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 »  第二十七章 顾夜阑与宁王世子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二十七章 顾夜阑与宁王世子

小说: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作者:凤珛珏
返回目录

    次日,唐轻容支开柳妈妈,独自一人去了和丰楼。不知是不是顾夜阑在的原因,沈玉壶竟然没有来找她。

    今日一早,她便来到和丰楼等。也不知这家伙有没有默契。

    等了一会,不见沈玉壶,却看见了齐双。

    齐双与昨日一样,眼里满是精明与算计,唇边含着不可一世的笑容。唐轻容很不喜欢这个男人,一点都不喜欢。

    想起他昨天和宁王世子的比试,也不知谁赢了?

    不过唐轻容看着齐双依旧锦缎于身,脸上丝毫没有挫败的气息。心中涌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难道,是宁王世子输了?

    正当她沉浸在自己的思考间时,却没看见一个身影正向她慢慢走近。

    “你在这里做什么?”泠泠的声音如空谷寒泉,虽然语气有些不善,但听来却十分受用。

    “啊?”唐轻容回头,看着眼前的人,呆了一呆。

    眼前的男人穿着一身纯黑的衣袍,腰间一条金色腰带将他精瘦的身材尽显无疑。

    黑色的衣袂随着走动轻轻飘动,衬着金色发冠与发带,倒显出一种特别的气质,尊贵而神秘。

    唐轻容看着他,好久没反应过来。

    直到对面的男子眼中闪过一抹嘲讽的笑意,她才咽了咽口水,将头一转,故意将语气放得平淡:“九殿下怎么也来了?”

    该死的,这古代的男人都是怎么长的。之前还说顾夜阑相对于沈玉壶而言帅得比较正常,现在看来,根本就是半斤八两。

    顾夜阑自她身边慢慢坐下,顺着唐轻容的目光向下看去,正见在那悠闲喝茶的齐双。

    顾夜阑眼眸之中闪过一丝不悦,冷冷开口:“一个姑娘家,跑这赌场来,实在有伤体统。”

    唐轻容一听,心中也是不悦。“自古男女平等,难道只有男人能来,女人便不能么。更何况,连这里的老板都没有歧视女性,王爷的思想,轻容实难苟同。”

    唐轻容仰头,直视着顾夜阑幽黑锋锐的目光,她知道他此刻定是不悦的,但是她也不能苟同他的看法。

    “敢问九殿下,轻容可有说错?”

    其实唐轻容的内心是怕得要死,所以不得不加上一句,以缓脸上越来越僵硬的无畏。

    顾夜阑看着流霜,面无表情,徐徐说道:“你似乎总是理由一堆。自古男女平等?本王倒是从没有听过这句话。真是有趣。至于你说的这些,对与错,何必问本王?”

    唐轻容微微一呆,有些委屈的撇过头去。

    和古人说道理还不如对牛弹琴,对顾夜阑说道理,更是自找苦吃。

    见唐轻容有些委屈的扭过头,大有种无视自己的感觉。顾夜阑竟难得的心情有些好了,这个小女人,倒不像她的外表那样精明。

    其实,唐轻容还真的很是委屈,不是她不够精明,而是这个神仙化人的九殿下太聪明。所有的一切他似乎都可以轻易掌握在手中,与他斗智就像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

    顾夜阑见她的目光还是停留在齐双身上。眼眸微冷,“你认识齐双公子?”

    “不认识。”几乎没有思考,唐轻容摇摇头。

    顾夜阑有些疑惑:“那你总看着他做什么?”

    说这句话时,他有些迟疑,但还是问出了口。

    唐轻容倒是没在意许多,凝眉说道:“他昨天和宁王世子比试,我没有看见结果。”

    顾夜阑有些诧异,脸一寒,语气还是淡淡的:“看来你倒是经常来这里。”

    唐轻容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刚想顶上两句,但见到他冰冷的眼神时,只能作罢。冷哼一声,也不理他。

    要是沈玉壶在就好了。

    唐轻容心中暗暗的想。

    “是齐双公子赢了。”

    淡淡的声音传入耳里,让唐轻容一时没回过神。

    顾夜阑看着她的目光,继续接道:“宁王世子放弃了比试,甘愿认输。”

    “什么!”唐轻容诧异。

    顾夜阑只是淡淡一笑:“就是如此了。”

    “为什么要认输?”唐轻容很不明白,这事关宁王世子的身死,他怎么还可以这么轻率。

    然而顾夜阑一张俊颜含笑说:“他的想法,别人怎会明白?”

    唐轻容看着顾夜阑一脸事不关己的神情,忽然有种感觉,他必然是知道的,只是他不会告诉自己。

    唐轻容低头想了想,喃喃道:“难道是因为张雪?”

    殊不知她的话刚说出口,顾夜阑本来含笑的脸色倏便僵住。

    “什么?”似含怀疑的声音让唐轻容一惊。

    “啊?”她看着顾夜阑,见他一脸肃然,她倒有些害怕了。

    顾夜阑见她如此,稍稍缓了缓颜色,“你似乎很关心宁王世子的事情?”

    唐轻容愣了愣,讽刺一笑:“除了九殿下的事情,我都关心。”

    “你好大的胆子。”顾夜阑的脸色隐怒,眼眸更是漆黑如潭。

    “哼。”唐轻容也不敢看他,只能轻哼一声,以示心中不满。

    “你怎么知道张雪?”顾夜阑的语气仍是不好。

    唐轻容本不想回答,奈何一双温暖的大手已覆上她的肩,迫着她转过身去,不得不去面向顾夜阑。

    唐轻容的身子微微一抖,想挣脱他的掌控。可她那些微弱的力气在顾夜阑的眼中根本微不足道。

    唐轻容见挣脱不了也不再挣扎,皱眉:“见过一次。”

    顾夜阑见她不在挣扎,很是满足的笑了笑,语气却是冷冷:“他们的事你管不了。”

    唐轻容一愣,原来顾夜阑也知道张雪和宁王世子之间的事情。

    “宁王世子很喜欢张雪吗?”她本以为只有沈玉壶知道,现在顾夜阑也是明白人,正好可以解她的疑惑。

    顾夜阑放开她,抿了口茶,慢条斯理说:“一个姑娘家,说这些也不害臊。”

    唐轻容噎了一下,瞪了顾夜阑一眼:“为什么不能说!两情相悦本是人间美事!谁像有些人,只顾自己喜欢就娶回家,根本不管她人愿不愿意,也不管别人是不是幸福!”

    几乎是在说完的瞬间她便感受到了顾夜阑冰寒的眼神。这道目光几乎要将唐轻容冻僵了。

    唐轻容看着他的眼神,却不想退却。这是她不能逃避的问题不是么?

    顾夜阑微微垂下头,阖眼:“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唐轻容不乐意了:“我当然知道。”

    “你可知道从没有人敢在我面前提情爱二字。更遑论幸福。”他的目光仿佛要看穿她的眼睛,直直看到心底。

    “因为你是九皇叔,地位尊贵,什么东西都可以手到擒来,唯独爱情是你没有得到的。”

    唐轻容从没想过自己会这么大胆。她本是猜测,可是还没说完,一只手已按在了她的肩上。

    顾夜阑侧过头却不看她,一个字一个字冷冷地从他口中跃出:“唐大小姐,请看清自己的身份。”

    唐轻容心里一苦,知晓竟然猜对了。倔强涌上心头,她只当做没听见,接着说道:“因为一个人,伤害了无数人,却从不知那就是背叛。爱情二字……似乎……又那么的……淡漠。”

    “你说够了没有!”顾夜阑按在她肩头的力量缓缓加重,他此时已经失了分寸,下手根本不知轻重。

    “你,也许,念起这两个字……的时候,就会感到……痛不欲生。”唐轻容眉头不皱,顾夜阑本是武功高手,这一按之下,就是一个高大的男子也受不住,然而唐轻容却倔强的没有呼一声痛苦。

    她甚至浅浅一笑,似乎并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痛苦:“既然爱,为什么要放手!”

    顾夜阑此时已经怒极,他冷冷地看着眼前的女子,明明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可是却还要依旧去惹怒自己:“你说的太多了。”

    唐轻容苦涩一笑:“我似乎不该对你说这些,因为你根本听不懂。”

    顾夜阑扬了扬眉,脸上的怒色却慢慢退了下去,他的手缓缓从她肩上松开。

    唐轻容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肩上的剧痛,顾夜阑下手真的很狠。她的肩膀甚至感觉不到一点知觉。

    唐轻容忍着眼中的泪水,轻笑一声:“我要走了,轻容不懂看人脸色,九殿下莫要见怪。殿下大人大量,想必不会与我这个小女子计较。”

    说完,她便起身,不想再呆在这个男人身边。

    “你不懂看人脸色?我看未必!”顾夜阑一把抓住她,将她按回座椅上,神情平静的看着她,“你难道不知道痛?”

    对上他深邃的双眸,唐轻容似乎有些漫不经心:“九殿下向来想做什么便做什么,难道我呼痛你便会放过我?”

    顾夜阑的眼眸里再次升起一丝怒火,隐隐就要发作。

    “我从不知道,唐翰林的女儿,竟然大胆至此。”

    唐轻容撇过头,不想再看他的神色,她咬着唇,肩膀上的剧痛刺激着她的神经,脸上却勉强挤出一丝笑意:“轻容身体还未康复,估计是烧坏了脑子。”

    顾夜阑沉默。

    “九殿下可以放我走了吗?”

    顾夜阑没有松手,沉默了许久,才说道:“你可知道,本王最讨厌多嘴的女人。”

    “是吗?”唐轻容自嘲,“那轻容很不幸让九殿下讨厌了。”

    顾夜阑没有说话,只是松开了手。

    没有了禁锢,唐轻容没有再做停留,快步走出了和丰楼,一路都没有再回头。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