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 »  第二十章 都是骗人的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二十章 都是骗人的

小说: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作者:凤珛珏
返回目录

    已近傍晚,整个明音寺笼罩在火红的晚霞之中,山中奇花异草似乎也被这晚霞折服,微微低下枝头。

    一阵微风吹来,惹得片片落花飘入水面,打碎碧水的静谧,荡开阵阵涟漪。

    林间清风悠扬送来,伴随着幽眇的琴音。

    唐轻容微有一愣,这个时候林间竟然有人?

    这首曲子唐轻容没有听过,此中曲意淡泊宁远,令人闻之仿佛置身于青山绿水之中,逍遥惬意。

    她一愣,他的琴声依旧与世无争,在这纷尘乱世之中倒是少有。

    唐轻容放轻脚步走入竹林,眼前的人一如往昔。他只着一身锦绣白袍,袍口绣着一朵兰花,发间用一根白玉簪簪住,翠绿的竹林之间,让他清冷的身影看上去更显峻拔。

    他的气质与沈玉壶不同,沈玉壶的眼神是暖的,而他却是冰冷漠然的。这样的他与顾夜阑是那么的相似。

    一片竹叶落于他的肩头,他却全然不知,自顾弹奏着曲子,修长的手指苍白有力。

    唐轻容看的有些恍惚。

    一曲已毕,唐轻容也收回了心思,柔声唤道:“十七。”

    从那一日起她便开始调查他的行踪,她花钱买了许多线人,终于查到真正沈玉壶早已回到关西沈家。而她的十七消失了多日,重新出现时却改名叫林风随。这是他的真名吗?他到底还有多少秘密?林风随,南诏国十七王林风随……

    林风随抬头,眼中的惊愕之色一闪而过。他慢慢放下琴,淡淡说道:“晋王妃。”

    唐轻容一愣,“十七,你……”

    “晋王妃,我并不是你口中的十七。”不等唐轻容说完,便淡淡地打断,他的脸上神色不变,看不出到底在想些什么。

    唐轻容错愕了半响,喃喃道:“我一直在找你。”

    林风随眼眸微垂,并没有去看她,“那么,晋王妃找我何事?”

    “我?”唐轻容上前一步,看着他清冷的面容,话却堵在了嗓子里。“你为何要这么问我?”

    她沉默了,看着他却说不出一句话。

    她寻找了他这么久,如今真正找到了,他却不肯认她?她难道要告诉他,自己还忘不了她吗?这段感情真的就这么结束了吗?

    “我从不曾与晋王妃有过交情。”

    “你!……”

    “晋王妃既然无话可说,那么,在下告辞了。”风随转身欲离。

    “等等!”

    风随停住脚步,唐轻容看着他的背影忽然迷茫了。

    他为何这么冷淡,她真的不愿面对这样的他。几乎没有去思考,唐轻容忽然奔上前,从背后紧紧抱住林风随。

    她能感到那一瞬,林风随的身体瞬间一僵。

    “你是他,你就是十七!”

    唐轻容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可是这个气息她记得,她怎么可能忘,这是萦绕在她心里日日夜夜的梦。

    “晋王妃!快放开在下。”林风随的双手紧紧抓住唐轻容,想要将她从自己的身上挣开。奈何唐轻容死死不肯放手,林风随大急,低吼道,“你可知自己身份,若被他人看去,整个晋王府声誉不保!”

    可这话并未让唐轻容放手,反而让她更加死死的抓住他,她喊道:“你是十七,林风随!”

    “我不是!”风随狠狠的甩开唐轻容,这一下的力道颇重,唐轻容脚本就有伤。脚下不痛,直直被甩了出去。

    “丫头!”林风随一时只想挣脱束缚,却也未曾注意手下的力道,见唐轻容摔落在地,他急忙跑了过去。

    看着默默看着自己的唐轻容,林风随眉头一簇:“王妃何必!”

    唐轻容看着他,轻轻咬了下唇。

    “是在下冒犯了。还望晋王妃见谅。”林风随蹲在她身边,并不打算去扶她。

    “你那么讨厌我,当日为什么还要救我!为什么不让我闷死在地下,那个时候我还没有爱上你。”

    刚才那声“丫头”似乎是她得幻听,看着他心痛的表情,唐轻容的眼泪流了下来。

    林风随正待启口,便听唐轻容喝道:“你就是他!”

    林风随沉默。

    尽管低着头,林风随仍然能够感受到前方那两股逼人的目光,好像要把他整个刺穿。

    他终是叹了一句:“王妃何必如此执着。”

    唐轻容听见此话,抓着他狠狠喊道:“你不要叫我王妃!我恨这个称呼,我恨它,也恨你!”

    林风随僵了一僵,从她口中听见恨他时,竟让他的心微微一扯:“风随那时只是游戏人间,作为沈玉壶救下王妃只是不忍,王妃不必挂怀。王妃若觉得心里过不去,便随意赏赐一些钱财美人,林风随自会感激。”

    唐轻容一听,笑容凝固在脸上。钱财美人?

    “你真的只想要这些?”雪颜的心里剧痛,可是语气却是淡淡。

    林风随叹了一口气,却是肯定的点了点头。

    “是吗?”她轻道,缓缓取下头上的金簪,毫无预警地往伸开的左手插去!

    林风随大惊,在千钧一发之际,她的左手右手便被制止住。

    “你干什么!”

    他的声音因为惊骇而变得微微颤抖。

    唐轻容抬头戏谑,柔媚的笑靥里全是伤痛:“你不是叫我王妃吗?现在为什么还把我的手我的手握的这么紧。这便是你对王妃的敬意?”

    林风随刚才哪里顾得了这么多,他的“王妃”不过只是想麻木自己,明明想将她气走,为何她要这么痛苦。

    “是在下唐突了。”林风随深吸了一口气,一下子站了起来。压抑着心中的冲动,他转身就要离开。

    唐轻容的眼泪止不住的再次落下,她却笑道:“你是南诏国的十七王,我是西罗的晋王妃,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她笑得张狂,仿佛是在嘲笑全世界。

    这样的笑声令林风随心碎,他的脚犹如灌了铅,再也踏不出一步。

    “你欠我一个理由!”

    她得声音让他几乎窒息。

    林风随的手掌紧紧握住,还存留着她身上的余温,他垂眉:“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娶你。”

    唐轻容看着他,她仿佛听见了心破碎的声音,疼的她无法呼吸。心如刀绞,她说:“你爱过我吗?”

    她自嘲的笑了笑,自己竟然还在奢望他的答案,其实根本没有这个必要,为何还要自取其辱。可是她却好希望得到这样一个答案,如果他说不,她就死心,会吗?会吗?

    她抬头盯着林风随,一个字一个字说道:“我爱你,你爱过我吗?”

    她一直在等待他的出现,原来只想问这么一句话,其实无论结果如何,他们都不可能在一起,可是她还是要问这么幼稚的问题。

    爱过吗?

    林风随怔怔的看着唐轻容,她得泪眼迷蒙,却是如此坚持的看着自己,那样执着的想要一个答案,那样直白的爱意。他的心仿佛被人狠狠抓住,他可以感受到她得期待。第一次,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心,他微微转过头,将心底的涌动狠狠压了下去。

    他的面色平和没有一丝变化,他听见自己淡漠缓慢的声音说道:“没有,从来没有。”

    唐轻容眼眸一点点暗了下去:“曾经的一切都是骗我的?”

    “都是骗人的。”他已经不敢奢求她的爱,也不敢奢求她会原谅自己,从他恢复林风随的身份开始,他便不会再继续爱她。

    “我明白了。”纵然心中早有准备,可是听到这话时,她的心还是狠狠痛了一下。她闭上眼睛,缓缓站起身。

    她自嘲一笑,抬头望向林风随,从遇见他开始,自己就错了,他的名字是假的,身份是假的。那还为什么奢望他的感情是真的?

    “大小姐处事果断利落,我听大小姐的,大小姐说怎样便怎样好了。”

    “伤在大小姐身上,痛在沈某心上呐……”

    “女孩子学武功不如学绣花抚琴。”

    “你只是对死亡恐惧了。不要怕,丫头,我已经把你从阎王那里救回来了,没有人再敢把你抓回去。”

    “真的很想自私一次,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顾,将你强留在身边,管你愿不愿意,喜不喜欢……”

    “我从不知道你会如此霸道。”

    ……

    往事仿佛开了闸的水龙头,一切记忆控制不住的倾泻而出。她竟然记得如此清晰。

    “你……到底把我当做什么?”

    林风随看着她的背影,却说不出一句话。

    唐轻容慢慢的走开了没有坚持要最后一个答案,看着她得背影,他知道一样珍贵的东西正从他的手中慢慢流失。

    为什么,明明只是一个女人,为什么他会这样不舍……

    唐轻容的心在颤抖,她以为她是什么?她曾经以为只是自己在选择,选择一个可以配的上自己的男人。可是她是多么的可笑,她根本没有资格去选择,在这个世界里,她只能被动的接受命运,或者是被男人选择。

    她想笑,可心太疼,她根本扯不出一丝笑容。她死心了,也不会再爱上任何人。唐轻容,无论是前世还是后世都爱错了人。

    这样也罢,这样也罢。三年的寿命,本来就不算太长,若是他说爱,或许她还不知道如何面对。不爱吧,不爱最好,在她生命结束时,他们都不会伤心难过。

    会不会这个世界上,从此没有人会记得她得存在?

    唐轻容,来古代的这些日子,你都做了一些什么?

    “都是骗人的。”

    原来她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假的,那么她到底做了什么?脚下一软,唐轻容一脚踩空了阶梯,直直往下倒去——

    今日要出门,中午15点的一更放到早上更了,晚上回来还有一更,在20点哦~~~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