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小女子再婚记 »  38、第38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38、第38章

小说:小女子再婚记作者:晨雾的光
返回目录

    席笑彤知道自己一时是甩不开何致远了,只能退一步:“你去我那儿也行,不过不能长住,我周三、周五和周六都有课,你不能过来打扰我。”

    “这还有限制那也行你好好学习吧,等毕业了我给你找个更好的工作。”何致远虽不乐意,可也怕又把席笑彤给惹毛了,自己到时一点福利也没了。

    两人回了席笑彤的住处,何致远让司机第二天早上来接自己上班就让他回去了。

    进屋后,席笑彤又说:“我这没你用的东西,你将就吧。还有,你明天早点儿走,要不我姐看见了又是事儿,你要来的时候也要晚一些才行。”

    “我感觉我怎么见不得光似的,你姐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在一起,有必要这么偷偷摸摸的吗”何致远不是很乐意这样的安排。

    “知道是一回事儿,看见是另外一回事儿,我不想找麻烦,你要是不同意就算了。”

    “我同意,我什么都同意,你说了算。”何致远笑着说。

    又呆了一会儿,席笑彤先去洗漱之后又让何致远去了洗手间,然后自己拿出两床薄毯,自己包裹严实了准备睡觉。

    不大一会儿何致远回来了,席笑彤又往床边儿挪了挪,接着就感觉有人在拽自己的毯子,于是睁开眼看着何致远说:“你自己有毯子,抢我的做什么”

    何致远掀开席笑彤的薄毯钻了进去,笑嘻嘻地说:“我可不是借你的床来睡觉的,有没有想哥哥”说完手也覆了席笑彤的半边高\耸。

    席笑彤按住何致远的手:“我今天累了,想好好休息,你别来烦我。”

    何致远借着席笑彤的手劲儿更加紧贴在那一团绵软上,轻\捏了几下,才在席笑彤耳边呵着气说:“我都难受死了,你就忍心看着我这样儿”

    说话的同时腰也往席笑彤身上挺了挺,又轻吻了下她的额头,接着就吻上了她的唇,舌尖强行进去,在里面乱搅起来。

    席笑彤虽然不想,但也知道今天是逃不开的,于是尽力控制自己的感觉,不想让何致远太好过。

    “我的宝贝儿,这才几天就这么冷淡了想没想哥哥,嗯”何致远抬起头,却把整个身子压在了席笑彤的身上,另一只手来回刺\探着她下\边的柔软。

    席笑彤闭着眼睛,虽是想拒绝何致远却耐不住何致远的折腾到底轻轻呻\吟了一声儿出来,何致远如获至宝:“宝儿,你说你身上怎么这么香,怎么这甜呢”说完就埋进席笑彤的胸前啃\咬\吸\吮起来。

    “彤彤,给哥哥揉\揉好不好”何致远抬起头,声音有些哑。

    席笑彤微喘着:“你别这样,行不行”

    “你以前不是最喜欢摸它现在怎么就不愿意理我了呢乖,哥哥有些忍不住了。”说完手指又狠狠抽\了几下,便迅速撤了出来,紧接着立即找准位置一顶到底。

    两人同时抽了口气,何致远进\去后却是一动不动,席笑彤不耐地扭了扭腰,何致远低声笑着:“着急了先等等,让哥哥好好儿暖暖。”

    席笑彤咬牙气道:“要是不做,你就赶紧给我出去!”

    “乖乖,我都这样儿了还能出去”看着席笑彤气恼的样子,在感觉她身体里的紧\窒,何致远觉得自己心跳越来越快。

    低下头亲吻着席笑彤的唇,何致远低声说道:“不是想让我出去么怎么还越来越紧了彤彤,这可是你自找的!”

    说完何致远就大\力分开席笑彤的腿,快速冲\撞起来。

    席笑彤过于收\紧的身体,让何致远大脑产了一阵阵的空白,力道已经有些失控。

    “你慢点儿,疼!”席笑彤只觉得又疼又麻,偶尔呻\吟出声也有些尖锐起来。

    何致远听了背脊直发麻,看着席笑彤脸上极力克制的表情,嘴里说出的话却让人疯狂!

    “乖宝宝,你是想让哥哥死在你怀里么!”何致远又吻上席笑彤,几乎是在啃\咬。

    席笑彤有些害怕这样的何致远,感觉他像要吃了自己一样,开始挣扎起来,却更被何致远大力地压在身下,疯了般地大力进\出着。

    “真想弄死你!”何致远略微离开席笑彤的唇狠声说道。

    席笑彤再也不敢回话,只是迎合着何致远,好让他能尽快放过自己。

    何致远不知疲惫的快速挺\动着,不停地在席笑彤的脸上乱亲,直至席笑彤带着哭腔求饶时才狂躁地捧着席笑彤的脸,直盯盯地看着她的眼睛声音紧绷地说:“彤彤,给我生个孩子吧!”

    然后在席笑彤瞬间放大瞳孔的同时,死死压着她xie了出来。

    过了一会儿何致远依然没离开席笑彤的身体,又亲了亲她才低声说道:“彤彤,我不是开玩笑的,我真是想让你给我生孩子。那药你以后就别吃了,到时我再给你买栋房子,你愿意住悠闲居也行,地方随你挑,我会照顾你和孩子一辈子的。”

    席笑彤双颊还泛着红晕,她看着何致远,眼里已经没有一丝波动,也不说话。

    何致远握着席笑彤胸前的柔\软,轻\捏了几下笑道:“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药我就都扔了。”

    席笑彤还是不说话,何致远也不非要她回答,只是挪开身子,又给两人简单的清理下才拥着席笑彤睡着了。

    这算是对自己的特殊待遇吧,何致远居然要自己给他生孩子,然后自己就可以被包养一辈子不愁吃穿了。

    席笑彤背对着何致远到底是有些伤心了,没想到何致远这么苦追自己,结果让自己给他生个私生子就已经是最大的恩惠了,不可否认刚才何致远说让她生个孩子的时候,自己有一丝心动,现在想来真是可笑至极!

    第二天早上,何致远虽然不愿意,可还是早早儿的就让司机来接自己了。

    何致远走后,席笑彤给姐姐打了电话,简单地说了下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席笑琳听了又着急起来:“不是都说好分了,他怎么还来纠缠你这可怎么办哪!”

    “姐,你先别着急,估计他只是不甘心,过段时间肯定也就觉得没意思了,我看还是先回家一趟把钱还了,再静下心来处理别的事情。”

    席笑琳立即说:“还是我找个时间回去还钱吧,你就别和那个叫刘金的见面了。”

    席笑彤也不想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也就同意了姐姐的提议。

    挂了电话,席笑彤就出门上班,到了台里直接被叫上楼签了合同,又被安排去了新闻部当编辑,其实这工作也和原先一样,只是名头好听,真正的工作也就是打杂。不过,倒是不用体力了,就是帮着打打字、复印点东西什么的,当然也是能学到些东西的。

    因为何致远已经公开了与席笑彤的关系,几乎全台也都知道了家属楼的事情,所以新闻部里的人对席笑彤不错,有的还和席笑彤打听何致远还会开发什么新楼盘,想得点内部消息拿个好户型。

    这样席笑彤也自然成了名正言顺的人,平时捧着赵枫的人倒是越来越少了。

    而何致远也是在席笑彤晚上不上课的时候过来,席笑彤态度依然是淡淡的,何致远像是习惯了似的,仍旧是说说笑笑的哄着。

    不过还没到半个月的时间就变成偶尔才来了,席笑彤想照这样下去,估计自己跟何致远也就不了了之了。

    想到儿心中既感到解脱又有些苦涩,有种说不清的复杂感受。

    姐姐已经和刘金约好下周回去还钱,一想到这件事能解决,席笑彤又轻松不少,也想着开始规划自己以后的生活了。

    她最先想到的是在夜校认的一个同学,叫王奎,人很老实。

    开始席笑彤也没太注意这个人,只是有几次觉得有人放学后跟着自己就有些害怕,直到有一次席笑彤挑了一个人多的地方,转墒问这个人为什么跟着自己并准备报警。

    这人才结结巴巴地解释着,席笑彤才知道这个王奎和自己是一个班的。

    席笑彤问他为什么要跟着自己,王奎红着脸说因为见席笑彤太漂亮了,这么晚放学又一个人走怕有危险,所以每次都跟着她到车站,解释过原因后又马上说自己没非分之想,也没有想过癞蛤蟆吃天鹅肉这回事儿,倒把席笑彤逗笑了。

    后来慢慢相处才了解些王奎家的情况,他是家中独子,学数控机床专业的,现在在一家大型的机床厂做技术工人,只为本科文凭能涨些工资才来念一个相对容易些的专业,并没太高的追求。

    说这个王奎对自己没想法席笑彤是不信的,只不过一是不了解他的为人,二来也是因为何致远的关系才没想其他的。现在何致远渐渐的疏远自己了,自己倒是可以考虑找个正经过日子的人处处,但又怕自己的过去让人接受不了,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做决定,所以也只是不排斥与王奎相处,想再深入了解下他的人品。

    何致远这些天很忙,因为要沟通电视台家属楼的事情,再有也就是富明路那块地的后续处理还要和周瑾宇商量,因此有时也就顾不上去找席笑彤了。

    这天何致远又加班开了个会,会后看看时间正好可以去夜校去接席笑彤,于是和其他人交待了一声儿自己就开车去了学校。

    何致远边开车边想席笑彤这丫头怎么就不像以前那样对自己了呢,自己这么哄着她也没用,又想这些天自己也没过去几次,怕是对自己更要冷淡了。

    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缓和这个状况,这丫头刀枪不入啊。

    到了学校门口找了个地方停车,按下车窗点了根烟抽。要不自己也放一放省得这丫头以为自己就是乐意倒贴似的。

    何致远虽然交往过不少女人,可那都是别人哄着他,而且就算有闹小脾气的,送些东西也就好了,哪样这个这么费心费力的,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又叹了口气,要是今晚席笑彤还是对自己不冷不热的,那他就真准备冷落她一段时间了。

    何致远习惯性的轻敲着方向盘想问题,突然手指停了下来,坐直了身子盯着校门方向看。

    这他妈的又是谁啊自己还在这儿做美梦呢,还想冷落人家一段时间呢,照这么看来自己才是被冷的那一个!

    直接将半根烟吐了出去,发动车子朝前面肩并肩走着的两人开了过去。

    “听你一说,我才知道原来你这个工作还真是个细致的技术活儿,一般人可干不了。”席笑彤听王奎讲了他的工作感叹着。

    王奎笑着说:“我们这个工作,也是很累,忙的时候就是连续加班,不过效益还是不错的,失业的风险比较小。可也因为忙,连处对象的时间也没有,我爸妈急得什么似的。”

    两人边走边聊,突然一辆黑色路虎横在了面前,席笑彤一看这车心里一沉,何致远怎么会跑到这儿来了。

    何致远就把停在那儿等着席笑彤,也不说话。

    席笑彤对着发呆的王奎说道:“王奎,有人来接我了,我先走了,再见。”

    说完就开了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何致远立即发动车子开了出去,留给王奎一串儿尾气和灰尘。

    王奎低下头自嘲地笑了笑:席笑彤这么漂亮怎么可能没有男朋友呢,自己终究还是那只癞蛤蟆!

    席笑彤上了车就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一会儿听何致远问:“怎么不介绍介绍,那人谁啊,你同学”

    “当然是同学了,要不能从一个校门里出来吗”

    “行,算我白问。他是做什么的,每次都送你回家”何致远又问。

    席笑彤睁开眼睛,有些不耐烦:“他是做什么的与你有什么关系我连交朋友的权利都没有了,和谁说话难不成还都要经过你的同意”

    何致远冷笑:“你愿意交朋友,可以。不过,要是交这种随时能给我戴绿帽子的朋友我还非管不可了,以后少和那人一起走,我来接你!”

    席笑彤大声说道:“你有毛病是不是见个男的就往歪了想,你累不累”

    “你有没有找下家的心思你自己心里清楚!男人想什么我也比较你了解,想没想歪我自然分得清,你听话就行了。”何致远也提高了声调。

    “何致远,你能不能别这样,给我点空间不行吗我又没卖给你,你这么管着我,我已经受够了,我不听你的又怎么样你是不是又要调查人家,又威胁让人家消失你别胡闹了,你是有权有势,可你不是皇帝,你总这样仗势欺人真是让人讨厌!”

    何致远让席笑彤这一句一句顶得肺都差点气炸了!

    “原来你一直是这么想我的。那我今天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你吧,只要我不放手,你一辈子都得在我身边儿呆着,我还真想看看哪个不要命的想往枪口上撞,刚才那男的明天我就去让人查,至于会不会缺胳膊断腿儿的就看他的造化了!”何致远放了狠话。

    “你……”席笑彤也被气得说不出话。

    两人都绷着脸,等到了小区大门口,席笑彤打开车门下了车,又“砰”地一声甩上,理也不理何致远就快步进了小区院里回家去了。

    何致远看着席笑彤进了楼里,使劲捶了下方向盘,才阴沉着脸开车走了。

    席笑彤进了家门,虽然生气,可也怕惹出事来,就想以后还是不要和王奎在一起了,别因为自己真连累了人家。

    生了会儿闷气,正准备做点东西吃,手机就响了,见是姐姐打来的就立即接了。

    还没等说话,席笑琳就急忙说道:“笑彤,不好了,出事儿了!”

    席笑彤一听这话,立即担心起来,姐姐是回去还钱的,怎么还能出事儿,于是着急起来:“姐,出什么事儿了”

    “我回来还钱,到了家才知道,爸妈已经被刘金逼得跑到三姨家住了。我和刘金见了面,说要还钱,结果他说钱不够,我问他要还多少,他也不说,只说当初和你说好了数目,笑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席笑彤想了又想也没想起来当初和刘金见面时有提过还钱的数目,于是只好说:“姐,你先别急,爸妈没事吧我一会儿就给刘金打电话问问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爸妈倒没什么事儿,就是受了不少惊吓,你给他打话也注意些,千万别告诉他你现在的住处,知道吗”席笑琳嘱咐着。

    席笑彤答应了就挂了电话,然后就按着姐姐给的手机号码拨通了刘金的电话,结果却一直是暂时无法接通,之后又打了许多次依然是这个提示,只好放弃等明天再说。

    一夜也没睡好的席笑彤到了电视台就开始忙,快到中午时才抽了个空到走廊继续打刘金的电话,这回很快就有人接了:“喂”

    “请问是刘金吗”席笑彤问。

    “是啊,你谁啊”

    “刘先生,我是席笑彤,我姐姐去还钱,不知道是不是有些事情没弄清楚,所以我想问问您是怎么回事儿。”

    “哦,原来是席小姐。其实也没太大的问题啦,就是数目有些不对,其实要是差得不多,我也就不计较了,可是数目差得实在是有些大,这就不太好办了。”

    席笑彤想刘金可能是嫌利息还得少了,于是又说:“那我再多还五万行吗”

    刘金嘿嘿一笑:“席小姐,我这么说吧,我的利息是按一天200算的,你自己算算吧,应该还多少钱”

    一天200,一个月就是6000至多6200,一年就是七万多,不到三年也就是二十多万,虽然有些心疼可也想尽快解决这个麻烦,于是又说:“我明白,那我再让我姐带十五万过去。”

    “席小姐,你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我说的是一万块钱一天200,这回清楚了吧”

    什么!那四十一万一个月不就是二十万多的利息,席笑彤这下可给气到了:“刘先生,你这明明就是抢钱了!这是什么算法,哪有这么高利息的”

    刘金语气有些不高兴起来:“以前怎么定的那是你和原来债主的事情,我也是按高利息给的他们。所以,席小姐,你借的四十一万,我按24个月给你算,其他那几个月算我们认识一回,给你抹了,这样利\滚利,再加上本金我只收你个整数600万!”

    席笑彤差点跳起来:“刘金,你这根本就是讹诈,我是不会认这笔账的!六百万,你怎么不去抢银行!”

    电话那边的刘金却笑了:“席小姐,你这种态度的人我见得多了,借钱的时候都是说好借好还的,还钱的时候就开始百般推脱,要是都像这你样儿我的担保公司也不用开了!我再给你半个月的时间,到时你要还是这个想法儿,那就不要怪我不顾情面了!”说完就挂了电话。

    席笑彤拿着手机发愣,这个刘金竟然是个放高\利贷的,这下麻烦可大了!

    “原来,你真是为钱才和致远在一起的!”

    听到有人说话,席笑彤立即转过身子,只见赵枫正微笑着站在自己身后!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