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富贵不能吟 »  第394章 真是活该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94章 真是活该

小说:富贵不能吟作者:青铜穗
返回目录

    那宠姬有段这样的传奇,且还是汉人,战前失踪,怎么都透着些不寻常。

    既然乌剌以狼为图腾,皇帝又让她来乌剌来寻找,那么很大可能就是说,皇帝要找的是个人,而且是来自于乌剌王室里的某个人,至少这个人出现在乌剌过,甚至就在乌剌!

    如果说之前她还认为皇帝的密旨与苏赫宠姬的失踪没有联系,那么苏赫的宠姬是汉人,这点线索是不是就能说明点什么了?

    “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多吗?”她挪手转了转茶杯。

    “也不算什么大秘密,只不过关心这个的人不算多。毕竟都那么多年前的事情了。”

    “那宠姬是二三十岁去的乌剌,那她在乌剌又呆了多少年?”

    这个年限有多久,直接关系于她失踪时候的年纪。

    “这我就不知道了。”妇人道,“怎么也得有个几年吧?不然哪里能惹出这么多事来?”

    戚缭缭没再问了。

    这么看来,苏赫的那名汉姬是有可能就是皇帝要找的人,可皇帝要寻她做什么呢?

    如果真是她,那么皇帝和贺楚苏赫的目的是一样的吗?是因为被她的美色所吸引?

    按照时间推测,她只可能是在乌剌失踪后又遇见了皇帝,那么她为什么又会在皇帝身边失踪?

    “还有什么要问的么?”

    妇人难得遇上这么个贵主,倒是主动地催问起她来。

    戚缭缭睃了她一眼,没急着吭声。

    这妇人的话是真是假,她回头会再找人去求证。

    这关外既然干这号营生的挺多,那么总会打听得到的。

    她说道:“二十两银可以给你,不过你还得把你知道的关于苏赫这代至贺楚这代的所有王孙子弟的情况,全部都告诉我。”

    既然线索指向乌剌王庭,那她眼下只能先从王庭这边着手了。

    妇人从善如流。

    拿到消后出门的时候迎面又进来几个流里流气的汉子,神情凶悍,嘴里骂骂咧咧。

    迈门槛的时候戚缭缭与他们擦身而过,那露着凶光的目光顿时变得如蛇般滑腻,嫌恶得让人齿冷。

    翻身上马时屋里又传来汉子粗鲁的问话声:“五娘有没有老三他们的消息?昨夜里失了踪,这会儿还没见踪影……”

    戚缭缭瞬间想起被丢进丛林里的那几具尸体,不动声色地回了营。

    营房前面的草地上徐夫人等女眷们正聚在一处做针线,美而不妖的她虽然衣着朴素,但是却端庄温婉,在一众清丽女眷里还是显得格外夺目。

    这里是士兵们不能进入的地带,她们很自由。

    她转身跟魏真道:“去跟二爷说声,嘱咐他和程二爷邢五爷他们这几日少出门。”

    ……

    魏真来传话的时候程敏之他们几个正坐成一排正在看校场里被操练着的士兵。

    听完之后倒是又勾出邢烁些许心病:“不知道那几个人被狼吃了没有?”

    邢小薇和燕湳齐刷刷扭头看他。“你还想去给他们收尸还是怎么着?”

    邢烁摸了摸后脑勺,没吭声。

    程敏之也没吭声。

    到了下晌见邢烁悄摸着骑马出了门,随即他便也跟了上去。

    邢烁出了营门后直接到了七子镇,然后往那日抛尸的丛林而去。

    他确实是心有不安。在京的时候虽然跟别的坊里子弟打架斗殴从没少过,连五城营指挥使那样的官儿他们也敢套麻袋,可终归没做过要人命的事情。他知道戚缭缭的决定是对的,可还是觉得杀人的行为太残忍了,他确实想去给他们收个尸。

    然而他刚上了进山的小道,林中突然就闪出几个人,几把刀同时攻向了他四路!

    看清了对方面目,他瞬即扭转了身子飞身上马,然后策马狂奔往镇子上去!

    身后传来的追赶声音那么清晰:“就是这人没错了!昨夜里老三就是盯的他们!擒住他,剥了皮回去祭兄弟们!”

    邢烁脸色煞白,不是害怕,是立时已明白被自己的仁慈之心害得羊入了虎口!

    这几个人他不认识,但他们出现在尸体旁,已经能说明问题!

    他错了!

    “阿烁!”

    正赶来的程敏之截住他:“发生什么事?!”

    他收不住势,跑出了小半里路才停下来,喘着气掉转马头:“我在昨夜里抛尸的地方,遇到了那些人的同伙。他们真是些亡命之徒!”

    程敏之微怔,再看看他后方渐近的人影,也瞬间明白了。

    他原本跟他的心思一样,也是心下不忍,因此邢烁出来他就跟着一起来了。

    但此刻他发现,原来戚缭缭的说法竟是对的。

    对世上某些人根本就不必心怀什么仁慈!

    “拼吧!”他咬牙道。

    ……黄隽赶来告诉戚缭缭程敏之和邢烁不见了的时候,戚缭缭正在提笔写字。

    听完后她无语地放了笔,叫来红缨:“赶紧让魏真带人去七子镇找找!”

    半个时辰后邢烁和程敏之被带着回了营。

    燕棠恰好在营门口与老将们说话,看到他们这情形,便皱眉道:“怎么回事?”

    魏真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就把他们被盯上的事情给说了。

    燕棠又看着邢烁。

    邢烁无奈,也只得把昨夜里杀人的事给交代了出来。

    燕棠默站着想象了一下戚缭缭下令杀人的模样,再收回目光望着他们:“活该。”

    晌午吃饭的时候燕棠提到了这件事。

    原本戚缭缭还以为他要怪她没跟他说,谁知道他只是好奇地问:“下令杀人的那刹那,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就是杀了就放心了呗,还能怎么想?”戚缭缭好笑地。

    “难道就不害怕?”他追问。

    “不怕。”她抿着汤说。

    燕棠脸上有点小小的失落。

    他第一次杀完人之后,还是有点点害怕的呢。这个女人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接连几日邢烁和程敏之遇见戚缭缭都有些不好意思。

    戚缭缭心知肚明,也没有刻意去找他们。

    不过隔日他们就通过戚子湛指点,烤了几只香喷喷的鸡腿羊排什么的,给程敏之和邢烁拿油纸包了过来,支支吾吾地把那日出营的事情给说了。

    戚缭缭盘腿坐在石头上,啃完了羊排,说道:“那些人魏真会去端了他们的老窝。不用怕了。这几天你们帮我去打听点事。”

    关五娘说的那些事,她要去求证下她有没有骗她。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