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妾本温良 »  第一百十七章 知道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十七章 知道了

小说:妾本温良作者:紫伊281
返回目录

    )

    第一百十七章知道了

    “景大人,你帮我爹伸了冤,我感激你,我爹的死也不是你的错,你无需自责,无需歉疚,你不欠我什么,我也不需要你用娶我这种方式来保护我,我自己有能力保护自己,保护家人,真的,我们不适合,我不喜欢攀附权贵,不喜欢侯门繁琐森严的规矩,动辄得咎,举步维艰,更不喜欢复杂的人际关系,与人勾心斗角,我只想自由自在的生活,做我的小掌柜,景大人还是另择良配吧!”李慕婉一口气说道。

    没有丝毫犹豫,是的,她不想要那样的生活,要银子,她自己能赚,什么永宁侯夫人这些虚名她不稀罕,两世为人,她只想过自己想要的生活,简简单单地小日子。

    她不能给他任何希望,这样做,只会陷入更深的纠缠。

    景伯冉漆黑的眸子平水无波,看不出半点情绪的波动。

    很好,他终于知道她为什么要拒绝。这个小女人,他一直都没有小看她,知道她的能力,她的手段,阴的阳的,软的硬的,她都会。

    他知道,没有他,她照样能过的很好,生意蒸蒸日上,唯一与她作对的二叔一家已经被她扫出李家大门。她习惯了坚强,习惯了什么都靠自己,所以,她根本不需要他的关怀与呵护。

    可她越是这样,他就越无法控制被她吸引。

    这样特别的女人,相信除了她,再找不出第二个。

    别人的女人要嫁他,无非是看中他的地位,他的权势,觉得嫁了他就能荣华富贵一世无忧。她们要嫁的不是他这个人,而是他身上耀眼的光坏。

    只有她是真实的,好不虚伪做作。这样的女人,不是用权势可以征服。

    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她,也终于看清了自己内心真实的渴望。

    他已经什么都有了,权势、地位、财富,不过是想寻一个能与他两情相悦的女子,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其实,所有的理由归结到底只有一条,她是真的不喜欢他,如果真的喜欢上一个人,所有问题都不是问题。

    说他贪心也好,说他犯贱也罢,他想要得到的从来没有得不到的。她的人,她的心,他都要,不择手段。

    景伯冉淡淡一笑,眼神却是坚决。

    “没有试过,你如何知道不合适?没有试过,你如何知道我不能给你想要的生活?”

    慕婉想说,这还用试吗?他还没提亲王氏就已经对她心怀戒备,她能了解王氏排斥她的动机,不就是怕她太能干,自己地位不保么?他上有老母,下有娇儿,个个都不是容易伺候的,怎么给她想要的生活?

    可是,这些话,她实在懒得说了,说了就显得她曾经为这门亲事纠结过似的。

    “今日是我唐突了,好在,我终于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也别怪雨霏,是我让她这么做的,她很喜欢你,如果你愿意留下来喝杯茶,我不甚荣幸,如果,你要离开,那我恭送。”他谦谦有礼地说道。

    慕婉一时琢磨不透他的心思,但是他没有进一步逼她,还是让她松了口气。

    “我先告辞了,这茶,景大人慢慢喝吧!”慕婉微一屈膝,淡淡说道。

    景伯冉替她了门,面上始终挂着温和的笑容。

    慕婉走到门口,顿住脚步:“飞双你带回去吧!我不需要保护。”

    她早就怀疑飞双是他安插在她身边的耳目,要不是飞双事先透露了她的行踪,就没有今日的事,或许,那日雨中偶遇,也是飞双搞的鬼。她是喜欢飞双这丫头,但她不喜欢被人监视的感觉。

    站在门外不远处的飞双闻言,脸色变地有些苍白。

    景伯冉没有异议,点头笑了笑。

    小六见小姐出来了,不过飞双没跟着,奇怪道:“小姐,飞双呢?她不是跟您进去了吗?”网不跳字。

    慕婉面无表情地说:“她回永宁侯府了,快赶车吧!”

    不用回头,她也能感受到背后那道炙热的目光,慕婉快速上了马车,催促小六赶车。

    今天的事,让慕婉心里说不出的烦躁,也不知景大人是知难而退了,还是没死心。但想想,依景大人的身份,也不会做出强娶的事,她又不是什么国色天香,没有倾国倾城的貌,今日的话已经说的够明白了,但凡还有点自知之明的人,都不会再强求了。

    很快,到了六月十二,六公主在笄礼上一袭珠光纱现身,果然风华无双,迅速传为佳话,贵妇千金们风闻而动,到处买珠光纱的料子,可是满京城,只有瑞合祥与崔记有。

    之前慕婉已经差不多把京城供货商手中的珠光纱全收购了进来,唯独韩洪宝手里那批货,她没要,却叫崔俊喆给卖了去。

    慕婉听说,崔俊喆那天下午就去找了韩洪宝。这家伙,的确很聪明,该他赚钱。

    要知道,六公主为了这身礼服,费了不少心思,保密工作做的极好,把宫里针织局几个手艺最好的姑姑单独叫了去,关起门来制作的,便是宫里的人也打听不出来。所以,崔俊喆的消息,绝对不是来自他的姐姐顺妃,而是听了冯掌柜不经意的一席话。

    慕婉也没想过要垄断,能收购到这么多货就已经足够了,做生意占先机最重要,等那些供货商们醒过神来,再去苏扬进货,一来一回的,销售最旺的时机已经过了。

    到六月十五,瑞合祥夏季新款推出,柔顺的丝绸配上轻薄炫目的珠光纱,一改以往素淡简朴之风,华美异常,狠狠打动了所有爱美女子的心。

    许管事再次叹服,东家小姐的远见让他这个浸yin商海几十年的老家伙都要汗颜。

    至于那些低价抛售了珠光纱的供货商们也只能暗暗懊悔,错过了一次翻本的好机会,懊悔之余又不禁感慨,这珠光纱在他们手中积压多年,一到李慕婉手中就成了宝贝,李慕婉的确是有本事,运气也是好的让人羡慕。

    瑞合祥要推出珠光纱,偏偏六公主就给带了个头。

    真是上天眷顾,旁人羡慕得牙痒痒也没办法。

    期间崔俊喆又来了几趟,都是说些商业协会的事,什么荣老头手下的人在到处收买人心啦!赵大福叫伙计们守着各家门户啦!又说荣老头试图赢得太府寺的支持,谁知被韩洪宝给破坏了云云。

    慕婉只当笑话来听。看来会长之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幸好她没动这份心思,要不然累也累死了,有这些精力还不如多设计几款新衣呢!

    崔俊喆频繁来瑞合祥,搞的许管事和底下的伙计们很紧张。他们还没意识到崔俊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就生怕崔俊喆从瑞合祥偷了什么机密去,珠光纱的事情就是事实。

    到六月底,商业协会再次召开,会上没有发生慕婉想的那样激烈的场景,荣秉文父子居然也赞同赵大福担任会长。

    崔俊喆说,荣秉文是只老狐狸,知道自己已无胜算,转过来与赵大福修好。

    慕婉心说,你还不是一样,人家是老狐狸,你是狐狸精。

    慕婉入商业协会担任副会长一职的事,一直没跟娘和大哥说,倒不是刻意瞒着,只是生意的上的事,一直都是慕婉自己说了算,娘和大哥从来不过问。

    消息灵通的董氏得知后,跑来恭喜慕婉,慕婉当时不在,也不知董氏在娘面前是怎么说的。

    这天,慕婉一回府,艾菊就来传话,说夫人请她过去。

    沈氏听董氏说了那么多夸赞婉儿的话,心里却非常不安。虽然很多官家夫人私底下也做点生意,但都是请了管事的,自己并不出头,只在家看看账本数数银子,像婉儿这样抛头露面地去做生意实属少见。

    但这些都是没办法的事,当时的瑞合祥交给谁也不放心,只能婉儿自己出面。她也想过,等慕白成亲后,就劝说婉儿把瑞合祥交给许管事,婉儿终究是要嫁人的,再这样抛头露面的不合适。

    谁知,婉儿竟跑去做了什么商业协会副会长,她一个女儿家的混在男人堆里,像什么话?再说,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太强势了,到时候有谁敢娶她,便是封家也不会喜欢的。

    所以,她必须找慕婉好好谈谈,趁早辞了什么副会长。

    “娘,艾菊说您找女儿有事?”慕婉尚不知情,笑嘻嘻地走了进来。

    却见娘脸色沉郁,慕婉心里咯噔一下,这是怎么了?

    转而去看俞妈,俞妈朝她挤挤眼,慕婉更是云里雾里。

    “婉儿,听说你进商业协会了?”沈氏问道。

    慕婉恍然,原来是为这事,可这是好事啊!娘为什么不高兴?

    “娘,咱们瑞合祥原本就是商业协会里的。”

    沈氏道:“这娘知道,只是,你如何去做了劳什子的副会长?你一个女儿家,还未出阁,跟一帮子男人在一起,这话传出去,多不好。”

    俞妈不习惯这里的气氛,推说去看看厨房今日安排了些什么菜色,就离开了。

    娘的想法慕婉能理解,她也知道会有很多人抱着和娘一样的看法,这也是当初她曾犹豫的原因。

    “瑞合祥这几年经营地不错,银子大把大把的赚,你的能力已经毋庸置疑,咱们何必要那些虚名?婉儿,你还未说亲,太显眼了反而不好。”沈氏又道。

    是啊!她也曾这么想,有银子赚就够了,要这些名头做什么呢?但是进入商业协会核心圈后她才知道,这里面的好处有多少,要不然荣秉文干嘛要跟赵大福争的你死我活?没好处的事,谁愿意干?

    瑞合祥与她,已经不是一间铺子,一点小生意这么简单了,可以说,慕婉已经把所有心血都倾注其中,把瑞合祥当成她人生的寄托,她要瑞合祥在她手上达到鼎盛,让瑞合祥这个名字晓谕大江南北。

    很多人都不会明白她的追求,她只想让世人知道,女子也一样可以强大,不依靠男人而活。

    “娘,其实女儿没想过要嫁人,嫁人又如何,相夫教子的,一天到晚的困在方寸院落,若是能遇上个良人倒也罢了,万一遇人不淑,岂不是吃一辈子苦头?”慕婉黯然道。

    沈氏惊讶的张大了嘴,实在不敢相信,这话是从自己女儿口中说出来,她顿时意识到,问题严重了。

    “婉儿,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自古以来,男主外,女主内,相夫教子,操持家务原就是女人的本分,你怎可以说你不想?”

    慕婉很是无奈,娘是不会理解她的这份心思,因为娘不知道她曾经经历过怎样的惨痛。

    婚姻就像一场赌局,筹码就是一个女人的一生,何苦?

    就算真的要入这场赌局,起码也要有六七成的把握才行,慕婉实在没有信心。

    “娘,您不懂……”

    沈氏沉下脸来,严肃道:“是,娘是不懂,娘不懂你怎么就变成了这样,追名逐利,那是男人的事,你一个女人参与其中,岂不招人非议?你知道现在外面的人都是怎么说你的?”

    怎么说她都不在乎,舌头长在别人嘴里,她也管不了。

    “什么巾帼不让须眉,什么叫大帮大老爷们都折腰,你听听,这算是恭维称赞的话吗?传来传去,还不知会传成什么样子。”沈氏气苦道。

    让一帮子大老爷们都折腰,这是说那些不正经女子的话,想到自己的女儿被冠上这种名头,沈氏想想都不安。

    “娘,女儿行的正,坐的端,又何必在乎别人怎么说。”慕婉正色道。

    “你不在乎,可娘在乎,你哥在乎,整个李家在乎。”沈氏动了气,语声也严厉起来。

    “娘,商业协会是个正经的机构,每一行都会有自己的商业协会,是起管理协调的作用,女儿就不明白了,女儿担个副会长怎么了?怎么就给李家抹黑了?”慕婉不服气的回道。

    沈氏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婉儿怎么就不明白她的心呢?

    沈氏道:“倘若你是男子自然什么问题都没有,可你是女人,一个未出阁的小姐,你自己好好想想,合不合适?”(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十七章知道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