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小女子再婚记 »  35、第35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35、第35章

小说:小女子再婚记作者:晨雾的光
返回目录

    “何致远,你讲不讲道理我们之间的事请你不要牵扯别人!”席笑彤一听何致远拿徐明说事儿就生气。

    “那个姓徐的要是对你没存着别的心思,我何致远三个字就倒过来写!刚才我站门口儿那都看见了,他那是什么眼神儿”何致远也生气,自己想了这么些天,才决定拉下脸来电视台,想着借这个机会两个人见了面事情也就挽回来了。没想到却见到席笑彤和那个男的说说笑笑的样子,那姓徐的就没安好心,可气的是这丫头也不注意点儿,也不知道避避嫌。

    席笑彤无意再纠缠下去,只说道:“徐明只是在工作上帮我,不要说我们之间没有你的说那些事儿,就是有你也管不着!我不想再和你多说了,我们已经分手了。”说完就要去开会议室的门。

    “只要我没答应,你就是我何致远的女人!”何致远不紧不慢地说着。

    席笑彤听了这话真是火冒三丈,何致远这是要赖上自己啊!如果他真打的这个主意,那自己这些天和姐姐不是白高兴了

    “何致远,你脑子不好使了是不是周六那天我们已经说清楚了,你已经选择了赵枫,不是吗,为什么还要来纠缠我”席笑彤火大地问。

    何致远笑了:“我可从没说过选择赵枫这话,更没答应过分手的事情,都是你自己理解的。”

    席笑彤回想了下那天的情景,何致远还真没说过这些话。那也不管了,自己好不容易抓住这么个机会,哪能轻易就放弃呢!

    于是清了清嗓子说:“不管你说没说,意思都是一样的,我们两个在这儿辩解这些也没有意义。”

    何致远却说:“看来你还真是想和那个姓徐的好了!他能给你什么,不就是帮你争取工作吗,我一样可以给你!”

    “我只说最后一次,徐明和我只是同事关系,我也从没想过利用你的权势往上爬。你当谁都跟赵枫一样呢!”席笑彤说完这句话就再也不理会何致远开门走了出去。

    刚走出小会议室就见工作组的人都站在外面呢,估计都是在等何致远呢,赵枫也在,脸上的表情很正常。

    这时,何致远也走了出来,轻扫了徐明一眼,只见这小子的眼睛正盯着席笑彤看呢,于是上前一步搂着席笑彤的肩膀对张屹山说:“张导,彤彤年纪小没什么工作经验,要是有什么疏漏还请看在我的面子上多担待,等忙完了我再谢您。”

    张屹山哈哈笑着:“何总怎么又说这个,真是太见外了。放心,小席你就交给我吧,肯定不能让她受委屈就是了,您可千万别提谢字,都是应该做的,再说以前我也有没照顾到的地方,还要请何总多包涵哪!”

    席笑彤虽然气恼却也不能在这种场合反驳何致远的话,只是低头不语,又往前迈了两步,借机挣脱何致远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何致远垂下手,依然笑得和善:“那我就把彤彤托付给您了。对了,我听彤彤说,最近大家都很辛苦,这些购物卡大家留下,就当买些补品吃好了。”何致远说完,旁边的助理立即递了几个信封给张导。

    “何总真是太客气了,本来晚会您就出钱出力的,现在又让您破费,那我就代表大家谢谢您了!”

    其他人见还有这种好事儿,脸上都笑开了花,也跟着连声道谢。

    何致远摆摆手笑道:“这是我和彤彤的一点心意,也谢谢大家平时对她的照顾,我还有事儿就不打扰大家工作了。”

    张屹山殷勤地送何致远往外走,其余的人也没动地方,都是装着闲聊的样子,眼睛来回瞄着席笑彤和赵枫。

    结果席笑彤直接转身回了办公室,赵枫也是面不改色地说:“大家都回去工作吧,不然张导回来该不高兴了。”说完这句大方得体的话,便也回去了。

    这两个人走后,众人可炸了锅了,纷纷议论开了,有的说席笑彤根本没失宠,赵枫完胜的谣言不攻自破;有的说其实从头到尾都是赵枫自作多情,何致远根本就没把她当回事儿;有人听了就拿上次主持人竞选的事情反驳,一时间又出现了多种新版剧情,热闹极了。

    徐明是听不下去了,抿了抿嘴唇,回办公室去找席笑彤。

    席笑彤见徐明进来了就说:“徐明,咱们以后相处还是保持些距离为好,我不想让你因为我受连累。”

    徐明听了则是认真地问席笑彤:“你不是说和他分手了,那他怎么还会来这里看你,又和你表现得那么亲密”

    “我确实和他分手了,不过他现在不承认,我也没什么办法。”席笑彤也很无奈。

    徐明笑了:“只要你坚持自己的想法,那他也没什么办法,我更没必要和你保持距离!要不你干脆接受我的追求吧,这样你有了我这个名正言顺的男朋友,何致远也就没办法再纠缠你了!”

    席笑彤摇摇头拒绝:“徐明,我说过不会接受你的追求,就是名义上的我都不会接受!我也不想让你因为我而得罪了何致远,你不了解他,何致远根本不像他表面看起来那么随和,激怒了他你不会好过的!”

    徐明只是问:“笑彤,你是因为怕我得罪何致远才拒绝我,还是因为对我没感觉拒绝我。如果是前者,那我也要告诉你,我们徐家也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被人整治的,只要你肯接受我,何致远再有钱也不能把我如何,就是周省长也得讲个理字!”

    席笑彤想:徐明不是不知道何致远的其他背景,就是他比何致远还有背景,不过估计后面这个想法不太可能。

    于是便说:“我只拿你当朋友看待,没有其他想法,我只想以后能找个平凡、踏实的男人嫁了,不想自己的人生再有什么波澜。徐明,谢谢你对我的关心,我是真的不能接受你的好意。”

    徐明笑说:“只要不是讨厌我就行。笑彤,不到最后我是不会放弃的,你一定会让你明白我的心意的。”

    席笑彤还要再说,结果就有人敲了几下门进来了,是张导的助理小丁。

    “笑彤,张导说了,从今天开始你就去他那边工作,让我过来帮你拿东西,你有什么要搬的我帮你。”

    “笑彤是我调来的助理,一直在我这儿工作,业务都熟悉了,怎么能说走就走。你和张导说一声儿,要是他那边忙不过来,我再帮他找人,笑彤还是要留在我这里的。”徐明让小丁回去。

    小丁为难地站在门口:“徐导,张导的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我要是没完成任务哪有好果子吃啊。”

    徐明想了想说道:“我也不为难你了,我自己去和张导说。”

    “等等,我还是听张导的过去帮忙吧,这边有陈希也就够了,我也没什么东西,只有一些私人物品,小丁你帮我带过去。”席笑彤拦住了徐明。

    徐明直皱眉:“笑彤,你这是做什么,我去和张导说说也就完事了,你还真要过去”

    席笑彤将自己的物品交给小丁让他先回去,又说自己一会儿就过去报到,等小丁走了才对徐明说:“我说过不会让你因为我难做人,所以我是一定要听张导的调遣的,以后有的是见面的机会,我先过去了。”

    这样也好,趁这个机会可以疏远徐明,席笑彤是真没打算接受徐明,他们这样家世好的公子哥儿自己是真不敢领教了。

    到了总导演张屹山这边,席笑彤受到了热情的接待,张导让人给席笑彤安排了办公桌和专用柜,又让她跟在自己身边学习。

    这个安排席笑彤是很乐意的,张屹山虽然人品有欠缺,可是技术和业务上可确实是实力派的人物,台里的大型晚会都是由他来导演的,跟在他身边肯定能学到不少东西。

    不过接下来的日子,何致远几乎是天天打来电话,席笑彤有时不接他也能让别人找到她再让她接电话,弄得席笑彤有火却没处发。

    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周年庆就要到了,整个工作组的氛围也越来越紧张,可就在这么关键的时期还是出了一件事:徐明要被调离了!

    席笑彤是在张导这边的人议论的时候才知道的,听了这个消息心里有些着急,就想去问问徐明,这时张导进来了,看了看屋里的人便说:“徐明被调到综艺节目组去了,自己做一档节目,这也是台里领导对他的信任和提拔,大家就不要再议论这个事情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不抓紧时间工作!”

    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呢,徐明却从外面进来了。

    徐明也没理其他人,只是直接问张屹山:“张导,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把我调走”

    张屹山笑着说:“小徐啊,你先不要激动,你什么也没做错,只是工作需要正常调动罢了。而且是让你独立制作一档节目,这不是提拔你吗”

    “就算是提拔我,也要等这台晚会结束之后再调我走啊,这台节目从策划开始我一直跟着,现在马上就要正式演出了却要把我甩开,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徐明根本不信张导说的话。

    张导略微收了笑容,语气也严肃起来:“小徐,你不要感情用事,这是台里领导的决定,你还是服从安排的好。”

    徐明却说:“您是总导演,如果您不提出要求,或者您不放人,台里领导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做人员调动”

    张导脸上已经没了笑容:“徐明,你要是觉得是因为我张屹山个人对你有偏见动了手脚,你大可向上级领导反映,要是不是因为这个就不要在我面前耍态度、闹情绪,电视台不是你们徐家开的,你父亲还做不了台里的主!”

    徐明明显是被激怒了,也不再理张屹山,转身迈着大步往外走,快到门口时才说:“我父亲是我父亲,我徐明凭的是自己的实力!不过,如果实力成了附属品,那还真就要看看到底能不能做这个主!”

    徐明这一走,其他人也没敢离开,只等张屹山也走了再去做自己的工作。

    张屹山脸色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然后对众人说道:“你们也看见了,只是有点小才华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不过是仗着自己的父亲在省广播电视局当个干部就轻狂成这样儿!我也不多说了,咱们只看结果吧,大家都不要学他,没有好处,现在都去工作吧。”

    席笑彤跟着其他人往外走,却被张屹山给叫住了,等所有人都走了以后,张屹山才和蔼地对席笑彤说:“小席啊,刚才没吓到吧我也是被徐明给气着了,我知道你平时和他关系不错,但我作为前辈还是要劝你一句啊,徐明确实有能力、有才华,可是做人不能只靠这两样,现在是有他父亲在给他撑腰,别人都让他几分。不过,虽然有人给铺了路,关键还是要自己能走好,我建议你以后还是不要和他来往过多,不然对谁都没有好处!”

    张屹山说完这一番云山雾罩的话之后也出去了,只剩席笑彤自己在办公室里发呆,想了好一会儿席笑彤总算是明白过来了,这事儿肯定和何致远脱不了关系!

    一定是何致远做了手脚,不然张导哪会对自己说这些,何致远还真是卑鄙,自己都已经听话的来了张导这里工作,他怎么还不放过徐明呢!

    好容易盼到了午休时间,席笑彤给徐明打了手机,徐明很快就接了:“笑彤,你找我”

    “是啊,我想问问你怎么样了”

    徐明语气有些低落:“我在办公室呢,你过来吧。”

    席笑彤按了电话就去了徐明的办公室,进去的时候只见徐明正看着窗外发呆,于是走过去轻声问:“到底怎能回事”

    徐明转过来看了看席笑彤,苦笑着说:“我找领导谈过了,领导坚持要我去综艺节目那边,还说要我注意些个人言行,不要以工作为名带坏工作组的风气。我看这应该是何致远的手笔吧。没想到,他这个钱多得没处花的商人还挺有本事的!”

    席笑彤劝道:“调离就调离吧,你毕竟是下属还是要听领导的安排,不要对着干。徐明,我早说过何致远是不能得罪的,以后我们还是少见面。”

    徐明立即反驳:“他除了那几个舅舅还能怎么的,再说在地方的也只有周省长,难道还能帮着他强抢民女不成我不怕他在工作上打击我,再怎么样我也是在台里呆着,咱们还是一样可以相处。笑彤,你说我倔也好、不识抬举也好,我倒要看着到底谁能笑到最后!”

    这就是典型的二世祖、公子哥儿脾气吧席笑彤暗自摇头,徐明平时看着再怎么爽朗也还是有着因为家世优越,而不轻易服软的性子。

    席笑彤不再多说,出了徐明的办公室就给何致远打了电话:“你还有完没完”

    何致远笑问:“你这好容易愿意和我主动说话了,却没头没脑的问这么一句,我哪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啊”

    “别装了,别说徐明被调离的事情和你没关系,我不信。何致远,我说过多少遍了,我和他没关系,你怎么还不依不饶的整人!”

    何致远扬声说道:“你是和他没关系,可他呢不给他点教训,他真当我治不了他呢!”

    席笑彤气极了:“你就是把他调到天边儿去,我也不会和你在一起!”说完就挂了电话。

    虽然生气,可是也没办法,席笑彤只想自己以后还是离徐明远一点吧。

    终于到了周年庆当天,所有人都积极筹备着晚上的联欢会,下午的时候何致远又出现了。

    因为实在太忙,张导也没空陪何致远,但却派出了席笑彤接待。

    席笑彤带着何致远去了办公室,自己坐在一边也不说话。

    何致远走过去挨着席笑彤坐下了:“还不想和我说话”

    “今天就是正式演出了,大家都忙得不行,你也好意思跑到这来讨人嫌!”席笑彤没好儿地说。

    “这你就误会我了,我可是被邀请来的贵宾,不过是来早了些,还不是为了想看看你!彤彤,你现在又回你姐那个小区住了”何致远笑着解释。

    “你怎么知道”席笑彤吃惊地问。

    “这还不简单,我想你的时候你跟着你呗,你走路我也走,你坐公交车我也坐。”何致远答得轻松。

    这不是和当初跟踪自己一样了席笑彤怎么有点绕回原点的感觉,何致远又在要耍以前的手段。

    “你愿意跟就跟,反正我是不会改变心意了。”

    “无所谓啊,不过那个姓徐的估计还真要被调去天边儿了!”何致远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席笑彤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你说什么”

    “你不回来,那他只能走人了。让他去哪儿好呢,要不往偏远的地方调调吃点苦,也算业绩,没准儿过个十年八载回来了,还能提一提!”

    “何致远,你有毛病是不是是我自己不愿意和你在一起,你总找别人的麻烦做什么!”

    何致远无赖极了:“这个我就管不了那么多了,你不回来,我就这么办,管他和谁有关系,我舒服了就行!我不是看他不顺眼,盯着我的女人不放,再倒霉也是他自找的,你的意愿我尊重,也随你高兴,不过我就乐意整治他!兴许还连他老子、他妹妹一起整治也说不定!”

    “你个混蛋!”席笑彤被何致远气得想也没想直接举起手就要往何致远脸上打。

    “想打我打吧,又不是没打过,我也习惯了,但是别打脸,呆会儿我还要出席晚会,让我小舅看见了不太好解释。”何致远不但没躲还往前凑了凑。

    席笑彤举着手一时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你怎么不整治赵枫呢”席笑彤咬着牙冷冷地问。

    何致远笑了:“整治,怎么不整治要是因为赵枫的原因你愿意回来,那她也一块儿调走,都走!”

    席笑彤没话说了,何致远这个人到底有没有底线!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