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富贵不能吟 »  第321章 最好的礼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21章 最好的礼

小说:富贵不能吟作者:青铜穗
返回目录

    戚缭缭听着他们说话,却未出声。

    邢烁他们显然也只是嘴上过把瘾算数,梁永琛教子无方,梁铎总还是可以的。再者虽是隔了房的后辈,终归也要看梁铎的面子。

    祝家那边梁溧果然已无再下手的意思,邢烁邀着戚缭缭去了一趟,给了些钱。

    许是因为体弱之故,祝小莲整个人都显得死气沉沉,但是看到邢烁的时候,那眼里也会有独属于少女的光彩。邢烁对她说话,也显得格外耐心。

    戚缭缭留了点时间给他们,再出来时,邢烁骑在马上,抿唇回头看了一眼。却并不见祝小莲。

    她不了解低层的女孩子的心态,她见过最低层的姑娘就是身边的丫鬟。可是红缨和翠翘,哪怕是苏慎慈身边的绿痕都比祝小莲底气作派强多了。

    “你喜欢她什么?”她终于也忍不住好奇。

    邢烁半晌没吭声。但想了想,又还是说道:“她从来没问我要过什么,但她曾经在完全不认识的情况下掩护了我。

    “也许我对她不是你和棠大哥那样的情愫,可是这种被人不留后路地对待的感觉太好了,让我不想视若无睹。”

    戚缭缭依稀听明白了。祝小莲给他的对他们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那些很可能是她的全部。

    “但你仍然给不起她所想要的。她也给不起你所需要的。”戚缭缭并未留情地挑破他。

    她虽然相信身份不会是两个人相守在一起的绝对阻碍,但是能够冲破一切阻碍坚守到最后的人终究不多。

    何况邢烁如今还并不坚定。如若放任,那就是害了祝小莲。

    邢烁有些沮丧,但也并未低落很久。他末了叹了声:“我知道的。日后我不会再来了。”

    ……

    梁永琛与赵胤这边小动作频频,戚缭缭不相信靖宁侯和燕棠他们完全没放在心上。

    但是近日除了都守在五军衙门里当差,余则又实在也看不出来朝中有什么紧张气氛。

    这令她觉得自己恐怕终究是个外行,一点点风吹草动便如临大敌,这几日见燕棠进进出出面无疲色,索性便也放松下来,只静观其变而已。

    燕棠刚下衙,太仆寺正卿郑晁便着人来五军衙门找到他:“马已经到了,请王爷过去验验货。”

    他听完心情甚好,掉转方向便又去了太仆寺。

    及冠的时候戚缭缭送了他一尊那么贵重的玉,她及笄,那么他当然也得挑个相得益彰的贺礼给她。

    于是让郑晁给他购匹好马,如今马来了,是匹毛色银亮的白色汗血马。

    马带回府的时候他特地选在晚上,如此便没有任何人发现。

    因为预留了一定的时间,他又特地着人量身打造了一副银制的雕鞍。

    一套配上去的时候,只见天光下银马光亮如玉,气度不凡,如同天马下界,把整个侍卫队都惊动了。

    苏慎慈有幸被邀请前来瞻仰此马风采,忍不住道:“为什么我就碰不到这样的良人送这样的马给我!”

    旁边的邢炙看了眼她。说完她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不自然地把脸别开了。

    “再修炼修炼,提升提升,总会撞上一两只瞎猫的。”燕棠对她的反应很满意。

    作为好姐妹,既然苏慎慈能有这番表现,那么他觉得戚缭缭应该不会太失望的。这马大殷虽不说绝无仅有,但这样成色的汗血马也断不会超过五匹。

    他本是玩笑话,苏慎慈笑容却垮下来:“是啊,我是死耗子,你们都一个个眼神雪亮,反正不会撞上我。”

    邢炙扶剑看向了别处。

    他刚下衙就被淮之拉了过来,身上衣裳都没换。

    燕棠近来心智成熟得快得离谱,也察觉她这口气不对:“哪里来的这怨气?”

    她却也知道点到为止,不说话,笑一笑,然后摸摸马脑袋道:“这马儿好,肯定会成为缭缭最喜欢的贺礼!”

    送马的事情因为暂时要保密,所以戚家的人一个没来。

    燕棠留他们进屋吃茶,苏慎慈说:“家里还得发月例,得回去了。”

    邢炙也收回往府里走的脚步,倒回来道:“我回去换个衣裳再来。”

    ……

    除去走账面的一对玉镯之外,苏慎慈最终还决定要送给戚缭缭的一套自己亲手绣的喜服。

    这个戚缭缭倒是事先就知道了。她纳闷为什么及笄送这个,又不是成亲。

    苏慎慈却说迟早得成,且一针一线都是带着她给她的祝福,旁人做的可比不上,她当然就要郑重笑纳了。

    戚缭缭还是惊讶:“你怎么会在这么短时间里做出来的?”

    苏慎慈接过衣服叠起来:“前阵子不是没出去嘛,就在房里做这个了。”

    “真是难为你了。”难为她这份替她恨嫁的心。

    苏慎慈哈哈笑道:“我天天就坊间走动,家宅安宁,哥哥在衙门里也正常着,反正也没有什么要操心的。除去我哥哥,你就是我最亲最亲的人了。”

    这话戚缭缭倒不反对。她慢悠悠问:“那你呢?什么时候给自己做嫁衣?”

    “我还早呢。不着急。反正现在日子也安稳,议婚什么的,我哥哥会帮我想好的。”苏慎慈低头抚着裙摆上的皱褶说。

    戚缭缭也没再说什么。

    如今她和她是两个人,如今的苏慎慈也不会再是前世里的那个苏慎慈。

    她不能强制让她怎么过未来的人生,但她们终究曾经是同一个灵魂,这种微妙的感情还真不是说看开就真能彻底看开的。

    “不管怎么说,先想想自己要什么,然后去争取就好了。”最后她道。

    别的都不可靠,自强才是最安全的武器。

    戚缭缭不想气氛变得沉重,遂又挑眉笑着把喜服展开:“可惜咯,子煜横竖就是把燕棠当成了贼,这喜服虽好,只怕我短时间还穿不上。我先好好收着。”

    苏慎慈近来事多,再者燕棠想求亲这事动静也挺小的,所以她居然并不知道这些事。听到戚子煜不肯她嫁燕棠,她讶然:“子煜为什么这样?”

    戚缭缭就把近来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全给她说了。

    (求月票)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