不能不要叫我喂?”叶佳瑶头也不抬地说。

    “我喜欢这么叫怎么样?”夏淳于没好气道:“快回答我的问题。”

    “你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那我是不是也可以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叶佳瑶冲他翻了个白眼。

    “夫为纲你懂不懂?我有资格随便叫,你没这资格。”夏淳于又吼道。

    叶佳瑶摸了摸耳朵,心道:尼玛是马吼吼咆哮帝的前世么?这么喜欢用吼的。

    “呵,你承认你是我的夫啦?”叶佳瑶突然笑了起来:“我就说嘛,你对我这么好,怎么可能会嫌弃我呢?”

    夏淳于:“……”

    他什么时候对她好了?

    “别不承认,你那么细心的帮我把包子里的肥肉都给去掉,还为我上山去摘垂盆草,听说这种草药长在悬崖边,很难采到的,匪匪……呃,淳于,我也会好好待你的,你放心好了。”叶佳瑶说着,打开柜子,把他的衣服拿出来,自己的衣服放进去。

    夏淳于嘴角抽搐,放心你个头,说的好像怕被嫌弃的人是他一样,夏淳于气闷道:“我那是受不了你一天到晚疑神疑鬼,杯弓蛇影的。”

    “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很领你的情。”叶佳瑶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柜子已经装满了,塞不下他的衣服了。

    “喂,你把柜子占了,那我的衣服放哪儿?”夏淳于没好气道。

    叶佳瑶四下看了看,把他的衣服抱到对面的罗汉榻上:“就先放这吧!家里多了口人,这些家什有点不够用,淳于,你再去弄个柜子回来吧!”

    夏淳于:“……”

    怎么听她的口气,好像他才是多出来的人?

    夏淳于走过去开柜子,把她的衣服扔出来,真是无法无天了,居然敢喧宾夺主,鸠占鹊巢。

    “喂喂,你干什么?你要跟一个女人抢柜子吗?说出去不怕被人笑话吗?你是男人喂,有点气量好不好?”叶佳瑶抢回她的衣服,重新放进柜子里。

    夏淳于满头黑线,死死瞪着这个厚颜无耻的女人,他很愤怒,愤怒之余居然有种莫名的挫败感,明明是她没道理,却变成他没气量。古人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真乃千古真理也。现在他能理解为什么老爹宁可去戍边也不愿呆在家里面对一群女人。他就这么一个都快吃不消了。

    叶佳瑶撅着嘴,做受气小媳妇的样,斜斜地瞅着他。

    夏淳于彻底服气,人一旦不要脸了,天都怕,算了算了,好男不跟女斗。

    夏淳于气冲冲地甩袖而去。

    叶佳瑶在身后喊:“淳于,早点回来哦,晚上我给你做好吃的。”

    那个“于”字,她故意卷着舌头,拖着长音,听起来就像蠢……驴……

    夏淳于扭头狠瞪了眼房门,这日子没法过了。

    气走了夏淳于,叶佳瑶得意地比了个剪刀手,开心的哼起了歌。

    全都是泡沫,我一个个戳破……

    三当家的心情不好,山寨里的土匪们就又遭殃了。本来说好了今天不操练了,一个个的睡觉的睡觉,赌骰子的赌骰子,惬意的很,却被一阵紧促的号角声活生生的吵醒,打断。

    一个个屁滚尿流地赶到演武场,只见三当家的乌云遮面,手持一把令旗站在场中央,谁都知道,三当家手拿令旗,就说明今儿个要演练的是阵法,而且要实打实的对练,也就是说,不是把别人揍趴下就是自己被别人揍趴下。

    顿时,大家觉得天光暗淡,两眼发黑,腿脚发软。

    老天爷哎,三当家这是又受了什么刺激?

    一下午的操练,场中的每一个人都是鼻青脸肿,嘴上不敢叫,心里已经哀嚎不止。好不容易盼到吃晚饭的点,宋七又来叫吃饭:“三当家,嫂子叫您回去吃饭……”

    大家激动的快哭了,他娘的,嫂子终于来领人了。

    谁知三当家的好像没听见似得,大声道:“一字长蛇阵。”

    那令旗挥的呼呼生风,众土匪没命的跑位,心里直骂娘。

    宋七愣在那,想起嫂子的交代,便硬着头皮又喊了一声:“三当家,嫂子说您要是再不回去,她亲自来叫啦……”

    夏淳于面瘫的脸上终于有了变化,想到她卷着舌头喊他的名字,如果她上这来喊上一嗓子,估计全山寨的人背后都要叫他蠢驴了。死女人,胆子越来越大了,敢威胁他。

    有生以来,夏淳于头一遭生出那么点嫌弃自己这名字的心思。

    彭五上前笑眯眯地说:“三当家,您看天色也不早了,嫂子还等着您,要不……”

    夏淳于沉着脸,把令旗收了,交给彭五。

    彭五拿起令旗一挥:“解散。”

    大家顿时东歪西倒,伸长舌头跟条狗似得直喘气,哎呀妈呀,再这样下去会不会被折腾死啊!

    宋七很识趣的一句话也不多说,跟在三当家的身后直偷笑,心想,还是嫂子的法子管用,这不,三当家乖乖地就回去了。

    夏淳于也是一路无语,在想要怎么收拾她才好,不能再纵容她了,他算是看明白了,她绝对不是个简单的货色,扮猪吃老虎,他让一步,她就进两步,给她三分颜色,她就敢开染坊,之前她还把自己说的那么可怜,依他看,她那后娘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