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妾本温良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大结局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三十九章 大结局

小说:妾本温良作者:紫伊281
返回目录

    )

    第一百三十九章大结局

    已经迟了吗?我看也未必。慕婉把披风取下来递还给崔俊喆,妩媚一笑,什么也没说,径直回船舱去了。

    崔俊喆被她那灿若夏花的一笑,惊艳的愣了神,看着她离去的倩影,缓缓将披风送至鼻尖,轻嗅那上面似有若无的芳香。

    在慕婉的要求下,船只在天津码头多逗留一日。

    崔俊喆知道慕婉是想找南下的船只,不过他胸有成竹,慕婉绝对无法如愿。

    慕婉让四平去各条船上询问,自己带着雪雁和若兰去天津城游玩。

    崔俊喆要跟着,她也不让。

    崔俊喆退而求其次,让慕婉带上水儿。

    四平跑遍了整个码头一无所获,垂头丧气地,跟钱管事派来的伙计说:“娘的,老子不找了,腿都跑断了,走,咱们喝酒去。”

    便拉了那伙计去寻了家酒楼喝酒。

    一直到天色将晚,慕婉还没回来,钱管事说,四平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崔俊喆这才着急起来。

    “马上派人去找。”

    钱管事带人去找了大半个时辰,终于在一家酒肆里找到喝的烂醉的伙计,酒肆的小二说,和他一起来的人付了账早就走掉了。

    钱管事暗叫不好,火速回船上禀报少爷。

    崔俊喆闻讯差点跳起来,到慕婉的房里查看,见行李都还在,翻找了一遍,唯独不见盘缠和首饰。

    崔俊喆踉跄着瘫坐在椅子上,他还是太大意了。

    外面有人回禀:“少爷,水儿姑娘回来了。”

    水儿说,李小姐已经带着人从陆路走了,并让她转交少爷一封信。

    崔俊喆双手不可抑制的微微颤抖,打开来看。

    崔公子:

    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慕婉对李家的照拂,这份情谊,慕婉受之有愧,也无以为报,只能祝愿公子早日觅得良配,夫妻恩爱,白首到老,莫再为慕婉浪费时间和精力,慕婉走了,还请公子莫怪慕婉不辞而别,诸多不是,万望包涵。

    慕婉敬上

    走了,她真的走了。

    崔俊喆凄然而笑,他不是寻不到她,只需问出杭州的地址,在那守株待兔就能等到她,但现在他却不想这么做了,不得不承认,这世上果真有些东西不是他想要就能得到的,就算他再努力也终究走不进她的心。

    罢了罢了,强求无益。

    两个月后,慕婉一行终于抵达杭州。

    虽然走陆路比较辛苦,但对于不会坐船的人而言,这点辛苦远比晕船的痛苦松快多了。

    四平打听到杭州分铺的地址,就在西湖边上,没费多少力气就找着了。

    这些铺面都是许管事托杭州这边的朋友帮忙置办的,地段要好,价钱无所谓。

    现在看来,这地段的确很不错,西湖边,风光秀丽,景色宜人,且这条街非常繁华,往来客人皆是衣着鲜华,这是不同于京都的繁华,处处透着奢靡,果然是江南鱼米之乡,丝绸之都,富庶之地。

    瑞合祥还没开张,铺面还在修葺中,不过已经修葺地差不多了,五开间的大铺面,十分气派。

    四平进去问话。

    “请问曾大掌柜在不在?”

    有个伙计出来答话。

    “我们曾掌柜出去办事了,你们是谁?找曾掌柜有何事?”

    四平道:“我们从京都来,这是瑞合祥的东家小姐。”

    听说是瑞合祥的大东家来了,伙计不敢怠慢,忙把人往里请。

    “东家小姐请稍等,小的马上就去找曾掌柜回来。”

    若兰扶小姐坐下,笑道:“小姐,咱们总算是到地方了,阿牛若是知道小姐亲自前来,怕是要高兴坏了。”

    是啊!她也很期待和阿牛见面了。日子过得真是快呀!京城一别,又是一年。

    慕婉让四平和洪铁也去歇着。这一路上,他们两是最辛苦的。

    雪雁四下里打量,说:“小姐,咱们这一路看过来,就数杭州的铺面最气派了。”

    慕婉笑道:“因地而异,此地乃丝绸之乡,你没瞧见街上的行人,不是着丝履就是穿绸衫的?要是小打小闹的做,只怕弄不出什么名堂,要做自然就做最好的。”

    若兰道:“那也亏得阿牛哥会打理。”

    那是,阿牛办事从来都是叫人放心的。

    约莫喝了两盏茶,就听见外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还有阿牛急切地声音:“小姐……”

    慕婉惊喜,阿牛回来了。

    下一刻,就见一人旋风般冲了进来。

    “阿牛……”

    “小姐,真的是你,天呐!伙计来报的时候,我还不敢相信,急忙跑回来。”

    “阿牛哥……”若兰等人笑眯眯地跟阿牛打招呼。

    阿牛欢喜的都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你们都来了,真好,太好了。”

    慕婉笑看着阿牛,一年多不见,阿牛似乎变了许多,以前他笑着,总让人觉得憨傻,不笑的时候,又觉得他很沉闷,眼睛没那么明澈透亮,因为心底藏了太多太多沉重的心事。

    而现在的阿牛,虽然还有些冒失,但笑容明朗,眉宇间也有了大家公子的风范与气度,卸去了伪装,没有了仇恨的阿牛,是那么的可亲可爱。

    慕婉好欣慰。

    和大家寒暄了一阵,阿牛才怨怪道:“小姐怎么也不事先递个信给我,我也好准备一下,去接小姐。”

    雪雁笑道:“小姐说要让阿牛哥大吃一惊。”

    “知道小姐亲自前来,就够我大吃一惊的了。”阿牛哭笑不得。

    “这里乱糟糟的,走,到我家去。”

    阿牛的家离铺子不远,虽然不在西湖边,但也是小桥流水,清幽雅致的很。

    慕婉讶然道:“阿牛,你什么时候买的宅子啊?”

    阿牛微微笑道:“我娘是杭州人,这是我娘生前置办的产业,荒了多年,前不久,才修葺整齐了。”

    慕婉担心道:“那你的身份?”

    阿牛道:“没关系,我外祖家已经没有人在了,这宅子是记在我的名下的,以前我的名字叫曾天佑,因为小时候生了一场大病差点死掉,我娘就请了个算命先生给我改了名字叫曾天磊,如今,曾天磊已死,活着的,是曾天佑也是曾牛。”

    慕婉怅然,阿牛连一个亲人都没了。

    在杭州呆了几日,阿牛带她见了江浙一带的好些大商贾,慕婉很佩服阿牛的交际能力,他来杭州也没多少时间,就认识了这么多人,而且称兄道弟的,很熟稔要好的样子。

    然后,在阿牛的陪同下,游遍了杭州十景。

    每一天都过得充实而快乐,到十月初八,瑞合祥杭州分铺正式开张营业。瑞合祥毕竟是京都第一绸缎庄,这个名号响当当,也十分管用。前来捧场的宾客络绎不绝。

    慕婉几乎有些招架不住,幸亏有阿牛顶着,有些人天生就是会应酬的料,有些人是后天迫于无奈锻炼出来的,而阿牛恐怕是两者皆而有之。

    瑞合祥在杭州一炮打响,慕婉心头一块大石落了地,这是她生意往南拓展最关键的一步。

    阿牛是巴不得小姐能一直呆在杭州,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小姐好像一点也没有要走的意思,这让阿牛很不理解。四平已经托他好几回,该催催小姐了,小姐再不动身,怕是赶不上回京过年了。

    私下里,他也询问过若兰,小姐是否已经定亲,若兰说没有,景大人去了辽东,崔家少爷在天津被小姐甩了。

    小姐今年都十八了,过个年马上十九了,在大晁,十九还没议亲的女子恐怕没几个。

    哎!小姐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呢?小姐自己不急,他都替她着急。

    这日,慕婉让阿牛陪他去看一座宅子,她想买下来,以后来杭州的机会肯定还有,来了也有个去处,不能总住在阿牛家。

    阿牛看了,不太满意,宅子不大,布局也不是很合理,便道:“买宅子这种事急不得,要看机遇,小姐若是有心在杭州置业,这事便交给我吧!”

    慕婉自己也不太满意,还不如阿牛家好。

    “那就麻烦你了,银子不用替我省,但地段一定要好,最好是在西湖边,推门就能看见湖光山色,院落布局要巧妙精致,起码得有四五进院落,这样以后我可以带母亲和嫂子她们来小住。”

    阿牛一一记下:“行,就算找不到合适的,我买块地来给小姐造也造出一座宅子来。”

    慕婉忍俊不禁:“那也太麻烦了。”

    “只要小姐喜欢,再麻烦也值得。”阿牛淡笑道。

    慕婉低眉莞尔,阿牛的嘴越来越贫了。

    “阿牛,说真的,现在一切尘埃落定,你该娶个媳妇了。”慕婉认真道。

    阿牛抬头看了看湛蓝的晴天,又看小姐,轻哂道:“小姐别光说我,你的终身大事也不能再拖了。”

    慕婉苦笑,是啊!现在最烦的就是这个了。

    “若兰都告诉我了。”阿牛道。

    慕婉心说,这个多嘴的丫头。

    “其实景大人和崔公子都不错,小姐不管嫁谁都好。”阿牛真心道,以前他很看不上崔俊喆,但听若兰说崔俊喆为小姐做了那么多,方觉得崔俊喆是出于一片真心,也算难能可贵。不过,他有他的私心,也许是因为景大人救过他的命,所以他更偏向与景大人。崔俊喆在小事上很用心,但景大人肯为慕婉冒险,这可不是一般的用心了。

    这正是慕婉纠结的原因,两人都好,她有些无从选择。

    虽然景伯冉瞒了她一些事,可仔细想想,这也是人之常情。换做是她,易地而处,相信也会这么做的。

    “小姐,有时候,有些决定不需要想的太复杂。”阿牛看出她的矛盾与纠结。

    慕婉抬眼看他:“怎么说?”

    阿牛微然而笑:“摒弃所有顾虑,单纯的看自己的心,当一个人的时候,你会想起谁,最艰难,最痛苦的时候,你最希望身边有谁……”

    慕婉心头一震,是啊!她总是有太多的顾虑,走一步要想三步,甚至更远。前世的惨痛教训,让她在面对感情时,不免胆怯。她希望很理智的去面对她的婚姻,她把她的人生当成一桩生意来经营,希望尽可能的完美。

    所以,面对景伯冉的求婚,她第一个念头就是后娘难当,面对崔俊喆的时候,又忍不住拿他和景伯冉去比较。

    “小姐,你别怪阿牛多嘴,这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也没有毫无瑕疵的人,所以,遵从内心的选择吧!当你真的喜欢一个人,你会发现,其实所有问题都不是问题。”

    慕婉又是一震。

    阿牛静静地望着她,继续道:“其实小姐早已经做了选择不是吗?要不然也不会在天津毫不犹豫的甩掉崔公子。只是小姐还没有勇气去承认这个选择,没有勇气走出那一步,不是吗?”网不跳字。

    慕婉惊诧地看着阿牛,漆黑的双眸似有洞察人心的魔力,让她无所遁形。

    “小姐,人生就像做生意,需要全盘的规划,但若不能抓住那稍纵即逝的机会,那么,所有的计划都是空的。现在,你很清楚这个机会在何处,是抓住,还是让他溜走,如果放弃了,你会不会终身遗憾?”阿牛眯起眼,目光变得更加犀利。

    慕婉慌乱地别过眼去,她一直都知道阿牛其实很会说话,却没能如此彻底的领教。他句句戳中她的要害,每一个字都敲击着她的心。

    “阿牛,别说了。”慕婉有些招架不住。

    阿牛淡淡一笑,今日说了这么多,只要有那么一句能让小姐有所触动,也算没有白白浪费口舌。

    翌日,阿牛习惯性早起,洗漱完毕后,准备去院子里练武。

    门一打开,阿牛吓了一跳,只见小姐坐在廊檐的栏杆下,低着头,绞着手帕。

    “小……小姐,你……怎么坐在这?”

    这么大冷天的,在这吹冷风,着凉了怎么办?

    慕婉缓缓抬起头,眸色一片清明,透着决然。

    “阿牛,我想去辽东……”

    北方的冬天,特别的寒冷,大雪一场接一场,天地一片苍茫肃冷。

    景伯冉巡城回来,阿福给他烫了一壶酒。

    “大爷,赶紧喝两口暖暖身子。”

    景伯冉拿火箸拨了拨火盆里的炭火,让炭火烧的更旺一些,然后就着火盆搓手取暖。

    “放着吧!”景伯冉淡声道。

    不知不觉,到辽东已经一年多了,在京城享了几年福,刚来辽东的时候,实在有些不习惯这里的恶劣天气。

    如今,慢慢地也就习惯了。

    阿福放下酒杯,又去拿了封信:“大爷,这是今儿个刚到的家书。”

    景伯冉面露喜色,忙接了过来打开来看。

    每当收到家书的时候,是最快乐的时候,当真是家书抵万金。

    阿福悄悄退下,大爷看家书的时候,不喜欢有人打扰。

    信厚厚的一叠,有老太太的叮咛嘱托,有妹子的趣闻,有二弟的局势分析,这一次,很意外的,居然还有奕儿的信。

    字迹虽然稚嫩,倒也不是工整秀气,向他汇报课业和日常生活,末了写着,爹,奕儿好想您,您什么时候能回来看奕儿?

    耳边仿佛响起奕儿软糯的童音,眼睛不由的一阵酸涩。

    真的好想家,想念家中的每一个人,还有她……

    可惜,没有她的半点消息,她是不是已经成亲了?和崔俊喆。

    这个念头浮起的时候,心里就像扎了一根刺,痛的不能呼吸。

    “大爷,大爷……”阿福莽撞地推门进来。

    思绪被打断,景伯冉不悦地皱眉:“什么事?这么冒冒失失的。”

    阿福激动地说:“大爷,您快出来看看,谁来了?”

    景伯冉怔忡?谁来了?张大人还是朱大人?

    景伯冉疑惑地起身走到门口。

    只见风雪中站着一位大汉,有点面熟,景伯冉想了想……

    “你是……曾……”

    那大汉笑着一抱拳:“大人别来无恙啊!”

    实在是太意外了,曾天磊怎么会到辽东找他?

    “你怎么来了?”景伯冉不解问道。

    阿牛笑说:“天寒地冻的,大人不请在下进去坐么?在下皮厚肉糙的,倒是不怕风雪,不过,我身后这一位,冻坏了,只怕大人会心疼哦!”

    景伯冉闻言,往曾天磊身后看去,只见曾天磊身后慢慢走出来一个人,瘦小的身子裹在青色地大氅里,慢慢抬起头来。

    景伯冉眨了眨眼,几乎不敢相信,刚刚还在想她,她就出现在他面前。

    眉毛上还沾着雪花,一双乌黑灵动的眼睛蕴含着笑意,柔柔地看着他。

    景伯冉觉得呼吸都停止了,天地万物,在这一刻皆化为虚无。

    “怎么?不认识了吗?”网不跳字。她嫣然一笑,犹如一抹绽放的红梅,傲雪赛霜。

    阿福提醒道:“大爷,是李小姐啊!”

    景伯冉只是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生怕一眨眼,她就不见了,生怕这只是一个幻觉。

    慕婉瞧他一副呆愣愣的样子,故意撅嘴道:“人家大老远的跑来,有人却是理也不理,哎!阿牛,咱们还是走吧!”

    慕婉转身才挪了一步,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扯住,旋即被一双有力的臂膀紧紧抱住,紧到她骨骼生疼。

    “婉儿,是你吗,真的是你吗?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怎么会来的?婉儿,你怎么就这么来了……”景伯冉紧紧地抱着她,下巴抵着她的额头,急促地说着,因为太过激动,嗓音都有些发哑。

    慕婉微微笑着,抬头看他,一年多不见,他瘦了好多,皮肤也粗糙了,不再是以前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却多了一份凌厉的男子气概。

    她轻道:“我来是想问问你,你还要娶我吗?”网不跳字。

    景伯冉的心像被人狠狠揪了一下,眼睛瞬间湿润起来,她奔波千里,冒着严寒,就是来问他这一句话吗?

    去他的理智,去他的风度气度,他只想抱住她,这一辈子,再也不放手。

    景伯冉底下头,狠狠吻住了她的唇,用热烈的吻来回答她。

    雪不知什么时候停了,外面依然是寒冬,只这一方天地,一片春意。

    阿牛搭着阿福的肩膀出了守备府。

    “赶紧带我去喝两杯烈的,这鬼天气,冻死个人。”

    阿福有些不安地回头:“万一大爷要小的伺候……”

    阿牛拍拍他背:“你现在回去,你大爷跟定把你踢出来。”

    阿福一想,笑了起来:“走,我带你去迎客来,那的烧刀子保准合你胃口……”

    ——全书完

    妾本终于完结了,故事告一段落,但故事里的故事依然继续着。多谢大家一路支持,阿紫不胜感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三十九章大结局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