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富贵不能吟 »  第252章 你想我吗?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52章 你想我吗?

小说:富贵不能吟作者:青铜穗
返回目录

    原本开这个局就是为着不着想萧珩留在戚家有骚扰戚缭缭的机会,当然也因为戚子赫去提过一嘴戚子湛他们在园子里赏雪吃古董羹,来了兴致,于是就约到了西郊。

    然而又怕他不在家燕棠又来打她的主意,因此就把程淮之邢炙燕棠他们几个都叫上。

    谁知道萧珩却又把戚缭缭给留了下来,便觉得这番计划完全是做了无用功!

    他只觉戚缭缭近来桃花运旺得离奇,搞得他又要防这个,又要防那个,偏两个都不是什么善茬儿!

    更别说还有苏沛英之类的疑似也有不明动机,光是想想都觉心累。

    但看到燕棠与萧珩的脸色之后,显然他对自己的以毒攻毒之计还是很满意的。

    一行人先到林中专供赏梅的小楼上坐下,就有道长亲自送了茶点过来,并殷勤地介绍今年花象。

    回龙观倚借着早年种下的这片梅林,引来了不少达官贵人捐献香火,因此观里在招待这块做得很到位,不光是送来了各色茶叶,且还送来了煮茶的炭炉。

    来的虽都是勋贵,可也知道他们偶尔也爱附庸风雅,于是也还备上了纸笔,预备他们兴致来了可吟诗作赋。

    上了一轮茶,围坐成了一圈的几个人便就你言我语聊了起来。

    当着萧珩在,不便聊朝政,然而也没有谁真会酸溜溜地来个吟诗作赋,就有人提议抹牌。

    邢炙程淮之萧珩他们几个就上了。

    马车里的事情没有人打听,燕棠他们自己也没有提及。

    萧珩说他只在街头偶遇过戚缭缭一回,燕棠其实是不信的。

    只见过一次,戚缭缭怎么会把他画得那么像?

    他不想关注戚缭缭见过谁,他只关心这家伙究竟对她做过什么?竟然令得她会当着大伙的面也不给他留情面?

    戚子煜没打牌,搓着手问右首的他:“还有几日就及冠礼了,诸事都打点好了吗?”

    他垂眸望着炭火:“差不多了。主宾也定好了,不必占筮,是太子殿下。”

    牌桌上的萧珩正在抽牌,闻言看了他一眼。

    戚子煜颇感意外:“那很好,储君做你的主宾,很体面了。”

    燕棠点点头。

    事实上他也略有些意外,虽然历代不是没有过这样的先例,但他以为他于朝廷并无什么大的功劳,不至于会得到这殊荣。

    然而叶太妃却觉得这在情理之中,想来父亲燕奕宁当初于朝廷的功劳皇上仍然还牢记在心里。

    他眼下不想跟戚子煜说话,也不想看到萧珩,扭头看看窗下,起身道:“我下去走走。”

    ……戚缭缭和苏慎慈在楼下堆了个雪人,然后手里晃着两枝梅枝去了道观里的倚翠轩作画。

    倚翠轩推窗望去就是梅林,呆会儿会在这里用晚膳,因此早就点好了薰笼,此刻屋里热气蓬蓬,而外头梅枝横窗,极有意境。

    而这份意境却也是前人仔细琢磨营造的,后人也不过是倚借着福分来乘凉罢了。

    苏慎慈兴致勃勃铺纸着墨,戚缭缭就坐在窗下赏景。

    两人边忙边唠磕,刚剥完一把瓜子,帘子就被人挑开了,丫鬟说:“王爷来了。”

    戚缭缭往门口看去,只见燕棠就抬脚进了门来,目光直接越过苏慎慈而锁定在她脸上。

    “呀,你怎么跑这儿来了?”苏慎慈笔一提,颇有些怪他打断了她们说话的意思。

    燕棠漠然望着戚缭缭:“不然你还想谁过来?”

    苏慎慈察觉情势不妙,连忙搁了笔。

    戚缭缭边剥瓜子边望着他,神色未变……

    毕竟面前这位和萧珩她都略有了解,马车里这一路气氛能有多好,她约摸也猜得出来。

    他这就是冲她来的。

    燕棠顶不住她这一看,扭头把窗推开,说道:“吵得很,过来清静清静。”

    苏慎慈虽然笨,也还不算很笨,先是愣着,后来会意,连忙道:“你们聊,我出去透透气!”

    说完一溜烟出门了。

    戚缭缭放了瓜子,然后拍拍身边空处:“王爷过来坐嘛。”

    燕棠没理会,盯着伸进窗内的一条梅枝研究起来。

    戚缭缭遂走过去,伏在他面前窗台上,凑近他笑了笑:“楚王气着了你,你来生我的气?”

    燕棠不想承认。

    她就笑。

    他略吸气,就垂眼睨着近在咫尺的她:“你先前跟他在廊下说什么,那么起劲?”

    戚缭缭笑道:“你吃醋啊?”

    燕棠微哂,双唇轻抿。

    戚缭缭笑看着他完美的下颌,说道:“你跟楚王之前认识吗?”

    “不认识。”他略感讶然地看着她。这句话好像本该是他问的才是。

    戚缭缭沉吟。又问:“那你有没有觉得他在针对你?”

    燕棠冷笑,扭头不看她:“他当然针对我,他针对我不就是因为想跟我抢你吗?”

    戚缭缭顿了下,思索道:“你们这些人眼里怎么就只有抢抢抢?我又不是藏宝图!你有没有想过,他并不喜欢我,只是故意接近我而已。”

    “你怎么知道他不喜欢你?”他轻哂着走开。“他若不是图谋你,为什么背着我的箭跟在我后头想看我出糗?”

    为什么偏当着他的面跟她暖昧?又为什么会直接挑拨他打击他?这难道不是因为他也对她有意吗?

    更何况,他看得出来乍进门时看见的萧珩凝视她的眼神,于情窦已开的自己来说,这眼神太让人有危机感了。

    她根本什么都不懂!

    戚缭缭也不知道怎么说。

    她总不能说这全都是萧珩勾引人的把戏,她上辈子就是这么被坑过去的吧?

    她继续磕瓜子。

    暖气薰得梅香与她的胭脂香格外浓,燕棠心情稍好,转头看着她灿亮双眼,又温声道:“缭缭,这些天没见我,你想我吗?你在家里都做些什么,怎么也不见来找找我。”

    戚缭缭望着他:“找你做什么?”

    快一个月没仔细看他这张脸,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好看。

    嗯,好想摸摸。

    燕棠垂眸,没说话。

    随便做什么都行吧,只要她来就行。

    但他说不出口。他的不要脸,有时候也是有底线的,不像姓萧的那货,张口就来!

    (来来来,求点月票)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