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小女子再婚记 »  54第55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54第55章

小说:小女子再婚记作者:晨雾的光
返回目录

    “我这不是为了显着有诚意么!”何致远满脸放光。

    “你因为这个孩子就突然想和我结婚你还是好好儿想想吧,你现在肯定是一时冲动,我能理解。你放心,我既然说了要这个孩子就绝对不会反悔,至于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

    女人再刚烈要强,有了孩子就没办法坚持太多了,即使明知会受委屈也只能忍着。席笑彤觉得这个孩子是老天对自己的眷顾,她已经习惯凡事都往最坏的地方想,没想到这次却变得不一样了,现在她对整个人生的态度都变了,为了孩子也会尽量往好的方面去努力。

    她也知道自己这样算是默认了与何致远的特殊关系,她不是不想拥有正常的婚姻,只是对嫁给何致远不抱任何希望。徐明尚不能为自己去和家里抗争,更何况是何致远这样的家世了!

    “彤彤,我就是再冲动也不会拿婚姻开玩笑,你相信我,好不好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看着你每天心事重重的样子,我这心也跟着疼,又想着我们的孩子会有危险,你也要离开我,我就觉得自己以后什么指望都没有了。你肯定想出不从你进来哭,直到医生说孩子没问题这短短的时间里,我心里经历了多大的起伏,从大悲到大喜,让我领悟了很多东西。我承认我确实不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可是我每天都想着你、担心你,就想让你开心起来,我虽然想要孩子,可更多的是因为如果有了这个孩子,你就不会伤心,更不会离开我了。”

    何致远从未和一个女人这么剖析过自己的情感,所以说的时候也有些激动,于是缓了缓情绪才继续说道:“我经常纠结你是不是对你之前的那个丈夫旧情难忘,可是这个人已经不在了,他在你心中的感觉已经定格了。所以我只能忍着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加倍地对你好,让你能尽量少想起他。可我想到的最多的办法就是在经济上最大限度地满足你,我真不知道除了这个我还能做什么,不过我会学着去尊重你、理解你,钱不是我收买你的工具,是我想表达对你的那种特别的感觉想到的唯一办法,我从来没因为这个轻视过你,我知道你不稀罕我的钱,你就答应我吧!”

    何致远情真意切的一番话听得席笑彤眼泪汪汪的,刚想说些什么门突然被推开了,史院长的声音响了起来:“致远,周省长的夫人还有杜秘书来看你们了!”

    席笑彤和何致远同时转过头朝门口看过去,只见史院长正表情不自然地看着他们,夏真钰显得有些吃惊,杜秘书则眼望别处根本没看过来。

    席笑彤一下子反应过来了,瞪了何致远一眼小声儿说:“你还不快起来!”

    何致远也郁闷极了,怎么每次自己在席笑彤面前服软,无论是暴力场面还是温情表白总能被别人看见呢!

    于是故作镇定地站了起来说:“小舅妈、杜哥你们来啦。”

    杜秘书立即笑着说:“周省长不放心,让我陪着夫人过来看看,其实我和你嫂子这心也都悬着呢,程琪特别惦记席小姐,正好儿我也借着这个机会探望一下,既然孩子和大人都没事儿那就是万幸了。”

    还是杜秘书老练,不着痕迹地化解了刚才那一幕的尴尬,不过他自己心里也偷着乐:要说何致远耍起脾气来是比周省长还霸道的一个人,没想到对女人的品味不但惊人的相似,就连妻奴的程度也更甚于周省长。周省长私底下在家里什么样儿他没见过,不过至少他也看过夏真钰就是动手打几下,周省长也就能哄住了,没想到何致远是直接下跪!

    这时夏真钰也笑着说:“这下大家都放心了。致远,我想和席小姐说几句话,你和杜秘书先去外面等吧。”

    “小舅妈,你要和彤彤说什么我可跟小舅说过了,彤彤是自愿跟我在一起的,再说她现在还怀了我的孩子,你们可别想着拆散我们了!”何致远一听夏真钰要和席笑彤单独谈就有些紧张。

    “你放心吧,只是闲聊几句,我是过来人不会做你说的那种事的。”

    何致远这才稍微放下心和杜秘书还有史院长出了办公室。

    夏真钰等只剩下自己和席笑彤两个人的时候就拉着席笑彤的手坐下了,然后说道:“我是已经做母亲的人,很明白你这些日子受到的惊吓,要不是致远总拦着我早就过去安慰你了。不过,现在好了,你安心养胎,一切都等孩子平安生下来再说吧。我再冒昧地问个问题,刚才致远那是怎么了”

    “您说得很对,我也是这么想的,只要孩子没事儿,我什么都能忍,刚才他是和我求婚呢,让我嫁给他。不过,我没答应他,我知道自己的身份,我不会给你们造成困扰的,更不想让我家里人受到牵连!”席笑彤不敢答应何致远的求婚,一方面是因为对何致远和自己都没信心,最重要的也是怕何家知道了到时迁怒到自己家人身上,不如自己先表个态让何家人放心。

    夏真钰看着眼前这个虽然长得漂亮,却又经历了那么多痛苦的姑娘,有些心酸地笑了:“你别担心,我心里知道你的为人,你很了不起!在我看来,凡是能爱护家人的人,基本是错不了的,致远的性子我多少了解一些,他能这样放低姿态真的是前所未有,想必对你是认真的。其实你说的身份,虽然是个问题,但我想如果一个男人愿意为了你去争取、去努力,会为你着想,能够保护你不受伤害,那么他就是真的爱你了!所以,你可以不答应致远的求婚,但拒绝的原因不应该是自卑于自己的身份和家世,而是你需要时间去考察他能不能为你去做我刚才说的那些事情。”

    席笑彤虽然感激夏真钰对自己的鼓励,但心里还是有些不赞同她的一些说法。

    “您说的这些固然有道理,可我的想法也是再现实不过的问题,怎么能不去考虑呢抛开何致远的性格不说,我认为家庭因素才是最重要的,他们家怎么可能接受我,就是不提我的家庭背景,我的过去又有几个正常家庭能认可”

    夏真钰很欣赏席笑彤这种不扭捏的性格,于是笑着说:“有些事你可能不知道,因为你不是本地人,而且事情过去也有段时间了,但关于我和周瑾宇的过去基本也是公开的,没有刻意避讳什么。”

    说到这儿见席笑彤认真地看着自己,夏真钰语速有些缓慢地说:“我嫁给周瑾宇之前也是结了婚的,不同于你的是我之前的丈夫还好好地生活在这里,我的父母也都是普通工人,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要和你那些话了吗周瑾宇为了我,做了很多事,虽然他的初衷很让人不耻,可是后来他为我克服了很多困难,没有让我受到一点伤害,这才是让我最感动的地方,所以你要是没信心,那不如将一切都交给致远,你只要照顾好自己和孩子就是对他最大的支持了。”

    夏真钰说完这些话也不多呆,冲席笑彤笑了笑就站起身开门出去了。

    没一会儿何致远就快步走了进来,见席笑彤坐在沙发上愣神儿就着急了,走过去坐下扶着她的肩问:“你怎么了,小舅妈说什么了”

    席笑彤看了看何致远呆呆地问了句:“你小舅妈是离过婚的”

    何致远立即放松下来:“吓我一跳,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儿呢,我小舅妈和我小舅的婚事当时可是轰动一时,我小舅妈当时是别人的妻子,我小舅硬是给抢过来了,我姥爷因为他强抢民女这个事儿气得够呛。不过那男的是个窝囊废,其实我小舅是救了我小舅妈,我就佩服我小舅的雷霆手从段,那窝囊废一家让我小舅收拾得那叫一个惨!”

    你的手段就春风细雨了刘金还不够惨么徐明现在还要定期去医院复诊呢!席笑彤听得瞠目结舌的同时,也在心里鄙视了何致远。

    那么温文尔雅的周省长做起事来也这么不靠谱啊,那可是省长怎么能抢别人的妻子呢,这也是确实是强抢民女啊,太不可思议了!

    原来周夫人和自己的遭遇虽不相同却又如此的相似,自己是不是要庆幸有这样一位女子给自己指引道路呢!要是这样,自己就可以按照夏真钰说的把所有事都交给何致远去处理,自己只要顺其自然,好好享受眼前的生活就好!

    席笑彤觉得今天就是自己的幸运日,不但孩子保住了,就连一直困扰自己的情感问题也被周夫人给解决了,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

    何致远明显感觉到席笑彤的变化,也跟着高兴起来:“我小舅妈跟你讲她自己事情了她也是为了安慰你,你放心有我在你就不需要担心,你和宝宝就等着享福吧!”

    回了家席笑彤就开始认真做起功课,每天都看些如何孕育健康宝宝的书籍,但还有件心事一直困扰着她,那就是自己现在的状况还没有跟家里人说。不过,何致远却不担心,只说等婚事定下来了,到时再去席家提亲,他这边要是都办妥了,席笑彤的父母就是想反对也没用了。

    然后又再提改建旁边别墅的事情,又怕装修的噪音和气味儿影响到席笑彤,非要让席笑彤搬家。

    “你脑子里想什么呢,隔壁别墅装修能影响到我什么我可不搬,多麻烦啊。”

    “你怎么不听话,就怕有万一啊,还是搬吧。”何致远劝道。

    “我说了不搬,你别折腾了,行不行”席笑彤很不乐意的样子。

    “行,不搬就不搬,我尽量让他们把声音降到最低。对了,我说的给你的十几间门市,手续都齐了,咱们明天去办过户。还有,这个你也拿着。”说完递给席笑彤一张卡。

    “这是什么,不会是你的家底儿吧”席笑彤开着玩笑。

    何致远回答得却很正经:“虽不是家底儿也差不到哪去,这是汇奇这些年来的收益,你拿着吧,帐户我用你身份证开的,然后把钱都转进去了。”

    汇奇的收益!汇奇的大名席笑彤早就听说过了,电视台的人平时八卦何致远身份的时候说得很清楚,汇奇是何致远用了八个亿打造的国际奢侈品商场,专为有钱人服务的,这些年的收益是个什么概念哪!

    席笑彤这回是真手软了,愣是没敢接这张卡。

    “瞧你这出息,我何致远的媳妇儿就这点见识哪行!拿着,这是给你和宝宝的,你就是再对我没信心,冲着这些东西也不用再怕将来有什么事情了。”何致远将卡塞进席笑彤手里。

    席笑彤视线有些模糊,低声说道:“我还真不知道自己哪儿这么招你待见了,漂亮的那么多,你怎么就对我这么好”

    何致远搂着席笑彤笑着说:“你就当以前你吃了太多苦,老天爷可怜你了,让我来给你作补偿吧,我这是替老天爷还人情儿呢!”

    虽然是没正经的话,不过席笑彤这下却是真哭了,她会珍惜何致远的这分情,她会好好对他直到他主动离开,她会好好照顾宝宝直到自己老去,她会好好孝敬父母不让自己留下遗憾,她会好好生活下去不让爱自己的人伤心难过!

    “何致远,无论我和你有没有缘分成为夫妻,无论之前我们发生过多少争执,从现在起我会真心对待你,虽然我不会忘记孙毅,但真正生活在一起的是我们,只要我身边的家人都好好的,我就别无他求了。”

    “你自己哭了还想把我也弄哭,是不是我的彤彤,有你这一句真心我就很满足了,咱们必定能成为夫妻的,而且我比你大这么多,应该是我担心你才是,你说对不对”何致远赶紧岔开话题,要不他一个大老爷们总感动到鼻子发酸算怎么回事儿啊!

    然后又想到一个事情:“对了,下周我就回家一趟,你身体不能劳累就不要去了。”

    一提这个席笑彤就紧张:“你回去会不会挨打啊要不,还是算了吧!”

    “谁打我啊我爸下不去那个手,我妈倒是有可能,不过还有我姐和舅舅们呢,我姥爷就更不用提了。而且我小舅已经给家里打过电话了,他可是站在我这边儿的。不过,困难肯定是有的,可谁让我就是个化解困难的体质呢,去了保准儿没问题,你等着好消息吧!”何致远表现得胸有成竹。

    看这架式也知道是要回家犯混去了,那何家人会不会更讨厌自己席笑彤哪能不担心,不过想也没有用,只能任何致远去解决吧。

    何致远回去前再三拜托夏真钰帮忙照顾席笑彤,夏真钰很痛快地就答应了,还想着接席笑彤过来住几天,这样也好方便照应。

    何致远听了连连道谢,回去就让保姆和营养师收拾东西,然后带着席笑彤都搬去了周瑾宇家。

    席笑彤开始是不太想去的,可是为了让何致远安心,又想着夏真钰很好相处就自动忽略了周瑾宇这个大bss,反正副省长应该很忙,不会经常在家。

    可是去了才知道,周瑾宇是个居家省长,工作不忙的时候都回来得不是很晚,而且在家时还包办饭菜,让席笑彤大跌眼镜的是夏真钰看起来这么温柔贤惠的女人居然是个家务白痴,饭不做衣不洗,吃零食倒是很再行,在她看来那两个孩子都比夏真钰会干活儿!何致远是因为什么这么放心地让他这个小舅妈来照顾自己的呢,估计就是有人陪在自己身边感觉放心些吧。

    席笑彤感叹,夏真钰命真好,完全打破了女人结婚生子被形容成十个月的皇后,一辈子劳碌的传统历程!

    何致远回到家正如预期的一样面对的是一大家子的审问。

    “你个臭小子,是不是家里太惯着你了,告诉你我肯定是不同意让那个女人进门的。”何致远的母亲、周瑾宇的大姐周瑾琳态度坚决地反对儿子的婚事。

    “妈,当初小舅的婚事你不是挺通情达理的,怎么到我这儿就变样了”

    “你别想拿你小舅说事儿,他那也是不着调。”何玉建也表态了。

    “说什么呢,瑾宇哪不着调了,真钰多好的一个姑娘,你懂什么!不会说话就不要说!”周瑾琳立即呛声,谁也不能说她家老五的不是。

    “你们也别吵了,要我说咱们民主点儿,家里人投票吧,看投票结果,不记名投票。”何致远打着如意算盘,自己老妈娘家那边儿早就被小舅给摆平了,自己家里两个姐姐哪个也不敢跟自己作对,父亲那边的叔叔伯伯基本也要看姥爷的脸色,这是稳赢的事儿。

    “你少给我打歪主意,妈不是对你和你小舅差别待遇,我问你这个姓席的女人能跟你小舅妈比吗先不说家世,就说学历和人品吧,你小舅妈最起码是个正规大学的本科生,而且结完婚后还念了在职研究生,人也懂得事理,自从嫁给你小舅,办错过一桩事儿没有不但这方面没得比,人品就更没办法相提并论了,听说她还坐过牢,你这哪是娶媳妇,分明是弄了个女流氓进来!”

    何致远不乐意了:“我小舅妈是好,但您也不能这么褒一个贬一个的,彤彤人品是没说的,既然您知道她呆过看守所,自然也知道原因了,这说明人家有情有义,而且那个案底算什么,您要瞅着不顺眼,我明天就让人给消了。再有就是您说的学历的问题,彤彤不是不想学习,当时因为有特殊原因才没继续念书的,她现在还在夜校学本科呢,您要是嫌她学历低那我可以送她出国,保准给您挣脸!”

    周瑾琳刚开始听儿子的话还来气,可听到这儿又有了主意,于是说道:“那行,你送她去国外念书吧,愿意去哪就去哪,这个我同意,等回来再说。”

    “妈,您想什么呢,您是想让我把彤彤送出去呆个三四年,这事儿就黄了是吧告诉您,她去我也去,我陪着给您念个博士回来!”何致远一副我早就料到你想什么的样子,把周瑾琳气得不行。

    “你个混小子就是欠揍,拿你妈开心呢,是吧”周瑾琳顺手拿起茶杯就要砸过去。

    “你说归说,怎么还动手,这么危险的东西哪能往孩子身上砸!”何玉建赶紧拦将妻子拦下来。

    “致远,你有话就好好说,别气着你妈!”周家老二周瑾国对何致远说道。

    “二舅,您也看见了,我妈哪说得通啊,就是对人家有偏见。”

    “你说对了,我就是有偏见,她要也是个离婚的我还不一定这么反对呢!偏偏她是个命硬的,还没办婚事丈夫就出了意外,这种女人哪能娶进家里,多丧气!”

    “原来您是封建迷信老观念,这个我可就要说说您了,这都什么年代了,您还抱着这种思想您提出的这个理由我不能接受,您自己看着办吧,人我肯定是要娶的!”何致远开始耍起无赖。

    “你休想,你觉得自己生意做大了,有资本和你妈我对着干了,是不是告诉你,你要是真不顾家里反对娶那个女人,那我就有办法把你那几个臭钱都冻结起来,楼你也别想建了,看你还怎么张扬!”周瑾琳是真生气了。

    “随您,我不在乎!”

    “好了,瑾琳,致远说的这个姑娘虽然我们都没见过,可是根据她之前的行事,人品应该还是可以的,我知道她丈夫早逝的事情让你心里不舒服,可这也不是她的错,依我看再观察一段时间还是可以的。”周家老爷子发了话。

    “爸,其他的都不说,您看这姓席的女人有一点儿诚意没有,就让致远一个人回来在这儿为她说话,她却躲在那边偷着乐,还谈什么人品!致远这些年虽然心性不定,可什么时候这么不靠谱过,这女人也不知道是哪儿冒出来的,使了什么手段,就让致远糊涂成这样儿!”

    周瑾国咳嗽了一声说道:“大姐,这个事情老五还是有说的,是致远缠上的人家,本来这个席小姐已经有要结婚的对象了,结果致远找上人家给好处,这才给搅黄了的。”

    周瑾琳听了指着何致远气道:“你还真跟你那个不着调的小舅学,是不是怎么就都能做出这种事儿还辣气壮地要娶回来,到底长得有多漂亮让你迷成这个样子!”这样的女人就更不能娶了,红颜祸水啊。

    “长得好看的我见多了,我娶她是因为我喜欢她,我就想把她带在身边儿,哪个男的多看她一眼我就想动手。所以,要想光明正大地动手,我就必须娶她!再有就是之所以她没能来见您,主要是因为身体状况不允许,这个事情小舅可能没和你们说,彤彤怀孕了,虽然月份小但为了安全起见我没让她跟我一起回来。”何致远不紧不慢地投下一颗炸弹。

    “什么,有孩子了!”何玉建一下子站了起来。

    “是啊,各位长辈看怎么办吧,如果不想要也行,她做人工流产,我做结扎手术!”

    周瑾琳已经顾不上骂这个混球儿子了,有了孩子那就得另说了,这可是何家的子孙哪,可要让儿子娶这么个女人她还真是不情愿。

    众人反应过来后,都一致认为孩子必须是要留下的,何玉建尤其高兴起来:“既然这样,可真就要考虑一下了,我们何家的子孙哪能没名没分地生下来呢!”

    致远都这么大岁数了,好容易盼到了他肯要孩子哪能不要呢!

    这时何致远又语出惊人:“还有,妈,您说要冻结我的钱,你能不能做到我不评论,不过我得告诉您一声儿,我的钱都给彤彤了,我早没钱了,现在是她养我。”

    “你个混小子,真有出息啊,就这么死心塌地的我不管了,你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周瑾琳有些伤心,自己辛苦养大的儿子就这么跟自己对着干。

    “确实比你小舅青出于蓝,家底儿都交了,有魄力!”周家老三拍了拍外甥的肩笑着说。

    然后又对周瑾琳说:“大姐,要我说你和大姐夫也别再管了,安安心心地等着抱孙子多好,你们都盼了这么长时间了,好不容易现在致远肯成家过正经日子了,你们应该高兴才是。老五是见过这位席小姐的,说是性子很爽快,颇有点女中豪杰的风范,决不是小家子气的人。”说完又意味深长地看了看何致远。

    何致远一看三舅舅这眼神儿就知道肯定是小舅和三舅说了自己的糗事,但也不在乎,只最后说道:“爸、妈,彤彤现在还没答应嫁给我,不过我有信心能让她点头。你们要是愿意承认这个儿媳妇,那等孩子出生后,我带他们回来,也让孩子见见爷爷奶奶,要是实在不愿意那我就带他们出国,这里的生意你们看着办我也不要了。”说完就不再理会众人上楼休息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本想一所呵成,没想到差气儿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