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小女子再婚记 »  13第13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3第13章

小说:小女子再婚记作者:晨雾的光
返回目录

    何致远拿下砸在自己脸上的丝袜,表情很是镇定,连一丝不自然都没有,只是说道:“彤彤,你是一直知道我对你的感觉的,昨天你穿着睡衣站在我面前,我是个男人难免会有些生理反应,这都是很正常的。”

    放屁!拿着她的丝袜做那种事,自己没看见也就罢了,偏偏还让自己撞个正着。

    “我没兴致和你谈论这个问题,总之我们以后也没必要再联系了,你走吧!”席笑彤根本不看何致远,说完便下了车。

    何致远却喊住了她:“彤彤,你的丝袜。”

    席笑彤没回头,只说了句:“不要了!”然后就甩上车门走了。

    何致远拿着席笑彤的丝袜笑了笑:没想到自己昨天的突发奇想,居然会被席笑彤撞个正着,这下还真是又要多些波折了。

    何致远刚想放下丝袜发动车子,车门突然又被打开了,席笑彤依然没看何致远,只盯着他手上的丝袜,然后一把抢了过去。

    “砰!”车门再次被关上,这回席笑彤是真的走了。

    何致远被席笑彤的动作弄得愣了一小会儿,然后看着席笑彤跑进小区,自己便趴在方向盘上闷声笑:这丫头刚才那么凶,原来是害羞,真是有意思极了!

    席笑彤把丝袜扯坏,然后直接扔进了垃圾桶,气呼呼地想着:自己才不会再把丝袜留给何致远那个变态!

    这一闹腾倒把伤感的情绪缓解不少,接下来该面对的还是要去面对,逃避难过都没有用。

    席笑彤刚进家门,席笑琳就急急忙忙的出门了,席笑彤送迪迪上学后就去了店里。

    因为时间还早,所以店里也没人来,席笑彤一个人坐在休息间的椅子上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事情。想来想去,自己都觉得有些不真实,她和汪海明这就算真的分了

    叹了口气,又想呆会儿其他人问自己的时候要怎么解释。

    快到上班时间了,其他人都陆续进了店里,大家看见席笑彤便都笑了:“笑彤,怎么来这么早!是不是高兴得睡不着觉了”

    席笑彤低声说道:“昨天的单子没拿到。”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过了一会儿,有人问:“你是说,那个饮料公司的老总没要咱们公司的蜂蜜为什么啊,是不是有什么问题,难道是公司给的价位不行”

    “不是,是因为我个人的原因,所以订单没拿到。”席笑彤平静地解释着。

    众人一下子闹哄起来:“这是什么理由啊,你个人原因是什么原因,你就这么一句话,大家的奖金就全跟着泡汤了”

    席笑彤只是不说话,这时王欣大声说道:“你们还有完没完你们凭什么在这里埋怨笑彤要不是笑彤,也根本不可能有这个订单的事情,事情成与不成也不是笑彤能说得算的,有本事你们自己去找销路!”

    王欣这一顿抢白,其他听了也就不再说话了,不过小声议论却是免不了的:“还不是因为长得有几分姿色才能拉来订单,既然都答应陪人家吃饭,还装什么清高,撒个娇也就能行的事儿!”

    席笑彤就当没听见,王欣劝她:“笑彤,你别听她们胡说,我最是知道你的,肯定是有人让你为难了,要不你肯定不能放弃这笔订单!”

    席笑彤冲王欣笑了笑,这些都不算什么,更让她担心的是怎么和家里人说汪海明的事儿。

    晚上席笑彤回了家,等吃过晚饭后和姐姐、姐夫说了自己与汪海明分手的事情,席笑琳听了很生气:“因为什么分手的是不是你提出来的,汪海明那么看重你,是绝不可能提出和你分手的,笑彤你可不能乱来,汪海明可是难得的老实人,对你又好……”

    “姐!不是我提出来的,是汪海明提出来的。”席笑彤打断了姐姐话。

    席笑琳诧异极了:“怎么可能!笑彤,你怎么还学会推卸责任了!”

    这时席笑彤的姐夫劝道:“你这脾气也太急了些,先听笑彤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再发脾气也不迟啊。”

    席笑琳压了压火气才说道:“你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席笑彤简单地说了一遍最近发生的事情,但至始至终没说明何致远和程琪的名字和身份,一是因为她也确实不知道何致远的身份,二是怕万一姐姐脾气一上来给程琪带来困扰。

    席笑琳听了事情的经过,半天没说话,最后长叹一声:“唉,这样也好,要不将来结了婚也要出问题的,夫妻之间没了信任也是过不下去的,只是可惜好容易找到的这么一个合适的对象。笑彤,刚才是姐姐错怪你了,错不在你,只怪那些有点钱就不学好的男人。你做得对,可不能为了钱就出卖自己!”

    “姐,我知道,我现在只想知道要是我考试没问题的话,能不能尽快换个工作”

    席笑琳想了想才说:“你要真考得不错,确认能拿到毕业证,换工作是没问题的。我已经联系好长时间了,好不容易才让我们广告部主任答应你去台里做个后勤。工资不高,但要是加班多,那加班费比工资还高呢。你认真做,等试用期过了,你毕业证也能发下来了,正好签合同,等工作时间一长认识的人也就多了,到时再想别的出路。”

    席笑彤答应了,又和席笑琳商量了下,先不告诉父母汪海明的事情,怕他们着急上火。同时,席笑彤也打算抽时间回家一趟,顺便也和债主谈谈。

    半个月后,席笑彤考完试后,觉得成绩不错,就和席笑琳说自己不想在店里做下去了。

    席笑琳也体谅妹妹的难处,又找了几次广告部的吴主任,好在她平时业绩不错,也拉来过几个肯花钱的客户,再加上也送了不少东西,所以吴主任很痛快地答应让席笑彤到台里当个剧务,如果表现好试用期后可以签合同交保险。

    席笑彤知道了这个消息很高兴,虽然不知道剧务到底是做什么的,不过听着这称呼也挺有面子,而且这个工作肯定比在蜂蜜店赚得多,也有发展。

    吴主任让席笑彤再过半个月报到,因为正好有一个合同工要回老家结婚,半人月后这人一走,空缺也就出来了。

    于是席笑彤决定这半个月的时间回家看看,便到店里办了辞职手续,又和王欣说了自己的情况,两人都有些依依不舍。

    “笑彤,我虽然舍不得你,可你是往高处走了,我也替你高兴。再说了,电视台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去的,你姐对你要真好,要是将来你有发展了,可别忘了帮姐姐一把啊!”

    席笑彤笑着答应了,也开起了玩笑:“我要是真发达了,自然忘不了你,怕的是我混得还不如你呢。”

    两人嘻笑了一阵,也冲淡不少离别的伤感。

    办完手续后,席笑彤就坐火车回了家。

    席笑彤到了家和父母聊了好一阵子才回房间,刚躺在床上想休息一会儿手机就响了起来。拿起手机看了下,是何致远打来了。

    自从丝袜事件后,席笑彤就觉得尴尬得很,最好与何致老死不相往来。

    手机一直响,席笑彤只好接了:“喂。”

    何致远好听的声音传了过来:“彤彤,你怎么辞职了,我刚从外地回来就去你们店找你,结果王欣就说你辞职了。”

    席笑彤语气平淡地回答:“哦,是啊,辞职了。”

    “那你现在在哪儿呢找到新工作了吗”何致远很是关心。

    “这些就不用你操心了,以后也别再打电话给我了,我挂了。”席笑彤说完就按了结束键。

    何致远听着手机里的“嘟”、“嘟”声,无所谓地笑了笑,不说就不说吧,反正跑不了!

    席笑彤的父母始终不愿意让她去见那个叫刘金的债主,怕出事儿。

    席笑彤没办法,只好在家里憋了几天,趁着父母出去的时候,便给刘金打了电话,席笑彤特意约在了镇上比较热闹的一个街口见面。

    席笑彤看着眼前这个方脸、细眼的高个子男人,没想到这个叫刘金的人还挺年轻的,估计也就二十八、九岁的年纪,不过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人,面相凶得很。

    刘金笑咪咪地看着眼前的席笑彤,没想到席家还有个这么漂亮的小女儿,这样的女人带出去得多有面子,就是他姐夫也不一定能找到这样儿的绝世美人儿!

    “席小姐,我是刘金,不知道你要和我谈些什么”刘金尽量摆出一副和善的样子。

    席笑彤犹豫了下才说:“刘先生,我知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可我现在实在是一下还不上这么一大笔钱,因为还有两笔债也要还,所以您看能不能让我像以前那样分期还”

    刘金听了一脸为难:“唉,席小姐,不是我刘金不通人情,我这外面也是有债的,也被人催哪。而且你说的分期还,其实哪有期限呢,我看没个十年八年都还不完。”

    席笑彤虽然不信刘金的说法,可也知道自己确实给不出还钱的具体时间,只能继续求他能多给自己一些时间。

    刘金转了转细小的眼睛笑道:“这样吧,今天我也是和席小姐第一次见面,你又是第一次和我张口,那就再延一个月,三个月后我再来取钱,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一步了。”刘金说完话也不管席笑彤什么反应,只是转身快步离开了。

    席笑彤只能看着刘金离开别无他法。

    席笑彤情绪低落地回了家,到家后见父母已经回来了,就和他们说了自己与刘金见面的事情。

    席绍诚语气不太好:“笑彤,你能不能听我和你妈的劝啊。说了不让你和那个刘金见面的,你怎么还去,你是没见到那个流氓的凶狠样子,万一他对你起了什么不好的心思,你哭都来不及!”

    席笑彤赶紧安抚父亲:“爸,您别生气,我自己知道要小心,特意约在了街口和他见的面,他答应再宽限一段时间了,而且过两天我就回城里去了,也不可再见他了。”

    “你也不用等了,收拾下东西,明天就回你姐那儿去,省得我和你妈还要为你担心!”席绍诚还是不放心女儿的保证。

    席笑彤的母亲也不放心女儿,于是也同意老伴儿的意见。

    席笑彤本来回来是为了安抚父母,没想到反倒让他们担心,无奈之下只好按父亲说的整理了东西回来了。

    回到家后没两天,程琪就打来了电话:“笑彤,你怎么不干了要是因为上次的事情,未免有些太小题大做了。听程姐的话,还是回去吧,就是我店里进的货也可以让你赚不少提成呀!”

    席笑彤急忙说:“不是的,程姐。我不是因为上次的事情,而是我夜校快毕业了,我姐帮我又找了份工作,希望能让我有点发展。”

    程琪笑了:“原来是这样,能有好的发展自然是要去的。你姐姐给你找的是什么工作,在哪儿啊”

    席笑彤想如果程琪知道了自己的去向,那何致远也就知道了,到时自己刚到电视台工作,万一何致远找去了可就烦死了,所以现在就只好先不和程琪说了。

    “也不是什么太好的工作,就是我姐以前认识的一家广告公司老板,答应让我去做后勤工作。程姐,还是等我工作稳定后,再告诉你吧。”

    程琪一听席笑彤这话,就立即明白了,知道她肯定是怕告诉了自己去处,到时致远会找去。这样也好,自己不知道,致远就是问起来也不用为难了,于是又聊了一会儿,便挂了电话。

    席笑彤在家这些日子,每天晚上都要接受席笑琳的职场教育,事儿该怎么做,话该怎么说,最后席笑彤自己总结了一句话:少说多做!

    席笑彤被姐姐唠叨得有些郁闷,便在白天的时候出去逛逛。这天,她正准备出去的时候,手机响了,看了来电原来是她早以为没了音信的何致远,接了手机席笑彤直接说:“你怎么还打电话来,我不是和你说了别再来烦我了!”

    何致远也不生气,只是说:“我在你家小区门口呢,你要有话就当面和我说吧。”说完就挂了电话。

    席笑彤想反正自己也是要出去的,不如就顺便解决了何致远这个问题。

    出了小区门口,就见何致远的车停在路边,走过去隔着车窗看见他正在里面抽烟呢,于是敲了敲车窗。

    何致远转过头看见是席笑彤就按灭了吸了一半的烟,又放下车窗笑着说:“上来吧。我这几天有些工作上的事情,所以没给你打电话,你不要生气。”

    “不用了。我这么说吧,何致远,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希望以后和你不再有任何联系。所以你要是以后都能不给我打电话,我谢谢你!还有,你怎么还好意思出现在我面前,还真是不知羞!”

    何致远有些无辜地说道:“彤彤,如果你说的是上次丝袜的事情,我还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其实我想做的远远超出了这个范围。我喜欢你,对你有反应,这不是我能控制的啊。”

    席笑彤立即打断何致远的话:“行了,你别再提那件事了,你想什么我不管。但是,我今天是最后一次告诉你,我不喜欢你,明白了吗”

    何致远微微一笑也不生气:“这样吧彤彤,我喜欢我的,你接不接受无所谓,我也不强求,等我认为真的没结果的时候自然就放弃了。”

    席笑彤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何致远,这个人真是当初那个温柔体贴又绅士的何致远吗是自己当初看错人了,还是那些都是他装出来的假象无论是哪种,席笑彤都决定不再理会这个男人。

    于是,席笑彤听完何致远的话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

    何致远发动车子慢悠悠地跟在席笑彤旁边问她:“彤彤,你去哪儿,我送你。”

    席笑彤只管走自己的路,不理何致远说些什么。

    何致远又继续说道:“你换的工作怎么样了要是工作得不顺心,我再给你找一个。”

    席笑彤也沉得住气,依然不理他,只是加快了脚步走进了前面的地下通道,这回看他还怎么跟着自己!

    何致远停下车子,看着席笑彤的身影不见了,顿感有些无聊,这时手机响了,看了眼来电,便按下蓝牙耳机接了:“小舅,有事儿”

    “富明路那儿有信儿了,你心里有个数儿,于宏达也盯着呢。”

    何致远懒散一笑,说道:“小舅,我知道了。对了,今晚上海韵有个局,要不要一起来放松下”

    “滚蛋,我和你小舅妈约好了带孩子出去吃晚饭,你也歇歇吧,要不到时我怎么和你爸妈交待”

    何致远乐了:“我妈拿您和亲儿子似的,还能让您受气放心吧,我最近可是安分得很。”

    何致远和自己的小舅聊了半天才挂了电话,这电话刚一挂,手机就开始响个没完。看了看时间,这帮兔崽子这么早就开始催,于是也不接电话直接开车去了聚会的地点。

    席笑彤终于盼到了上班的日子,特意穿得朴素些,又听了姐姐话没化妆就一起去了单位。

    到了电视台的广告信息中心,席笑彤才知道,广告信息中心并不在电视台里面,而是在附近的一幢独立的大楼里,她一直以为是和姐姐一起工作,没想到并不是这样,就有些紧张。

    “别怕,呆会儿我和吴主任陪你去台里,咱们离得近,平时也能经常见面。”席笑琳安慰着妹妹。

    这时吴主任从楼里出来了,看了看席笑彤很是满意:“笑琳,你妹妹能当明星了,长得真漂亮啊。”

    闲聊几句后就带着席笑彤她们去了台里,出示了工作证又帮席笑彤填了来访单子,保安就让他们进去了。

    吴主任把席笑彤介绍给了一个体育节目栏目组,简单的了解些情况,就发给席笑彤一个临时通行证,又让她填了几张表,最后又给她一张写着剧务的胸卡就算完事了。

    席笑彤没想到这么容易,等姐姐和吴主任回去后就等着人家给安排工作。

    一天下来才算知道自己这个剧务是做什么的,说是在这个体育栏目组帮忙,可其实这个栏目基本没什么收视率,都是一次性录几期节目了事,而席笑彤的工作就是打扫节目现场,再给主要录制人员拿个道具、递个茶水什么的。

    尽管如此,席笑彤也是非常满意的,也觉得电视台的工作挺有趣,充满了新鲜感。

    栏目组一下子就录了几期,接下来的时间基本都没什么事情,电视台倒是充分利用人利资源,空档期栏目组人员都分别去了其他节目组帮忙。

    席笑彤几天下来跑了好几个演播厅,都是做些布置现场和打扫卫生的工作,每天吃过午饭再和姐姐席笑琳见一面。

    “笑彤,今天累不累”

    席笑彤摇头:“不累!姐,我现在觉着可高兴了,每天就是做自己的事情,不累心,要是总能这样儿多好,可惜还欠着那么多钱呢!”

    席笑琳也犯愁:“唉,要没这事儿多好,先别想了到时再说吧。不行,我先从我婆婆那儿借点儿。”

    “算了姐,姐夫家哪来的钱,有钱还能让你们贷款买房啊,时间快到了我回去上班了。”

    席笑琳说:“我和你一起去,正好新闻部有几个广告要说下。”

    两人刚走进台里大厅,就见电梯那边出来一堆人,席笑琳拉着席笑彤往旁边站了站。

    席笑彤看着那一行人,开口问道:“姐,那些人是谁啊”

    “中间那个是我们台长孙树平,他旁边的那个你眼熟吧赵枫,镇台之宝,本人和镜头上一样漂亮,台里的大型晚会和重要场合都是她主持的!在电视台工作,就是有这么点便利,能看到许多著名主持人。”席笑琳有些得意地介绍。

    “姐,我是说走在前面的那个,是谁”

    席笑琳又拉着席笑彤往边儿上靠了靠,才小声儿说:“那个人啊,何致远,出了名的风流大少!看着一副好皮囊,其实坏着呢,台里好多女主持为他争风吃醋呢,不过她们那些人拿什么和赵枫比啊,都说他给赵枫买了别墅呢!”

    席笑彤又问道:“这个何致远是做什么的啊,就这么有钱”

    席笑琳语带羡慕地回答:“做什么的房地产开发商,先拓置业听说过吗”

    席笑彤摇摇头,席笑琳又说:“我给你举几个例子你就知道了,咱们这儿的好几个豪华楼盘,像尚林苑、格林湖畔还有悠闲居都是他开发的。对了,最有名的那个奢侈品商场汇奇也是他家开的!所以这么看来送一栋别墅给赵枫也不算什么了,而且听说他背景也深得很,他有个舅舅是副省长!”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