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小女子再婚记 »  53、第53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53、第53章

小说:小女子再婚记作者:晨雾的光
返回目录

    看着何致远泛白的指关节,席笑彤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她觉得自己对何致远只能说是喜不喜欢,至于爱根本谈不到吧,再说了何致远他也不可能懂什么爱不爱的,于是只好保持沉默。

    何致远见席笑彤半天不回答,心里感到一阵失落,虽然早就料到答案是否定的,可真正面对时才知道这个滋味儿不好受。

    “你别为难了,就当我没问。”何致远语气低落。

    “你到底怎么了要是真这么不甘心,我暂时先不离开好了,你说个时间,是一年还是几个月,什么时候你觉得好过了我再走。”这段时间席笑彤让何致远闹得也有些累了,她还真没有更好的办法甩开他,只好退一步等过段时间再说。

    听了席笑彤的回答,何致远认为自己本应该高兴的,结果不但没有一丝喜悦,反而更觉憋闷,他现在都认为自己有毛病了,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好过一些。

    “那我要是说不出时间呢”何致远问。

    “那就让我来定时间,暂定一年,这期间还要视我们之间的具体情况而定,说不定还能提前分开呢。”席笑彤办事从来都很利落。

    何致远开着车不说话,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那……我要是给你钱呢你先别急,我不是说给你钱要你答应什么条件,我只是、只是……”

    何致远只是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席笑彤倒是笑了:“行啦,你别说了,我们就先这么过吧,遇到事情的时候再说。”

    “彤彤,我要说的是我现在开发的一个楼盘,已经开始内部预售了,我会把其中一栋的临街门市都给你留下来,大概有十一二间吧,到时全过户给你!”何致远终于表达出了自己的想法。

    席笑彤像听笑话似的看着何致远问:“你就这么想让我给你生孩子”

    “没有啊,我就是觉得能让自己的女人生活有保障心理舒服!你别想着我是又用钱砸人,这么做是我自己愿意的,孩子的事情我不会再勉强你,随你自己的意愿吧。”何致远变得通情答理起来。

    席笑彤张张嘴愣是没办法干脆地把拒绝的话说出来,十来间门市是个什么概念啊,收租金都会收到手软哪,而且要是自己将来想做些什么生意也不用愁了。

    再怎么样自己也是凡人一个,面对何致远提出的这种想法,席笑彤是真不能违心地说自己不在乎,不想要。

    何致远挺佩服自己能想出这么一个办法,席笑彤的为人他很了解,她是宁可自己吃亏也不愿意占便宜的人,这个从她肯承担孙家的债务就能看出来。要是自己给她这么大的好处,也不提过分的要求,将来就是席笑彤想和他分开,只要自己不同意,估计席笑彤也不好意思态度太坚决地拒绝。

    将车子开进车库,何致远帮席笑彤解开安全带,笑着说:“还真是个不会说谎的丫头,连句场面话都没有”

    “你说的事情太诱人了,我没那么清高,也说不出来太做作的话。我心里想要,却又犹豫,怕这是个坑掉进去就出不来了。”席笑彤说得辣气壮。

    “我的俏丫头,就这点太招人稀罕了,要东西都这么直来直去的。放心,都是你的,等手续都办好了就带你去过户。”何致远笑着捏了下席笑彤的脸。

    两人进了别墅,席笑彤直接奔厨房去做饭,早上就没胃口吃早餐,又在车上颠簸了这么长时间早就饿得胃疼了。

    手脚利落地做了两个菜又做了米饭,然后就叫何致远一起过来吃,何致远坐在桌上看着简单的饭菜不知怎么的就有些感动:“这都多长时间没吃过你做的饭了,有时想想还不如让你一直骗我呢,好歹还能哄哄我,自从事情都说开了,反倒不搭理我了,连个笑脸儿都少见。”

    席笑彤回忆了一下,确实两人把事情说开后,自己就没再给过何致远好脸色,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于是说:“快点吃饭吧,以后我对你好点儿就是了,但那也要你听话,要不还是一样!对了,你头真的是总疼吗是不是留下后遗症了,还是再去医院看看吧。”

    “我就说了那么一句,你还惦记着呢!放心,我那是为了博同情、不挨打才随口说的,我可是打小儿就受过训练的,挨一板子算什么!”何致远笑咪咪地边吃边说。

    还吹呢!席笑彤翻了个白眼对何致远的话不理睬。

    吃过饭席笑彤忙着收拾碗筷,何致远在也旁边跟着转,弄得席笑彤直心烦:“你吃完了就出去呆着,下午不用上班啊,还在这儿晃!”

    “我都交待好了,不用去公司了。我这不是想你么,就怕万一你反悔又跑了呢!”何致远说完就往席笑彤身边儿蹭了蹭。

    “你赶紧滚蛋,我都快累死了,要不是因为你,能这么赶进度吗昨天到现在三个小时都没睡上,你的那点心思趁早儿收了吧!”还以为自己不知道他心里想做什么呢,真是太小瞧自己了。

    “这个是怪我,不过我也是又着急又生气就没想那么多。不过,你这是知道我想什么了行,我现在不闹你,你快上楼去睡吧。”何致远拿过毛巾给席笑彤擦了擦手就拽着她上楼。

    进了卧室何致远让席笑彤先去洗澡,自己则把床给她铺好,等席笑彤出来又扶着她上床,盖好被子这才低下头亲了亲她:“睡吧,我下楼去做事。”

    “你这变化可真大,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体贴了,还知道给我铺床”席笑彤揉揉眼睛,虽然困可还是开起了何致远的玩笑。

    “分开这么长时间我这不是也知道珍惜了!再说伺候你我自己也高兴,快睡吧!”看着席笑彤强撑着和自己说话,何致远只嘱咐了一句就起身将窗帘拉上,然后就把门带上下楼去了。

    席笑彤闭上眼睛笑了,何致远这个老男人还真是多变哪!

    席笑彤这一觉睡得又沉又香,中间醒过来一次可是没一会儿就又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到什么时候了就觉得后背有些痒,还总换着地方痒,于是皱着眉醒了过来,一回头才发现是何致远在自己身后,揭开了被半撑着身子正轻吻着自己的背呢!

    席笑彤往旁边一躲气恼地说:“你就不能等我睡醒的啊。”

    何致远低声笑着:“这都睡了十个小时了,也该醒醒了,怎么瘦了,嗯”

    感觉何致远的手摸\上了自己的\胸,席笑彤背对着何致远也笑了:“瘦了你还不松开手!”

    “那怎么行,哥哥能让它变大。”说完就有些发狠地揉\搓起来。

    席笑彤背对着何致远,被他这么一弄有些难受又有些难耐,于是转过身搂上何致远的脖子说:“哥哥,亲亲我。”

    何致远听了激动得差点掉眼泪,真不容易啊,以前的席笑彤又回来了,二话没说直接亲了上去。

    席笑彤时不时的轻咬下何致远探、进自己嘴、里的舌、头,感受着他的手指在自己体、内轻刺、翻、搅着,就扭着腰更加紧贴了何致远。

    “急成这样儿来,起来!”何致远搂着席笑彤起来,让她跪、趴在床上,用手肘支撑着身体,然后立即就抱着她的细腰,直接撞了进去。

    席笑彤急喘了口气扭过头儿气道:“何致远,你真卑鄙!”她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呢就被弄成这个姿势。

    何致远亲了下席笑彤雪白的tun,声音有些沙哑:“乖乖的,放松些。”

    直到感觉席笑彤渐渐放松下来,何致远就开始疯狂的进攻起来,大床也跟着震动着。

    席笑彤支撑了一会儿就没力气了,上半杀接趴在了床上,可立即又被何致远给扶了起来。

    “好姑娘,别趴着,哥哥看不到那对儿宝贝儿了!”说完就用两手撑在席笑彤腋下将她抬了起来,让她的背紧贴在自己胸前。

    后来又嫌这样儿不能尽兴,便将席笑彤翻过来压在身、下,让她两条腿、缠在自己腰上,又开始新一轮的攻势。

    “轻点儿吧。”席笑彤呻\吟着出声儿,体、内那种想解脱又解脱不了的感觉让她难受极了,只能不断地扭动着腰想让何致远帮自己,但又被他激、烈的动作撞得有些疼。

    没想到何致远听了这话更来劲儿了,更加深、入地一下一下地、顶着席笑彤,边动边贴着席笑彤问:“哥哥大、不、大里、面烫不烫,嗯说话!”

    席笑彤紧抓着被单,感觉自己就像坐云霄飞车似的哪还能说出话来,只是胡乱地点着头。

    “怎么这么乖呢宝贝儿,你怎么就这么招人爱呢!”何致远持续用力地冲、刺着,一下重似一下。

    “肚子疼。”席笑彤断断续续地说出三个字儿。

    “哥哥给你揉、揉!”何致远将手按在席笑彤的肚子上轻轻往下压。

    这下席笑彤哪受得了,放下腿强支起身子急促地喊着:“何致远,你把手给我拿开!”

    何致远停下动作拉回席笑彤:“行,别生气了。哥哥休息会儿,咱们继续,你这里又、湿又、暖的,哥哥实在是舍不得离开。”

    席笑彤哪能受这种气,缠着何致远的腰撒娇:“哥哥,别、停嘛,帮帮彤彤,难受死了。”

    何致远听了一声儿没吱直接开足了马力又动起来。

    “用、力些,哥哥!”席笑彤依然娇媚。

    “妖精,你再这么下去我能少活十年!”何致远咬牙坚持着,直到那一阵紧似一阵的抽、搐让他再也控制不了自己了,闷吭一声低下头紧紧含、住席笑彤胸前的浑、圆颤抖着释放了。

    席笑彤在短暂的失去意识之后,感觉全身就像泡在水里一样全是汗,于是推了推何致远:“你还不起来!”

    何致远吃吃地笑着:“吃饱了就不待见我了,再等会儿,我舍不得出去。”

    席笑彤捧着何致远的脸亲了下:“我饿了,要去做点儿吃的。”

    “我给你做,不过只能做方便面,这还是现学的。”嘴里这么说可人还是不起来。

    “那可真是难得,不过你倒是起来啊。”

    何致远却说:“彤彤,你有没有一点儿喜欢我”

    “你傻啦,我要是讨厌你还能和你这么着”席笑彤白了何致远一眼。

    “那你怎么还能舍下我离开呢”何致远边问边吻席笑彤。

    “这是从何说起啊,我那是工需要。哎,我不会是还以为我和徐明之间有什么吧”

    “那倒没有,就是一想起这事儿心里就不舒服。行了,你去洗洗,我给你做面去。”何致远说完就起身,出了卧室去了另一间洗手间清洗。

    这男人怎么这么小心眼儿,就这么点儿破事还没完没了的。

    之后,何致远又硬是缠着席笑彤请了一周的假才让她去上班。

    就这样两人算是和好如初了,那天何致远打徐明的事情在电视台又被何致远的粉丝传为美谈,只讲何致远多么有男人味儿,完全不顾其打人的暴行。

    不过,徐家并没有像众人想象的那样找何致远的麻烦,不过徐明却是结结实实地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当然费用全是何致远付的。

    席笑彤在电视台已经习惯了众人的目光和议论,不过可能是工作环境的原因并没有太多抨击自己的言论,这倒让她松了口气。

    这天,席笑彤忙得一上午头都没空抬,等瞄了眼时间才发现已经快午休了,于是站起身去了洗手间,刚进去就听有人说:“李姐,我忘带卫生巾了。”

    “哦,那你等会儿,我回办公室给你取。”

    那个被称为李姐的人转身见席笑彤在门口就冲她笑了下才出去。

    席笑彤却像是被什么事给吓到了似的,直接转身急步往回走:自己的月经一向准,现在时间已经过了快一星期了,不会是有什么意外吧,可是自己已经做了防护措施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