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 »  第六章 惊心动魄的花烛夜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六章 惊心动魄的花烛夜

小说: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作者:凤珛珏
返回目录

    唐轻容忍不住地开始簌簌落泪,芊芊手指抚在琴上,脑子里竟然会呈现他第一次教她琴艺的样子,想到唐轻绡吃瘪的样子她就开心得笑了起来。可是现在她的生活里,再也不会有十七的样子,更加永远的不可能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她的心开始痛了起来。

    唐轻容想起了《怨东风》,虽然那曲子她一直都没有办法弹到它那种刻骨的精髓,但此刻却不失足以表达她此时的心情。手指不听使唤的在琴弦上拨弄着,整首曲子都充满了哀怨。

    琴声忧伤地传了出去,把刚刚回府的顾夜阑吸引了回来。他站在门口一直都没有进门,只是呆愣在门栏处看着她目光呆滞的表情。

    顾夜阑恐慌这个女人,为什么每次见她,总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似乎她在等待的那个人并不是他,可是她的心里真的住着一个沈玉壶?他握紧了拳头,想到了另一个女人,她也曾弹奏过这首曲子,和现在是多么的相似。她的心中有他,可他却亲手将她送给了别人。想到这里,他心中就堵得慌。

    他明明不爱唐轻容,她也并不像自己心中的“她”,可是当他听到了外面的流言蜚语,他也有些失神。

    一个堂堂的晋王妃,竟然会和关西沈家的十七公子有私情,这样的话任何一个男人听了都没有办法忍住,可是他今天就算是问了,唐轻容依然冷静不做任何回应。

    她,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女子?

    面对晋王爷可以如此冷静,冷静得连心都不曾动一下。

    夜色晚了,天有些微凉。顾夜阑似乎有些着凉,嗓子似乎有些不舒服地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咳咳……”

    唐轻容警觉地抬起了头,手上一用力,琴弦断了。

    “是谁在门前?”她准备起身去看一下,却没有料到顾夜阑走了进来。

    “是我。”他深邃的眸子盯着她憔悴的脸颊看着,他一直都以为她和其他的女子不同,没有想到她竟然也是一个会自怨自怜的女人,和那些娶回来的女人没有什么不同之处。

    唐轻容见是顾夜阑自顾坐下,可是琴却弹不成了,断了线的琴和一个废人没有什么不同。

    “小姐,要不要我去换一把过来?”采苓看王爷正有兴致,不想让王爷扫兴,可是唐轻容的脸却一下子沉了下来,扭过头对采苓说道:“不许多嘴,你下去吧!”

    采苓嘟着小嘴看唐轻容那么倔强的样子心里就是不痛快,虽然说顾夜阑看上去有些冷,可是那个冷王爷不喜欢温柔贤淑的女子?偏偏小姐就不是这样的女子,她只不过想让他们快些融入这种环境而已,却反而被小姐骂了。

    采苓退出房间,房里只剩下他们两个。

    顾夜阑盯着她看了半许,房间里少了一个人,气氛突然变得尴尬了起来。

    “王爷,今晚您,出去吗?”她犹豫着,还是问出了口,他得身上似乎酒气很重,喝酒了?

    她悄悄地瞟了他一眼,看到他并没有移动脚步,依然站在原地。

    顾夜阑听她说这话心里有些别扭,前两夜出去她竟然都不在乎吗?

    他一拧眉毛,不自觉的道出一声,“嗯?”

    “我是想问,王爷今日是否留下?”唐轻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

    “你在留我?”顾夜阑笑笑托起她的下巴,望着她的眼睛伏在她的耳边道,“那要看你怎么留?”

    唐轻容忽觉耳边热气拂过,不由得红了脸,将他一推想要走开:“你……”

    顾夜阑一把拉住了她雪白的睡袍,把她带入自己的怀中,唐轻容只觉得自己被包围着一股独有的男性气息之中,含带浓浓的酒味让她有些不适。“你,放开,放手……”

    唐轻容一愣,他搂得那样紧她挣脱不开。“哦?你不是在留我吗?为何还要挣扎,欲擒故纵的把戏?”

    唐轻容顿觉恼怒,她只能感觉到他猛烈的心跳,浓重的酒气喷洒在她绝色的脸上。唐轻容放弃了挣扎,冷淡开口:“难道王爷喜欢用强?”

    顾夜阑并不是一个喜欢强人所难的男子,可是此刻酒精的作用之中,他却有些迷失了。“有何不可?你已经是我顾夜阑的人,一辈子都是,不允许你逃避!除非你死了!”

    他得话说得虽重,但是口气却是淡淡的,唐轻容愣住了,这句话明明是对她说的,可是他的目光却不在她得身上。

    两个人僵持不动,唐轻容满脑子都飘着十七的身影,顾夜阑与她,都是可怜人罢了。

    “你怎么不说话?”似乎是受不了她得沉默,顾夜阑真的忍不住了,他一抬腿踢翻了放在她身后的那把古琴上,那么一把上好的古筝可不是有钱能够买到的,唐轻容不禁有些惋惜。

    “我最讨厌这首曲子,都是虚伪的女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唐轻容轻轻瞟了他一眼,他束起的发髻在她眼前乱晃,额角暴怒时涌起了青筋。这样的他竟让她有些心疼。

    顾夜阑用力地踏在了古筝之上,唐轻容此时有些庆幸了,幸好她没有把沈玉壶送她得那把古琴拿出来,要不然今晚遭殃的就是它了。要是那样,她一定会心痛吧。

    唐轻容看着他用力地,恨恨地,踩踏在古筝之上,忽然觉得悲哀,把自己推到这个位置,想爱都不能爱的位置。

    唐轻容看着顾夜阑发泄,却在这时,顾夜阑一把将她拉到怀里,吻了下去。唐轻容被这意外的举动吓呆了,感到浑身烦热难耐脑中一片空白。就在这时,顾夜阑放开她,将她打横抱起向床边走去。

    下意识的挣扎,他却没有放手,暧昧的气息拂在她的耳际:“王妃已经等不及了么?”

    “王,王爷!”

    唐轻容大窘,他的话虽如往常一般漫不经心,可含带着酒气的眼中却隐隐闪动着一种叫欲望得东西,心内没来由的一慌,不由得越发的挣扎着想要起身。

    “不,不要。”唐轻容大骇,几乎本能的一把推开了顾夜阑。

    顾夜阑没想到唐轻容会把自己推开,愣住了。唐轻容这也才惊骇自己做了什么,可是,可是她怎么能够……“我,我做不到……现在还做不到……”

    顾夜阑的脸色讳莫如深,唐轻容只觉得腰上一紧,湿热猛烈的吻雨点一样地落了下来,她一时竟慌得没了主意,他醉了吗?怎么办,怎么办?

    沈玉壶,难道你就忍心让我一个人在这里受尽凌辱?难道你就忍心让我带着对着你得爱,去成为另一个男人的女人吗?我已经无力承受,为何不将我带走?

    他的气息瞬间霸占了她的所有感官,只感觉到滚烫的呼吸还有口齿间霸道有力的侵占。这种火热之中带着浓浓的占有欲。逃不掉,挣不脱,至死方休。

    眼角有泪水流下,就在唐轻容绝望的这一刻,顾夜阑忽然放开了她。他近在咫尺,深黑色的瞳孔,如幽深的湖水,看不清里面的寒冷和火热。

    他得语气淡漠,夹杂着一丝情yu的沙哑:“强人所难,不是我的趣味!”

    说完翻身而下,一件件穿回衣裳。唐轻容也止住了哭泣,默默的看着他得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她能够从他的背影中读出他的失望和落寞,也不知道为什么,心底隐隐泛起某种类似于辜负的愧疚。

    怎么办哪?看着他立起身,向着房门走去,唐轻容忽然有些错愕。

    “顾夜阑——”唐轻容从床榻上坐起,伸手叫唤,声音因被骤然袭来寒气袭击而带上轻颤,不免喑哑。

    顾夜阑或许听到了,或许没有听到,他未曾回头,扬长而去。

    “王妃?”

    看着顾夜阑从房间里出来,步履如流星,一直走出院外。一直呆在门口值夜的采苓顿感不妙?今夜王爷又要走?那大小姐怎么办?

    进入内房,看见衣裳不整满脸泪痕的唐轻容时,她张张口,有些失声。

    唐轻容静静地裹着衾被坐在床榻上,长长的睫毛之下投射出一片淡淡的阴影。她的脸上少了一份云淡风轻,多了几分凄惶。

    “王妃,你、你怎么了?是不是……是不是王爷他……他对你用强了……”采苓情急之下也顾不得羞涩,此时夜深人静,她走到唐轻容面前,竟然都不敢碰她。

    唐轻容摇了摇头,“夜深了,你回去睡吧,我没事。”

    结婚前,顾夜阑虽与大小姐之间没什么惊天动地的爱情,但他们之间的相处也是极为自然,大小姐这样讨喜恬静的人,按理说与王爷应该很投机啊?王爷对大小姐并不冷漠,明明关爱有加,可是为什么,大小姐进府之后,他们之间却似拉开了距离,竟然比不得婚前。

    “王妃?你要是难过就和采苓说。”采苓的心思不敢多说,只好担忧的看着她。

    他生气了吧,想也不必想,只是——他会记恨她吗?会不会再也不想理她了吗?

    他,还会像原先一样待她吧?

    顾夜阑对她的好她并非看不见,只是她只有一颗心,顾夜阑的爱飘忽不定,她不敢轻易去给。十七的爱温柔难舍,慢慢偷走了她的心。

    她是不是不该嫁给他?或者,嫁给了他之后,是不是应该好好待他?身在其职当谋其事,慢慢闭上眼睛,烦恼从心生……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