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富贵不能吟 »  第133章 非去不可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33章 非去不可

小说:富贵不能吟作者:青铜穗
返回目录

    戚家小花园里,四颗脑袋凑在一处也不知说了多久,等到散开的时候随即就个个脸上充满斗志了。

    “我们暂且也不用着急,他们刚刚才跟司礼监有过争执,必定也要暗中窥探朝廷的消息,所以总会有露面的时候,到时候我们见机行事就成。

    “总而言之,在保证能够完成任务的情况下,还不能让对方拿到任何不利于咱们的把柄。”

    戚缭缭说道。

    程敏之拍着胸脯:“头阵交给我,你们做好准备!”

    说完已是出了门去。

    ……

    白音馆里气氛一扫之前几日的颓败,而变得喜气洋洋。

    “还是大人英明,一下子掌握了那孙太监的命脉,这下不管事情怎么发展,都于咱们有利了!”

    阿丽塔高兴地走向巴图,媚笑的神情与前些日子相比可谓判若两人。

    巴图哈哈地仰头笑,笑完之后深敛着目光说道:“我只当这姓孙的碍不了我们的事,才一直未曾重视,这次也是实在走投无路才想到这么一出。

    “孙彭若仍是这么强硬,那大殷皇帝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倘若肯妥协,那他萧皇帝也得狠狠栽个跟头!

    “咱们憋屈了这么久,也该掰回一局了!”

    阿丽塔双眉微拧:“不过我还是有些不明白,为何可汗总想着针对大殷皇帝呢?”

    巴图扭头:“这怎么能是针对?而是形势所趋!可汗的深意,不是你我能随意揣摩的!

    “这两日你还是多出去走走,看看朝廷有没有什么风闻出来?”

    ……

    阿丽塔对巴图的冷拒虽略有些不爽,但也不能违逆。

    这两日少不得就往街上来,且专找那些繁华人旺之地走动。

    虽然她很瞧不起中原人的窝囊无用,但也不能不承认,中原的繁华令她十分留恋。

    这里没有频繁的迁徒和战争,没有那么多风霜雨雪造成的困境,最重要的是这里物资丰富,各行各业发展成熟,制作工艺精湛,世世代代在一座城里繁衍终老,毫无问题。

    哪像他们?!

    时常还得为着争夺一片草原打得头破血流。

    她可是一点也不想过那样的日子。

    她相信整个乌剌也没有多少人会想过那样的日子!

    她迫切地希望贺楚的大计能早日付诸实现,如此她就能长留燕京,一改她如今顶着乌剌随团女使的身份却还得受身后侍卫“监视”的待遇!

    等到他们乌剌的铁蹄踏破雁门关,就算一时占取不了中原,那也至少能让大殷皇帝在他们面前俯首认输!

    她精神振奋地进了家人客极旺的茶楼。

    她对中原较为熟悉,近来又给巴图当了两个月探子,对于消息频出的场所熟知于心。

    茶楼上有戏可听,她坐下来,侍卫们也就近坐下,离得不远不近。

    才磕了几颗瓜子,忽然旁边侍女就凑过来道:“镇北王好像也在这边。”

    她忽然顿住,——镇北王燕棠?

    “在哪里?”她放了瓜子。

    “进了对面翠香楼。”

    阿丽塔扭头,透过窗户往对面酒楼看过去,对面是家饭馆,没看到燕棠本人,只看到门前小厮正在拴马。

    而那马,她却在泰康坊蹲守的时候曾见燕棠骑过许多回,而且她还知道,他往往是不当差的时候才会骑这匹看起来格外扎眼的汗血马。

    “几个人?”她瞥了眼不远处的侍卫,压声问。

    “就他一个人。”

    一个人……

    她目光随便变得湛亮起来。

    如果说最初接近燕棠仅只是为了完成任务,那么在接风宴那日见识过他的身手之后,她也已然对他有了兴趣。

    原只道那些日子她在泰康坊定然能抓到机会将他征服,没想到却始终无果,还让戚缭缭给搅坏了好事。

    眼下竟让她遇见他独自一人在这里……

    难不成在她离京之前,还能让她有机会把大殷的镇北王给拿下来么?

    她嘴角微勾,忍住心情,看了眼侍卫们。

    有这两人盯着,眼下纵是她想过去,也是难以脱身。

    还有,燕棠极少出来应酬,就是去也是去那等格调甚高的场所,怎么会独自来到这小饭馆?

    ……不,他还跟戚缭缭去坊门口吃过羊肉面呢,来这种地方倒也不算特别奇怪。

    那他独自出来会的是什么人?

    若是约了人在此,那她就是脱身去了也不见得有机会得手。

    “去看看有位子没有?这破地儿怎么那么多人!”

    正暗地里琢磨着,忽然门口又来了几个人。

    为首的那个十三四岁,着一身月白色云锦绣袍,长得玉面丰唇,俊俏夺目,腰间挂一块美玉,头顶也以玉簪绾着发,看着就是个不可一世的富贵纨绔子。

    阿丽塔打量完,又忍不住微微一愣,来的人居然是燕棠的弟弟燕湳!

    “二爷?!”

    侍卫们这时候见着燕湳吆喝,也不由起身打起了招呼。

    燕棠是金林卫副指挥使,虽是暂且时去了屯营,可终究也是他们的上司,哪里见着他弟弟来而不招呼的?

    这里不光是出了声,且还走上前行起了礼。

    “二爷今儿怎么也上这儿来了?这里人多,恐汗气烘得您难受,要不小的给您上隔壁订个座儿?”

    燕湳就哦了声,拱手道:“原来是你们两位。我跟我哥出来办事,本来打算在附近找点吃的,哪知道他怪我把他要交去兵部的重要公文弄湿了,训了我一顿,我就自个儿出来了。

    “我也不久待,坐坐就走,不用另找地儿。——这破茶楼怎么也这么多人?这是想让本二爷坐地上照顾他的生意不成……”

    阿丽塔竖起耳朵听完,心下已禁不住跳跃。

    燕家的情况她早就已经摸得清楚,燕棠对燕湳管束严格,偏生这燕湳跟戚缭缭他们那一党一样是个不学无术之辈,因此兄弟俩也不怎么亲近。

    燕湳被燕棠训,那是多正常的事儿!

    这么说来,燕棠进了翠香楼并不是因为约了人,而是被燕湳给撇下了?

    而他身上还有给兵部的重要公文?

    那她就非去看看不可了!

    她深深看了眼那边,然后低头轻啜了一口茶。

    燕二爷嗓门不小,立刻引来了掌柜的。

    楼梯口那里立时热闹起来。

    侍卫们虽然负责跟随阿丽塔,但他们正守着门口,也不至于还要亦步亦趋地跟着。

    阿丽塔目光微闪,随即跟侍女们使了个眼色,而后便就轻快地转移到后窗下,回头再了眼那边厢正热闹着的楼梯口,推开窗门翻出去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