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富贵不能吟 »  第405章 她的秘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405章 她的秘密

小说:富贵不能吟作者:青铜穗
返回目录

    那就只能是作为酬劳给予的了。毕竟在西北这种地方,你就是有钱也未必买得到这种绸缎。

    所以,如果是酬劳的话,那么为什么不能是徐夫人呢?

    “别人给的。”妇人道,“这架子上的东西都是外人来打听消息换来的。如果娘子那日不肯出钱,出物也是一样的。毕竟这穷乡僻壤,我就是拿了钱也没处买东西去。”

    “什么时候给的,你还记不记得她是什么人?”戚缭缭懒得听她胡扯。

    “早些日子来过的,是个中原商贾家的女眷,一个老太太,来打听早些年在这里的一户人家。”

    戚缭缭看着这缎子,也忍不住暗赞一句有理有据。

    但如果这妇人当真是替徐夫人遮掩的,她其实是挖不出什么来的吧?

    她没再说什么,只掏出一两银子来放在桌上:“这缎子我买了。”

    妇人追送到门外,看着她走了,才又慢悠悠地把这银子在手里吹了吹。

    街头又恢复了清静,或者说恢复了萧条。

    “五娘又赚了。”

    徐夫人拿着一匹与她针线篮里的枕套毫无二致的蔷薇色缎子,自她身后另一侧的屋里走出来。

    她淡淡地看了门口一眼,然后进了先前她们说话的屋子。

    关五娘跟着进来,把她手里的缎子抢过,仔细铺平放在膝上,然后也伸出一只手:“没办法,五娘不年轻了,男人死得早,连个种都没有给我留下,有钱不挣,那是跟我自己过不去。——你让我做的我都照做了,眼下也该兑现诺言了。”

    徐夫人看了下她这只急切的手,自袖子里也取了一只银锭给她。

    关五娘拿在手里与戚缭缭给的那只一道掂了掂,眉间喜色显而易见。

    徐夫人由着她欢喜了一阵,然后问她:“我让你打听的人,真的没有一点消息么?”

    “没有。”关五娘敛色,“这都十多年了,你年年来问,怎么还不死心?前些日子我就跟你说了,这大西北什么不多,就贼寇多。

    “别说一个妇人家,就是个大男人失踪了这么久,指不定都早化成白骨了,更何况那会子还兵荒马乱的?”

    徐夫人垂下眸,天光在她惨白的脸上覆下浓重一幕黯色。

    “走吧走吧,以后也不要来了。”关五娘摆手道,“看你也不是什么穷苦人家的娘子,日子过得下去就好好过,找了这么多年,不可能找得到了。”

    徐夫人侧首,半晌后才呆呆地压着衣袖起身。

    走到门口她顿了片刻,忽又转回头来:“方才那小娘子来跟你打听过什么?”

    关五娘道:“这我不可能告诉你,我收了人家钱的。”

    “可她刚才问你谁来过的时候,你说了。”

    “我说的那不是假话么,何况,还是你让我那么说的。”

    徐夫人抿唇:“那我再出钱给你呢?”

    关五娘叹道:“也没问什么,就打听了几句早些年大殷打北真的事情。然后又好奇问我乌剌王庭里的秘辛。

    “我哪知道那么多?看她出得起钱,我也就把所知的那点消息都给了她呗。”

    说完又轻声一“呵”,摇头道:“外乡人!”

    ……

    戚缭缭揣着那幅缎子回了营。

    红缨来告诉她:“徐夫人这几日都有出街。”

    她皱了下眉头,没说什么。

    她终究对关五娘的话半信半疑。

    但如果关五娘真做了假,那就说明她一定是跟徐夫人有某种联系了,至少会是相识。

    因为目前她只看到徐夫人手头有这东西,关键是,她是早几日夜里才知道的。

    关五娘那里的缎子换了,徐夫人恰好又出了街,有秘密这是能肯定的了,不过她并不准备在目前线索上下猛力。

    一则是如果她的秘密没有触及到她的目标,她用不着去理会。

    二则是如果她与关五娘当真有某种联系,那么她去关五娘处两趟,她迟早也会知道,若她再有动作,必定会引起徐夫人防备。

    如今证明她果然出过街,这个女人!她到底有什么秘密呢?

    ……

    徐夫人随在戚缭缭之后不久回到屯营。

    徐坤不在,屋里静静地,经过昨夜里何忠犯事之后,后院已经被看守得很森严。

    她解了披风,想执壶倒杯水来喝,手却无力到抬不起来。

    壶放下,吐了口气,又闭上眼,等眼里的酸涩过去,然后才又睁开,顺势在脚榻上坐下来。

    屋里静得出奇,纵然午时的天光将室内照得明亮,也挥不去那一屋的压抑。

    她抱着膝,长久地望着地下,这使她看起来像极了被堆放在榻前的一座雕像,美丽而毫无生气。

    窗外的风一下下地拍打着窗门,发出有些突兀的啪啪的响声。

    阳光有些刺眼,纵然是坐在屋里。

    她拖过那针线篮,重又拿起那幅秀着几朵祥云的枕套。

    眼泪吧嗒吧嗒滚下来,瞬间打湿了布面。

    她埋首伏在双膝上,低低的呜咽时高时低地响起。

    忽而,她抬头抹干了眼泪,泪眼又笑起来。

    ……

    燕棠回到营署,见着戚子煜和程淮之正在校场练兵。

    他招了他们过来询问操练情况,又从旁观望了会儿,把将要开战的事情顺口交代了下,就见校场对面红影一闪,戚缭缭与程敏之他们正驾着马儿自营门外飞驰进来,又不由直身看了过去。

    戚缭缭也一眼看到了人群里的他,随即勒转马头笑着过来:“你回来了?”

    燕棠伸手让她搭着下马来,问她:“又去哪儿了?”

    “去附近转了转。”戚缭缭说着,又环视了一眼他身后齐齐抱着胸冷眼看过来的那几位,笑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戚子煜道:“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程淮之道:“拜托不要欺负我们这些孤家寡人。”

    燕棠漠然看着他们一个个:“有本事自己也去找一个!”

    戚子煜背过去翻起了白眼。

    戚缭缭下晌与戚子湛程敏之他们去了附近镇子,堵馆茶楼里什么的都去逛了逛。

    他们人多,又换了装扮,没有人知道来历,但大白天的也没有人敢打他们什么主意。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