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妾本温良 »  第六十三章 犯愁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六十三章 犯愁

小说:妾本温良作者:紫伊281
返回目录

    )

    第六十三章犯愁

    董氏早就想为自己洗白,打从出娘胎就没让人罚过跪,堂堂李家三夫人被罚跪庭院,多丢人,既然话说到这份上,董氏缓缓起身,恭谨垂首道:“媳妇绝不敢有此想法,婆母责罚媳妇,肯定是媳妇有什么地方没做好,媳妇认罚,但媳妇当真没跟大嫂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打死也不能认。

    老太太半阖着眼打量董氏,董氏越发恭顺肃穆,心里终究是忐忑的,老太太在外人面前看似慈眉善目,其实并不好商量,惹恼了她,准没好果子吃,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好怕的,她还能叫三爷休妻不成?

    良久,鼻子里哼出一声冷笑:“这么说,倒是我错怪你了?”

    董氏欠身低低道:“媳妇不敢。”

    王氏翻了个白眼,鄙夷道:“一边喊冤,一边又说不敢,好像真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虚伪!

    董氏暗暗磨牙,你不落井下石会死是吗?

    罢了罢了,一个慕婉已经叫她头疼,没精神跟她计较已经过去的事。老太太淡淡道:“没有最好,三爷的事有了着落,你也该收收心好好相夫教子,别有事没事的往不该去的地方跑。”

    董氏心里不乐意了,此番三爷能进礼部,她可是头一号功臣,被老太太说的,好像她有多么不务正业似的,当即笑道:“婆母教训的是,不过说起来这次三爷能进礼部还多亏了大嫂帮忙。”

    老太太微一愣:“你大嫂帮的忙?”

    “是啊!是大嫂求了封夫人,封夫人跟礼部尚书夫人交情匪浅,不过是提了提,事就成了,所以说,还得靠关系,没有关系,使再多银子也不管用。”董氏笑眯眯地说。

    老太太这才恍然,难怪董氏常往长房跑,原来是为这事,正道在世时,他们两家确实走的近,那封夫人她也见过一回,的确是个能言善道,长袖善舞之辈。

    “媳妇还想着让大嫂牵个线,好请封夫人代为引荐,媳妇若是能和那尚书夫人攀上交情,对三爷的前程也有助益。”董氏眉目间含了几分得意,睨了怔然的王氏一眼。

    看董氏得瑟卖乖的样,王氏心里恨恨,又是羡慕又是嫉妒,三爷做了官,以后跟董氏打交道的都是官夫人,哪像她,想结交个闵夫人都费了牛鼻子老劲,大把银子铺路,还得一味的陪小心奉承着,这差距,让王氏倍感失落。

    老太太不由点头,还是老三的前程要紧。

    “说得也是,不过,凡事你自己心里要有个数。”

    老太太言下之意,你请沈氏前线搭桥可以,不过可别忘了亲疏,二房才是至亲兄弟。

    董氏哪有不明白的,只笑着应和,她才不管谁亲谁疏,谁能给她好处她就跟谁亲,像王氏这种又小气又尖酸刻薄还自以为是之人,谁要跟她亲近。

    夺权一事就此不了了之,却给慕婉提了个醒,祖母和二婶是贼心不死,她必须更加谨慎,尽量不再出错,撑过这几年再把家交给大哥就无后顾之忧了。

    封伯母听闻李家走水,当天就派了下人前来询问,慕婉不想让封伯母担心,只说烧了两间屋子,损失不大。

    第二天,法事一结束,沈氏和慕白就马不停蹄的赶回府来,

    火场已经清理出来,只余一堆瓦砾,尽管沈氏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可是亲眼看到昔日安居之所付之一炬,心里那份悲痛还是难以忍受,不禁潸然,这把火毁掉的不仅是财物,更是她和老爷曾经拥有过的甜蜜回忆。

    俞妈也是心痛不已,却不敢在夫人面前表露,只能说些,人没事就好,屋子以后还可以再建之类没什么说服力的安慰话。

    慕婉也道:“娘,女儿已经让陶妈妈把秋爽斋收拾出来,您先在那住一段,女儿会让刘管家尽快把凝晖堂修缮好。”

    沈氏抹着泪,哽声问道:“全部都烧掉了么?”

    慕婉道:“曾牛从火场里抢出了娘的首饰盒,还有那对梅瓶。”

    沈氏朦胧的泪眼里闪过一抹惊喜,不可置信的:“梅瓶还在?”

    “完好无缺,女儿已经将它放置在秋爽斋。”

    沈氏抚着心口,深感安慰,还好还好,总算保住了一件,不幸中的万幸。

    送娘去秋爽斋安置下后,慕婉才得以稍稍缓了口气。

    刘管家来禀,说木工和泥瓦匠都找好了,凝晖堂原先的图纸也找出来了,问什么时候可以动工。

    动土是件大事,需要择吉日。便让若兰去翻一翻黄历,择最近的吉日开工。

    若兰查看后说:“最近的吉日就是三月初二了。”

    “那就三月初二,刘管家,你先把材料都备好。”

    刘管家迟疑道:“小姐,老奴粗略估计了下,重新修建至少要花三万两银子,还有京郊的庄子马上也要开始耕种了,又是一大笔开销,老奴问过账房钟先生,账上所剩银子只怕不够。”

    慕婉问道:“庄上需要多少?”

    刘管家面有难色:“原是不需要那么多,可是今儿个老洪检查仓库的时候,发现去年留的种子被人掺了石灰,不能用,得重新买种。”

    慕婉怔愕:“被人掺了石灰?仓库没人看守吗?”网不跳字。

    刘管家道:“仓库是有人看守,却是没发现,据看守回忆,钱管事离职前进去过几回。”

    慕婉狠揪帕子,既恨那个钱管事狠毒又怪自己太疏忽,早知道这人靠不住,就该让人防着点。

    若兰气愤道:“这钱管事也太可恶了,小姐,咱们得报官,也好让别家知道钱管事这人靠不住,看以后谁还敢请他。”

    慕婉苦笑:“他做下这等坏事,你以为他还会呆在京城?”

    气归气,解决眼下的困难才是正事,慕婉想了想,道:“耕种的事不能耽搁,你让老洪给出个预算,要多少银子,我来想办法,再有,叫老洪加强庄子上人员的管理,不要让心怀不轨之人有机可趁了。”

    刘管家应诺着,心里也很是无奈,要不是二爷扣着去年的收益不还,小姐也不必为银子的事犯愁,哎!老爷一番好心,却是养了个白眼狼。

    刘管家走后,慕婉让若兰取来算盘,来回盘算。去年账上只余五万两,二叔还了七万两,总共十二万两,过个年用了将近三千两,加上做法事花费了五千两,进货花了八万多,重建凝晖堂三万,庄子上估计也需两三万,还有每个月的开销,这银子怎么盘都盘不过来。怎么办呢?真的要卖产业吗?

    慕婉活了两辈子,第一次为银子不够用犯愁。

    “若兰,去把我的首饰盒拿来。”

    若兰惊疑:“小姐,您不会是想卖掉首饰吧?网不少字”

    慕婉蹙眉,想想还是算了,就算把首饰都卖了,也解不了燃眉之急,再说了,这些首饰买进来都是极高的价,转手再卖出去,起码折半价,不划算。

    “小姐,不若问封家先借一点,撑过这几个月,绸缎铺就有收益了,到时候再还。”若兰建议道。

    问封伯父借,封伯父自然会帮忙,可慕婉不想这么做,除非真的想不出别的办法了。

    “再说吧!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去麻烦别人的好。”慕婉把算盘一盖。不想了,先睡觉,有精神了自然能想出办法来。

    翌日一早,去给娘请安的路上,慕白很是犹豫的跟慕婉商量。

    “我本想月底就去给父亲守墓,可是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既要管铺子又要管家,还得管凝晖堂修缮事宜,我走也走的不安心,都不知该如何是好,或者,我迟两月再去守墓?”

    慕白的想法是,家里正值多事之春,他拍拍屁股躲清闲去了,什么事都丢给妹子,他心里过意不去,可是迟迟不去守墓,又怕被人说闲话。

    慕婉莞尔道:“大哥只管安心去守墓就是,我还应付得来,实在不行,就把俞妈请出来管家,有她帮衬就没问题了。”

    现在不是精力够不够的问题,而是银子够不够,大哥留下也帮不上什么忙,不如去守墓,也好安心念书,这才是最要紧的。

    慕白虽然不放心,但妹子既然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坚持,毕竟对他这个继子而言,尽孝才是正事。

    用过早点,慕婉让曾牛备车去瑞合祥。

    许管事一见慕婉便笑迎上来:“小姐,您那消息果然准确,这几日铺子里料子就数棉布卖得最好。”

    慕婉微微一笑,这才刚刚开始呢!接下来会更好。

    慕白虽然不放心,但妹子既然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坚持,毕竟对他这个继子而言,尽孝才是正事。

    用过早点,慕婉让曾牛备车去瑞合祥。

    许管事一见慕婉便笑迎上来:“小姐,您那消息果然准确,这几日铺子里料子就数棉布卖得最好。”

    许管事一见慕婉便笑迎上来:“小姐,您那消息果然准确,这几日铺子里料子就数棉布卖得最好。”

    慕婉微微一笑,这才刚刚开始呢!接下来会更好。

    (电脑突然死机,待会儿修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六十三章犯愁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