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小女子再婚记 »  47、第47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47、第47章

小说:小女子再婚记作者:晨雾的光
返回目录

    王秋霞看着席笑彤,又咳了几声才费力地说:“你来做什么!是想看着我怎么死的吗”

    席笑彤抿了下嘴唇说:“您是孙毅的母亲,因为这一个原因我才来的。”

    “你还有脸提孙毅!我早就听说你已经找了好几个男人了,你有什么资格再提我儿子的名字,我不用你看,你赶紧走!”

    席笑彤能看出来王秋霞很愤怒,只是因为身体的原因声音大不起来,不过她说出的话已经很准确地表达了这个意思。

    “既然您还是这么不愿意见到我,我就不打扰了。不过,我要和您说一下,我现在是和别人在一起,但从没像您说的找了好几个男人,您好好休息吧!”说完就转身出了房门。

    孙美跟在席笑彤后面也出来了,等席笑彤快走到门口时才犹豫地说:“我们已经知道你把债务都解决了,我妈也是因为这个病才这样儿的,平时对我和我爸也没好脸色,你就别和她计较了。”

    席笑彤觉得孙美对自己的态度和以前不一样了,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听了这话也不吱声儿。

    “你肯定觉得我对你态度变好了吧,其实我对你也没什么成见,不过是弟弟走的太突然了,我妈又一直不是很喜欢你。可是,我有时想你也一样痛苦,欠的债你也没推脱,我真的很感谢你。”

    听了孙美的解释,席笑彤笑了下:“我理解,阿姨说的话我也没往心里去。不过,她都病成这个样子了,怎么还在家里呆着,应该尽快送去医院啊,不然要是真有个万一在家里也不好办。”

    “我们倒是想送她去医院,可是我妈没医保,住院费加治疗费高得吓人,我爸那年在工地受的伤,到现在也没恢复好,现在也只是打打零工赚钱。这药也没按医生开的吃,都是在药店或是求人买的便宜的。”

    席笑彤听了这个事情也没多说,只是问了孙毅墓地的具体地点,然后就开门离开了孙家。站在街上席笑彤想了半天,最后还是回了三姨家。

    第二天早上,席笑彤又想了很长时间才打了车去了墓园,按照孙美说的位置找孙毅的墓,还没走几步就看见了那块镶嵌着孙毅照片的墓碑。

    有多长时间了,这张微笑的面孔不曾出现在自己面前了,就连在梦中都不曾出现过,现在却这么突然地映入眼帘。

    席笑彤深吸一口气慢慢走近了那块墓碑,还没走到跟前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掉了下来,蹲子,眼前虽然模糊一片,却还是伸出手去轻抚那张被永远定格的笑脸。

    这个人曾经为了自己付出了那么多的努力,这个人曾经为自己吃了那么苦,这个人是自己深爱的恋人,更是自己想牵手一辈子的爱人,如今却任自己哭断了肠也不能够再见了。

    “孙毅,你不在我受了多少罪你知道吗我现在变得特别野蛮,还学会打人了,你别怪我这么长时间没来看你,我那时要是来肯定就跟你一起去了!”

    席笑彤跪坐下来,看着孙毅的照片边流泪边述说着自己这几年受的委屈:“我现在和一个人在一起,他对我挺好的。你别怨我,我还有父母要照顾,还要把那笔债还了。你母亲也得病了,肯定是想你想的,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帮她,其实我挺恨她的,可她是你妈,我能为你做的也就是替你送她一程了。”

    n惜自己不想知道,何致远无聊地看着信息,对赵枫所写的特别重要的事情是一点兴趣也没有,席笑彤那点儿事自己都已经知道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突然,何致远定住了视线,盯着下面赵枫发来的图片眯起了眼睛,那是一张结婚登记表,姓名处写着席笑彤,另外一处写着孙毅,还有一张是两人的结婚登记证电子版。

    何致远觉得这又是赵枫的诡计,这女人是不是疯了!但即便知道是假的,他也不能就这么算了,于是立即往回拨了赵枫的电话。

    “致远,你终于肯听我说啦。”

    “赵枫,你是想逼我对女人动手是不是这种小儿科的骗局你也想得出来,看来我只能让你离开这个城市你才能消停了!”何致远十分恼怒有人居然敢这么败坏席笑彤的名声。

    “我没有,致远。我给你发的都是真的,是我求人帮忙查来的,都是实情,席笑彤是结过婚的,我有必要弄假的东西骗你吗难道我不知道你会比我还详细的查出这些信息吗致远,我们单独谈谈好不好,还有很多事情你都不知道!”

    “你查彤彤做什么,你查她是什么居心!赵枫,我不会见你,我要是想知道我自己会去查,你给记住了这事儿无论是真是假你都好不了!”说完就按了电话直接将赵枫的号码拉进了黑名单。

    闭上眼何致远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乱,虽然心里知道赵枫确实没必要如此戏弄自己,可还是不愿相信席笑彤是已经结了婚的女人!一时又想,如果席笑彤真的结了婚了,说不定孩子都有了吧,不然她为什么去做那个节育环,可是她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明明是第一次啊,反应是骗不了人的,这样想了半天也只是越想越没有头绪。

    睁开眼睛坐直身体,何致远打了一通电话,席笑彤的身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相信最迟明天就能有结果了。

    赵枫后来再也打不通何致远的手机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被拉进黑名单了,一下子气得不得了,致远怎么到这个时候还不相信自己。

    她早就觉得席笑彤可疑了,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欠下那么一大笔债,正好借着休假的机会通过平时结交的人脉查了席笑彤的户籍信息,又让人帮忙在当地派出所打听情况。

    其实她自己也万万没想到,席笑彤欠债的原因竟是因为帮去世的丈夫还债!她才多大就结过婚了,可是随之而来的却是兴奋和激动,就凭席笑彤结过婚这一点欺骗了何致远,那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了,到时别说分手事小,何致远的脾气哪能让人这么耍着玩儿呢,弄不好席笑彤那狐狸精就得被打回原形,灰溜溜跑回老家去!

    赵枫虽然生气,但一想到席笑彤凄惨的下炒了看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何致远放下手里的烟给席笑彤打了电话,电话响了一会儿才有人接:“何致远,你大半夜的不睡觉打什么电话!”

    何致远听着席笑彤的声音一时间有些安心,可是随即想到自己要说的事情胸口又是一紧:“睡不着,有件事想问你。”

    席笑彤语气还不是很好:“明天不能问啊,非要这个时候问,你睡不着,怎么就不考虑别人的还要不要睡觉!”

    “你结过婚了”何致远直接问道。

    电话那边开始沉默,过了好一会儿,席笑彤才说话:“是,我结过婚,你怎么知道的”

    “自然是有人告诉我的,我只想问你为什么要骗我!”

    席笑彤没想到自己的事情会这么突然的被提起,一时也不知如何解释,只是按着心里想的说了出来:“我没想骗你,只是觉得没必要提这件事。”

    “哦没必要,你怎么会这么认为”何致远说出这件事之后,态度倒是平静了下来。

    “因为我和你也不能在一起太长时间,你对我只是一时兴趣,我们不过是过一天算一天罢了,有必要将自己的过去一一交待清楚吗”席笑彤反问。

    “一时兴趣一时兴趣我会让你给我生孩子我会给你们全家买房子席笑彤,你别找这种不入流的理由敷衍我!”何致远听了席笑彤的话语气严厉起来。

    “可惜这种不入流的理由就是最真实的理由,你要是不相信我也没办法,就因为你不断地在我身上花钱,我才更觉得你只是找乐子,不过是看上了我的长相而已,你们有钱人不都是这样吗,挥金如土地把自己看上的女人弄到手。不过,我还是感谢你帮我这么多,其他的我没什么可说的了,至于你说的孩子的事情,我是不可能同意的,我还有父母家人,不能让他们为我抬不起头,所以从头至尾我没想过要给你生孩子,再多的钱我也不能答应,只能说我答应你考虑这件事才是真正的骗了你。”

    “席笑彤,我不管你什么理由,你明天就给我回来,咱们之间的事儿到时再说!”

    “我会回去,但明天不行,你再给我几天时间吧。”席笑彤觉得自己跟何致远之间也应该有个彻底了断了。

    “别和我讨价还价,就明天,要是不回来后果自负!”

    “我说了回不去,什么后果到时我都担着,行了吧!”席笑彤有些生气。

    “说个理由,你为什么不能回来”

    “孙毅他妈病了,是肺癌,我要等她愿意去城里的医院就诊后才能回去。”

    “孙毅又是谁”何致远不耐烦地问。

    问完又突然想起了这个名字正是席笑彤去世的丈夫的名字,于是立即又说:“你什么毛病,人都没了这么长时间了,你还管他们家的事情,你是不是有点儿多余啊!”

    “这个就不用你管,总之我会尽快回去的。”

    “你愿意怎么着就怎么着吧,不过别指望我再容忍你!”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席笑彤放下手机叹气,这回估计是彻底把关系弄僵了,一切都等回去再说吧。

    孙美办事还是很有效率的,只过了两天就让王秋霞同意去城里的医院了,席笑彤还奇怪怎么这么快就同意了,孙美有些无奈地说:“再怎么样我是她女儿,我和我爸天天哭着求她,她也是不忍心的。”

    于是席笑彤又雇了辆车,让孙美和孙德明陪着王秋霞去城里,自己先赶火车回去,等人都到了再联系。

    席笑彤回来之后就忙着找医院,结果有名的那几家大医院哪有床位呢,就是有床位也不会在病人没来确诊之前让你事先占着位置啊,有钱也没用,这个得靠关系。

    虽然着急,可是席笑彤也没想过找何致远,而是给姐姐打了电话,席笑琳最后也是求自己的上司吴主任帮忙想的办法,可那也要等病人来了之后做过检查才能入院。

    快中午的时候,王秋霞一行三人才进城,孙美背着王秋霞给席笑彤打了电话,因为是休息日也没专家,只是做了一套检查,不过也能看出王秋霞病情的严重了。

    吴主任找的人也赶到了医院,席笑彤在那人帮着办完住院手续后给了他一千块钱,那人笑着说以后有事儿可以直接找他,然后就离开了。

    不管怎么样,总算是住上院了,席笑彤直接回了姐姐家住下,等到周一的时候还要去医院听专家的意见。

    席笑彤周一上班销了假,下午又抽空儿去了趟医院,医生的意见很中肯:“患者年纪大了,而且体质极度虚弱,就是上了手术台也未必能挺下来,而且就是开了刀也不一定就能做手术,还要看具体情况,你们家属商量好。不过,我只是提个建议让你们参考一下,这个时候还是以尽量减轻病人的痛苦为主,其他的只能是尽力。”

    “医生,我们听您的,我也不想再让我妈遭那个罪了,她现在就是咳嗽得厉害,根本不能睡觉,您看这怎么办”孙美关键时刻拿了主意,而孙德明早就已经慌了神。

    “我会开些药给她,不过也只是能缓解一时,而且药也不便宜,患者又没有医保,这个开销可就大了。”

    “医生,您开吧,钱我们还能维持一段时间。”席笑彤对医生说道。

    孙美感激地看了席笑彤一眼又说:“只要能让我妈睡几个安稳觉,别再那么遭罪,怎么都行!”

    医生点了点头就写处置意见了。

    出了医生的办公室,孙德明说:“笑彤,你姨是对你不好,可你也等于救了我们家,我替她和你道个歉。”说完就给席笑彤鞠了一躬,席笑彤急忙躲开又扶着他起来。

    “您别这么说,我也是看在和孙毅的情分上,您不用谢我了,全看孙毅吧。”席笑彤说完也不多留,先给孙美拿了五万块钱让她先用,又交待她要是不够再和自己说。

    出了医院正要回电视台,就听见后面有车不停的鸣笛,回头一看是何致远的车,想了想便走了过去。

    坐进车里席笑彤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何致远笑了下说:“往电视台打个电话不就知道了,你总不至于连你们领导都骗吧。”

    “你别总说骗这个字好不好,我是没想过告诉你,并不是故意骗你。”

    “别咬文嚼字的了,骗没骗我你自己心里有数儿!”

    席笑彤看着何致远问:“你纠缠这个问题,到底是想怎么样”

    “我纠缠这个问题席笑彤,你想没想过我的感受,你说你是不是还在一直想着要报复我你之所以这么快愿意跟我和好也是为了要我帮你解决刘金还有你父母房子的事情吧!”何致远也在盯着席笑彤问。

    “你放屁!我跟你分手之后,有没有主动联系过你,是不是你自己带着赵枫在我面前炫耀想为难我来着,之后是不是你求我要我跟着你的!你现在却在这儿血口喷人,何致远你不要总假想自己受了多么大的伤害,我从头至尾没想过和你在一起,是你一直缠着我的!”

    何致远气炸了:“原来这才是你的实话,你根本就没想过和我在一起,那你为什么还这么勉强自己、委屈自己呢!”

    “我是感激你,感激你帮我这么多,我从没想过和你能长久,所以才没告诉你我之前的事情,就像我从没问过你有多少个女人一样!”

    何致远冷笑:“你的问题和我的能一样么你可是有婚史的,我可清白得很!”

    “是,我是已经结过婚的,你一清二白,你还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我他妈的就想让你承认你不是故意想骗我的,不是为了我的钱才跟着我的,以后更不会把钱花在已经不相关的人身上!”何致远声音一下子高了起来。

    “好,我不是有意骗你的,但确实是因为你的钱和势帮了我,我才跟你在一起的,而且我也不可能不管孙毅的母亲。”

    “你!席笑彤,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敢和我犯混的女人,我现在只要求你别管姓孙的家事,你同不同意”

    “不可能!”席笑彤答得斩钉截铁。

    “你以为你是谁,那个孙毅都他妈的死多长时间了,你还惦记人家家里的事情,他父母是死是活要你操心,是不是还得管到他们家的孙子辈儿啊!”何致远被席笑彤气得口不择言。

    席笑彤平静地看着何致远,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他们家不会有孙子了,孙毅是他们家唯一的儿子。我为什么要管他们家的事情呢,因为孙毅是我的初恋、是我的爱人、是我的丈夫、是自始至终心里只有我一个女人的好男人,我一辈子都不能忘记他!所以他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他不在了,我就替他给父母送终,这回你明白了吗!”

    何致远像是受到了很大打击似的,愣愣地看着席笑彤,然后有些麻木地问:“那我呢,我是什么,金主凯子有钱的混蛋席笑彤,你当我何致远是什么!”

    席笑彤眼神复杂起来,她现在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自己对何致远的感觉,说没感情那不可能,自己和他日日夜夜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总是有情分的,可是何致远对自己的目的根本不可能让她敞开心胸全心全意地去对待他,所以她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行了,你别说了,我也不想听,等我想清楚了整个事情再说,我先送你回电视台,晚上你回家住,别去你姐那儿了。”何致远见席笑彤犹豫着不回答也怕她又说出更伤人的话,干脆就不让她说了。

    席笑彤听了这话也没反驳,等到了电视台大门口,车停下来的时候才开口:“何致远,咱们就至此为止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