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富贵不能吟 »  第382章 你喜欢吗?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82章 你喜欢吗?

小说:富贵不能吟作者:青铜穗
返回目录

    戚缭缭作为女人,知道第一次肯定十分不适,哪里还敢撩拨?就把它当成必须迈过去的坎儿,闷声不吭地盼着他快点完了算数。

    但这家伙恰正因为也是第一次,完全不知道要收敛些,又或者不知道该如何收敛,几乎由着性子要把她撞碎。

    好在正因为不知收敛,第一次也快,横冲直撞了会儿便停了。

    戚缭缭将腿自他腰上放下来时整个人快散了架。

    这令她蓦然想起她第一次骑马,第一次扎长时间的马步,第一步去屯营里拉弓,一样累得她腰酸腿疼,但这些所有都加起来似乎都还比不上刚才他在她身上的那番折腾。

    “缭缭,你喜欢吗?”他轻吻她的脸,轻柔的声里带着些微讨好。整个人也像是粘在她身上,只要她一声令下他绝对就自动化成胶上他不放似的。

    喜欢个屁!

    戚缭缭扫了他一眼,伸手去推他。

    燕棠不下去,抱着她坐在枕上,从上到下又是一阵深吻。心里的渴求全部呈现在肢体上,初初还有一些拘谨,后来是完全放开了。

    戚缭缭呼吸都已有些困难,觉得自己再呆下去要尸骨无存。

    好歹等他消停了,她支着身子爬起来披衣。

    燕棠拉住她:“你去哪里?”

    “去耳房睡!”

    他把她勾回来,又将她拢在身下:“从今夜开始,再也不要提什么分床睡。”

    所谓食髓知味,他从来不知道她身上居然还有这种令他沉沦的魔力,也头一次知道夫妻敦伦如此美妙……爽是爽飞天了,但是还不够,远远不够!

    戚缭缭立刻察觉到他又已经斗志昂扬,无从招架,忍不住一脚把他给踹了下去!

    他猝不及防滚下脚榻,愕然半刻之后反倒又随遇而安地笑着躺下来了,抬手枕在脑后,一只手拖过袍子盖在要害上,然后牵住她垂在床沿的手轻轻摩挲。

    屋里散发着陌生而让人欢快的气息,四面很安静,仿佛整个天地都让出地盘供他起舞。

    他无比雀跃,又有着无穷的力量,克制了十来年的内心开始放肆和欢悦,使他变成个飞扬的少年郎。

    他沿着她的胳膊往上,用了用力,又把她整个人拖下来接住在怀里。

    ……

    翌日晌午戚家包括近支的族亲,以及戚如烟一家会上王府来会亲。

    原本可以很隆重的两场宴不得已只能走个形式,好在这是大家也包括戚缭缭的意思,是以不存在有什么异议。

    而燕棠和靖宁侯他们事实上也只能在府里匆匆吃顿饭便又要去往衙门,时间赶得很,就是席间聊天也都长话短说了。

    戚缭缭醒来的时候不算晚,整个人半瘫。

    燕棠温柔地亲了她一口,掀开被子来帮她穿衣,看了她身上,立刻又面红耳赤兼心虚地帮她把被子掩好了。

    昨夜里她呈现在烛光下的无瑕之躯现在是什么样子?四处红红青青的,而且差不多都集中在几个要害或敏感的部位,而这些全都是他干的。

    “王爷还满意吗?”戚缭缭凉凉地睃着他。

    他愧疚得无地自容,明明昨夜里抱着她洗完回来还没有这么严重,他完全没想到她这么娇嫩……

    “我去找点药来。”

    他拿了件袍子裹上,翻箱倒柜地寻药。

    红缨推门走进来,吓了他一跳,瞬即拢着衣襟藏到了帘栊后,并厉声道:“谁让你进来的!”

    红缨顿了顿,看了眼床上慵懒坐着的戚缭缭,行了个礼把药放在桌上,默声走了出去。

    燕棠又惊又怒,找了两只药瓶走回到床前来,绷着脸掀了被子,一面给她抹药,一面道:“你以后不要让她们随便进来。我不想让别的女人看到我衣衫不整的样子。”

    戚缭缭撩眼瞅他,勾了勾唇角:“王爷不觉得这话孩子气吗?”不让丫鬟进来,难道让侍卫进来?

    燕棠看着她:“我认真的。”

    戚缭缭也就不说什么了。

    因着他这番话,昨夜里的莽撞她也就放过他了。

    燕棠自己倒是有自知之明,全程轻手轻脚,虽然给她全身抹药的时候想起昨夜的情形,总还抑制不住渴望,但终究被内心的不忍牢牢克制住了,给她套上衣裳,又把红缨端来的药喂了给她。

    在成亲之初,黎容就来告诉过他事后会有药给她服,如此可以避免有孕。红缨虽没说什么,想来这就是避子的药了。

    他心里也怪不是滋味,如果不是他,她好像也不用吃药。

    因为他,不光要吃药,还弄成这样到处是伤。

    “你再歇会儿吧。反正挨得近,嫂子们大约也不会来得这么早。我得先去趟衙门,会早些回来的。”

    料理完她之后燕棠已经起床并穿上盔甲。

    “也可以开始收拾行装了,东西不要带太多,衣裳什么的带上几件就行,那里也穿不上什么漂亮衣裙,主要是实用,方便。

    “还有,我昨儿去宫里找太医给你要了些防喘的药,在床头摆着,你记得带上。驻军虽然也有军医,终究有备无患。”

    他边说边取了剑,走到床边吻她的额头:“我先走了,有什么事跟黎容他们说。”

    戚缭缭仰头:“昨儿黄隽找过你没有?”

    她只穿了中衣,一头乌黑如云的发丝铺满肩背,接而薄纱的衣裳质地和宽松的款式将她贴身的火红亵衣露了一角出来,锁骨下雪肤是他刚见识过不久的风景。

    腹下没来由地又有些泛热,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夜之间会变得这么禽兽,简直随时随地地想要她。

    他别开眼,清嗓子道:“见着了。怎样?”

    “那你把他带上呗!”戚缭缭勾了勾他脖子。

    燕棠目光不受控制地再往她锁骨下扫去,然后又沉着气别开:“让他下晌到五军营来报到!”

    戚缭缭笑了,支在床沿含住他红红的耳垂。

    燕棠想疯。

    “别闹……”

    他体内长了只又想把她即刻搂回床上去狠狠欺负的魔鬼,但是他不能这么做了。

    他把她放回床上坐着,然后退回到安全距离:“好好养养精神,要么呆会儿就跟嫂子们好好叙叙话,此番不定多久才能回来呢。”

    戚缭缭追下床去到炕上趴窗看他,对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笑出声来。

    (例行求月票。)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