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小女子再婚记 »  49、第49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49、第49章

小说:小女子再婚记作者:晨雾的光
返回目录

    席笑彤这话一出口,何致远当时就呆了,但仍是没放开席笑彤,旁边站着的女孩儿也是瞪大了眼睛看着席笑彤。

    “你坐过牢因为什么”难道是伤害罪,这是何致远想到的唯一可能。

    “赵枫没告诉你这个事情这可就是她的不对了,怎么汇报情况也不汇报全面呢!何致远,我的事情你随便查,我管不了你,不过你要搞明白一件事,就算是查出什么也都与你无关,你介意也好,不介意也好,都是你自己的想法。咱们今天就做个了断,我什么也不欠你!”

    何致远也生气,一只手拽着席笑彤,一只手拿出手机打电话。

    “孙台长,我是何致远,有两件事我要拜托您,一个是赵枫能不能调动调动,最好是跨省交流一下,再有就是席笑彤这边在政审方面可能有些特殊情况,还要麻烦您照应,不过我会尽快解决这个问题的,您看怎么样”

    然后也不知道电话那边的孙台长说了些什么,只见何致远笑着说:“没问题,您儿子工作调动的事情我已经着手找人办了,托的是我三舅舅。您别跟我客气,哪能让您请我呢,那就这么说定了,改天咱们再聚。”

    挂了电话,何致远看向席笑彤:“这下满意了吗赵枫一走,你也不用辞职了,还想怎么着”

    当席笑彤一说出赵枫这个名字的时候,何致远就意识到了肯定是赵枫在拿这件事做文章,与其总这么碍着自己和席笑彤的关系,不如让她走远点儿,这样席笑彤就不用辞职了,也不用想着离开这里。

    这样就把赵枫给弄走了赵枫那么知名的主持人,就这么在高层利益交换中断送了自己的职业生涯,虽然是感觉出了气但也倍觉让人心寒,再看看旁边的那个年轻模特儿,席笑彤就更觉灰心了。

    于是摇摇头平静地说道:“我没想让你这么做,而且你这样纠缠下去又和刘金有什么区别”

    这女人竟然拿自己和刘金那个混混比,何致远恨不得敲开席笑彤的脑袋看看里面究竟在想些什么!

    “我和你的关系跟刘金能一样吗你说的这些都是借口吧因为你心里有人,所以才看不上我,对不对”何致远质问席笑彤。

    “何致远,你总提孙毅有意思么孙毅我是永远不可能忘记的,你再讽刺也没有用!他和你不同,他不会在我们吵架的时候就去找别的女人来伤害我,更不会藕断丝连地和别的女人搞暧昧,也不可能要我没名没分地给他生个私生子,他会给我一个家,让我可以永远依靠他,就因为这些你和他没有可比性。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再提他了,你比不了!你从来没有平等地看待我们之间的关系,一直都是高高在上地施舍我,然后期待我能感恩戴德地侍奉你一辈子,我是感激你,但绝不会把自己的后半生都搭进去!”

    何致远听着席笑彤细数孙毅的好,心里就不是滋味儿了,可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没能给席笑彤安全感,本想否认自己找女人的事情,但看着席笑彤愤怒的样子,又只好忍下那股酸涩的感觉说:“我真没找其他女人,赵枫刚才不也彻底了断了。”

    “行了,不说赵枫,就说这位小姐吧,我真想知道你那是什么朋友竟然可以让你对自己的女朋友动手动脚的!还是你们有钱人就是这副样子你拿我当傻子耍呢,是吧你爱跟谁跟谁,以后少跟着我!”

    说完就往何致远小腿上踢了一脚,趁他吃痛使劲儿一挣就挣开了他的手,然后一路小跑进了电视台大楼。

    保安一直在保卫室看戏,谁也没有自己这个便利条件,刚才有几个人也想看,可是不敢只能慢慢地蹭着进了大院儿。这个席小姐还真是挺有手段的,何总能当着另一个女人的面儿对她依依不舍这也叫能耐了!

    “致远,我不是你女朋友吗”一直站在旁边的女孩儿这时才小声儿问。

    自从上周自己在一次聚会上见到了何致远后,她就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像何致远这么优质的男人真是可遇不可求,凭自己的年轻貌美和刻意接近,果然何致远让人把自己叫了过去。

    后来她又主动给何致远发了短信,何致远也没拒绝,而且还帮自己找节目上,对自己也是一副很喜爱的样子,没想到今天这个女人的出现却让事情有些变样儿了。

    “女朋友我现在唯一承认的女朋友就是刚才你看见的那位,你怎么这点事理都不明白,难道还要我去问问老梁你是过了几手的”何致远很不耐烦地回答。

    “我那时也是年少无知,你不能因为这个嫌弃我啊,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还对我这么好”

    “我哪儿对你好了,不就是上个节目么,我是想哄她回心转意,你觉得你发挥这个作用了我让老梁找人再给你上几支广告,你走吧。”何致远这次倒是干脆起来。

    女孩儿虽然觉得心有不甘,可是人抓不着,那还是现实点儿要钱好了,于是就不再多说,转身也进了电视台。

    何致远回到车里想了想,决定还是亲自去查下席笑彤说的坐过牢这件事,他也再看看这丫头到底还有多少惊人的历史!

    为了方便办事儿,何致远让部队里给开了介绍信,又让一个战士跟着自己开车去了席笑彤的老家。

    到了地方直接奔法院查案底,因为是部队调查情况法院还是比较配合地派了工作人员接待他们,接待人员是块头不小,态度很热情:“不知道你们是要查什么时候的案子,被告叫什么名字”

    “时间不太能说得准,大概也就是两三年前吧,被告应该是叫席笑彤,具体案情我们也不太了解,所以才过来想查查她到底是什么罪名入狱的。”何致远也很客气。

    “席笑彤,这名字有点儿熟,我想想啊,感觉确实挺熟,不过一时想不起来,要不我查查吧。”

    何致远听了又说:“我怀疑她是不是因为伤人才出的事儿。”

    “伤人哎妈,我想起来了,席笑彤!是不是一个20多岁的小姑娘,长得特别漂亮”大块头一拍桌子大声问。

    “对的,是长得很漂亮。”何致远笑眯眯地说,他家彤彤那确实叫一个美!

    “那差不多就对上了,我对她印象很深,那个我能不能先问问你们部队上怎么会调查她啊”大块头好奇极了。

    “这个嘛,差不多也是因为这样的事情。”何致远有些含糊地回答。

    “嘿,这姑娘不简单!当时她就在我们这儿伤了几名法警,没想到现在还长能耐了,连你们解放军也敢袭击啦!”大块头感叹着摇头,这丫头真凶啊。

    伤了法警还几名这是不是有点儿夸张啊,席笑彤那么一个弱女子哪能和好几个男人打,上次以一敌二她自己还受了那么重的伤呢!不过,要是真是这种情况,那罪行应该不轻啊。

    “当时她还把我办公室也砸了,你们那儿应该没事儿吧,那么多解放军使一个擒拿手什么的就能制住她了!不过,这下就好办不少,也不用费事去查了,她的案子是因为她过世的丈夫欠下了巨额债务,她自愿承担,但又还不上钱被债主告了。但她不是坐牢,她是因为行为过激和强制执行被送进看守所呆了半个月,这小姑娘泼归泼,倒是挺讲义气的,按理说虽然她和那男的结了婚,可是一天日子也没过呢,她也不推脱,都是自己挺着,很难得!”大块头把事情的大概经过说了一遍。

    何致远听了是真心疼席笑彤了,那么小的年纪就没了丈夫,还要照顾孙家的情况把债也承担下来,这种性子的女人自己还真没见过,孙毅虽然死了但也真他妈的有福,能让席笑彤对他死心塌地的,不得不说席笑彤对孙毅是真的好。

    想来想去心里就又犯酸了,要是她也能这么对自己该多好啊,席笑彤要是能真心对自己,那他就能把她当媳妇儿看!结不结婚又就什么要紧的,到时还得引出一堆麻烦,想想都觉得累!

    自己这次回去,一定要让席笑彤明白自己的心!

    何致远站起身,谢过了大块头,又给旁边的战士使了个眼神儿,小战士立即将两条用报纸包好的烟递了过去。

    “这位同志,辛苦你了,一点意思。我们也不耽误您工作,这就回去了。”

    “这怎么好意思,我也就是说了几句而已,还让您这么破费。那什么,要是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问我,这是我的手机号,我送送你们!”大块头从缝隙看了眼商标就知道这烟死贵,两条估计也要千八百块,真是白得的便宜,于是一直将何致远他们送到了停车的地方才回去。

    何致远在镇里一天也没耽搁,直接开车又回了城里,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开门进屋才想起来席笑彤应该还在她姐姐家住呢,就准备换身儿衣服给席笑彤打电话,然后自己再去接她回来。

    结果打开衣柜的时候就发现不对劲儿了,又去洗手间看了看,这才确认席笑彤是彻底离开了,她的东西什么也没留下,全都搬走了!

    这下何致远可就毛了,难道不成这丫头还真要和自己掰啊!于是赶紧给席笑彤打电话。

    “你还打电话做什么”席笑彤语气不善。

    “你还真搬走了我今天去打听了你的案子,哪有你说得那么严重!彤彤,我知道当时你有多难,你回来好不好,我肯定对你好!”

    “你别来烦我,我不可能再回去了,而且我还打算尽快找个适合结婚的对象,你死心吧!”说完就挂了电话。

    何致远再打过去提示是已经关机,于是气得把手机扔到一边,坐在床上生闷气。

    想找人给自己戴绿帽子,还真是反了她了!

    后来又想,也许席笑彤不过是想气自己才这么说的,可又一想万一这丫头稍微表现出一点儿找对象的意思,那其他男人还不得直接扑上去啊!还是觉得自己必须盯紧些才行,无论如何也要把席笑彤弄回来。

    席笑彤考虑了两天就和主管领导透露了些自己有案底的事情,结果人家只是笑笑让她别多想,就是真有什么事儿也要等台里领导给出意见再说,还让她安心工作,所以席笑彤只好继续在台里呆下去。

    本以为赵枫怎么着也会来找自己的麻烦,要不至少也会把自己进过看守所的事情捅出来,可是赵枫一直没来上班,也没人传出她调走的事情,心里倒是感觉很奇怪。

    但这些事儿与何致远的行为一比就不算什么了,这混蛋居然又开始监视自己,还时不时的跑来电视台找自己,那样子明显就是告诉别人自己和他关系不一般。

    席笑彤气归气,仍然是沉住气不理他,想着等他自己觉得没趣了也就完事了。

    这天新闻部的同事要在下班后一起出去吃饭唱歌,席笑彤以前是一律不参加这种场合的,可是现在自己的情况也好起来了,也该考虑下人际关系,而且主管也去,不能让别人觉得自己太不合群,于是也就答应一起去。

    晚上大家去饭店吃完饭又去了一家大型的ktv唱歌,进了包房主管就说:“把酒和果盘儿点了,再给笑彤点首歌儿。”

    其他人听了也都说好,又说席笑彤是第一次参加同事聚会,理当先给大家唱一首。

    这可把席笑彤给难住了,自己哪会啊,于是红着脸说自己实在是不会唱。

    这时一个男同事自告奋勇要和席笑彤合唱一首两只老虎,席笑彤这下可没办法再说不会了,只好拿起了麦克。

    起先是踩不上点儿,不过慢慢地也就跟上了,而且声音也很好听,大家就又让她试着唱了另外一首,席笑彤已经能跟下来了。

    席笑彤高兴极了,自己能和同事们相处得这么融洽,而且大家对自己也很照顾,这些都让她感到开心。

    一直唱到十一点多,众人也都唱累了,于是停下音乐开始聊天儿,因为喝了不少酒情绪多少都有些兴奋。

    有人就说:“笑彤,你说你人长得漂亮不说,还有何总那种高富帅当男朋友,真是好命,你和我们一起出来,何总会不会有意见啊”

    众人都很关心这种话题,一时也都凑趣儿要席笑彤回答,席笑彤微笑着说:“今天正好部门里的同事都在,我就郑重地说一下,何总和我已经不是情侣关系了,我还想请大家帮我澄清这个事情呢。”

    “不会吧,何总这些天也没少来台里看你,而且还经常接你下班,我们都看见了。”

    有人符合:“对啊,笑彤,何总对你有多上心我们可都看见了,你闹脾气不怕,就是千万别太给何总难堪了,男人嘛最重要的就是面子!”

    这时刚才和席笑彤一起唱歌的那个男同事大声对席笑彤说:“笑彤,你要是真和何总分了,我立即追你,而且保证什么都听你的,你同不同意”

    “你应该先问问我同不同意!”众人听见这个声音,同时转头看过去,只见包房门已经大开,何致远正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