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富贵不能吟 »  第348 不认识我?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48 不认识我?

小说:富贵不能吟作者:青铜穗
返回目录

    吴国公话刚说完,外头又大步进来邢炙程淮之,也是一个劲地催起来。

    戚家这边已经很热闹了。

    礼成之后接下来各人就开始上前道贺,各人的礼物都皆罢了,戚如烟递来的老太妃托人转赠的一张防身软甲却令她十分惊喜。

    东西是特殊的金属丝制成,轻便贴身,虽不说刀枪不入,但起码是别想几下就能捅死人。

    “本是一对的,知道你喜欢,老太妃拆了一只给你,另一只给缦姐儿!”戚如烟特意提醒她说。

    她这位婆婆人品胸襟可真是没话说,这么多年里并不计较她的火爆性子也罢了,关键是知道她疼这妹妹,便对她也跟着看重起来。

    “那改日我得专门去王府叩谢她老人家才行!”戚缭缭抱住她亲姐。

    戚如烟嫌弃她嘴上才擦过的胭脂,头一撇,把她给拍开了。

    长姐和三位亲哥嫂都没有什么特别好说的,家人嘛,哪里那么多讲究?

    就是首饰头面,但是戚缭缭也知道,沈氏她们已经商量着在往她的嫁妆单子里塞东西了。

    但所有人翘首以盼的还是今儿的另一位。

    燕棠与吴国公到达皇帝戚家门下时,院里院外的注意力全几乎全都转移到这边来了。

    “好漂亮的宝马!”

    “王爷好大的手笔!”

    “王爷今日好俊美!”

    戚缭缭耳朵里刚刚充斥着这样激动的惊叹,苏慎慈就怂恿起她来:“咱们去前面看看!”

    今日所有小伙伴里,最替戚缭缭高兴的应该就数她了吧?

    她自己也难以表述这种心情,明明她和戚缭缭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而且在苏沛英办小宴之前她们关系真的一般般。

    可自从那次之后,她仿佛时刻都能从她身上感受到毫无隔阂的至亲一般的熟悉感。

    而且这种感觉还并不是虚无的,她无数次的相帮,同时处处以维护他们利益的情况下替他们谋划,说起来,再亲的亲人,其实也不过如此了吧?

    她和燕棠一个是她的知己至交,一个是她的发小,他们两情相悦,这真是再让人开心不过的事情了!

    “天啊!好漂亮的马!”

    陪着戚缭缭到达前院,她才知道大家先前的惊叹一半是冲着院子里的汗血马来。

    燕棠和吴国公他们刚刚好进门,人群里空地上站着那匹白到闪光的大白马,雍容地立在人前。

    像是什么呢?像是月圆的夜里自天而泄地的一滩白月光,灵动而又那么轻易就捕获着人眼!

    “随云你这是?”

    与靖宁侯一道出来迎接的萧谨算是会宠妻的,见到这个也是不由愣了愣。

    “给缭缭的及笄礼。”燕棠颌首说。

    戚子煜双手叉腰站在人群后,也不能不承认这及笄礼送的够份量。

    但他扭头看看被姑娘们簇拥着走出来的戚缭缭,心里又暗诽,真是便宜了这小子。

    燕棠今日不用说,自然是打扮得无与伦比的精致,而与他相对的戚缭缭呢,绣衣襦裙,梳着轻灵的发髻。

    如果说素日的她是颗热力四射的小太阳,今日的她就一定是最耀眼的那朵芍药花了!

    这是他守了好运么多年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没了命的小姑姑啊!

    “还愣着干什么?去看看你的马呀!”

    那边厢传来姑娘们催促着她去收礼的声音。

    他百无聊赖,自人群后走开,到了院左大芙蓉树下的石凳上坐下了。

    周围四面全都是欢喜祝福的声音,他心里酸酸暖暖的,又高兴又不高兴。

    “哎,你慢点儿!仔细磕着!”

    正坐着,前面忽小跑着冲过来一个四五岁大的小男孩,咯咯咯地笑着直冲向他。

    他后面还跟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一身粉紫的轻纱衣裙,随着她焦急小跑的姿态,衣袂也飞起来,像一朵彩云。

    长发乌黑乌黑的,像大狼毫在白纸上潇洒地甩出的一片墨。

    戚子煜顺手就捉住熊孩子的胳膊,他跑不了了,扁扁嘴委屈地扭头看向那少女。

    “哎呀,你看你!——多谢您啦!”少女箭步到了跟前,轻吁着数落那孩子,又颌首跟戚子煜致谢。

    戚子煜笑了下,松开手,顺口道:“你弟弟?”

    “哪里?这是我小叔父!”

    少女像是早就见惯了这样的问话,一面捉着男孩儿在另一张石凳上坐下来,一面云淡风轻地捋着自己跑乱了的美美的发梢,然后接过身后丫鬟手里的帕子给男孩擦汗。

    “叔父?”戚子煜讶了讶,“亲的?”

    “跟我父亲同父同母的那种。”少女笑眯眯看着他。

    戚子煜完全不能控制住自己的嘴巴,他还以为全京师的官户里就他戚子煜一个人有这么奇葩,啊不,幸福的家庭,让他一个当侄子给小姑姑操足了当爹的心,没想到他居然还能碰到一个跟他一样要追着比自己还小好多岁的长辈四处跑的人!

    他再度审视了他们叔侄一眼,只见她熟练地给男孩儿擦了额上的汗,又顺手拿帕子塞到他衣服里把他背上的汗给擦了。

    完了正好有丫鬟倒茶来,她就接了茶小心地喂给了男孩儿。男孩儿在她手下倒也听话,虽然手脚不停,却也没挣扎。

    “带着他跑挺累人的吧?今儿这么多人,怎么没有奶娘跟着?”戚子煜忍不住帮她把临时搁在石桌上的扇子递了过去。

    “可不是快把我给累惨了。”少女吐气,“男孩儿皮,哪里坐得住?奶娘身子胖,跟不上,我祖父母有心无力,我父亲和几个叔叔姑姑都是刀子嘴豆腐心,丫鬟更是拿他没办法。

    “我就不同了,他不听话,抓起来就揍!”

    她边说边捋了下男孩儿的额发。

    戚子煜觉得这话很中下怀:“你说的很对!小孩子虽然都淘气,但是淘归淘,不能淘过头了。

    “我小姑姑那会儿就是,成天在外头野得都不肯着家。我手重,倒是不舍得打她,不过骂起来我可一点不留情面。”

    “‘小姑姑’?”少女抬头,“你,你是戚世子?”

    戚子煜顿住:“你不认识我?”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