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小女子再婚记 »  55第56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55第56章

小说:小女子再婚记作者:晨雾的光
返回目录

    何致远上楼后就给席笑彤打电话,结果半天没人接就有些着急,又给夏真钰打电话,夏真钰接了电话:“笑彤正睡觉呢,手机已经调成静音了,我怕有辐射没放在她身边,你等会儿再打吧。”

    何致远只好挂了电话,其实自己也知道如果家里的人态度不改变,就算席笑彤和自己结了婚心里也不会太好过,不如再等等看。

    在楼下的周家人也准备告辞了,他们在这也只是劝解别让何致远把事情闹大,真正拿主意的还是致远的父母。

    送走家里人之后,周瑾琳就开始犯愁:“你说这女的有多厉害,就这么没名没份的怀了孩子,这不就是想逼我们承认她吗别人再怎么夸她,我也对她没什么好感!老何,你说这个事儿该怎么办”

    “我说你刚才就太冲动了,还说什么冻结账户,你这不是开玩笑嘛,你有那能耐让人听了笑话!而且致远这么大的人了,他说把钱都给了那女的你就信哪,过段时间再看吧,只要别让你家老五帮着他就行了。”

    何玉建有自己的考虑,想了想又说:“还有,致远在外面虽然有时比较随性,可是在男女之事上还是一直很谨慎的,我看这女的有了孩子多半也是致远自己愿意的。我别的倒不在乎,可是一想到这个孩子就有些着急,除了这个孩子我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孙子孙女呢!”

    周瑾琳想想也是,自己和老伴儿也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何家的第三代一直没着落,这次再怎么不高兴,但在这方面来说总算是有个影儿了,一时也为难起来。

    就这样僵持了一个多礼拜,何致远等不下去了,先不说那边的公司要自己回去处理事情,主要是这些天他给席笑彤打电话不是夏真钰接的就是保姆接的,理由只有一个席笑彤在睡觉,弄得他根本就没和席笑彤说上话。这哪行,他现在开始怀疑席笑彤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了,要不就算睡觉这个理由是真的,那照这么睡下去,人还不睡傻了!

    于是立即让人订了飞机票,准备尽快回去。

    在离开家的前一天晚上,何致远对父母说:“爸妈,我和彤彤的婚事是我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决定。所以我心里特别希望能得到你们的认可,不过你们的想法我也能理解,我也不会勉强你们非要做些什么,但还要请你们尊重我的选择,如果你们为了达到拆散我和她的目的做出什么伤害席家的事,那我真的只能带着他们离开了,我暂时不会立即举办婚礼,但孩子生出前我肯定是要给彤彤一个交待的!”

    “致远,我和你妈不是非要你找个门当户对的女人才行,可最起码也得是个家世清白、名声好的啊。你说的这个席笑彤,以后怎么介绍给亲戚朋友,怎么出席各种场合你可以给她销案底,再去国外给她弄个学历回来,但有些东西是永远摆脱不了的,在这个圈子里也别想隐瞒什么,一个曾经丧夫,因为欠债进过看守所的乡下女人,这就是你们结婚之后,别人对我们何家儿媳妇的评价!你也要为家里的人想想!”何玉建指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爸,我明白您说的这些,如果我今天是个一事无成要靠家里庇护才能过日子的废物,那我肯定不会和你们争执这个问题,更不会反驳您说的话。可我不是,你们是给了我好的家世和背景,但我并没有依赖这个,我在国外吃的苦只比别人多,不比别人少,也从没跟家里伸手要过钱,我之所以能有今天,可以说小舅帮我的倒比家里多。我说这个没有其他的意思,我很感激你们没有把我娇惯成只知吃喝玩乐的窝囊废,所以既然我有这个实力,也有这个担当,就能把自己的老婆孩子照顾好,至于其他的事情对于我来说意义不大,我虽然没权可有这些长辈爱护着,也吃不了多大亏。我明天就回去了,短时间内可能回不来,要是真举办婚礼的时候我再回来告诉你们一声儿!”说完就回房间去了。

    周瑾琳见儿子这种态度又伤心起来:“老何,你说致远这不是鬼迷心窍了吗!”

    何玉建叹口气站了起来:“算了,到时再说吧。”

    他就这么一个儿子,虽然没想过子承父业的事情,但这个孩子确实优秀,哪像有的家里三天两头地收拾烂摊子,自己虽然也不十分满意那个女人,可是却也没像老伴儿那么伤心。

    何致远马不停蹄地赶了回来,等司机送自己回悠闲居后直奔周瑾宇家,进了门才知道小舅和小舅妈都没在家,于是问了保姆自己就上楼去了席笑彤的房间。

    推开门,果然见席笑彤正躺在床上睡觉呢,于是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想看看她,结果这一看还真就有些呆住了。

    这变化也太大了吧,才一个多星期没见着就成小胖子了!

    看着酣睡的席笑彤圆润的脸蛋儿,何致远心一下子就软成一滩水儿似的,这是他的女人,怀着他的孩子,越胖他还真就越高兴,而且感觉还越看越好看呢!

    这时席笑彤翻了个身,睡衣一偏一下子就露出大半雪白的前胸,何致远顺着睡衣领子望进去,顿时回咽了咽口水,那白嫩嫩、沉甸甸的两、团、肉儿,再加上席笑彤手臂的挤、压马上就要呼之欲出了,看了一会儿就情不自禁伸手摸了过去。

    席笑彤迷糊地醒了过来,就见何致远坐在旁边,心里一喜,刚想起身就感觉不对,低头一看气就不打一处来。

    “你醒啦!这才几天没见,你就胖得跟小猪儿似的,我小舅家伙食这么好”

    “何致远,你把手给我拿出来,也不看看场合地点!嫌我胖了现在这样儿算什么,以后有得瞧呢,要是受不了就别看!”席笑彤坐起来转身想躲开何致远的手。

    “是受不了,这都快握不住了,真是看着就能把人给馋死。我哪儿能嫌你胖呢,就怕你不胖,我是看出来了,你这是越胖越招人爱!我摸摸怕什么,小舅家就跟自己家一样,我现在不能动你,再不让摸摸不是要急气人了”说完就将手从席笑彤衣领子那儿抽、了出来,解开她的睡衣就连、搓带、揉地痴缠起来。

    “你要是生个姑娘也就算了,要是生个小子直接喂奶粉算了,我可舍不得让那小子占这个便宜!”

    何致远过了好一会儿才从席笑彤胸、前抬起头来,手却一直没拿开,呼吸越发急促了。

    席笑彤也被他弄得有些情热,但尽量控制着自己:“先别说那些没影儿的事儿了,你家里人是怎么说的”

    “我再给他们一段时间考虑,要是想不明白咱们就直接登记,婚礼看你身体状况再说。不行就先办个私人仪式,等生完孩子我再给你补办个热闹的。我的乖丫头,是不是也想了,这儿水都出来了!已经三个月了,应该可以了吧”刚才还说不动席笑彤的何致远,纠缠了一会儿之后感觉自己有些挺不住了,开始解自己的衣服裤子。

    何家人的态度倒是意料之中的,席笑彤听了也没过于伤心,只是推了何致远一下:“你别闹了,再忍半个月行不行,还是谨慎些好。”

    “这怎么忍,都什么样儿了你自己看!我慢慢儿的,肯定伤不着孩子,听话!”之后也不给席笑彤说话的机会,扶着她躺下,从侧面缓缓将自己推、了进去。

    虽是难耐,可何致远也不敢拿孩子开玩笑,硬是挺了一会儿才急喘着说:“再不动就交待了,一会儿要是不舒服就吱声儿。”接着就动作轻缓地动了起来。

    席笑彤的身体很敏、感,即使是样轻柔的碰触也很快就轻哼一声身、体软了了下来,任凭何致远一个人在那儿折腾。

    何致远满头的汗,可是根本就得不到纾解,只是越磨越难受,只想加快速度和力道,可又怕伤了席笑彤,最后咬了席笑彤肩膀一口退了出来,自己去洗间解决了。

    回来躺在床上何致远笑道:“这可遭罪了,等你生完孩子再坐月子,可不得把我苦坏了!”

    席笑彤却说:“你还怕苦着自己外头多少人等着伺候何总您呢,您不是有的是钱,什么样儿的找不着。”

    “没良心丫头,钱不都给你了我妈说要封我的账户呢,到时我可是身无分文,要靠你养我了。”何致远愁眉苦脸地抱怨。

    “啊你妈真这么说啊,你给我的卡我还没看呢,你拿去花吧,而且你不是还给我十多间门市吗,房租也够了,只要你不那么奢侈就行。”席笑彤担心了,何致远是从来不缺钱花的人,这下可真是很难受吧。

    没想到自己正担心呢,人家何致远已经趴在那儿哈哈大笑了,笑得席笑彤莫名其妙。

    “真是傻丫头,怎么我说什么你都信呢,汇奇不过是我名下的产业之一,我可是搞房地产的,别说我妈没那个权力封我帐户,就是真能封,国外我还有产业呢,哪能就落魄了!”

    “好啊,原来你是骗我的,还说什么把家底儿都给我了,其实你给我的也不是汇奇的全部收入吧”席笑彤也反应过来了。

    “就是一年两年的,也够你花的了,我不是为了感动你吗等咱们结了婚,我的还不都是你的!”何致远亲了席笑彤一下。

    “你就骗我吧,我才不在乎,有房子就已经足够了,你可以婚前公证。”

    “你这就小瞧我了不是,我就是全给了你也一样能赚回来。好了,我着急赶回来,也累了,咱们一块儿睡会。”

    晚上在周瑾宇家吃了晚饭,何致远就带着席笑彤和保姆要回家,临走的时候周瑾宇说:“你们的事儿不是一时就能办好的,大姐、大姐夫岁数也大了,你不要气着他们,总会能解决的。”

    “我知道,小舅,不过孩子出生前肯定要有个说法儿,不然彤彤家里那关也过不去。”两人又聊了几句,何致远这才回家。

    回了家席笑彤又跟何致远说自己也不可能总躲着家里人,还是找个时间去说明白的好,何致远也觉得这样不是办法就答应了陪席笑彤一起去。

    找了个休息日,席笑彤给姐姐打了电话,告诉她自己跟何致远两个人要去爸妈那儿,让她也过去。

    “何致远去爸妈那儿做什么”席笑琳一听就觉得奇怪。

    “提亲!”席笑彤回答得很简单。

    席笑琳半天没说话,要不是有呼吸声,席笑彤还以为是掉线了呢。

    “你说提亲你说的是何致远要娶你”席笑琳不敢相信这件事。

    “嗯,他这么说的,不过他家里人还没答应,所以还要拖一段时间。但他说一定会娶我的,另外还有一件事。姐,我怀孕了!”

    “你个死丫头,你不是说有措施吗,怎么还会怀孕,这不是自己找罪受呢!”席笑琳一听就炸了。

    “你说,是不是因为你现在怀了孩子,姓何的才拿娶你当借口,哄着你生了孩子就完事儿了。”

    “不是的,姐!我没想嫁给他,是他自己非要说要和我结婚的。”

    “你怎么跟我说都行,到时爸妈那儿可怎么说,行了,见面再说吧。”说完就挂了电话。

    何玩致远带了礼品与席笑彤去了她父母家,两人进门的时候席笑琳已经到了,席笑彤见姐姐给自己使了个眼神儿,知道姐姐已经把事情告诉爸妈了。

    进了屋子还没等席笑彤站稳席绍诚上去就给了她一巴掌,席笑彤硬挺着没哭任父亲打自己。

    何致远脸一下子白了,上前拦在席笑彤面前,语气显示出是在强压着怒气:“伯父,您要是生气就打我好了,彤彤怀着孩子,您不能打她!”

    席绍诚怒气冲冲地对何致远说:“我教训自己不争气的女儿,与你又有什么关系,我们老席家没有拿女儿换钱的想法儿!”

    然后又对何致远身后的席笑彤说:“席笑彤,你给我出来,你丢不丢人,还没结婚就挺个大肚子,我和你妈的脸都让你丢光了!你要是还认我们是你父母,就别再贪慕虚荣了,把钱都还给他,孩子我不逼你,不过咱不能一辈子抬不起头啊!”说完就坐在沙发上气得有些喘不过气儿,罗秀芹在一边掉眼泪。

    席笑彤绕过何致远走到父亲跟前也哭了:“爸,您别生气,再气坏了身子,我知道我是做错了,可是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您就不要管我了,我肯定不会让自己受苦的。”

    接着就要跪下去,却一把被何致远给抱住,何致远脸色很不好看,可也知道对方是席笑彤的父母,自己不能做什么,只是掷地有声地说:“我会娶彤彤,今天是来提亲的,虽然我家里的问题还没有解决,但这不影响我和彤彤的婚事,我一定会在孩子出生前给你们一个交待的。”

    “说得好听,你父母不同意,彤彤嫁过去也没好日子过,我们再穷也不会让女儿往火坑里跳,你们家高门大户也不是我们能高攀的,到时让人瞧不起!”

    “伯父,我不是靠家里才有今天的,只要我站在彤彤这边,谁也不能给她气受。”何致远文试图说服席笑彤的父亲。

    “你有钱有势的,现在是这么说,将来看我女儿不顺眼了,还不是照样在外面左拥右抱,你们有钱人的甜言蜜语哪能信!”席绍诚根本不听何致远说的话。

    何致远气笑了:“伯父,照您这么说,不到我闭眼那天我都是让人信不过的了,那今天我也把话说明白吧,无论两边家里人怎么想,但谁也不能阻止我和彤彤的婚事!我不会亏待她,更不会委屈她,所有的事情我都会帮她安排好,我保证让她一生无忧!”

    如此斩钉截铁的语气倒将所有人者震慑住了,席绍诚态度一直强硬,主要也是护女心切,再加上以为女儿吃了大亏,不然以他一个一辈子老实巴交的人,哪能对有着特权身份的何致远冷言冷语,本来挺硬气的却被何致远一发怒给压下去了。

    席笑琳见时机来了就赶紧给父亲递个台阶:“爸,既然何先生已经这么保证了,而且笑彤也有了孩子,再怎么他们也是一家人,您就看开点儿。我说句不好听的话,无论穷富,过日子谁也不能保证就能和对方过一辈子,您说是不现在也不过是笑彤的情况特殊了一些,但相信他们都能往好了过,您就别为难他们了。”

    罗秀芹也拽了拽老伴儿,她也心疼女儿啊,这老头子就这么一巴掌打了上去,也真是狠心!

    席绍诚哼了一声谁也不理,转身回房间去了。

    “您别介意啊,这老头子脾气就是倔。”罗秀芹笑着跟何致远解释,在她看来只要这人能娶自己女儿就行了,想那么多有什么用,这人哪该什么命就是什么命,孙毅对女儿是好得没话说,可一天日子没过呢还不是去了!

    “伯母,您别对我用尊称了,叫我致远就行。”何致远见席笑彤母亲和姐姐态度都还不错,也就缓和了态度。

    两人又坐了一会就准备回去了,走的时候席绍诚也没出来。

    “你们别管他,他这是抹不开面子,等以后时间长了就好了。笑彤,你身子将来会越来越不方便,要是需要妈过去照顾你,你就说一声儿。”

    “不用了妈,家里有人照顾我。”席笑彤笑着让母亲安心。

    等出了门下楼,何致远就捧着席笑彤的脸看,看了半天只看出有些发红这才放心。

    “他要不是你爸,我直接就能把人打残了,我还一下都舍不得动呢!”何致远还是心疼,那一巴掌不如打在自己脸上好些。

    “行啦,我爸又没使劲儿,那是我亲爸还能对我下死手啊。”席笑彤推开何致远自顾自往前走。

    “你慢点儿走,怎么就没个孕妇的样子。”何致远追了过去扶着席笑彤上了车。

    自己家这边算是基本说通了,席笑彤再也不担心什么了,于是每天吃完睡,睡完吃,又过了两三个月倒真成了个胖美人儿了。

    也算这孩子省心,怀孕这么长时间愣是没让席笑彤遭一天罪,就是嗜睡得利害,总是犯困。

    “彤彤,你热不热”

    “不热啊,这不是有空调吗。”

    “那吃点水果吧。”

    “我刚吃完,我吃东西都是有时间的,你不知道”

    “什么时间不时间的,饿了就吃呗,难不成还忍着啊,我去给你拿点水果吧。”

    “何致远,我说了刚吃完你没听见啊,还有你别总一在家就成天和我啰嗦,行不行”席笑彤被烦得要命。

    现在她是巴不得何致远最好一天休息日都没有,不然他只要在家,自己连个消停觉都睡不了,就听他没完没了的问这问那。

    “我也是关心你,才多问了两句,你就嫌烦,那我不问了。”何致远起身离开卧室准备去书房。

    席笑彤赶紧躺下准备睡一会儿,不然一会又睡不成了。

    刚闭上眼睛就听门开了,感觉床头站了个人时,无奈地睁开了眼睛:“什么事儿”

    “我把水果和核桃给你放床头柜上了,你醒了再吃。”

    看席笑彤点头答应了,何致远这才放心地下楼去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席笑彤已经是八个月的身孕了,虽然挺着个大肚子,不过身子还算灵活,走路也不显笨重,不过也还是从二楼搬到一楼来住了。

    何致远也跟着搬了下来,美其名曰:没媳妇在身边儿,睡不着觉,没安全感!

    席笑彤有时觉得何致远比自己紧张多了,不过他也改变许多,已经能很好地照顾自己这个孕妇了。

    何家人依然没有转变态度,这让席笑彤多少有些遗憾,可也知道勉强不来。

    “彤彤,你准备一下,周五咱们去登记。”

    “怎么突然想起来去登记了,你们家还没同意咱们两个的婚事呢!”席笑彤还是不想让何致远太过为难。

    “你别管这些个事儿了,我早说过在孩子出生前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也已经等了这么长时间了,我爸妈还是这么顽固,那我也只能走这条路了。”

    席笑彤最后也没拧过何致远,只好大着肚子和他去了民政局。

    从民政局出来后,席笑彤坐在车里反复看着手里的结婚证,看着看着就哭了。

    “这是怎么了激动的还是高兴的”

    “不是,我是想起以前的事情了,有些感慨。”没想到自己终于又结婚了,而且还是嫁给了何致远这样的人,一切都跟做梦似的,不但如此自己还要当妈妈了,再想起过去的种种既觉心酸又觉感慨和高兴。

    “趁这个机会你就好好感慨,以后再想过去的人和事儿就别怪我生气了。”何致远貌似开着玩笑,眼神却是认真得很。

    席笑彤笑着点点头:“知道了,老公!”

    何致远觉着自己都快飘起来了,席笑彤这丫头是真正属于自己了,纵然她对自己的感觉没有自己对她来得浓烈,但只要他们在一起,凭自己的努力和真心,席笑彤终将会爱上自己的。

    登记之后,何致远又特意举办了一个异常简短而又庄重的仪式,周瑾宇和夏真钰还有席家的所有人参加了仪式。

    何致远虽然也通知了自己的家人,可是父亲和母亲还有两个姐姐依然没有出席这个仪式,何致远是不在乎的,可就怕席笑彤伤心。

    “你放心吧,我没事儿,我不指望短时间内他们能接受我,我只要有你和孩子就够了,我会好好去经营这个家,希望有一天父母能看到我的努力,能最大限度地接受我。”

    何致远轻抚着席笑彤的肚子说:“我不会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誓言,我只知道保护好你和孩子,不让你们受伤害、受委屈,能让你们幸福,这就是我后半辈子要努力的目标。”说完就和席笑彤相视一笑。

    席笑彤是提前一周入院准备待产的,因为何致远实在担心预产期会提前,所以几乎是睡着觉地守着席笑彤。

    席笑彤怕自己还没生呢,孩子的爹先倒下去,于是主动提出入院待产,这样最起码大家都能放心些,也不至于睡不好了。

    后来席笑彤是在半夜进的产房,因为坚持要顺产,所以着实费了一番力气,遭了一通罪,天快亮的时候才算是生了出来。

    被推出产室回病房时,席笑彤疲惫极了,可也感觉幸福极了。

    “彤彤,咱家闺女看了,那叫一个漂亮!”

    席笑彤想笑却没力气:现在能看出什么漂亮不漂亮的。只想了这一句话就直接睡过去了,何致远也跟着担了一夜的心,见席笑彤睡着了就让人将席笑彤的父母和姐姐都送回家去。

    然后躺在旁边的陪护床上也睡了。

    只觉得还没睡多长时间呢,就被敲门声儿给吵醒了。

    “不知道我媳妇儿刚生完孩子休息呢”开了门见是史院长,何致无依然不客气地质问。

    “我知道时间是早了些,我也刚到。那个……致远啊,首长和首长夫人来了!”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光光写睡着了,又醒了……

    故事就到这里了,不过光光要说明的是,女主原型的情感轨迹和彤彤并没有太多交集,所以亲们不要过于纠结,可以说她表达的是一种心情,是一种对大家的祝福,也是一种生活态度!

    总之,这篇文虽然褒贬不一,但光光是尽了最大努力的,所以无论亲们是否喜欢,光光都要感谢你们能陪着光光走到了故事的完结!鞠躬!同时,光光也会针对亲们提出的光光在写作方面的不足之处加以改进,期望自己能越写越好!

    新的故事也许会在下个月出现,不过光光这次要好好整理下新故事中女主的生活点滴,当然光光早已经表示过有处女情节的亲估计是看不了的,光光很明白这种感受,当初看《神雕侠侣》时小龙女那段情节让光光纠结了好久、好久,至今也有一丝遗憾。

    但在新的故事中,光光实在无能为力生硬地扭曲女主不是处女这个事实,因为按情节来说,如果女主还是处女那就那太囧了!(哎妈,这算是剧透了!)

    ps:每周一歌提前了,本周劲歌是《你是谁》

    同时,预祝参加高考和中考的同学们都能考出自己最好的成绩!

    亲们,咱们有缘再见吧,因为光光发文时不会做何预告,光光只是想写出自己理想中的故事,当然新故事要是也能入v,到时大家支持正版,想给光光点零花钱,光光也是不会拒绝的哟,嘿嘿……88!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