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妾本温良 »  第九章 离间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九章 离间

小说:妾本温良作者:紫伊281
返回目录

    第九章离间

    若兰追上如玉,热络道:“真是多谢如玉姐姐了。”

    如玉委婉地说:“我也是替我家主子办事,实在当不得谢。”

    若兰就叹了一息:“老爷走了,就可怜了我家夫人和小姐,虽说大家都在帮忙,却只有三夫人想得这样周到,日日送参汤来。”

    如玉心思一动,说:“我家夫人说起大夫人和三小姐都哭了好几回了,虽说大老爷留下的家底还算殷实,但毕竟孤儿寡母的没了倚仗,这往后的日子可就难了。”

    若兰顺着如玉的话说:“可不是吗?夫人和小姐为这事都愁死了,虽说过继嗣子是个办法,但毕竟不是自己亲生的,还得考虑周详了,寻一个父母为人敦厚善良的过继才好。”

    如玉试探道:“夫人可是有了主意?”

    若兰瞅见穿堂出口处守着的雪雁方卉还有二房的下人,故意压低了声音,却将将能让前面的人听到。

    “我告诉你,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我听夫人和小姐商量的时候说,三夫人为人和善些……”

    如玉闻言暗喜,瞧着前面的人投来警惕的充满敌意的目光,故而佯装平静地说:“就送到这吧!你好生劝劝你家夫人和小姐,自个儿的身子要紧。”

    若兰执意送她到门口,关心地说:“如玉姐姐走好,天黑,留神脚下。”

    若兰不顾二房下人那疑惑探究的目光,施施然转身往回走。

    如玉出了凝晖堂径直去了三房,若兰告诉的这些信息对三夫人非常重要,这份赏银是跑不了了。

    没多久,俞妈来了,奇道:“不是说二夫人派人把守了院门?老奴刚才从西穿堂进来,怎没瞧见二夫人底下的人?就雪雁和方卉在那守着。”

    李慕婉和若兰相视一笑,沈氏不解道:“怎么又走了?”

    若兰把刚才跟如玉说的话复述了一遍,慕婉道:“娘,让二婶急一急也好,省的她一天到晚的盯着咱们。”

    沈氏恍然,轻轻捏了下慕婉的鼻尖,嗔道:“你哪来这么多鬼主意?”

    慕婉神情冷然:“已经被逼到这个份上,咱们若不想办法自保,那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沈氏面色一僵,这样的婉儿让她有种陌生的感觉,她的婉儿一直是个单纯善良的孩子,从来不会对谁用心计。

    俞妈却是很赞成小姐的做法:“小姐说的对,咱们不能坐以待毙,与其让他们联起手来对付咱们,还不如使计让他们自己来个窝里斗。”

    沈氏想想也对,狗急了还跳墙呢!泥人也有三分土性,难怪婉儿会如此,都是他们给逼的。

    松花胡同里,李慕白哈了哈手,这天实在太冷了,还是早点睡吧!看晚了,灯油太费,继母又要骂人了。

    李慕白正要去灭灯,听见外头有人敲门。

    “老四,老四……”

    好像是祖父的声音,这么晚了,祖父还过来,莫非……

    李慕白忙披了衣裳要出去开门。

    吱呀!正厢的门也开了,父亲披了棉衣跑出来,看见慕白也出来了,忙道:“你快回屋去,外头冷。”

    慕白嘴里“哦”了一声,脚下却没动,看着父亲把祖父迎进来。

    “慕白还没睡呐!”李承业嘴里叼着烟杆,看见慕白,眼角眉梢都是笑意,真是祖宗保佑,三房这次占大便宜了,虽是过继,但怎么说也是三房的人,将来慕白有出息了,还能不罩着点三房?这孩子,有福气啊!

    慕白恭恭敬敬地给祖父作了个揖,现在他能百分百地确定祖父的来意,看祖父的神情,似乎是赞同过继的。

    李正仪不知道父亲大晚上的找他作甚,挥挥手叫慕白赶紧回屋去,自己将父亲领进了东厢的小客厅,大声喊媳妇:“飞儿他娘,赶紧沏壶热茶来,爹来了。”

    李慕白回房半掩了门,听见外头继母周氏嘀嘀咕咕地自言自语:“死老头,这大晚上的还跑来烦人……”

    等继母也进了小客厅,李慕白闪身出门,轻手轻脚地走到客厅外趴在门边听着。不是他好奇心重,他是怕继母趁机敲堂伯母的竹杠,叫他没脸。

    果然就听见继母尖着嗓子说:“那怎么行,我们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凭什么白白给人家去做儿子了,我们还指望着慕白给我们养老送终呢!”

    李承业啧了一声,口气不悦道:“你急什么急?人家又不是白要了人去,说好了会给一笔丰厚的仪资。”

    “丰厚?那是多少?我今儿个把话撂在这,除非她们给五百两银子,要不然,这事没门。”周氏斩钉截铁地说。

    李正仪低斥道:“我们大老爷们商量正事,你一个妇道人家插什么嘴,赶紧回屋看着飞儿去。”

    周氏甩了白眼过去,没好气道:“慕白也是我儿子,他的事我能不管吗?”网不跳字。

    李慕白嘴角冷冷一撇,现在倒有脸说我是你儿子了,平日里一口一个讨债鬼说谁呢?

    李正仪拿媳妇没办法,默默叹气。李承业看儿子不争气的样,脸就沉了下来,不客气的说:“周氏,这里没外人,你也不用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你平日里待慕白如何,街坊邻居谁不清楚,别惹人笑话了。”

    周氏张扬道:“我这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我嫁过来时,慕白才十一岁,他嘴里吃的,身上穿的哪样不是我张罗的?公爹,说话可得凭良心。”

    李承业懒得跟她吵,也吵不过她,周氏是出了名的泼辣。

    “今日是谈正事,少扯这些没用的,你大堂嫂那,我已经答应下来,明儿个再去找你二伯爷商量商量,看这事怎么办才妥当,周氏,我也跟你说句实话,你大堂兄留下这么大笔产业,现在整个李氏一族,谁不想要这个嗣子名分?李家子弟这么多,你大堂婶偏就看中了咱家慕白,这可是求都求不来的好事,你若只惦记着那点仪资,惹恼了人家,把这事搅黄了,我告诉你,到时候你哭都没眼泪,做人眼光要放远一点,你们好歹是慕白的爹娘,就算慕白给人家当了嗣子,这份恩情总是在的,将来他有了出息,还能不照顾着你们?到时候,你们也就跟着享福了。周氏,可别因小失大啊……”李承业告诫道。

    周氏这才绕过弯来,打消了敲竹杠的念头,讪讪地扭头问丈夫:“孩子他爹,这事你怎么说?”

    李正仪心里有过小小的挣扎,但很快就拿定了主意,慕白跟着他只有吃苦,饭吃不饱,衣穿不暖,连念个学都没钱,还得他自己风里雨里的去卖字画,若是记到大堂兄名下,就不用再吃苦了,也不用每天挨周氏骂,做爹的,再没有比看着儿子有前途更高兴的了。李正仪郑重了神色说:“我听爹的。”

    听到这一锤定音的话,李慕白心里突然有些难受,以后名义上他就不再是爹的儿子了,还得管爹叫四堂叔。

    (继续求推荐票!)

    第九章离间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