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 »  第一章 未来夫婿有十六个小妾?!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章 未来夫婿有十六个小妾?!

小说: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作者:凤珛珏
返回目录

    山间四月,杂花生树,草长莺飞。画景山庄里一片静谧,依山而建的四进大宅子只有东南边的小院有人走动。

    唐家大小姐唐轻容懒洋洋地半躺在屋檐下的贵妃榻上,脸上的神情亦嗔亦怒,正斜睨着立在一旁的贴身丫环碧桃。

    “真的?我那未婚……未来夫婿有十六个小妾?”唐轻容喝了一口红枣银耳莲子羹……好喝!

    碧桃点头:“大小姐,您都问过奴婢好几次了。这是柳妈妈说的,不会错的,九皇叔一共纳过十六个小妾,死了十一个,如今还剩五个。”

    那么多女人,他当自个儿是种马么……

    唐轻容轻轻叹口气:“我,我就为这吃了乌头么……”她摸了摸自己细皮嫩肉的脸,这身体的前主人心眼大概比针尖还小,不然怎么这么想不开。每次想到这里,刚穿越到这具身体里不到一个月的陆小容都额头生汗。

    唐轻容,西罗国翰林唐缄府上貌美如花的十七岁嫡长女,由当今天子指婚许配给年方二十五岁的九皇叔顾夜阑。这次喝了乌头汤,被灌了一整夜绿豆水还昏迷不醒,继母唐夫人嫌晦气,狠心将生死未卜的唐轻容送到城外的画景山庄。婚期因唐轻容“病了”,已经从五月初八改到了九月初十。

    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传来,乳娘柳妈妈转过屏风,凑到唐轻容耳边轻声说了半晌,从袖袋里掏出一张单子来递给唐轻容。

    唐轻容看了眉梢微挑,笑了笑道:“你放心,我不会吃这个亏的,我的东西,谁也甭想抢走!”

    ……

    入夜,唐轻容翻了一会书觉得肚子有点饿,下了床去拿桌子上的糕点盒子,才想起昨晚就已经把里面的点心吃光了。她决定自己去厨房找点吃的。

    借着淡淡的月光和远处值夜的婆子屋中的灯光,她轻手轻脚地溜到厨房。门没有关严,她不禁微怔。即使是半夜厨房里也必定有人值班,怎么会连门都不关,还黑灯瞎火一片死寂?

    她伸手在门上轻轻一推。

    木头门应手而开,发出细微的响声,几不可闻。她却忽然有种汗毛直竖的感觉,这种遇到危险就立即有感应的敏锐直觉从穿越前保留到穿越后——屋里有东西!她第一反应是山里的野兽跑进厨房找食物,随即惊觉不对,门是虚掩的,野兽怎么可能会关门?那么,屋里的“东西”……她心念才动便往后疾退两步,转个身抬脚要跑,背后的衣襟已被扯住,一股大力从后面传来,她直跌进身后黑漆漆的屋子里,鼻端还嗅到一丝可疑的血腥味!

    闷哼声都没来得及出口,一只大手已经捂住了唐轻容的口鼻。摸黑走了半天,她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一抬眼就看见一双熠熠生辉的眸子。这双眼睛里似乎没有恶意……有的只是猝不及防的紧张和狼狈,血腥味就从这双眼睛的主人身上传来。除了血腥味,还带着一股淡淡的瑞龙香味道。顺着捂住自己口鼻的手看过去,那人腕上的一截衣袖在黑暗中闪着柔滑的丝绸光泽,这是一个穿着高档服装,出入过有着高级熏香场所的男人。

    不是山庄里的下人,也不像普通的窃贼。

    画景山庄建在离京城六十多里的山上,周围连农户都没有。山庄里屋子多人少,全都集中在她住的那进院子,偷东西偷到厨房来……难道是像自己一样,饿了?要说这人是传说中的杀手,那就更不可能,杀手半夜摸进厨房,杀鸡宰鱼么?

    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避祸。

    这男人见唐轻容处变不惊,很是诧异,在她耳边低声道:“情非得已,唐突了姑娘,姑娘若答应在下不叫嚷,在下就把手放开。”

    “嗯嗯嗯……”唐轻容忙不迭地表示同意。

    新鲜空气立即涌入,她深吸一口气,目不转睛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光线微弱,却依然能看清他身形高大,看起来有四十多岁,鬓角已经生出几缕白发,脸上的轮廓像岩石雕刻般冷硬,目光却十分温和。

    “这位大叔……你,你躲在这不行的……”表现得再从容,她心底还是很紧张的,试探着说,“这里随时都可能有人过来,而且你身上有伤,得想办法处理一下吧?”

    往他身后瞄一瞄,地上好像卧着一个人,估计是值夜的婆子,也不知是死是活。

    这人立即善解人意地说:“姑娘放心,只是晕过去了。”顿了顿才问,“不知府上备着伤药么?普通的跌打伤药就可以。”

    他的左臂上有一道半尺长的伤口,不时有血渗出来。唐轻容呆了呆,是啊,处理伤口得有治伤的药才行,她上哪里给他搞这种东西去?可要说没有,这人虽然看起来温文尔雅的,谁知道受了刺激会不会兽性大发把她给宰了啊!

    她咽了口唾沫,忽然灵机一动,想起小时候从外面捡回的那只狗来。那年暑假她住在乡下的奶奶家,捡回来的那只小狗腿被打断了,伤口冒着血。奶奶就找了点面粉又刮了些锅底灰掺到一块儿,用豆油和了敷在小狗的伤口上,血很快就止住了。这地方植物油金贵,猪油羊油鸡油却有的是,效果估计也差不多吧。死马……活人就当伤狗医呗!

    她心里嘀嘀咕咕,脸上露出一个从前恭维上司时特有的笑容:“大叔,这庄子是京城唐缄唐翰林的别院,我们家大小姐是来这里休养的,打算住十天个把月就回去,所以刀伤药那种极少会用到的东西,应该是没有准备。不过……”小心翼翼地观察那人的神色,似乎还比较平静,便继续道,“我听说过一个土法子止血效果挺不错的,材料这厨房里都有,您看您要不要试一试?”说到后来,语气就像化妆专柜上的bar们诱导顾客买高价护肤品似的。

    那中年人目光微闪,心里一动,眼前这小姑娘不只处变不惊,而且心思极为缜密。这是在用话敲打他呢!让他知道这地方住的是翰林院唐大人府上的大小姐,识相的就别在这里惹事生非。

    想到这他点了点头:“那就麻烦姑娘了。”

    唐轻容立即起身环顾四周,厨房很大东西很多,光线又太暗,她又不太清楚古代厨房的布置,东西不太好找。那中年人的声音从身后低低地传来:“姑娘把材料告诉我吧,我自己找就是。”

    那敢情好,她扭头看他一眼,悄悄用脚背蹭了蹭躺在地上的那个婆子,触感温热,是活的。她微微松了口气把那几样东西告诉他,他立即在厨房里找起来。东西很快就找齐了,用一只大碗调成粘稠的糊糊,他抿了抿嘴角,露出壮士断腕般的神情,把碗里那圫东西敷到了伤口上,又扯下一条衣襟仔细裹好。

    他从桌边直起身来冲唐轻容一抱拳,正要说话,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喧哗。

    唐轻容愣了一秒钟,见他眉头紧锁,轻声问他:“是不是你的,那个……仇家?”

    那人大步走到门边略停了停,像是在倾听门外的动静,然后拉开了门向喧哗的方向皱着眉张望。淡淡的月光照在他的脸上,唐轻容不由得吃了一惊——这人长的好像她从前的部门经理!刚才光线太暗,她只能勉强看出他的年纪,这会看了个清清楚楚,越看越觉得他像林经理,差一点脱口而出问他一句,林经理你怎么也穿来了……

    她忍不住提醒他:“西边没有住人,你从北边的角门出去沿着巷子往西走,那边屋子很多,你去藏到那边吧!”

    那人蓦地回头,双眸闪闪发亮,她忙又补了一句:“我们带着二十个护卫,怎么也不会随随便便就让人闯到大里头的。”

    那人冲她略一点头,转身飞快地走了。她定了定神,沿着来路回到东院。远远地就看见院子里灯火通明,山庄里的人几乎都集中在这里了。杨总管被一群护院簇拥着,正跟面前的三个人交涉。护院身后不远处是吓得凑成一堆的女人们。打头的柳妈妈和碧桃正紧张地东张西望,估计是没有找到她,正在担心呢。

    她从月洞门里一走出来,院子里几十双眼睛就立即朝她看了过来。这焦点当得实在不舒服,她不禁在心里暗暗骂那个受伤的大叔,真会给人找麻烦。

    柳妈妈一声惊呼,带着哭腔跑了过来,碧桃紧跟在柳妈妈身后。两人一左一右拉住了她的手,一边细细打量她一边问:“我的大小姐你跑到哪里去了,没出什么事吧?”

    唐轻容的目光越过她们,朝那三个不速之客望去。

    两个随从打扮的男人各执一支火把,前面为首的男子身形高大,似乎有二十多岁,背着光看不清容貌。唐轻容只看了一眼,就能感受到一股凛冽之气从那男人身上散发出来。那是久居上位者才有的气势……也就是传说中的王霸之气吧,哼哼。

    “半夜饿了,去厨房找吃的去了。”她匆匆向柳妈妈解释一句,快步朝杨总管走去。走得近了,唐轻容才看清那三个人。两个拿火把的路人甲样随从可以忽略,那个一直在散发着凛冽的王八……王霸之气的男子……

    咚,咚,咚,咚咚咚……是越来越快的心跳声,有几秒钟的恍惚,唐轻容吃力地把目光从那男人脸上移开,猛然间想起一个成语:怦然心动。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