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妾本温良 »  第五十八章 这么巧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五十八章 这么巧

小说:妾本温良作者:紫伊281
返回目录

    )

    第五十八章这么巧

    这一夜,慕婉又做噩梦了,惊醒后,再也睡不着,睁着眼睛数着更漏到天明。

    没有人能了解那种痛苦,那些噩梦曾是她真实的人生,不堪回首,不愿回首,可是没办法,清醒的时候她还能控制自己不去回想,但是在梦中,她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梦中人,一步步沦陷,直至死亡……因为那些痛苦的经历已经深深刻入灵魂,谁能把自己的灵魂抽离?唯有死神。

    一夜无眠的后果,就是早上起来的时候,神情萎靡不振,眼圈都是黑的。

    若兰来伺候她梳洗时见她如此憔悴都吓了一跳,关切道:“小姐,您是不是哪儿不舒服?要不要请大夫瞧瞧?”

    别人是不知道,但若兰每日伺候小姐,她最清楚不过,其实,小姐的身体一直不太好,不过是强撑着罢了。

    慕婉笑的有些凄凉,这世上没有大夫可以医治她的心病,除了她自己,甚至连她自己也没有把握能彻底解开心中郁结,复仇的道路漫长且艰难,她有无比的决心,但也要看机缘。

    “没什么,只是昨晚没睡好。”慕婉懒懒说道。

    “小姐又做噩梦了?”若兰猜测道。

    慕婉默然片刻说:“给我上了淡妆吧!免得夫人瞧见了担心。”

    若兰暗叹了一息,打开一盒蔷薇硝,沾了些在手心,慢慢研匀了,抹在小姐泛黑的眼眶下。

    雪雁进来回话:“小姐,刚才菊香姐来了,说夫人已经准备妥当,等小姐用完早点就出发。”

    慕婉淡淡道:“知道了,东西都收拾好了?”

    “已经收拾好了,小姐要看的书也带上了。”雪雁回道。

    慕婉想了想,对若兰说:“把那件衣裳也带上吧!”

    若兰怔了一下,才明白过来,小姐指的是老爷留给小姐的那件。

    “是,奴婢等会儿就去整理。”

    慕婉也是临时起意,不知为何,心里总有不详的预感,又说不出个所以然,只从知道那衣裳里的秘密,她总是提心吊胆,生怕丢了或是被人偷了去。这样重要的东西,还是带上好,毕竟要离家好几日,就这么扔在家中,她不放心。

    三叔这回是真出力了,早早就和慕白一起先去了慈恩寺打点一切。

    沈氏和慕婉用过早饭也登上马车,赶往慈恩寺。

    做法事超度亡灵,使亡灵得以涅槃彼岸,往生净土,通常是在过世后,七七四十九天之内完成,因为人在死后,若有重大的恶业,直接下堕三涂;若有众多的善业,便可立即生天;若修净业,即可往生净土,否则的话,就在四十九天之内,等待因缘成熟,随缘、随业转生。

    等沈氏和慕婉到达山顶已近午时,慕白已经安排好了香房,带她们先去安顿下来,有沙僧去安排斋饭。

    “你三叔呢?”沈氏顾不得疲累就先了解情况。

    “三叔这会儿还在跟主持商量超度法事的事。”慕白回道。

    慕婉暗忖,法事不是早就预订好了?寺院里做法事也是驾轻就熟,哪有那么多事好商量的?刚才进来的时候,发现院子里丫鬟仆妇来来往往,按说过了正月十五,寺院里也该清静下来了,怎么还这么多人?不过大哥既然这么说,她也不点破,待会儿再去问问大哥。

    沈氏眼中也闪过一丝疑惑,最后还是选择沉默。

    “母亲和妹妹先歇会儿,儿子再去催催斋饭。”慕白拱手告退。

    “哥,我和你一道去,顺便四处看看。”慕婉立即应声。

    沈氏道:“你也别跑远了,去去就回来。”

    慕婉点头道:“女儿就回来的。”

    出了香房,慕婉便问:“大哥,到底怎么回事?今儿个这里怎么这么多人?”

    慕白蹙眉道:“那些是永宁侯家的人,他们也来做法事,景大人的妻子,刚刚过世了。”

    慕婉惊讶地张口,不会吧!这么巧?

    “景大人年前才来过咱们家……”

    慕白喟叹着:“生死无常啊!听说是初十晚上去的,只留下个刚出生的孩子,可怜了……”

    慕婉一时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前世她是听说景大人的妻子死于难产,但什么时候去的就不清楚了,没想到是这个时候。

    “我之前来定日子,主持一口就应承下了,如今多了个景家,慈恩寺里僧众也就七八十,一场法事需四十八位法师,人安排不过来,主持原是要推掉的,但景夫人礼佛虔诚,生前在此捐了不少香油钱,景大人执意要放在这里做法事,主持也不好拒绝,这不,两家和主持正在商议怎么安排。”

    原来如此,都是伤心人呐!慕婉也是唏嘘感叹。

    斋饭一直到未时才送来,沈氏和慕婉一路劳顿,也没什么胃口,随便吃了几口垫垫肚子。

    李正言也回来了,把商量结果跟沈氏汇报了一下,主持准备两场法事一起进行,分两个场地,李家先预定的,李家这边先做,做完了再去景家那边,如此轮着。

    沈氏本就是心善之人,又听说是景家,自然没有异议。

    下午没什么事,慕婉就在房里歇息,昨晚没睡好,本想补一觉,可外面人来人往的,不时还有人声吵闹,弄得她安歇不成,索性起来去走走。

    慈恩寺已有数百年的历史,依山而建,山峰奇秀,古树参天,环境清幽,站在最高的药王殿远眺,只见山下云林漠漠,整座古刹仿佛置身云海之上,令人不由心生渺小之感。

    如果不是来此做法事,慕婉倒是有兴致四处游览一番,而现在,慕婉又叹了一息。

    伴随着叹息声,有浑厚钟声,悠扬荡开,在山林间久久回响。

    “小姐,这里风大,咱们还是回去吧!”若兰怕小姐受了风寒,劝道。

    慕婉却是一动不动,视线落在远处一道熟悉的身影,那人脚步匆忙,从大雄宝殿出来径直去了偏院的香房。

    是景大人。

    只见他在后院院门处跟一个下人说了什么,下人鞠了一躬,转身走了,景大人这才慢慢踱步,漫无目的走着,他的头始终低垂着,走到一处石凳前,往那一坐,便再也不动了,像一座化石,那样萧索而苍凉。

    他一定在伤心,哀悼逝去的妻子吧!慕婉突然有种上去安慰几句的冲动。

    若兰还以为小姐要回去了,谁知小姐走到石阶处又停了下来。

    算了,还是不要去打搅他的好,此时此刻,他也一定不喜欢有人去打搅。慕婉摇摇头,还是决定回房。

    后院的香房被李景两家住的满满当当,当然,这里住的都是女眷,男子另外有安排住房,两家各占东西,等一切安置妥当后,倒是无不干扰。

    许是身处佛门净地,闻着幽幽檀香,听着悠扬古钟,心也变得宁静起来,这一夜,慕婉倒是睡的安稳。

    第二日不到卯时两家人都起身了。

    佛门中的超度法事极为复杂,早中晚都要做一场,每场包含诵经、念佛、讲演、行道、忏悔、发愿和唱赞,一遍下来得个把时辰。

    家眷只须心怀虔诚,听命主持行事,让你念诵便念诵,让你忏悔就忏悔。

    两日下来,沈氏倒和景家的二夫人张氏熟稔了,晚上无事时,张氏也会过来坐坐。

    “可怜我家嫂子,都来不及看孩子一眼就去了……我家老太太伤心的几度昏厥,哎!我家嫂子身子一向不好,怀胎的时候,大家就很担心,已经请了宫里的御医来调养,没想到……还是出了意外。”张氏说着又抹泪。

    沈氏也忍不住喟叹:“咱们女人生孩子就如同过鬼门关,挺得过自有后福,挺不过,哎……逝者已逝,痛苦的只有活着的人罢了,你们也要节哀才是。”

    “我只是想到那孩子,一出生就没了娘,可怜呐!”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如今那孩子谁带?”

    “老太太带着呢!哪里放心交给别人去带。”

    沈氏微微颔首:“也只能这样了,那景大人可还好?”

    说起来景大人还帮过她们母女,沈氏自然要关心问一句。

    张氏叹道:“如何能好?人生最悲凉之事莫过于幼年丧父,中年丧偶,老年丧子,大伯他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

    慕婉一直在边上安安静静地听着,看来他们夫妻感情深厚,她记得前世她的生命结束之时,景大人都未曾续弦。

    张氏一番话,触动沈氏的伤处,她又何尝不是遭遇了人生最悲凉之事,中年丧偶,不由的陪着垂泪。

    娘的病才好些,实在不宜伤心伤神,慕婉不得不劝慰二人:“事已如此,生者再悲痛也是无可奈何,只能求一个逝者安息,生者安心。”

    张氏这才想起,沈氏也是新丧了偶,自己还说这些勾起她的伤心事。忙拭了泪道:“也是,咱们这样悲痛,逝去之人泉下有知,也会不安的。”

    两个伤心人凑一块儿说伤心话,只能越说越伤心,屋子里的气氛一时变得低迷压抑,压得慕婉都快透不过气,好在张氏很快就告辞了。

    服侍娘睡下后,慕婉却无睡意,又想去药王殿那吹吹风。

    若兰忙跑回屋子里去取了件披风给小姐披上。

    慢慢悠悠地拾阶而上,慕婉却是怔住,她经常所站之处,此时却站着一个人。

    (今晚出去办事了,回来晚了,第二更可能要凌晨才能更新,等文的亲就别等了,明日起来再看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五十八章这么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